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傳大連高校受益

文翰 整理

【正見網2018年06月29日】

法輪大法不但能使人祛病健身有奇效, 而且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事情,在海內外可以說是比比皆是。這些事實,和我親身遇到的很多真人真事,都證實法輪大法洪傳救人出苦難,利國利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而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使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這場迫害不僅是針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針對著所有自願信仰和追隨「真善忍」的人們,以及被他們欺騙上當的好人受害,這完全是對人類正義、道德與良知的無情毀滅。

已經發表的《大法弘傳救人 邪黨迫害毀人》一文,寫的主要是我身邊遇到的一些事例,這裡再將明慧網等有關大連高校這方面的文章資料,予以匯總整理,編寫成文與大家分享。

(一) 大連第一期講法傳功班在外語學院舉辦

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吉林長春正式傳出的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心性,輔之以動作優美的五套功法,又修又煉,性命雙修,簡單易學,功效神奇。因此,李洪志師父當時被邀請到全國各地,舉辦五十六期講法傳功班,迅速將法輪大法洪傳到神州大地。一九九四年三月至十二月,李洪志師父三次來到大連舉辦學習班、報告會,也將法輪大法洪傳到濱城大連。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大連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就在大連外國語學院南院禮堂舉辦,大約六百人參加了為期九天的學習班。

在第一期學習班上,李洪志師父將「真善忍」的宇宙法理,第一次傳給了大連的學員們,給學員們講法教功,調整身體,在小腹部位下法輪,給身上下上成千上萬而不止的修煉機制等等,有很多至傳真寶都無私的給了學員。

從第一期學習班開始,學員們很快將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和他的神奇功效,迅速傳給了親朋好友。此後,學煉法輪功的人數迅猛增加。李洪志師父同年七月一日在大連機車體育館舉辦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時,約一千五百名學員參加,十二月三十日,李洪志師父第三次來大連在體育館做報告時,參加人數已經達到六千六百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短短五年多的時間,在大連已有十幾萬百姓學煉,在高校也有成千上萬人學煉法輪功。

師父在大連的講法錄像、錄音,經過師父授權,並公開發行至今,可以在大法書籍的專營店「天梯書店」請購。

下面是幾位參加外院班學員的珍貴回憶。

1、「我找到師父了!」

一位曾參加大連第一期傳法班的學員回憶說:

「從我懂事時起,學校教育和社會宣傳,往腦子裡灌的全是唯物論和無神論,還用『精神鴉片』、『封建迷信』等帽子來批判宗教信仰,阻止人們正信。然而,無神論的宣傳和邪靈的破壞不可能割斷生命與上界的連繫,也不可能抹殺人們的亘古佛緣和千萬年的等待。
記得中學時作過一個夢,夢中的情景是在久遠年代,我曾跟隨一位穿黃袍的師父。場景非常清晰,給我的印象也十分深刻。於是,一九八零年以後我曾山南海北拜訪名山寺院,尋找師父,但一直未能如願。」

「一九九三年十月我到山東安丘出差,一天中午,在賓館客房中,我看見一道銀亮的白光奔我而來,並射向我的前額,當時就感到我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往前拉著,眼前的一切都在飛速的向後移動。這時我又突然看到一位慈悲祥和的佛,我被眼前的真實情景驚呆了,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神佛存在呀!當時,我帶著驚奇和疑惑跑出去打長途,問我熟悉的人這是怎麼回事,都告訴我,見到佛是好事,信佛如佛在。」

「從那以後我開始系統的讀佛教經書,還背《道德經》。在氣功高潮中我還到不少氣功班去尋找,但都失望而歸。奇怪的是,無論我參加哪個氣功班,總有一位大佛在我身旁,佛很大很大,我只能看到佛臉的一部份。現在看來,當時是師父的法身在看護著我這個迷途中的弟子,慈悲偉大的師尊為弟子們得法回歸真的歷盡千辛。」

「一九九四年過年前,我的一位同學從北京來看我,他非常興奮的向我介紹法輪功,他說北京現在法輪功可火了,已經連續辦十幾個班了,人越來越多。……。現在看來,這位同學特意來大連向我介紹師尊和法輪功,實際上是師尊通過他來讓我了解大法,從而步入大法修煉。」

「大連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第一天,我坐在後排,雖然看不清師尊,但師尊講的高深法理一下就入我心裡,我情不自禁的流著熱淚,整個身心沐浴在佛法的慈悲之中,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清新玄妙,當時還感覺右手背血管裡有一個東西被抓了出去,身體得到了淨化。第二天,我坐在前面第二排,準備好錄音機等著聽課,一抬頭不知什麼時候師尊已經在講台上了,這時我猛的一驚,這不是我在安丘見到的大佛嗎,這是多少年的尋找,多少代的期盼呀!熱淚奪眶而出,邊聽法邊流淚,怎麼也控制不住。下課後,我激動的向師父奔去,心裡反覆喊著:『師父,我可找到您了!』當時師父正在同外地來大連跟班的老弟子談話,我冒冒失失的撥開人群來到師父身旁,當時還不知道佛家的合十禮,就伸出手說:『師父,您好』。師尊打量了我一眼,伸出手跟我握手,這時我望著師父,有一種被定住了幾個世紀的感覺,等回過神來後,我二話沒說,撥開人群就跑出了禮堂,向著天空和大地喊:『我找到師父了!我見到真佛了!』多年來佛緣一直牽著我的心,師尊一直在指引著我走入大法修煉。」

2、師父講法博大精深 給予我們的全是美好

一位學員在聽師父講法時,看到了滿天的天兵天將,還有象韋馱菩薩那樣打扮的許多護法神,當時由於激動興奮,流出了幸福的眼淚。這位學員回憶說:

「師父講法深入淺出,博大精深。過去我曾看過一些經書,也練過一些其它功,從來沒有聽過這麼深刻的法理。關於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關於法無定法和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關於生命的來源,關於修煉心性和生命境界提高等等,都是我聞所未聞的法理。其它的功法從來沒有把人和人生講的這樣明白,更沒有把生命和宇宙講的如此深刻,師父講的話句句是天機,使我心靈震撼,師父講的理字字是天理,直接打入我的心靈深處。這樣一部高德大法絕不是其它氣功和修煉法門能夠同日而語的。」

「聽了師父的講法,使我心裡變亮,心胸開闊,生命越來越大,境界越來越高,真是神奇的功法呀,從而增強了我在大法中修煉的堅定信念。……。和師尊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像孩子一樣,什麼都講,什麼都問,無論什麼問題,師尊都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無論什麼難事,師尊都能給我解開,我深深的感到師尊無所不知,大法無所不能,師尊給予我們的全是美好!」

3、師尊為學員展現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一位學員回憶說: 「師父在大連辦的第一期班時,一天,我們幾位學員在一起看師父的教功錄像帶,有的人看到錄像上蓮花瓣在跳動,一跳一跳的特別好看,但我看不見,很著急。這時,師父走進來了,大家跟師父講了自己看到的情景。我說:『師父,我怎麼看不見呢?』師父親切的安慰我說:『看不見不要緊,現在我讓你看看。』師父順手從桌子上拿一個西紅柿在兩手中間捂了一下,放在一個飲料罐上,這時在西紅柿上就出現一個不大的小嬰孩,他一跳一跳的真好看,小嬰孩頭上還有一股綠色的光束,直通天頂,其實,這小嬰孩是另外空間的生命,師父特意給我們展現在這個空間了。」

一位學員回憶說:「一九九四年四月四日,大連第一期傳法班結束後,我們送師父去錦州。在我送師父去錦州的路上,師父對我說,其實神每時每刻都在看著人,但人看神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當車開到瓦房店時,路兩旁是山,師父指著旁邊的山上讓我看,只見一些古裝打扮的一米左右高的人,我問,『這些人是誰?』師父說這是當地的土地神,一方土地一方神。我問他們是干什麼的?師父說,『他們就像人世間的居民組長一樣,各管一片。』其實,浩瀚的宇宙並不是我們人這一個空間,還有許許多多的空間,其它空間也到處都是生命,只是人看不見,而且許多其它空間的生命都是更高級的生命,也就是古人說的佛、道、神。這件事對我原有的無神論觀念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從此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4、師尊為學員淨化身體展神跡

有一位學員回憶說:師父第一次來大連傳法時,我同師父談到了我的身體情況,我說,「我渾身上下全是病,什麼風濕性心臟病、頸椎病……等等,我已經死過去好幾次了。」師父當時並沒有說什麼,不一會,師父起身從我身後經過時,對著我在空中抓了一把,就出去了。回來後,師父問我,「有什麼感覺?」我說,「沒什麼感覺,就是腿有點熱乎乎的。」此後,我的心臟病再沒犯過,再沒吃過一粒藥。

一位從事科技工作的學員,回憶當年師尊為她淨化身體的神跡時說:「由於長期受『無神論』毒害,又一直從事『實證科學』工作,整天和『試驗』打交道,根本不懂什麼是『佛法』、『修煉』,認為這些都與己無關。……。」

可是,「一天,我正在寫試驗報告,突然頭暈眼花、嘔吐、不能寫字。住院後,腦CT檢查診斷為腦血栓。之後幾年,病情不斷發展,多次住院,又作了多次CT檢查,均未查出腦血栓病灶,卻仍按腦血栓治療,最後病情發展到影響走路。後來,經骨科會診和頸椎CT檢查,才確診為頸椎管狹窄,需手術治療。……。」

她說:「一九九一年七月九日,由當地(大連)最好的骨科主任主刀做了三至七節椎管減壓大手術,」「術後,頸、肩、背嚴重受壓、出現疼痛。核磁檢查為椎間盤脫出、凸起、粘連(手術後遺症)。」「真是舊病剛去,又添新病。」「反覆住院,終因受風寒後,徹底病倒。各種方法全用上均無效。整天躺在床上煎熬著,無路可走。」

「正當我走投無路時,我有幸參加了師尊來大連傳功講法第一期學習班,這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那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先生把我從三樓背下來,乘從單位租來的小轎車到講法班禮堂門口,下車後又背我進去,躺在第一排前自帶的躺椅上。我身穿大衣,蓋著毯子,圍著圍巾,一看就是個重病人。

當師尊走到我跟前時,我就站了起來,師尊叫我坐下,並立即在我脖子上拍了兩掌,又在頭頂上拍了兩下,接下來是清理雙肩和手臂。然後叫我站起來走,當我走到台前中間時,師父又為我淨化雙腿,前後不到兩分鐘。我在台前走了兩圈,在場的很多學員都站起來鼓掌。

在講法結束後的學功時間,師尊又親切的問我:『是不是脖子好轉動了?象上了油一樣?』我說『是』。師尊又說:『本來也不用手術,遭那麼大的罪。要是早煉功,早就好了。』

當日課結束後,先生要背我。我站起來一走,兩條腿輕快了,我就自己一直走出禮堂,乘汽車回家。到家門口,先生又要背我上樓,我說:『不用,我自己走。』結果,我真的走上了三樓。當時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太神奇了,師尊神了!現代醫學束手無策,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師尊瞬間就解決了,真是神跡!簡直不可思議?! 」

這位學員的先生親眼見證了這個神跡,從此也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路。

這看的見的驚喜,迅速在大連百姓中廣泛傳播,人們爭相傳頌著:法輪功有奇效!有奇效啊!

還有一位學員參加學習班後,曾經的哮喘病、腿關節的四級殘廢、胃病都好了,真是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絕處逢生的喜悅,讓他總想謝謝師父,思前想後,就請了一個比較貴重的精緻的玉佛像想送給李洪志師父。當他讓輔導員轉交時,輔導員不收。當時這位學員急得坐在地上哭。後來他才知道李洪志先生根本不收禮,不要學員的一分錢。……。

這位學員說:「轉眼間十八年過去了。如果當年我不是遇到師尊和法輪大法,就不會有我的今天。慈悲的師尊為我淨化身體的神跡,至今歷歷在目。這件事在當地迅速傳開,引起很大反響,使很多人走入大法修煉,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

5、夫妻倆幸運參加外院班,修煉至今身心健康,沐浴在得法的幸福之中

一位學員回憶說:那是在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我到我家附近一個氣功門診看病,聽那裡的人說:下午在大連外國語學院舉辦法輪功報告會,這個報告會在全國各地舉辦過很多場了,所到之處無不造成轟動,和其它的氣功報告會全不一樣。那時我並沒太在意,但又覺得票價才兩元錢,挺便宜的,就抱著聽聽看的想法買了一張票。回家跟老伴一說,老伴跟我急了,說:「你怎麼不給我也捎一張?」我說:「你不是對氣功從來都不感興趣嗎?我怎麼知道你也想聽?」老伴什麼也沒說,騎上車自己也去買了一張。

下午我倆一同來到了大連外國語學院。一進禮堂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產生了一種很神聖的感覺,能容納五百多人的禮堂裡座無虛席,井然有序。報告會開始後,偌大的禮堂靜得出奇,瀰漫著一種祥和的氣氛,會場中迴蕩著李洪志師父洪亮的聲音。以前我參加過很多氣功報告會,現場都是亂鬨鬨的,講課的人在上面扯著嗓子喊,下面說、笑、吃,干什麼的都有。今天這種場面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我意識到這次報告會與以往大不相同。

聽的過程中,我感覺很多糾結在內心深處、自己一直沒有想明白的事情,經過師父深入淺出、通俗易懂的講述,突然間豁然開朗,我的心開始激動起來,當時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這個法講得太好了!而且因為師父是現場給大家清理身體,所以感受就更加明顯了。我周圍好多人反應都很強烈,有的人渾身熱得不行,出了很多汗;有的人身上有病的部位不疼了,覺得特別舒服。我當時的感覺是全身前所未有過的輕鬆,而且在隨著師父學功的過程中,我一直都抬不起來的左臂居然抬到了略高於肩的位置,這讓我十分的驚喜和興奮,這是我多年來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至今我仍然能夠感受到當時內心的激動。還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我的老伴對氣功從來都不感興趣,這次居然主動跑去買票;我從來沒見他掉過眼淚,可是他在聽課時竟然無緣無故的不停的流淚。我心裡想:這位師父真不是一般的人,我這次可真的有救了!

在一九九四年這一年當中,師父三次來大連講法,我都有幸參加了,身體和內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回想起那段美好的時光,覺得自己真的太幸運了。

從小多災多難的我,自從一九九四年和老伴有幸得了大法之後,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身上的那些病都不翼而飛了,精力充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在單位,工作上更認真負責了;在家裡做家務、照顧孩子樣樣都行,這在過去是連想都不敢想的。而且得法初期,我就感到小腹和手心部位有法輪在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大法真是太奇妙了。從此心情也開朗了,每天我都樂的合不攏嘴,沐浴在得法的幸福之中,遇事總是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努力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給的,真是師恩浩蕩啊!我暗下決心,我一定要把「法輪大法好」的福音傳給更多人,讓更多人得法得救,以報師恩。

6、法輪大法福澤四方

劉亞琴,東北財經大學畢業生,大連市開發區職員,她原來身患多種疾病,其中包括:風濕關節炎、心臟病、胃病、子宮肌瘤、膽道炎等。為了治病,之前她曾練過多種氣功,都未奏效。自從參加了一九九四年師父在大連的兩次講法,學習班還沒有結束,她身體上的疾病就都好了。她說:「法輪大法福澤四方。法輪功學員面對強權和暴力,表現出來的是毅力、理性和慈悲,為人類樹立了人性尊嚴的豐碑。」她呼籲,「全世界善良和正義的人們,了解真相,加入到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來,伸出你的正義之手,讓中國大陸眾多仍在深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回到正常的社會環境中來,讓『真善忍』成為我們這個社會崇尚美好的人們的自由選擇,讓法輪大法帶給更多的人健康、幸福與祥和!」

(二) 校園裡學煉法輪功的人多、效果好、最受歡迎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告訴大家,看錄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我們今天所開的這樣的法會,這是我給你們留下來的大法修煉的唯一形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在大連高校校園裡,有很多種氣功在傳,可是,最受歡迎,人數最多的是法輪功。當時,法輪功的煉功點隨處可見,學員們聚集在一起伴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一起晨煉,這在當時成了校園裡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與此同時,在校園裡,看師父講法錄像,定期舉辦九天學法學功錄像班;組織大組、小組集體學法交流,舉辦一年一度的學法修煉心得體會法會;在校內外開展弘法活動等已經蔚然成風,大法修煉形式在校園裡普遍開花。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發表的《聚焦大連理工大學》小冊子上,在 「致大連理工大學師生及家屬」公開信中寫道:「談起法輪功,相信您並不陌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在理工大學校園裡那片靜謐的樹林中,每天清晨,都可以看見法輪功學員們,伴著祥和的音樂在煉功。」 「通過學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例層出不窮。」「幾年來,理工大學的法輪功學員,不僅為國家節省了數目可觀的醫藥費,而且他們不斷提升的道德境界也深深感染著周圍的環境。這一點,理工大學的各級領導及廣大師生有目共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法輪功神奇的健身效果,和倡導人們「真善忍」的高尚境界,吸引了億萬人得法修煉。當時我所在的東北財經大學煉功點上的修煉人數,也由十幾人迅速增加到幾百人。這幾百修煉人中有教授、高職務幹部,有校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分院長等,還有上百名學生;不但有校內教職工家屬,還有校外附近的居民。

一九九八年二月,東北財經大學煉功點一百零二人,參加了大連地區輔導站,對二百三十四個煉功點、六千四百七十八人,修煉法輪功後的健康統計調查。調查統計資料顯示:

修煉前,這些修煉人中,絕大多數人都患有各種常見病,有的患有醫療解決不了的疑難症。患有心血管系統病的18人次,占16%;神經系統(腦血管)47人次,占27.6%,比重較大;消化系統23人次,占13.5%;呼吸系統15人次,占8.8%;泌尿系統9人次,占5.3%;骨及關節系統20人次,占11.8%;五官科疾患12人次,占7.1%。還有的人修煉前名利私心重,人際關係緊張,有的沾染抽菸丶喝酒、打麻將等陋習。

修煉後,身體都得到淨化,世界觀發生了根本改變,思想道德素質迅速提升。

法輪功學員都把「修煉心性」放在首位,即修心向善,按著「真善忍」標準要求做人做事,堅持煉五套功法。使大多數人身心健康、走路一身輕;家庭和睦、鄰裡融洽、在社會上遵紀守法、工作上精力充沛,兢兢業業,教學科研工作上都完成得很好。並且改掉了抽菸、喝酒、打麻將等陋習。因此,疾病症狀完全消失者為72人,占70.6%;疾病症狀好轉者29人,占28.4%。總體上疾病消失好轉占99.0%。

一百零二人每年節省醫療費達13.642萬元,人均1337元,醫療費節省數額顯著。

在法輪功學員身上還出現很多神奇事,在社會上做的好事層出不窮,比比皆是。

例如:袁紅存,是大連海軍艦艇學院修煉二年的法輪功學員,當時他曾經從大連自由河冰下三米深,救出一名掉進冰窟窿的兒童。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連晚報》報導了他的事跡,學院為他榮記二等功。

(三) 學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見證大法好

1、幾位教授的故事

大法洪傳大連高校期間,有多名校內外專家教授親身實踐,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在他們身上都發生過不平凡的經歷和神奇的故事;有的教授雖然沒有親身修煉,但他們以身邊周圍所見所聞的有目共睹的事實,以及看到大法弟子發的真相材料,都發出肺腑之言:法輪大法好。

孫海濱,曾經是大連理工大學機械系副教授,大連市輔導站副站長,他和老伴修煉法輪功後,不僅得到了健康的身體,而且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懂得了「真善忍」的偉大內涵,他們以健康的身體、充沛的精力、積極的人生態度,在教學、科研中,積極工作,團結他人,處處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孫教授在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前,作為大連市輔導站副站長,他在協調大連及高校的大法各項弘揚活動中,做出了艱辛的付出,起到重要作用。迫害發生後,他遭到兩次非法關押折磨,從邪惡迫害黑窩回家後,大連市「六一零」等惡人一直監控他、騷擾他,使他經常居無定所,有家不能回,但他依然修煉如初,八十多歲的他,紅光滿面,走路生風,理智的做著三件事。二零一四年五月,在師父的呵護下,他順利的來到美國,在寬鬆安全環境中,繼續做好三件事。

孟慶學,曾經是東北財經大學教授、經濟研究所所長,大連市輔導站高校協調人,是一九九六年初開始得法修煉的。他在一次大連市召開的萬人法會上,曾經發言交流說:「我開始聽到一位同事向我介紹法輪功好時,我沒在意,認為不過是一般功法。當又有幾位同修,再一次向我弘傳法輪功,並在一位同修家放了師父教功錄像給我看時,我看到電視上金光閃閃的法輪在不停地旋轉,就像宇宙中各個天體在運行一樣,當時,就覺得這門功法不同於一般的氣功,可能同天體、宇宙有關,於是便產生了修煉法輪功的願望。通過初次學法 ,認識發生了重大變化,認識到法輪功並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關於宇宙的大法,是往高層次帶人、度人的功法。一九九六年三月九日,我第一次參加師父講法錄像班時(輔導分站在大連醫學院舉辦),有親臨其境感覺,頭幾天就覺得身心舒服 ,身上一些部位發癢,走路輕鬆。到第七天就岀現了較大反應,開始便血,一直持續半個月,從此身體得到清理與淨化,曾經患有膽囊炎、胃炎、神經衰弱消失。」他還戒掉了多年吸菸的漏習。

當時孟教授為了把全部精力和時間投入修煉救人,做好輔導站協調工作,提前兩年從經濟研究所、所長崗位上退休回家。他當時已經是學校的著名教授,具有淵博的專業學識、出類拔萃的教學科研能力,如果不退下來,還可以擔當碩士、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家級特殊津貼,有名有利。可是他放下名利,心中唯有大法、修煉和救人,義無返故的走在大法修煉路上不動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連市薄熙來等人也緊跟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弟子。因孟教授曾經是大連市輔導站協調人之一,也是四二.五大連市輔導站到北京上訪的代表之一。被大連市「六一零」、公安局等列入被綁架迫害的黑名單。當時,由市公安局某局長帶著警察來到學校,並和學校領導一起辦了迫害孟教授的九天九夜洗腦班。孟教授雖然受到難以想像的折磨,但是,由於他信師信法,不被他們軟硬兼施的伎倆所欺騙,並且慈善的、祥和的和他們講了九天九夜法輪功好真相。他的正念正行,得到師父的保護,不但戳敗了邪惡迫害陰謀,沒被非法抓捕關押,而且使有的人,明白了真相,棄惡從善,得到挽救,如某局長敬佩的伸出大拇指!

楊素華,大連理工大學數學系副教授,因向學生講真相,被迫流離失所。

後來移民到加拿大的楊教授,在她的「從地獄到天堂」回憶文章中,回憶了自己刻骨銘心的得法經歷,當她回首走過的修煉道路,感慨萬千的說:

「當年法輪功在國內知識界很普及,各大學校園每天早晚都有成百上千的師生集體煉功。但是,早已嘗試過各種氣功而心灰意冷的我卻對此視而不見,直到一場變故突如其來。

九六年四月的一天,我收到在中科大念書的兒子發來的近十頁的長信。兒子全身疼痛,整夜無法入眠已久,書讀不下去了!當同學都在上課,兒子卻不得不獨自在宿舍煎中藥,那身心的煎熬讓學業優異、從小一帆風順的他感到人生道路走到了盡頭。

我覺得天都塌了!我擔心他承受不住而走極端,那段時間我一直以淚洗面,滿腦子想的都是為兒子找條活路。

那天我去學校傳達室,見一位女士在煉功,心裡感覺很舒服。事後打聽,傳達室師傅說:『那就是法輪功,很多人都在煉啊,你不知道嗎?』當晚我就迫不及待地找煉功點,後來又請到《轉法輪》……

二十多天後,我的身心發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全身各種痼疾,如萎縮性胃炎、眩暈症等,都不翼而飛了。

這時我給兒子寫信:『兒子不必驚慌,媽媽已有良方。』我讓他再堅持一個月,回來我就教他煉功。

一月後兒子回信說,中科大很多老師都在煉法輪功,他已經去學功了……

七月,兒子放假回家,我去接他。他下車的那一刻,看到他的精神面貌,那真是滿天烏雲都散盡了!本來兒子在大三就堅持不下去了,可修煉後,兒子以優異成績順利畢業,後來又拿到國外名校獎學金,出國繼續深造。是師父救了我們全家!對這從地獄到天堂般的變化,我心裡就四個字 ——『師恩浩蕩』。

後來無論中共造多少謠言,無論經歷多少磨難和考驗,我對大法的正信都無可動搖,經過十六年的風雨,彌久愈堅。」

一位不修煉的善良的老教授。在《聚焦大連理工大學》小冊子上,還報導了這樣一則消息:一日,大法弟子去看望大連某高校退休的一位老教授,落座寒暄後,教授從一個精緻的盒子裡取出一摞材料說:這都是大法弟子送到我報箱裡的,每份我都仔細的看,國家欺騙百姓違背天理呀!古代賢明的皇帝講「愛民如子」,如今,人們連講真話的權利都沒有,法輪功學員給我們送這些材料,多不容易呀,我從不扔,都存在這個盒子裡,經常拿出來看。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哪!

大法弟子被教授的善良打動,雖然那些做真相材料的錢都是大法弟子們從自己的生活費中節省下來,但是為了這些善良的人們,再苦也值得!

2、幾位畢業於大連高校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走上法輪大法修煉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楊靖霞,一九五七年畢業於大連工學院(現名大連理工大學)化工系,是四川大學建築與環境保護學院退休老教授、在國際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世界環保專家。他不僅在學術上頗有建樹,而且作為世界環保專家,出訪過很多國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楊教授被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11-07室,在惡劣的環境和條件下,老人以祥和慈悲的心態,寫下了上萬言的文字,向檢察院及世人講述自己的經歷,從事實、法律等角度分析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受的無端迫害,並用感人肺腑的真誠勸誡世人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她在獄中寫的萬言書中寫道: 「走上法輪大法修煉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1995年底,正當我想挑選一門最好的氣功於晚年練習與研究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一本《轉法輪》。正是這本曠世奇書引導我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道路,開始我新的人生。第一次閱讀《轉法輪》時,我就被牢牢的吸引,字字句句都扣我心弦。我意識到自己與法輪大法心靈相通。一口氣讀完後,我真的有如獲至寶的感覺。所以,立即明白,這就是我要找的最好的氣功!朦朧中感到這就是我生生世世尋求的帶我回歸的法寶。」

「通過對《轉法輪》的反覆學習和領悟,我知道了許多原來不知道的道理。

首先,我知道了法輪大法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真正的修煉,是可以使人提高生命層次的大法,是度人的大法。雖然我當初想鍊氣功的目地只是為了祛病健身,晚年得善終,並不知道世間真有可以度人的師父。而現在,眼前就有這樣高超的大法和師父,真令我喜出望外!

我知道了法輪大法修煉的最高準則是『真善忍』。這是最高法理,是宇宙的特性。這三個字聯在一起,我首次知道,我覺得他完美無缺,無懈可擊。任何生命也不敢公開反對他。所以他也是至高無上的;

我知道了法輪大法修煉的方式非常好。修煉者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不必出家,不會影響本職工作,而且還有助於事業的成就;

修和煉兩個字,以『修』為主,以『煉』為輔。『修』是修心性,自己通過學法去理解和領悟法理,用大法指導自己的思想,修掉一切不好的心,使之符合『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這是思想領域的事,所以主要由修煉者自己做。而『煉』呢,則是為了改變本體,這是一件非常複雜、玄奧、超常的事情,只有師父才能做。修煉人只需要按照五套功法去煉動作,師父則在另外空間以肉眼看不見的方法為弟子們演化功,演化身體,所以修煉必須有師父才能完成。如果沒有真正高超的師父,則一切都是空談;

我還知道了法輪大法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而絕不是那些無知的人所攻擊的『迷信』。人類對微觀世界的了解是非常膚淺的,用龐大的加速器去尋找到的也只是原子核中的個別粒子,卻無法探測到微觀空間的景象,而無量無計的龐大生命群體存在於微觀空間的事實,人類科學卻無法證實。然而法輪大法修煉人從師父那裡所獲得的一切幫助都是在微觀空間實施卻又反映到人體的表觀變化上顯現出來。修煉以後我身體上過去的一切病痛奇蹟般的消失了,無病的現象就是一個典型超常的神跡,也是超常科學的例證。任何人世間的醫生都不可能使一個人九年不生病!
……
總之,《轉法輪》中所講的一切法理和內容我都能接受,而且喜歡。大部分內容都能理解,總的印象就是太好了,十分珍貴。

如果沒有隨後的修煉實踐,我也許不會如此堅定。在政府支持、讚揚的七年中,我實實在在的修煉了四年(95-99年)。儘管我從未見過師父,也很少參加集體活動,只是自己在家自學自修自煉,卻仍然獲得了神奇的效果。師父對學員的承諾在我身上都有真切的感受和體現,例如:淨化身體,下氣機和法輪,灌頂,法身保護 ,消業現象等等。在這修煉的四年中,我確實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就連許多小毛病都不翼而飛,永遠告別了病痛,這是多大的幸福啊!而且走路輕快,可與年輕人同速步行。心情十分舒暢,無憂無慮,無愁無苦。真是象神仙一樣的自在啊!在工作方面,人際關係日益友好、祥和,在利益面前能謙讓,為對方考慮,合作者認為我有值得尊敬的人格力量。技術服務項目也源源不斷的主動找上門來,順利簽訂合同,個人經濟狀況也日益好轉。我整個人似乎溶浸在法輪大法賜給我的福份之中。我深感自己走上法輪大法修煉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生活充實而快樂的雙胞胎姐妹

潘奇和姐姐潘嶺是同日出生的雙胞胎姐妹,她倆形影不離,生一樣的病,喜愛一種活動,喜好吃一種東西,小學、初中、高中,都在一個學校上學,同時考入大學。潘奇考入大連醫科大學,一九九九年畢業,是大連醫科大學醫院原主治醫生;姐姐潘嶺考入大連師範大學,畢業後在一所高中教學。

潘奇說:「出生後我經常生病,出入醫院都是常事,因為父母要上班,不能經常請假,很小的時候,有病我就自己去醫院看病,我就想如果能做一個為別人解除痛苦的醫生就好了,一九九三年我在大連醫科大學讀臨床醫學,當時社會上有氣功熱,我們校園也出現很多氣功,氣功作為一種疾病的輔助治療方法,被大多數人承認,而煉法輪功的人數越來越多,他的效果最好,也是人們公認的。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感到自己非常幸運,非常高興,我買了很多《轉法輪》,送人看,有人說好,想學,我就送給他們,我的身體也好起來。不用吃藥了。」

姐姐潘嶺九六年時,被同學不小心撞了一下, 拍CT片確認為腰椎盤突出,臥床八周,吃藥、打針效果不佳,學校提出請假超過一個月要休學。有人介紹法輪功祛病健身奇效,潘奇將同學送的一本書給姐姐看,她看書一週就站起來上學了,而且還參加了長跑比賽。

潘奇回憶:「那年我上大學三年級,我認為這很神奇,我的學校旁邊是星海公園,早上有許多人煉法輪功,有的人有很重的病,癌症,結締組織病,心臟病,多方醫治無法改善,修煉法輪功以後也都有奇效甚至痊癒了。給家庭、個人生活帶來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處。我也很驚喜,中國有這樣的瑰寶,修煉人都按真善忍做個好人,人們道德高尚,和睦相處,這真是人間一片淨土,修煉法輪功利國利民,對任何國家任何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與姐姐在九六年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段時光是那樣珍貴,生活充實而快樂,大學生活繁忙,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修煉不但沒有耽誤我的學習,九九年反而我以較好的成績畢業,姐姐在畢業後在一所高中教學,那時弟弟也畢業面臨分配,我們全家人也都鬆了口氣,媽媽為供我們上學而賣貨、進貨,操勞的未老先衰,也準備停下來了,我們一家人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

一九九九年潘奇大學畢業後,分配在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二院,全家人都為此高興。

潘奇在醫院工作期間,還遇到這樣一件神奇事:「我認識的一個阿姨,她在我們的大連醫科大學附屬二院,做過一些檢查,得的是癌症,做過化療還有手術呀,最後就是,我們醫院的醫生都對她無能為力(沒救了)。」「所有的方法我們都不能再採用了,她回家以後,當我們覺得這個人就是沒有了的時候,然後她突然有一天,很精神的來看我,說,我好了,她又拍了片子,那個片子就像她這個人沒有得過病一樣,她跟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讓我非常的震驚,我頭一次這麼震驚,我就覺得有一個神秘的力量,他在拯救人類,而且,就是說可以解決人們想要解決而解決不了的問題,這就是我也想修煉並開始步入修煉的一個力量吧。」

法輪大法改變命運的優秀護士

周艷波,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從此,使她的暗無天日的人生重見了光明。

她說:得法修煉後,「我知道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我活得如此充實……然而九九年邪惡的迫害奪走了我人中的所有,可是它永遠奪不走我堅修大法的那顆心。」

「一九八六年七月我畢業於大連醫科大學附屬衛校,由國家統一分配到大連開發區醫院工作,從事臨床護理專業。由於童年的營養不良和心靈的創傷造成成年後身體的不健康;婚後的體弱多病更使我苦不堪言;繁忙的護士工作使我難以支撐。那時孩子幼小,家裡家外的整天疲憊不堪、愁眉不展。

正當我身體狀況處於最低谷的時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轉法輪》這本寶書,看完這本書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被那深奧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人受苦受難的原因;知道了人應該怎樣活著,做一個好人,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更好的人。

伴隨著五套功法優美動作的演煉,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多年的頑疾如胃腸炎、膽囊炎、胰腺炎、卵巢囊腫、貧血、風濕病、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原來不足九十斤的體重增長到一百一十多斤;精力充沛了許多,而且智力大增,看書看報過目不忘。當時有一種感受,如果現在讀高中參加高考,一定能考上重點大學,遺憾的是時過境遷。真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會這麼神奇。因為用現在的醫學根本解釋不通的,然而這是千真萬確的。

丈夫看我變化這麼大也很高興,逢人就講我媳婦煉法輪功怎麼怎麼好,並且非常支持我,因我每天下班坐通勤車回家晚,他為了不耽誤我集體煉功和學法,他每天晚上都保證在我下班回家之前把晚飯做好,我回家吃了飯能趕上去煉功點的時間。那時雖然時間緊但感覺非常充實、井井有條。由於我身心的巨大變化給家裡帶來了幸福祥和的氣氛。我激動的想蹦、想跳,走在路上象燕子一樣輕盈、歡快,真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是什麼滋味。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沐浴在佛恩浩蕩中。」

「那時正值醫院在擴建,方方面面都在走向正規化,自然工作量也在加大,然而護理人員緊缺,時常加班,只要工作需要我隨叫隨到,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斷淨化自己的思想。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善對他人不求回報,得到了單位領導和同事的好評,作為開發區醫院的元老和大外科的創始人之一,為醫院的擴建和護理事業的發展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完成了一批又一批的帶教工作,培養出很多優秀護士。曾被評為『優秀帶教老師』、『優秀護士、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還多次把『先進工作者』的榮譽讓給了別人。」

「五年多的時間沒開過一分錢的藥(因為從煉法輪功再沒有得過病),為醫院節省了上萬元的醫藥費。家裡人有病我從不在自己公費醫療上開藥給家人用,更不在病人身上帶藥。有人笑我說:你怎麼那麼傻,幹啥吃啥。我說:公費醫療是職工自己享用的,不包括家屬,病人的錢不是我的。我得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

得法修煉後的好醫生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連醫生自述得法修煉和遭受迫害的經歷」一文,心明醫生寫道:

「我從小就喜歡醫書,記得在我還沒上學的時候,爸爸買了本《赤腳醫生手冊》,我就經常看。後來考大學,爸爸要我學醫,我報的所有志願都是醫學院。

我被大連醫科大學錄取。在校期間,我集中精力學習。二年級時學院開始教氣功,我也很喜歡,最喜歡的是太極拳。為了學習更多的氣功方面的知識,我查閱了圖書館中所有的關於氣功和中醫經絡方面的書,又看了許多氣功雜誌,總覺得不解渴,不是我需要的。」

「我以優秀成績畢業留校。後來我去了鞍鋼鐵西醫院,在那裡我被選為第三梯隊,一九九四年脫產去黨校學習三個月,還公費去廣州、深圳實地考察。我的名利心越來越重。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工作不到一年,就開始咳膿痰。我不抽菸卻咳膿痰是什麼原因?不少同事也都如此,他們說,在醫院待得時間長了,咽部就被院內的細菌感染了。我也沒辦法,吃點消炎藥就好了,藥一停就又犯。從工作第二年開始,我每年年底都發燒,第一次是38.5.C左右持續1~2天,第二次是3~4天,一九九四年年底那次持續近10天,每天體溫38.5~39.5.C,

內衣被汗水浸透了一套又一套。即使是用消炎藥也不見好,一點食慾也沒有,只是懶懶的躺著,心裡不斷在想,現在我年紀還輕,身體還好,以後病情年年加重,身體會越來越不好,那麼總有一天我會抗不住病的襲擊,可能用不上幾年就會死。」

「一九九四年下半年我回大連醫科大學進修,工作實在太忙。那一年師父正好來大連傳法,我聽說了,但沒太在意,以為與以往的氣功沒什麼區別,就沒去聽。得法之後回想此事真是後悔。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往大連調轉。四月份我在鞍鋼體育館正門旁發現了一群煉功人。優美的音樂、高深的解說深深的吸引住了我,我一直等到他們煉完功,才向領頭的打聽,煉的什麼功?怎麼學?他給我作了解答。我覺得還不夠,向輔導員借書看。第二天她給我帶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不認識她,她也沒問我叫什麼名,就放心的把書交給了我。這份信任就使我震動。我告訴她第二天晚上還書。回家後我幾乎一宿沒睡,把書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太好了,太令人興奮了。我的心情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思想深處所有的問題都有了答案!第二天一大早4點我就出門了,去參加4:30的早晨煉功,就這樣我開始了修煉。第二天晚上我又參加煉功,並把書帶去。可我還沒看夠,又向輔導員續借一天。第三天晚還書的時候我們互通了姓名。這時我才知道輔導員的名字。她建議我看《轉法輪》。我麻煩她給我請了一本。這回看得我心花怒放,太好了!我還從來沒看過這麼高深的書。

再後來參加集體學法、交流,看教功錄像,我的心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的岳父母為了不讓我回大連私下裡給我設置了許多障礙,使我產生了怨恨,學了大法後我消去了報復心。

一九九五年六月我回到大連,把得法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父母,希望他們也來學。初回大連我失去了集體煉功的環境,就像孤兒一樣,後來找到了煉功點,又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條件成熟後,我們在家附近建立了煉功點,參加的人越來越多。

自從得法後,我不再收患者錢、物,不再接受患者吃請。同科室還有一個護士學大法,我們經常在值夜班時交流心得體會,往往是整宿不知不覺就過去了,越談對法的認識越深,越談越能看到自己的不足。」

3、校內外大法弟子,修煉後身心健康,人人受益,利己利人

再舉幾例:

陳麗艷,女,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九日出生,英語專業自考大專學歷,家住遼寧省營口市鮁魚圈區蘆屯鎮簸箕寨村。九七年五月九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曾在大連市東北財經大學職業中專任外聘英語教師。她在教學上兢兢業業,教學期間,是同事公認的負責任的老師,經常利用個人的業餘時間免費為學生輔導,有一個學生考試以前總不及格,通過她耐心輔導考試也及格了。她每天上班都提前到,主動打掃衛生,她在當地鄰裡間或單位中是公認的好人,為人和氣、善良,在家裡孝敬父母、尊老愛幼、任勞任怨。陳麗艷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了社會,受到校長、教師、學生及家長的好評。九七年十二月,她與同事參與輔導的學生在參加大連市職業高中(中專)首屆學生英語即興演講比賽中有三名學生獲得一等獎,還有多名二等獎、多名優秀獎。

陳麗艷修煉法輪功前,脾氣特別暴躁,愛生氣,因此導致胸腔內嚴重積痰,經常被痰憋的喘不上來氣,有嚴重的窒息感,非常痛苦。修煉法輪功後的第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胸腔內再不憋悶了,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大法的神奇,讓她無法用語言表達對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感激,從那一刻起,她真心堅定的修煉大法,並嚴格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

葛春玲,一九九五年從大連鐵道學院畢業分配到遼寧錦州東車輛段。她從小到大品學兼優,同學老師都非常喜歡;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更好的人,在工作中受到好評。葛春玲待人寬厚,工作兢兢業業,很受領導的器重。作為家中的大姐,對家裡的瑣事任勞任怨,對幾個妹妹更是照顧有加,無論是家裡人還是外人都看到了大姐修煉法輪功後的巨大變化。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十多年來就從未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沒因為身體原因耽誤過工作以及對父母的照顧。

武洪君(武洪軍)畢業於大連鐵道學院,被分配到大慶市讓胡路鐵路車輛段機關科室任技術員,曾擔任過車輛段機關幹部和主任,保衛股股長。他處處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真正的好人,他文質彬彬,溫雅恭謹,工作中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待人善良樸實,是單位、鄰裡公認的好人。

李東旭,畢業於東北財經大學。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瀋陽東油管理局財務高管。

因家族有遺傳病史,李東旭從小就被肝炎、肺結核等病痛折磨,不斷醫治也沒有好轉。九十年代,她的父親遇車禍不幸身亡;第二年她三十多歲的哥哥又因家族遺傳病,花了巨額醫療費也無濟於事,最後還是早逝。

李東旭和母親在沒有活路的情況下,李東旭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身體奇蹟般地康復了,性格也變得開朗了。法輪大法給李東旭和母親帶來了人生的光明。李東旭女士善良隨和,嚴謹敬業,工作出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