電視音樂短片劇本:燭淚蓮

李普文

【正見網2018年06月14日】

根據明慧網文章《父親被迫害致死 女兒呼籲還公道於人間》改編而成,同時參考了《走完人間正道的左志剛》的最後一段。

人物:
秦嵐:女,從十三、四歲到二十一、二歲。
秦樹威:男,四、五十歲。秦嵐父親,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妹妹:女,從九歲到十八歲。秦嵐妹妹,比較現代,活潑。
秦母:女,四、五十歲。秦嵐母親,飽經風霜。

老闆娘,若干警察,若干社會閒雜人員。

詳細劇情:(全劇除對話外,配以主題音樂)
(一)
春末夏初。
晚,室外。
快速轉動的自行車軲轆,一雙女式舊鞋有力的踏著。鏡頭轉到騎車人側面,一年輕的女打工妹模樣,鏡頭轉至表情。
秦嵐,目光清澈,表情成熟、穩定。她快速的騎車,下車,進家。

(二)
晚,室內。(時間接上)
簡陋的民房,很小;窮迫的家居,一張能擠三人的大床,一飯桌、一五鬥櫃,牆上一張四人合家照。

飯桌上。
秦母、秦嵐和秦玥母女三人吃飯,飯菜簡單。
從裝束看,一家人都很簡單、樸素。妹妹較活潑、現代;姐姐秦嵐成熟、老成;秦母憂鬱、病態。
妹妹:(看看母親,又看看姐姐,為緩和沉悶的氣氛)我摹擬考試成績下來了,又是全年級第一。棒吧?
秦母一皺眉,快速的扒了幾口飯,不吱聲,站起來要洗碗。
秦嵐:(看見了母親皺眉,沖妹妹微微一笑)棒。

妹妹看見了母親的表情,追過去,搶過母親的飯碗,並利索的收拾起飯桌。
秦嵐扶母親坐床上。
妹妹:(邊收拾飯桌)我想這個暑假去歌舞廳打工,上大學我自己掙學費。
秦母劇烈的咳嗽起來。
秦嵐:不行!
秦母:暑假你還是和我去收廢品。(咳嗽)
姐妹二人趕快扶母親躺下。
妹妹:(沖姐姐嘟囔)我的同學都在歌廳打工,怕什麼,你不是常說,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嗎。我不會學壞的。
秦嵐:不行。

秦母:(目光期望的望著牆上照片)還有仨月,你爸就該回來了。等你爸回來就好了。(咳嗽,翻了個身,憂鬱)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的,一月六塊錢的生活費,在那種地方。唉!

妹妹痛苦的低下了眼。
秦嵐看著妹妹。
鏡頭隨著秦嵐的眼光,轉向牆上一家四口十年前的照片,照片顯示四人曾幸福、愉快。

(三)
夜晚。室內。(時間接上)
秦嵐家。
鏡頭從四口人照片開始,推進到秦父,一個明快、樸實的中年人。
鏡頭回到秦嵐,她看著照片,表情苦澀中的幸福。

秦母和妹妹都睡了。
秦嵐在床邊盤腿打坐。
鏡頭在秦嵐面部。

(四)回憶。
白天,室外,十二年前法輪功煉功點。
鏡頭中,少女秦嵐的臉。
秦嵐仰起臉看著坐在邊上打坐的爸爸秦樹威。
鏡頭拉開,煉功點幾十個人打坐,「法輪大法義務教功」的橫幅。

(五)回憶。
白天,室外。十二年前。
公園裡,池塘邊,少女秦嵐和父親走著,少女妹妹在一邊跑跳,少女妹妹指著池塘裡的蓮花。
秦嵐和父親停在小石拱橋上,憑欄望著水中的蓮花。
畫外音:
秦嵐: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吧,爸爸。
秦父:(點點頭,沉吟片刻)但對我們修煉人來說,更高境界中,蓮花是佛的果位和威德。
秦嵐似懂非懂的,但認真的看著父親。
秦父:嵐嵐,咱們修的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煉。記住,今後不管什麼環境,都要堅持修煉,你現在還小,以後你就知道大法有多重要了。
秦嵐點點頭,信任的看著父親。

鏡頭轉到蓮花上。音響輕柔。
陽光明媚中,蓮靜靜的。
天漸漸陰下來,烏雲翻滾,風吹靜蓮,蓮枝搖動著。音響轉折,表現迫害來臨。

(六)(回憶,黑白片)
白天,室內外。(十年前)
秦嵐家(郊區農村好一點的平房,以區別前面簡陋的民工小屋)外。遠處的警車。
幾個警察架著秦父往外走。
秦母追出,並阻攔。
秦母:(反抗劇烈,喊)放開他!放開他!他犯啥法了!你們說清楚!
警察:少廢話!上面讓抓,我們就抓,我們就是共產黨的暴力機器!
秦母被不斷的打翻在地。
秦母:(反抗)信仰自由不是你政府規定的?!

屋內傳來少年秦嵐的聲音。
秦嵐:警察叔叔,求求你,我爸是好人……!

秦嵐家內。警察抄家。
警察一把把秦嵐拽倒,用腳連踢帶打,使勁用腳踩她的手和頭。
少年妹妹嚇的直哭。

抄家警察搶錢。
少年妹妹:(阻攔,哭,弱弱的)那是我家的錢,你們不能拿走。

一個警察用公文夾狠狠的抽了妹妹兩個耳光,妹妹被打蒙在地。
秦嵐過去扶起,並搖動妹妹。

警察又搶走錄音機、影碟機等往外搬東西。
進來一個警察:(指秦嵐)把大的帶走。
兩個警察架起秦嵐往外走。
秦嵐回頭:(焦急的喊妹妹)妹妹,妹……妹!

室外。
秦嵐被架出,正看見父母被分別架進警車。
秦母:嵐嵐!
秦嵐:媽……!爸爸……!

(七)(回憶,黑白片)
夜晚,室內。審訊室。時間同(六)。
秦嵐被猛烈的推到房間的角落。
警察:說!你家法輪功傳單哪來的!
秦嵐不吭聲。
警察抓著秦嵐的頭就往牆上撞:說不說,說不說。
慢鏡頭。咚……,咚……,咚……。

秦嵐處於半昏迷狀態,順著牆倒了下來。
昏迷中聽到警察說:那個男的這回得判十年。他老婆,勞教一年,看她還敢阻礙公務。
警察:這個孩子怎麼辦?
警察:給她拘留一個月。
另一警察:她才十四歲,未成年。
警察:把她拘留證改成十八歲。不信就制不了這些法輪功,讓他的家屬也別好受了。    
警察都出去了。

秦嵐掙扎著醒來向門口追去:放我出去!
門「咣」關上了。
秦嵐:(喊)放我出去!我妹妹,一個人在家,她才九歲呀!
秦嵐哭著,敲打著門:放……我……出去……,(漸弱)放……我……出去……。
秦嵐哭倒在地:她才九歲呀……
鏡頭:風雨中搖曳的蓮花。

音響,悲。

(八)
夜晚,室內。秦嵐家。時間同(三)。
鏡頭轉回深夜中的秦嵐,面部強忍悲痛。
秦嵐畫外音:快十年了,爸爸。盼著你回來呀。

(九)
夏天,白天,室外。
快速轉動的自行車軲轆,一雙女式舊鞋有力的踏著,秦嵐高興的表情。
秦嵐下了車,進餐館(秦嵐工作的地方)。
小餐館。老闆娘,四十左右,正要開門營業。
秦嵐:徐姐,我來。
秦嵐開門營業,並從書包裡抽出一張紙遞給老闆娘。

秦嵐:這是這周的《明慧周報》。
老闆娘接過來,藏好:我就愛看,都是教人向善的故事。
秦嵐開門,收拾桌椅:(高興)我爸下月就該回來了。
老闆娘:唉,在裡面受老罪了。給你爸多寄點錢去。
秦嵐:(悶悶的)他不要。他知道我們也苦。
老闆娘:(感慨的)唉。說實在的秦嵐,有時我想,這信仰不當吃不當喝的,非要堅持幹啥,值得嗎。
秦嵐:(沉吟片刻)嗯,反正,我爸下月就回來了,讓他好好跟你聊吧。

音響歡快,輕鬆。
畫面:
秦嵐揮汗洗著盤子。
秦母和妹妹推著摞得高高的廢品車。(可以用自行車,上下、兩側摞高點)
妹妹數著錢。

(十)
夜晚,室內。
秦嵐家。
母女三人都熟睡了。睡夢中的秦嵐嘴角微微上翹,笑呢。

夢中。白色背景。
慢鏡頭。
秦樹威背個小包裹,出來。
母女三人歡快的迎上去。

鈴……。(電話鈴)
秦嵐從夢中驚醒。三人都坐起來。
秦嵐接起電話,表情震驚。慢慢把電話給了秦母。
秦母:(焦急接過)什麼?心臟病!正常猝死!
三人互相望著,楞在那裡。
音響,悲憤。

(十一)
夜晚。雷雨交加。(時間給人感覺是,幾天以後母女三人從監獄回來)
秦母目光呆滯,躺在床上。
秦嵐用水瓶輕放在母親嘴唇上,一滴一滴的餵母親,但秦母嘴始終閉著,水順著嘴唇側面流下來。
秦嵐:(悲痛而焦急的)媽,喝點吧。
秦母一動不動。

妹妹疲倦的坐在桌子邊,輕輕打開了父親的遺物,小包裹。
妹妹拿起了包裹裡的一張紙看,楞在那。放下紙,妹妹悄悄跑出了門。

秦嵐坐在床邊,握著母親的手,沒有注意到妹妹。

秦嵐畫外音:
當看到冰棺裡父親冰冷的身體,面目表情異常痛苦的臉龐,我知道我們最不願意接受的已經成為鐵的事實。最讓我痛心的是爸爸死的那麼悲慘,死的不明不白。爸爸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嘴唇青紫,翻身時從嘴和鼻子裡流出很多血,身體除了前胸外,頸部、背部、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還有一道道的傷痕。當時在場的警察也傻了。這種情況怎麼能象監獄說的「心臟病死亡」呢?

配合畫面:
酷刑:上繩(用繩子從脖子前面勒到後面,然後再在肩膀和胳膊上繞幾圈後背過來使小臂彎曲向上使勁往上提)
音響:隨著每次提繩,秦父空曠的痛苦的呻吟聲。
警察:說!轉化不轉化?!
秦父:(虛弱的)我修煉「真善忍」,還往哪轉化?
警察:找死!上繩!
秦父空曠的痛苦的呻吟聲;滴下的汗水空曠聲音。
警察:還煉不煉!?
秦父:(虛弱的)……煉!
酷刑:野蠻灌食。
音響:秦父空曠的痛苦呻吟聲。

鏡頭回到現實。
秦嵐緊握住母親的手,抖動;低頭、痛苦,欲哭無淚的表情。

秦母的臉微微動,眼光看著牆上的表,喘息著。秦嵐也移動眼光看錶,晚上十一點了。秦嵐一驚,似乎想起什麼,抓起雨衣,衝出屋。

(十二)
夜晚,歌舞廳。(時間同上)
秦嵐焦急的進入舞廳。昏暗彩燈一閃一閃中,可以看見妹妹在激烈舞動著,長發一甩一甩。一群社會人渣圍著拍手起鬨。
妹妹醉醺醺的:(沖人群喊)你們知道一個月六塊錢,是怎麼活的嗎……。
人群:小妹妹沒錢,哥我給呀。
妹妹:(醉醺醺喊)在監獄裡呀,六塊錢!怎麼過的,你們知道嗎!
人群起鬨。
妹妹:(醉醺醺喊)六塊錢啊,監獄裡!酷刑折磨!你們什麼也不知道!
人群起鬨。

秦嵐衝進人群,拉著妹妹往外走。妹妹醉醺醺的,拒絕著秦嵐。
人群起鬨,說著難聽話,阻擋秦嵐。
妹妹瘋狂的打著秦嵐:我不走!他們不讓我們做好人啊……!

鏡頭轉在秦嵐的面部表情。
慢鏡頭:妹妹的拳頭打在臉上,頭上。
咚……,咚……;人群的推搡,起鬨。
妹妹:不讓做好人啊……
秦嵐表情。
秦嵐背著妹妹,在風雨中的背影。
配合音響效果。

(十三)
夜晚,室內。秦嵐家。(時間同上)
五鬥柜上秦父的遺照,托盤上兩隻長長的蠟燭。
渾身濕漉漉秦嵐為父親點燃了蠟燭,關了燈。
燭光中,秦嵐望著躺在床上的母親和妹妹。
秦嵐跌坐在飯桌旁的椅子上。桌上是父親的遺物,被妹妹打開過的小包裹。
秦嵐拿起了包裹上面妹妹看過的那張發票樣的紙。
紙的內容:今收到秦樹威向四川災區捐款四十元。
秦嵐抓著紙,看了看熟睡的妹妹。

秦嵐撫摸著包裹裡父親的舊衣物,欲哭無淚,痛苦萬分。
秦嵐畫外音:爸爸,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音響,悲。
鏡頭交織:
秦嵐痛苦表情。
秦嵐餵母親水,水順嘴唇流下;
雨中,妹妹瘋狂踢打秦嵐:他們不讓做好人啊!
風雨中,池塘的蓮花;

鏡頭交織,音樂:
十年前,父親被抓;
秦嵐被抓、被打;
少年秦嵐和妹妹在破屋中互相偎依,窗戶被人打破,妹妹受驚嚇,秦嵐緊緊摟著妹妹;
姐妹二人在風雪中流浪。
嚴寒酷暑中,一家人推著車收廢品;
風雨中,池塘的蓮花;

鏡頭:
燃燒的蠟燭,燭淚慢慢流下來。透過蠟燭看到秦嵐痛苦、欲哭無淚、近乎絕望的臉。
妹妹畫外音:不讓做好人啊……
老闆娘畫外音:信仰不當吃不當喝的……,值得嗎……
音響:表現秦嵐內心矛盾交織,悲憤、無助。
風雨中,池塘的蓮花;

鏡頭:
蠟燭淚下落。

畫外音:
秦母:(悲憤的)他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警察:告兒你是正常死亡,就是正常死亡。不服你告去!
秦母:他的表情極端痛苦啊……。
警察:少廢話!上邊說了,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分,不轉化,就這下場!
秦母:你們……,你們怎麼這麼沒人性……!
警察:你別鬧啊,別忘了勞教的滋味兒,再鬧還讓你進去!

秦嵐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乾哭無淚,由於悲痛過度,一陣噁心,秦嵐撲到水池邊嘔吐(背影)。
鏡頭:透過蠟燭看秦嵐的痛苦;
蠟燭淚在慢慢流著,蠟燭要燃盡了,暗了下來;
鏡頭透過蠟燭,掃在躺在床上的秦母、妹妹;和痛苦無淚的秦嵐。

秦嵐畫外音:我該怎麼辦?
秦嵐回身望著父親的照片。
秦嵐吃驚的表情。

鏡頭定格在秦爸遺照上。

突然,照片微微亮了起來。
鏡頭從照片拉出,可以看見原來發光的是兩支燃盡的蠟燭。
此時的蠟燭燃盡後,燭淚形成了兩朵蓮花。

是燭淚蓮在發光。而且越來越亮……,光芒……。
音響慈悲、莊嚴。

秦嵐先是震驚,多日來極劇的痛苦和壓力,身心疲憊,一下爆發出來,終於她哭了出來。
秦嵐:(抽泣,點頭)爸爸……。

哭聲驚醒了母親和妹妹。
母、妹二人坐起來,震驚表情,望著燭淚蓮……(妹妹表情多給幾秒鐘)。

秦樹威坐在蓮花中飛升而去。秦嵐哭著合十目送。
妹妹撲到秦嵐身旁,表情由震驚逐漸嚴肅,也學著姐姐合十。

音響,充滿勇氣和正義。
畫面:母女三人在街上發法輪功傳單,題目:好人被迫害、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母女三人手拿訴狀,向檢察院走去;
音響漸落。

畫面:夜。
鏡頭:五鬥櫥上的燭淚蓮(虛景),母女三人在家,微光中打坐煉功(實景)。
鏡頭最後逐漸變成實景燭淚蓮,三人打坐變虛景。

片後字幕:故事由大陸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事件改編而成。
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即所謂的轉化),於2011年2月成立了「嚴管隊」,兩週內虐殺三名法輪功學員。其中,秦月明被野蠻灌食而死,年僅 47歲。
*********************************************
參考文章:
走完人間正道的左志剛
他就這樣靜靜的走了,沒有一句豪言壯語,卻留下給所有善良的人無盡的哀思。也許是他想要向親人和世人表達什麼,他的遺像前的蠟燭(直徑6厘米)燃盡後,燭淚形成了兩朵蓮花(直徑10厘米左右)。連續兩天都是如此。而且他的親人中有人在夢中看見他在虛空中站在師父大法身身邊向大家招手微笑。 這就是大法弟子左志剛,默默無聞的左志剛,他走完了人間的路,他做到了他應該做的。

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害死 妻女亦遭迫害
憶同修秦月明
黑龍江伊春市秦月明一家人的悲慘遭遇
十歲時的記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