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節氣中的修行故事】「冬至」一陽生,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俞元


【正見網2018年12月31日】

關鍵字:二十四節氣,節氣修行故事,舊金山景點,冬至大如年

關鍵字說明:一個節氣,一場修行。二十四節氣,有著不同的修行故事、修煉感悟。冬至節氣講的是正念營救同修,大陸民眾覺醒的故事。

舊金山的冬至前後,正處於雨季,別有一番景象。但見舊金山海灣,烏雲翻滾奔騰,從四面八方湧來,直壓海面。瞬間大雨磅礴而降,仿佛千萬隻利箭激射大海,波浪洶湧。風雨駭浪中的金門大橋,宛如金龍臥波,氣勢非凡;傳說中的惡魔島,正被白娘子「水漫金山」。

漫步藝術宮,仿佛來到了古羅馬。尤其那高聳矗立的羅馬圓柱,雄偉氣派,很有雅典娜神廟的遺風。一組組紅色的石柱上,站立著一位位仙女,低首垂淚,仿佛在雨中講述著古羅馬一篇篇盪氣迴腸的神話故事。

徘徊在史丹福大學羅丹雕塑園,《地獄之門》中的思想者,在瀝瀝細雨中,手托下顎、屈膝而坐,望著在地獄中沉浮掙扎的眾生,流露出同情與不忍。他無休無眠地沉思著,思考著:人類如何能超越生死,如何不墮落地獄……

今年冬至,舊金山的雨季又如期而至。窗前聽雨,我的思緒回到了2009年的老家合肥。那年的冬至日,老張下了班興沖沖往家趕,沿途買了肉餡與熟食。老張是北京人,有冬季吃餃子的習俗。老張的活很利落,拌餡、和面、擀皮,不一會兒桌子上就立滿了皮薄餡大的水餃。老張拿著一小瓶二鍋頭,就著熟食慢慢酌著,等著妻子回家。

老張的妻子姓劉,某大企業診所的醫生,醫技好,常常下班了還在忙碌,直到最後一個病人離開。可今晚九點,她還沒回家,電話也打不通。老張致電她的同事,同事說她下班早早就回家了。

老張的心像被蜂蟄了一下,趕緊給她的親朋好友打了一通電話,沒人知道劉醫生的下落。老張癱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黑沉的夜,心底呼喚著愛妻:「你在哪裡?你在哪裡?」屋裡靜靜的,唯有屋外寒風肆虐,發出陣陣低嘯。

2010年元旦這天,一位同修來我家,神情緊張地說:劉醫生被拘留了!原來冬至那天,劉醫生下班去了菜場,準備回家做幾樣老張喜愛的菜,一起過冬至節。買完菜,她順手給攤主一個法輪功護身符,預祝他新年快樂;沒想遭人舉報,警察把劉醫生帶走了。第二天,警察去抄她家時,老張還倒在沙發上,酒醉未醒。

師尊在《 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同修有難,不能置之不理!我連夜給劉醫生所在企業的職工寫勸善信:「親愛的朋友,中國新年將至!在家家喜氣洋洋、辭舊迎新之際,你們的好醫生劉某某卻身陷囹圄,有家難回。劉醫生的人品、醫德,大家有目共睹。她為人處世,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正義的朋友們,請伸出援手,去拘留所要回劉醫生,讓她和你們一樣,在新年能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

第二天傍晚,我兜裡裝了幾百張勸善信,前往劉醫生單位員工的生活小區。天空彤雲密布,寒風正緊,漫天大雪,紛紛揚揚,滿地如銀。小區門衛室坐著兩個保安,盯著進出大門的人。我向保安點點頭,跟著絡繹回家的居民進了小區。

小區由舊區和新區組成。舊區的樓房沒有防盜門,每棟樓有四個樓梯口,每個樓梯口進去,每層左右兩戶。有的樓梯口,在一樓統一安裝了鐵皮信箱,我只要把勸善信塞入信箱即可;有的則沒有,我就一層層爬上樓梯,把信放在住戶的訂報箱裡。有時在樓道裡碰到回家的住戶,我就跟他點頭致意,擦肩而過。

風緊,雪大。我穿梭於一棟棟樓房中,時而爬高下低,渾身熱氣騰騰。做完舊區,我穿過操場、草地,來到新區,這裡每個樓梯口都有防盜門。可那天我運氣很好,每到門口,常碰到裡面的住戶開門出來倒垃圾或出去雪中漫步;也有的防盜門是虛掩的……感謝師尊賜我機會,把信放入樓裡的信箱。

兩個多小時後,我回到了家,太太正雙腿盤坐為我發正念加持。見到我平安歸來,她很欣慰,忙著幫我更衣。我的外衣已被雪水濕透,內衣也被汗水浸透。洗了澡,我倒床沉沉睡去了。三天後,老張打電話給我,說劉醫生單位的保衛科長到公安局,要求把她帶回單位監管,現在劉醫生已經回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