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兩週歲半小孫女 「消病業」的神奇經歷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16日】

我的小孫女現在剛好滿兩週歲半,小傢伙非常可愛,很有靈性,跟大法很有緣。記得她出生才幾天,我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寶貝兒,記住法輪大法好!她咧開小嘴就笑了,笑的非常開心。常人都不相信,說沒出滿月的小孩子什麼也聽不懂,其實不是這樣的。小孫女兩個多月的時候,我對她說:寶貝兒,你是因為知道爺爺、奶奶都是大法弟子,才來咱們家的,對嗎?沒想到,她好像真的聽懂了,不住的使勁兒的點頭兒。以後有機會,我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給她唱大法歌曲。有時鬧人了、不好好吃奶了,只要聽到我給她唱大法歌,就會很快安靜下來,乖乖的吃奶了。用我兒子的話說,她是伴著「法輪大法好」的歌聲長大的。兒媳不修煉,但相信法輪大法好,很尊敬師父,有時買來新鮮的水果,交給我說:媽,你把這水果給師父上供,然後你留著吃。

小孫女非常愛看法輪功教功錄像視頻,從小到現在,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剛剛會說話的時候,看到法輪,她會驚喜的大喊:「法輪」!看到師父法像,她會開心的說「師父」!看見我給師父法像上香,她會雙手合十,用稚嫩的童音喊著「師父好,謝謝師父」。有一次還加了一句「師父抱抱我」,把她媽媽逗的哈哈大笑說:這個不太容易,因為師父在美國呢。我和丈夫(同修)一致認為小孫女是來得法的。還有個小插曲,就在兒媳懷孕初期(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兒媳已懷孕),丈夫同修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的情景是在鄉下老家,老家的院子裡有一棵大棗樹。夢中,丈夫同修清清楚楚的看見一隻不知名字的美麗的大鳥,大約有三丈多長,落在老家院裡那棵大棗樹的樹梢上,全身都是五顏六色的羽毛,那個羽毛的顏色也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顏色,感覺非常的美麗、聖潔!那隻美麗的大鳥在棗樹上大約停留三分鐘的時間,後來緩緩向高空飛去。丈夫同修跟我學這個夢時,心情還很激動。我當時就猜想,是不是兒媳懷孕了,那時兒子、兒媳已經結婚兩年多了一直沒有懷孕,後來一問,真的就在那個期間懷孕了。

大約在小孫女兩週歲時,有一天上午突然發燒,我過去後給她放教功錄像視頻,孩子跟著煉了起來,雖然動作不標準,但四套動功全都跟著煉了一遍。下午,孩子完全好了,一片藥也沒吃。

我重點要說的是最近這次小孫女發燒的經歷。就在上周一,下午三點多,幼兒園的老師打來電話,說孩子發燒了,我們把孩子接回家,當時只感覺孩子身上滾燙滾燙的,一量體溫在39(攝氏)度以上。兒子害怕了,也不說話,抱著孩子就往醫院跑,當時我和丈夫同修也沒說什麼,都跟著去了醫院。到醫院醫生給量腋下體溫,39.8(攝氏)度,已經屬於高燒了。醫生不用壓舌板就能看到孩子咽部紅腫,扁桃腺很大。我不時的在孩子耳邊告訴她記著念「法輪大法好」,記著求師父。孩子儘管很難受,還是點頭答應我。那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醫生給化驗了血常規,白細胞大約是正常值的三倍,醫生說炎症很重。先給直腸用藥降溫,後來又開了打點滴的藥。

我和丈夫同修心裡都不想讓孩子打點滴,知道那個東西就是把業力往回壓的,對孩子沒有什麼好處。兒媳當時上夜班不在家,兒子心情不好,很急躁,這種情況下我們也不好說什麼,任憑醫生處理了。但我們心裡一直沒忘記求師父,並小聲對著孩子念「法輪大法好」。打點滴時,扎了兩針也沒紮上。孩子哭成了淚人,一個勁兒的大聲喊叫著:我不要,我不要!兒子告訴護士先別扎了,呆會兒再說吧。孩子停止了哭喊。這時,我看兒子情緒比較穩定,試著和他商量:要不咱們先回家吧,你忘了上次孩子發燒,看了一遍教功錄像視頻,跟著煉煉功,下午就不燒了?兒子說,上次沒燒到這種成度。我又說你記不記得你小的時候,有好幾次發燒,扁桃腺腫得老大的,一點兒藥沒吃,就聽聽師父講法錄音,第二天一切恢復正常,照樣上學,什麼都不耽誤。兒子說那時我都七、八歲了,可她才兩歲半,不能跟我比。我說只要咱們全家人都發自內心的信師信法,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再給寶寶放師尊的教功錄像視頻視頻看看,就一定會沒事兒的。你沒看有好多得了重病、甚至不治之症的都因為誠心相信「法輪大法好」就痊癒了?兒子頂撞我說:「別拿我閨女做試驗行嗎?這回體溫都燒到了39.8(攝氏)度,白細胞已經高出正常值的三倍,醫生說非常嚴重的,弄不好會把腦子燒壞的,再說了扁桃腺腫的都快把嗓子眼兒堵上了,回家萬一要有事兒怎麼辦?你就這麼不心疼你孫女嗎?!」我知道兒子是因為心疼孩子,心裡著急,平時從不這樣說話的,我沒有和他計較,只是淡淡的說:我正是因為心疼孫女才這麼做的。這時小孫女似乎聽明白了,哭著鬧著喊回家,而在這之前一句也沒喊回家的事兒。兒子拗不過孫女,和醫生商量了好一會兒,帶了一些口服藥回家了。

到家後我準備給小孫女放教功錄像視頻,小孫女說:我想睡覺,又加了一句:奶奶,我睡醒覺再看法輪。後半夜三點多,孩子醒了,一量體溫38(攝氏)度,這時丈夫同修和兒子都已熟睡了,而我一點兒睡意也沒有,確切的說也不敢睡。我心裡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又不停的換濕毛巾給小孫女物理降溫,一直到五點五十分,過程中又量幾次體溫,高時體溫達到39.6(攝氏)度,孩子也一直躁動不安、時睡時醒的。我心裡有點兒沒底,又擔心兒子埋怨,沒敢告訴兒子。悄悄的喊丈夫同修快起來發正念。因為我知道孩子體溫很高,所以也沒安心發正念,不一會兒又去給孩子敷毛巾了。丈夫同修發了一會兒正念後,突然睜開眼睛瞪我一眼說:在那兒鼓搗啥,好好煉功得了。我小聲嘀咕:你不知道啊,又燒到39.6(攝氏)度了,我從三點到現在一直沒合過眼。他沒理我,繼續在床上打坐。

我再次把濕毛巾給小孫女敷在額頭上後,就去客廳了,準備坐在沙發上,靜心發正念。還沒等坐穩當呢,就聽小孫女問:奶奶呢?爺爺告訴她:奶奶在客廳呢。小孫女蹬蹬蹬跑到客廳,趴在我的懷裡說:奶奶,我要看法輪(就是要看教功錄像視頻,平時小孫女都是這麼說)。我說:好好,奶奶這就給你放法輪。這時看見孩子神清氣爽的,一點兒病態也沒有了。我驚喜的說:寶貝兒,你好了?孩子笑著使勁兒點頭兒:我好了,我沒有病,我棒棒的!我伸出大拇指說:寶貝兒真厲害!說著我已經打開教功錄像視頻,小孫女看到師尊法像時,雙手合十說:「師父好,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幫我!」我的眼淚已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心裡默默的說:謝謝師尊!謝謝師尊!七點多,兒子起來了,給孩子量體溫,36.2(攝氏)度,簡直不相信,量了三次,都是這個溫度。

早飯時,丈夫同修說:我打坐時求師父幫幫咱家寶寶,不一會就看見師父派了兩個人來到寶寶的床邊,很吃力的抬走了一個黑黑的寶寶形像的小人兒,感覺很沉,因為看到兩個大男人抬著還挺費勁似的。之後不到一分鐘,寶寶就自己從床上爬起來喊奶奶,自己跑到客廳去了。這時我的眼淚又流出來了:師父啊,您真是為弟子操碎了心啊!這回兒子也服氣了。兒媳下夜班回來後,我聽見兒子對兒媳說:這回是有點兒超常,白細胞那麼高,幾乎是正常值的三倍,體溫快到40(攝氏)度了,醫生說先打三天點滴看看怎麼樣。我正準備等你回來帶孩子去錦州兒童醫院呢,沒想到,一粒藥沒吃,現在體溫已經完全正常了。下午,小孫女體溫又略有點兒高,在37——38(攝氏)度。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我一點兒也沒擔心,果然到了晚上體溫就在36.5(攝氏)度以下了。周三一切正常,又去幼兒園了,整個過程持續不到兩整天的時間。

通過小孫女這次消病業的經歷,不修煉的兒媳更相信「法輪大法好」了。周三上午兒媳從幼兒園回來後發簡訊告訴我:媽媽,你告訴我的,我都記住了,我一定會堅信不移的,請放心!兒子脾氣有點兒倔強,嘴上不說,但心裡更加敬重師父、敬重大法了。

丈夫同修感慨頗多,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關鍵時刻,對師對法正信不夠,對小孫女的情也很重,其實我們之間是聖緣,是同修,只有共同精進,才能對得起師尊的慈悲救度。

寫出此經歷,只為見證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見證法輪大法師父的慈悲與偉大!那些至今還不願聽真相、不願相信法輪大法好的人,真的該醒醒了!

跪拜合十,叩謝師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