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03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今天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一次過關中體悟出「善的力量」的經歷。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前弱不禁風,抵抗力很差,修煉初期師父為我淨化身體,讓我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多年的修煉中,我在身體方面的消業也比較少。

師尊安排我來到海外後,我每天到領館站點,風雨無阻。初期除了站點就是學法、煉功,感覺非常的充實。

突然有一天早晨,我準備吃好早飯就乘車去站點。莫名的我開始牙痛,非常奇怪的疼痛,我對著鏡子看了一下牙疼的地方,既沒有蛀牙,也沒有其他問題,就是痛的厲害。我的第一反應是」這是另外空間的干擾,干擾我去站點。」我不會受干擾,就穿好外衣出發了。到了領館,我也把」牙疼」的事情忘記了,三個小時到站點結束,我的牙齒也沒疼過。我想是師父加持我,看到我不受干擾,堅持站點,把這個另外空間的邪惡給解體了。

晚上回到家,我剛要吃晚飯,牙齒就又開始疼了。我想不應該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我堅持吃完飯,開始學法,並加大力度發正念。

想到兩年前,我有一次也是這樣突然的牙疼。這期間我也發正念,向內找,但持續了兩個多星期也不見好轉,疼的我都不想開口講話。家人勸說我一起去牙科醫院檢查一下,到了那裡,家人向值班的醫生描述我牙疼的情況,醫生轉頭嚴肅的看著我,對家人說:「你讓她自己說。」我沒辦法,開口簡單的說了幾句。醫生讓我做到椅子上,檢查牙疼的地方。醫生檢查後很不解的說,沒有蛀牙呀。要不你們去某某醫院再去看看。家人說檢查不出來,那就是沒問題嘍。醫生說:「疼,肯定是有問題的。你們自己找找。」 聽了這話,我們走出醫院。心裡對師父說:弟子太不爭氣了。這幾句話哪裡是醫生說的,明明就是師父借用醫生的嘴在點悟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呢。修煉這麼多年了,還能跑到醫院找常人醫治牙疼。

我們回家後,靜心學法,向內找。我知道了,之前的牙疼也是點化我,趕快去參與項目,不能有在家求安逸的心。過了兩天我乘上了去外地的列車,去參與當地的救人項目。到那裡兩天後,我的牙完全好了,一點兒疼痛的痕跡都沒有了,感到無比輕鬆。

修煉人碰到的事情沒有偶然的。這次又發生了這個狀況。我就開始向內找,自己哪裡做的不好或有哪些心沒有放下,招致迫害的發生。這期間,我也找到了自己很多的心,對吃的執著、修口方面的問題、求安逸心、歡喜心等。審視自己站景點的起心動念,一言一行是否符合法的要求,並用法來歸正自己。

我以為這樣做,牙疼會馬上好了。可誰想,原本是在某個時間段疼痛,現在發展到24小時不間斷的疼痛。喝口水刺激到牙神經都會鑽心的痛,晚上睡覺也會被痛醒。早晨吃飯更是一種煎熬,很簡單的早餐,我都要吃兩個小時,每次都是吃一口,痛半天。最後發展到一連幾天我都不能碰我的臉,刷牙、洗臉都成了問題,基本不能開口說話,有風進入口腔,就會刺激牙神經痛,疼到腦神經。

這次無論如何做,牙疼都沒有絲毫改變,反而越來越厲害,我的怨恨心就開始起來了,每天情緒也很不好,牙一疼,我恨不得把牙齒咬碎了。時間一久,自己感覺怨恨心也在增加,自己平時也看明慧網的交流文章,這段時間也有意的找一些這方面過關的交流,還是要在法上提高,才能闖關。

我記起了曾經聽過的神傳文化故事中《尋道》的故事:講的是古代的一個醫生,一生為人治病,年邁後自己得了一種熾熱灼痛的病。百醫無效,最後尋訪高人中,遇到一位老僧。老僧告訴醫生:「平常的火,藥物是可以去除的。如果這火來自神佛,或者來自邪魔,你怎麼治都不會好的,除非修煉。」醫生很好奇,為什麼修煉就可以去掉這火。

老僧平靜的說:「修煉修的是慈悲呀。人有了慈悲,就不會對痛苦的感受那麼的執著;人有了慈悲,就不會對造成你痛苦的那些靈,抱有怨恨;人有了慈悲,就不會用人的苛刻態度,來對待眾生;人有了慈悲,就會超越萬種痛苦,人心會升起真正的光明和喜悅。這才能真正的解脫,才能救度世人。 」

我知道突然想起的故事,是師父慈悲,用這種方式來點悟我,自己在消業過關中,真的是沒動善念,一直發正念清除,同時還增加了不少的怨恨心。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過「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什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 [1]

「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 [1]

「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 [1]

有一天晚上學完法,我在背《洪吟四》<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 [2]師父的開示:法輪大法好萬劫即變。萬劫即變,那我這牙疼算什麼呀!我雙盤,兩手結印,敬頌: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因開口進風牙就疼,剛開始小聲,後來越來聲越大,忘了牙疼了。就這樣一小時十五分鐘過去了,正好敬頌一千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覺很輕鬆。

我想: 我修煉了,師父一直在給淨化淨化的,每個層次都給清理的,身體每個細胞都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都是同化法的。

我開始和這顆牙齒對話: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身體是個小宇宙,」 [3]牙齒你們也是我宇宙中一份子,很可貴的,我修煉這二十多年,特別是從九九年開始,你們和我經歷了風風雨雨,陪伴我吃了很多的苦,付出很多,今天正法到了最後的時刻,你卻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了,我不想拔掉你拋棄你,我們一起精進多學法,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到新宇宙。我就動了這一善念。

我發出強大正念清理這顆牙齒背後和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蟲子細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徹底解體舊勢力。

正念發了一小時後才休息。這一夜睡的很香,一覺睡到晨煉的時間。早晨我試著洗漱刷牙都不疼了,感恩師父的加持,使牙細胞同化法,在法中善解和歸正了。第二天在我的右邊額頭和右側太陽穴附近出現了兩個紫塊,是師父把不好的物質都給我清除了,到皮膚表面就是兩個紫塊。頭腦也覺得比消業前更清醒了。直到現在一直都很好。謝謝師父慈悲救度,讓我又一次證悟到真善忍的法力無限。

來到平台時間不長,但收穫很大,感恩師父!感謝平台同修的無私幫助,耐心細緻的培訓和指導,技術同修的全力支持,協調同修說:會講一句'法倫大法好'就行,對我講好真相不但增強了信心,而且去掉了顧慮心,在這個團體中好像每天都有收穫,一天早晨打開電腦,出現的是山頂一個人在伸手去拉即將(還有一步之遙)要到達山頂的另一個人,看到這個屏保的畫面聯想到,師父巨大的付出才有今天的機緣,同時也非常感謝同修們的鼓勵和幫助。在這個學法,發正念,撥打真相電話中,每天都好像有人在拉著我往上奔跑一樣。在這有限的正法時間裡,一定抓緊時間多學法、修好自己,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心打好每一通電話,因為面對每一位接電話的人,就是要救的有緣人,用在法中修出的善的法力去熔化有緣人。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時說:「人在選擇存亡的大事,邪惡不敢幹擾,但是這些邪惡的因素在干擾信息傳遞與接收能力。」在撥打不順利時,我就跟他這個人背後的真我對話,告訴他是我師父派我來打電話給你的,在大法洪傳一百個國家和地區的今天,這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佛恩浩蕩中你一定拿起電話來聽真相,這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然後敬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再打過去就很順利,謝謝師父加持。

珍惜師父給予我生命中的一切,珍惜這萬古的機緣。

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和鼓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四》 〈萬法之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