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無意的求招來的麻煩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1月22日】

兒子成家後,我把店給了兒子,並囑咐兒子:「把營業執照改成你的名。」我為什麼這樣做呢?一個是省心,行業有檢查或什麼事的,直接找兒子去;二是這些年我做生意總是提心弔膽,警察動不動就騷擾,麻煩不斷,有幾次還要把我帶走。我把執照法人名字改了,省得警察到店裡騷擾,這樣我也清淨了。

沒想到,兒子接管後,總是有麻煩,不是這個店員不幹了,就是那個店員有事了,客戶有時還出點難題。更重要的是,有一次庫房跑水了,把鄰居店的東西濕了一些。當時我正好在場,本來事不大,我讓兒子給鄰居賠禮道歉,再賠點損失也就完了。可兒子說啥不干,就那麼拖著,鄰居一氣之下要打官司。最初我想,是不是我對兒子生意不應該沾邊?這次跑水是我找人維修的,跑水原因是我心粗造成的,責任在我。期間,好幾次我想找鄰居把這事處理了,看看賠多少錢?可兒子和兒媳不讓我插手,一再說:「你別管,我們來處理。」老伴也數落我:「孩子不讓你管就別管,操那閒心幹啥?」我納悶:「為什麼給鄰居造成損失又拖著不處理呢?沒理的事呀?究竟去我啥心呢?」怨恨、爭鬥、有為、利益、自我、怕心……我眉毛鬍子一把抓想了不少,感覺還是沒找到根。

我雖然這樣想,心還是放不下,覺得給人家造成損失了,不能就這麼蔫不唧的不吱聲,這叫啥事?雖然店給兒子了,可我是你爹呀?不管怎麼說不能讓鄰居吃虧呀?可幾次給兒子和兒媳商量,兩人就是不處理,就這麼拖著,事情就這麼卡在那。

一天,有兩個同修到我這來,我談了心裡的疑惑,一個同修敏感的說:「你當初把店給你兒子時,為什麼要那麼想呢?這裡有承認舊勢力的因素,你不是自然的把店給了你兒子,心不純,舊勢力能不搗亂嗎?」我說:「沒有啊,我怎麼會承認舊勢力呢?」另一個同修看我沒明白,就說:「這麼說吧,假如沒有迫害的話,你把店給兒子時,你會想店給你了,以後就沒有麻煩了,你能這麼想嗎?」我說「不會的。」他說:「你讓兒子改執照的目地,是避免警察再來騷擾,這本身就是對舊勢力承認,是不是這麼回事?」 我豁然開朗,這種求很隱蔽,很微小,不容易察覺,我思想深處確實有這種念頭,當時還覺得這個做法挺聰明的。這種認識是個漏呀,舊勢力認為,你為什麼改執照呢?是怕騷擾,這是另一種承認,想清靜呀?怎麼可能呢?可見,這事是自己認識不正求來的。

我立即發正念:徹底否定和剷除舊勢力的安排!歸正自己的思想,求師父加持,不讓兒子和鄰居為蠅頭小利互相爭鬥造業,心裡也亮堂了許多。同時,不管事情結果咋樣?我都把心放下,不陷在其中。

 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