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善化了國保警察的「惡」

覓真


【正見網2019年03月16日】

正見網上有這樣一篇文章,講的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用勸善信使一位國保警察改邪歸正的過程,故事很真實感人。在此再簡要敘述一下這個故事,以引起讀者共鳴。

一位法輪功學員兩次被「國保」警察非法抄家,一次他對一位L警察講真相勸善,這位警察兩手一攤說:「下面有人舉報,上面有電話交代,我不能不出警。」這位學員想到警察是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蒙蔽,被迫害最深的,大法弟子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便心生一念:要救他!

文章說:第二天,我實名給L警察寄去了一封真相信,等了一週渺無音訊。我索性送信上門,說去就去。見他正好站在門口,我上前和他打招呼。他兩腿一叉攔在門口,雙臂抱在胸前,傲慢的問:「找誰呀?」 我不卑不亢:「就找你。」邊說邊把信遞上去。 他漫不經心的接過信,撕開封口,抽出信連看都沒看一眼,便隨手扔進了門後邊的垃圾簍子裡。我問:「你這是為什麼?」 邊說邊想把信撿出來。他說:「複印的信我不看,你們呼啦一張、呼啦一張, 複印的那麼輕巧,姓張的也送,姓王的也送,對人尊重嗎?既然是給我寫信,我就要看親筆信。」我明白了:「對不起,我回去就寫,希望你能看。」他說:「看,你寫的我就看!你尊重我,我也會尊重你的。」我內疚的告別了他。

到家我就拿起了筆,站在他的立場上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用善心規勸他的所作所為,用慈悲融化它冰凍的心靈。語氣儘量的緩和,雖寫的手酸胳膊疼,但心卻暖融融的。第三天, 我把給L警察的信裝進了信袋, 封上口,認真的寫上L警察姓名,騎車來到L警察的辦公地。L警察還是那副傲慢的架子。我雙手遞上信。他先伸出了一隻左手,猶豫著又跟上了右手,雙手接過信,並當著我的面撕開了信封,取出信。我看到他那平常不大有表情的臉上這時也寫上了一點兒笑容:「我看,我下班回家看。」隨之把信裝進包里。我說:「謝謝,我還想聽聽你看信後的想法?」他思忖著說:「給我點時間,三天以後,下午我都在這裡。」

三天以後的下午,我如約而至。L警察說:「你是個很講信譽的人。」我說:「你也很講信譽啊!」 L警察手一擺動「走,我們到外面找個地方談。」我隨L警察走進一家簡餐店。在樓上的一個包間裡坐下來,下面是我們兩人的一段對話:

「你不恨我嗎?」
「我的師父對他的弟子說:修煉人沒有敵人。我恨不起來你。」
「你都成了偵探了,我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真有兩下子,讓我無話可說。」
「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是你做的,才能打動你。否則……」
「端人碗,隨人管;拿人錢,手就軟。干我們這行的有什麼辦法?」

「怎麼沒辦法?你看東德柏林圍牆衛兵英格.亨里奇槍殺一名企圖越牆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而被法官判有罪的事。你可以選擇把槍口抬高一厘米呀;你還可以出工不出力呀,最終能夠守住你的良心道德底線就好。」

「談何容易!你不知道,二十多歲幹個警察, 三十多歲還幹個警察, 到退休了還是個警察多的是。一個大老爺子被年輕的頭兒使來喚去的,真不是滋味。像我這樣沒有文憑, 沒有靠山,又沒有錢送,想弄個一官半職、出人頭地太難了!就只能靠多幹活、多吃苦、賣命了。」

「那也不能違法,更不能違背道德良知呀!你知道,迫害法輪功犯的是天大的罪,天大的冤案總有一天要平反的。共產黨一慣搞卸磨殺驢,找替罪羊,『文革』後期,雲南大山殺害警察的槍聲你沒有聽到,但不等於沒有; 江鬼要用你們警察的生命償還法輪功的血債,這可不是什麼沒面子、吃苦的事,真的是賣命呀!沒有了性命,你還有什麼?賣了自己的命,還要搭上妻兒老小……」

「好了,你別說,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不會去騷擾你了,你放心吧。」

「我很希望你有個光明的未來,更希望你有個幸福的家庭。但你必須明白:修煉法輪功的不是我一個人、一個家庭。是凡修煉法輪功的人你都不能干擾、迫害,這是一群修佛修道的人,不是你和我兩個人的事情。」

「我明白了,盡力而為吧。」

「人做事,天在看,神目如電……」

「還有秋毫不差,是吧?你寫的信我看了不止一遍。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把『天安門自焚那場戲』等等真相講給我的那幫小兄弟聽,叫他們也明白真相。」

「傳真相,得福報,都是為自己做的。祝你有美好的未來。」

時隔半年,我工作單位的兩個新上位的領導找我談話,態度嚴肅,不容辯駁。讓我放棄法輪功修煉,不然開除公職。並說全省都在巡視檢查,發現一個,嚴懲一個。我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給我們講沒有用,是上面壓下來的死命令。我們今天只是給你吹吹風, 近幾天610、國保大隊就要找你,他們可不像我兩個人,說把你帶走就帶走了。不如你儘快寫個保證書,表個態度:不煉了!我們交上去,大家都平安無事多好。」說完他們揚長而去。

隨後,我便找到了L警察。我把前番發生的事情對他一說。L警察矢口否認。他見我一臉的疑惑, 就接通了610辦公室主任的手機,並按下免提鍵,他們兩人的對話我聽得清清楚楚,在此就不贅述了,只寫下L警察最後說的兩句話:「……一、以後沒有經過我們同意,不要隨意掛我們的名;二、這件事情我們不參與,你們參與不參與那是你的事,誰做事誰負責。」 L警察合上手機,對我說:「這下你清楚了吧?」 我說:「L警察,這下你該退黨了吧?」 L警察說:「那就幫我退了吧。」

中共迫害法輪功時至今日已經長達二十年,這樣的事情雖然不是很多,但每天都在發生著。許多公檢法司人員在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勸善下,明白了真相,不再助紂為虐,善待法輪功學員,在人間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跡。希望讀者朋友特別是工作在公檢法司及政法委、六一零等部門的朋友們,看到此文能夠有所思考、有所醒悟,喚醒自己因受中共謊言蒙蔽而已經泯滅的良知善念,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