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中華 (三) :陋居簡業

石方行


【正見網2018年09月15日】

說了很多一般人不熟知的人物和事情,咱下面就說說我們一般人熟悉的燧人氏、華胥氏和有巢氏。

咱先說說燧人氏和華胥氏。

在傳說中,燧人氏和華胥氏是夫妻,華胥氏一次在雷澤踩到了巨人的腳印,而感應生孕,生下伏羲和女媧。伏羲觀河圖而創先天八卦,女媧造人,定婚姻。因為女媧和伏羲是上天派下來造人和幫人認識天地對映關係的神仙,所以他們從出生就會有不尋常的經歷。

很多後世的人認為中華或者華夏的「華」來源於華胥氏的「華」,覺得她誕生出女媧和伏羲這兩位先祖。

如果按照《說文•文部》中的說法:「華,榮也」。華胥氏給中華神傳文明所帶來的不僅是繁榮或者榮耀,更是無限的慈悲與無私的付出。

說到流傳下來的傳說踩巨人(雷神)腳印而誕生我們的兩位先祖,這其實是說明黃種人和神仙之間是有傳承關係的。後世周王朝的始祖的母親也有類似的情況。

我個人覺得神保存這則神話的目地就是告訴人們當時還有神存在。縱然此時的雷神也就稱得上半人半神。據《山海經.海內東經第十三》中記載「雷澤中有雷神,龍身人頭,鼓其腹。在吳西」。

在春秋時代的《列子》一書中曾經提到:軒轅黃帝曾經夢遊華胥國,夢到這裡的人們都很安樂,百姓都很幸福,沒有災禍。百姓都很長壽,這裡無為而治。為黃帝提供很多啟示。

有巢氏看人們無家可歸,就從鳥、獸搭窩得到啟示,也是經過實踐,總結出一種用木做架子,用草蓋頂和兩側的方式。造出來教給周圍的人。

現在的學者經過考證,認為伏羲的母親是當時一個部落的女首領華胥氏。他們這個部落是燧人氏的後裔,發源於青藏高原的崑崙山地區。

大約在公元前兩萬八千年到一萬年,地球進入了最後一個冰河期,天氣非常寒冷,所以伏羲的先祖們就從崑崙山下遷,搬到了祁連山一帶的河西走廊遊牧。

大約在公元前九千年到八千年,河西走廊一帶發了一次大洪水。伏羲的先祖們被洪水淹得不行了,又開始東遷。

東遷分兩路。南路的一支發展為了古苗蠻集團,所以現在南方的很多少數民族也都是伏羲的親戚,他們同樣祭拜這位人文初祖。北路的一支發展為了伏羲氏集團。他們在伏羲母親華胥氏的帶領下,過著逐水草而居的遊牧生活。

關於女媧的傳說還有很多版本。其中有一個版本是這樣說的:突然有一天,天災降臨,大地上洪水滔天,幾乎把所有人都淹死了,只有這兩兄妹二人(伏羲和女媧)躲進了一隻大葫蘆里逃過一劫。這大葫蘆,就是可以稱得上是中國本土的諾亞方舟。

這隻葫蘆在洪水中隨意地飄啊搖啊,飄著搖著,就來到了崑崙山。兄妹倆從葫蘆里爬出來時,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家是回不去了,反正崑崙山上也沒別人,沒啥危險,倆人就在這裡住下來了。

其實關於女媧的長像,人們傳說她是人首蛇身,歷史學家蔡東藩說:「謂蛇神雲者,謂其形狀修削,姿態裊娜也」(《中華全史演義》p12頁)這種說的情況比較合理。要不我們中國人如果都繼承了「蛇身」畸形的因素,那可麻煩了。女媧造人也是按照自己的樣子在做。

關於大洪水現在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民族都對史前大洪水有著深刻的記憶。這說明這場大洪水不但是世界性的,而且不止一次。

關於崑崙山一帶是中華民族的發源地的問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各地講法一》 「新加坡法輪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中有開示:「過去上古時的中國種族的中心地帶不是現在的黃河流域,是處於新疆這一帶。當時這個民族最繁盛的時期也是在這一帶。因為崑崙山靠近這一帶,周圍地勢比較高,當年那場大水高達到兩千多米,淹了整個地球,有很多人在大水爆發的時候跑到了崑崙山上,活了下來,遺留下來一些上古時的文化。比如中國現在還有一些人搞不懂的,河圖啊、洛書啊、太極呀、先天八卦啊等等,還有今天人們所認識的一些古老的氣功。」 民國史學大師呂思勉所著的《中國通史》中提到:「崑崙是漢族(引者註:這裡指的是種族名稱,而非民族名)的根據地。」(中國華僑出版社p2頁)

等女媧造人之後很多技能就通過原有的人們一點點傳給了我們的始祖先民們。神農氏在人間嘗遍百草,並教給人們耕種的技藝,雖然人們當時居住的很簡陋,從事的工作也很簡單,但一切畢竟已經開始。

我們的先民就一點點在漫長的歲月中,在神的呵護下,一點點的走向文明的起點:有了文字。這是下篇我們要說的內容。

註:關於華夏或中華的「華」字的來源古往今來有諸多說法,本文只採納其中之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