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整體 實修自己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09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在一次的經歷中,一陣晃動把我給搖醒,睜眼一看發覺自己竟坐在排水溝的石板上,明明是在床上安穩睡著了,怎麼騎到這兒來了?百思不解....... 看著眼前大馬路上車輛一台一台疾駛而過,當下,想起那一幕自己身體被外來生命控制所做的一切,這都是自己的修煉狀態出現大問題,被邪惡鑽了空子。《轉法輪》中師父提到:「我們這裡講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維,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什麼,做什麼,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而我卻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主宰。

這景象讓我越想越後怕,若不是師父將這關這難幫我承受了大部份,後果將不堪設想。再看看自己左腳屈膝,左手搭在膝蓋上邊,身體雖然沒啥異樣,但是感覺非常虛脫。這時救護車來了,醫護人員將我從排水溝的石板上移到擔架上,往醫院急駛而去。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清醒〉中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面對問題,我卻走了常人的路,用常人的醫療方式診治,出院時身體多了一個鋼板、十個鋼釘。
 
在家休養期間,原本心中糾結著發生的事,想著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帶著人心的怨恨,就在對未來感覺迷茫之際,似乎聽到有人叫我背法。透過背法我開始向內找,肯定是自己在修煉有漏,想到前陣子與同修間的矛盾。這起因於一位同修,因為作息的關係,知道我在家休養說有更多的時間可交流,常在深夜撥電話給我,但說的全是她私人的事,嚴重影響他人作息,為了不被她所干擾,所以就把她給封鎖了。一次,其他同修來探視我時談到這件事,當下,我對來探視我的同修表明了目前自己的處境。不可思議的,同修竟然認為是我將此事做絕了。當時沒守住心性,大聲的說:「我都這樣了,還要我怎樣做?」之後對同修也產生了負面的思維,其實是內心被觸及到那愛面子的心,不願被說的心......,現在想想還是自己的問題;加上自身長期以來混同於常人沒有實修,讓另外空間邪惡不停來回穿梭在窗邊,發出的聲音讓我感覺害怕、恐懼、怨恨。想起師父講的一段話:「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與之相比,我就那點事又算得了什麼呢?我讓自己溶煉在大法中,經過一段時間的背法,這些人心漸漸的淡化了,也不再感到害怕。

為了配合媒體同修前往災區採訪新聞,我答應三天兩夜的行程,只負責開車。到了災區後,媒體同修24小時輪班守護在重災區現場,為了將最新受災狀況讓台灣民眾了解,同修專業、負責、盡職的態度讓人敬佩。結束採訪駛離災區進入郊外,被眼前的情景給嚇到了,除了車輛在流動,一切表像看似還好好的,可是卻不是這個空間該有的物質,不禁想起其他國家地震時,引發的海嘯讓人怵目驚心。這時車已經駛進山區,車內播放著師父的講法。同修突然冒出一句:「天好黑」,天確實是黑到連遠光燈也照不亮前方的路,那敗壞的物質黏乎乎的。這兩、三年期間也常在這條公路上行駛,即使半夜開車,也沒像這次黑的、濃的化不開,原本熟悉的山路如今卻又是那麼陌生。

隨著路況的變化,我的心境也起著波動。回憶起第一次參與跟機採訪,也是往花東這方向,當時開著車在高速公路行駛,心情是興奮的。開著開著,同修沒提早說要下匝道了,等要到匝道處,才在一旁喊著:「下匝道,下匝道,我叫你下匝道你聽到沒? 」當時正值夜晚又下著雨,視線不清,但還是可以看到後方來車的車燈,我把車緊急停在地上畫有三角線框上,同修正要開口說話,一輛車疾駛而過。我只說了,後方有來車才沒換車道。也想起第一次拿麥,也沒經驗,同修沒有事先告知,結果讓我在受訪者面前丟了丑了。事後,看到同修竟然若無其事。而幾次的無條件配合同修的指示開車,結果是差點給一車三人陷入絕境,在師父的加持下一次次的化解了危難。無意指責,但心中不免納悶為何獨獨對我的態度不同於其他同修,難道是前世的業力,今生的回報,或許是有我該修去的人心,如顯示心及修口這方面。看著身旁疲累的同修安穩的睡著了,經過這次三天兩夜的災區新聞採訪,讓我看到同修一個個的亮點,自己下了決心,要多內找自己,多看同修的好處。不久,車子終於開進一條新開闢好的道路,雖然是到了暗夜,但車窗外的景物看起來截然不同於之前,既向榮,天也清。

二零一八年六月初,同修介紹我來到了全球營救平台清除黑窩專案組。開始時對營救平台運作方式感到新奇,漸漸的各種人心的暴露,有時電話接通的好,交流時就說今天有煉功,當然同修也有不同的看法,說我是有求之心、顯示心。才驚覺自己並沒有完全從本質上去改變、修去。沒多久,平台新設立主流社會專案組,為了配合運作,我和介紹我來平台的同修一起被分配到這個平台項目。由於長期心性提高不上去,不向內找老是徘徊在一個層次中,矛盾來了自然與同修關係搞得有點僵,為了學法快與慢的問題也發生一點爭執,事後親身去實踐學法速度適中,是最能學入心。太快了反而根本學的是什麼不知道了。學法不入心,堅定不了正念,是對法的不尊重,也影響對眾生講真相的力度。同修的包容與謙讓,讓我看到自己在修煉上的不足。

 後來與平台上協調人交流之後,發現原來問題是出在自己的表達方式與說話的態度上,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就像師父在《紐西蘭法會講法》中提到的:「你的工作代替不了修煉,但是你修煉中的心性和狀態會反映到你的工作中和你對一切事物的態度中。」經過不斷與同修在法上的交流,及同修在平台上分享撥打電話講真相遇到各種問題時自己的經驗與認識;還有面對矛盾、心性上的衝擊時如何向內找,不陷入做事交差的心態中,如何突破口講方面的障礙…...等等,這些都讓我受益良多,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期望自己在未來新的一年能真正做好三件事,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偉大的稱號。

以上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