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鹹海西域(二)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4月10日】

前一篇我們說了西域國內這邊的,本文主要說說國外中亞五國這部份。

這地區很早就出現了人類,新舊石器遺址也比較多。在約公元前7000年至4000年的新石器時代,中亞古代居民進入靠人類活動增加天然產物時期。從狩獵過渡到牲畜家養和從採集過渡到原始農業。大約公元前4000年至3000年時期,中亞人除了使用石器之外,開始使用銅。因此這一時期被稱作「金石並用」時期。公元前2000年前期中亞草原的遊牧部落從其餘部落中分離,從而完成第一次社會大分工。(詳見《中亞五國史綱》P3、P4頁)

根據中國新聞網2016年8月17日報導《哈薩克斯坦發現史前金字塔 或比埃及早1000年》,在該文中說:「該遺址是一處史前墓穴,位於哈薩克斯坦中部的卡拉干達州。」「墓穴總體形似金字塔,斜面呈階梯狀,特徵明顯,時間大約在公元前14至12世紀,屬青銅時代。」 該文最後說:「英《每日郵報》稱,此前在中國和墨西哥等國家,考古學家也發現了類似金字塔的遺址,但此次在哈薩克斯坦發現的金字塔形遺址從時間來看或屬世界首座,可能要比埃及金字塔早近1000年。」從地圖上看該州距離巴爾喀什湖西岸巴爾喀什城不遠,距離位於其西北方向的新首都阿斯塔納很近。應該屬於哈薩克丘陵地帶。

那對應我們國內的歷史,就是商朝時期(約公元前16-11世紀)。在該報導中沒有從考古角度說明這一地區的文明和中華文明之間的關係,但我們從上一篇文章中可以得知,這一地區包括新疆(如新疆賽里木湖與哈薩克斯坦交界處國內這邊發現的古文明遺址,因上篇文章提到,這裡不詳述。)存在很古老的文明,而且相距不遠,在上古時期,也很容易接觸到,那哈薩克的卡拉干達州所發現的遺址是否有那個很古老文明的遺留或者繼承,這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話題。因為目前沒有實證,所以暫時當作一種假說或者思路。不管有無繼承關係,這個遺址的發現至少證明在中國的商代時期,這一地區還是很適合於人們居住和發展的。

另外,我記得在《山海經》「西山三經」中有這樣一段記述:說發源於崑崙山系的一支河流中有白玉和被人們稱作仙藥的玉膏,軒轅黃帝食用這種玉膏,並用它來招待賓客,並提了軒轅黃帝種玉和玉的辟邪的事情。(詳見附錄1)無獨有偶,在水系上屬於「東南沿海諸河流域」的浙江餘姚的河姆渡遺址(距今約7000-5000年前)發現了玉製品;遼河流域(位於內蒙、遼寧與河北交界處)紅山文化遺址(距今約6000-5000年前)所屬的牛河梁處(位於遼寧省凌源市與建平縣交界)的一座墓葬中發現形態各異的玉器20件。在其它的墓葬中也有玉器的發現。據考察在這裡發現的玉來源於遼寧的岫巖。並在這裡發現了宗教信仰的痕跡。(事情、數據均引自《中華考古事典》)從以上記述就可以說明,在黃帝時代玉就被中華子民所認識,並且其範圍也包括中華民族文明中心區的外圍。

說到玉的特點,東漢的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到玉的五德,這是人們所熟知,而且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多次引用。這次就不引用了。在先秦時代《管子》一書中曾經說玉有九德。(見附錄2)

玉的精華在上古時期人們作為仙藥而吃,玉的色彩與特點被稱作君子之德。而且古往今來玉的德美被後人一再歌頌,以致有了「黃金有價玉無價」的說法。

據相關書上稱:「和田玉是中華大地玉苑中擁有的獨特資源,我國玉器代表之作大都以和田玉為原料。」「早從商時期開始,和田玉就開始進入中原。」(均引自《和田玉的品鑑與收藏》),隨著歷史的發展,玉(包括各地所出產的玉,不單指和田玉)不但起到辟邪、祭祖的作用,更是尊貴與王權的象徵,玉用來做玉璽和玉衣(如舉世聞名的西漢時期的金縷玉衣)可以說玉這種「美麗的石頭」深刻的影響了中華幾千年的文化走向,提醒著人們保持君子與高潔的心態。根本上為的還是讓人們今天能認識法而奠定歷史與文化。

在《山海經》上經常還出現的一個字就是「金」而且經常是與「玉」同時出現。雖然上古時期對於「金」這個概念不局限於金子,更趨向於我們現在「金屬」這個概念。

關於金和玉,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就能想到的成語或者俗語就是「金玉滿堂」和「金玉良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等。有意思的是,崑崙山產玉,而不遠處的阿爾泰山就是以產金礦而聞名於世。可見造就地球的神在安排中華大地地貌特徵的時候,也是費了很多心思,做了詳盡的安排。

然而關於「金」的來源,正見網一篇叫做《金銀鉑來自哪裡?科學家:星體「死亡」的過程中》的文章給我們一些啟示。在文章中作者引用現代天文學家觀測星體中發現,在兩個星體碰撞時所產生的金屬元素(金、銀、鉑等金屬),在文章的最後引用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一段話,(我們為了節省篇幅在原作者引用基礎上再摘錄其中的關鍵話):「那個金就是龐大的正的生命的身體的殘骸。在一個廣大的宇宙的解體中,一切都會瞬間粉碎。」(《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要說的是,在宇宙中星體碰撞時產生的金(包括銀、鉑等貴重金屬元素),為什麼很「偶然」的在地球上出現?難道上天有意安排此事,僅是財富與貨幣之類的功用價值和意義嗎?

我想,為什麼在中華文化中留下了「金玉」合稱的文化?個人覺得是讓塵世的人們在歷史的發展中注重品質,不要被表面的繁榮所迷惑了本性。當人們不純淨或者道德敗壞之後,所面臨的後果是可怕的。西域與中亞地區後來氣候變化劇烈,很多古國雖然表面上因為氣候變化或其它原因而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居民大都也隨之消亡。但實質上還是因為道德不行或者對神做了褻瀆的事情,而被天懲;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以黃金為代表的貴重金屬是財富的象徵,玉是道德品質的承載,那它們結合起來就如同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一本著作中的題目「富而有德」(引自:《精進要旨》),這也許就是「金玉」相提幾千年所承載的內涵之一吧。

以上是我對西北及中亞地區在金和玉方面對中華文化的影響說了一點認識。下面簡單的說說軒轅黃帝在教授人們鑿井時所展現的神的力量。

因為這一帶算中華先民上古文明時活動地帶,那就離不開打井。我就說說一個在歷史中從來沒有被記載下來的軒轅黃帝教百姓打井的經歷。

我知道的那個場景是這樣的:當時周圍有二十來人,一口井被挖好了,但深度好像還差一點才能出水,軒轅黃帝親自在井口上的井架邊用手用力的按壓井把,讓水快點出來。背後是一個茅草所搭的房子。

當時在人群中有一個人大喊:您別太用力,否則水會出來太大了。可是為時已晚,因為軒轅黃帝是神用人身在人間行事,所以很多時候還帶著神的因素。隨著他用三下力的時候,一股巨大的水柱猛地從井口噴涌而出。這還不算,從井中同時噴出一條龍和其它兩隻神獸,落在後面的茅草屋頂隨後滾落到地面上。到了地面上,龍和另外兩隻神獸似乎剛醒來,睜開眼睛,四下張望,似乎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打擾了它們的好夢。那個「鏡頭」用現在的話語來說是非常「萌」的。周圍的人開始一驚,後來看到這幾隻神獸(大家都沒有害怕的樣子),都拍手(上古時期人們很淳樸,在拍手時不但是兩個手相拍,更是手舞足蹈,所以用這個詞,而沒有用「鼓掌」二字。)歡呼,覺得軒轅黃帝真乃神人也!

我們說了這麼多文化發展史方面的事情,下面我們就說一個與碎葉城有關的輪迴尋法經歷:

我第一次聽說這個地名是在十來歲的時候,當時本村大一點的孩子跟我說,大詩人李白的出生地是碎葉城,現在國外的一個地方。當時我就想,是什麼神秘的地方能孕育出這麼偉大的詩人呢?!後來知道碎葉處於今天的吉爾吉斯斯坦境內,今稱:托克瑪克。是唐朝開闢的絲綢線路上的重鎮(註:漢朝時期開啟絲綢之路,唐朝是延續、拓展),根據維基百科「絲綢之路」詞條記載: 2014年6月22日,在多哈舉行的第38屆的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絲綢之路同京杭大運河一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後來學習了「人傑地靈」這個成語時,就想到了碎葉。

琳楠生於周朝末期的碎葉,他在三歲的時候,家裡發生變故,父母被外族人殺害了,對方想斬草除根,在家裡四處尋找他,但在天神的保護下沒有被找到。等那些人走了之後,他被一位女修行人抱去撫養。

這位女修行人抱著他上了天山,在那裡把他撫養長大,又教給他一些法術和功夫。從此一般的常人是無法對付得了他的。在他十六歲那年,女師父讓他下山雲遊,但範圍作了界定,就是現在的西邊到裏海,北邊到阿爾泰山南邊到阿富汗北邊,東邊就到(塔克拉瑪干)沙漠。而且給他二十年的時間。這個範圍倒不算大。在這裡雲遊他開始覺得比較有意思,等後來路都是重複的走,就感覺有些乏味了。

走到碎葉城家鄉的時候,小時候那段傷心的記憶始終縈繞心頭,後來再經過這裡幾次的時候,同時也隨著他心性方面的提升,再想起那段記憶也就不那麼傷心了。也許是為了考驗他,有一次他又來到這裡,在閒坐時,旁邊來兩人在那裡聊天,在聊天的時候他們談到當年是誰殺了琳楠的父母和那些人最近的情況。當時他聽著心裡一動,後來覺得一切都有因果,不該去想這些。等他再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聽當地人說那些殺他父母的人都先後出事,死掉了。此時他就如同聽和他無關的事情一般。心若止水,不起漣漪。

在他師父給他限定的雲遊範圍內,在當時這裡的人不很多,有的時候走一天也看不到一個人。有一次他正巧走到了今天的巴爾喀什湖東岸伊犁河入湖處,望著湖面,他很感慨,似乎又很無奈、彷徨,不知下一步應該走向何方。過了不久來了一位白髮老者與他同坐在一起,問他為何來到這裡?他把自己的經歷說了出來,同時也說出了自己心底的無奈和彷徨。老者一笑:你雲遊的範圍表面上看不大,其實很大的咧!他覺得老者這是話裡有話。於是央求老者去那些「很大」的地方看看,但申明:不能違反師父的要求(即超出師父給限定的雲遊範圍)。

老者一笑,說這個簡單,我們明天再去巴爾喀什湖的西邊看看。過了幾天他們到了巴爾喀什湖的西邊,就是現在叫做哈薩克丘陵的地帶,在那裡他當時因為也沒感覺有啥特別的,就問老者,這裡幾年前我也來過,也沒啥變化呀!老者微微一笑,當時你是自己來的,沒有遇到我呀,你馬上閉上眼睛。等他再睜開眼睛,卻發現環境已經完全變了。再看老者已經不知去向。他只好在這個環境中繼續雲遊。在這裡他也遇到很多對他不公平的事情,有很多人用各種方式希望他放棄修行,他都沒有答應。結果在第五個年頭上,那位白髮老者再一次出現。出現之後,問他,這回你感覺這個地方大不大?他說自己粗略的已經走遍了。老者說那好,咱再去一個地方,於是又帶他到更廣大的地方去雲遊。他也見識了更多的人和事。心態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成熟。最後在(總計)第十九年(要說明的是:不同時空有不同的計時方式,咱這裡是按照地上的計時方式計算的)的時候,那位老者出現,又將他送回巴爾喀什湖岸邊,告訴他,你應該回去找你師父,他一算計,距離與師父的約定還有一點時間,於是再次踏上雲遊之旅。

當他登上天山山脈的一座山峰(不是主峰)的過程中,他看到了雪蓮花,他在想,為啥這種生命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還頑強的生存呢?生命的意義究竟為何?是什麼因緣能讓我遇到那位女師父和那位白髮老者?等等一系列的問題縈繞在他的心頭。雖然在這麼多年的雲遊修煉中他對生命的意義有了很深刻的領悟,但此時他覺得那些領悟還是比較膚淺。

正這麼想著,從天空中緩緩下來一位天神,立在半空,微笑著對他說:「你不是想了悟生命的真正意義嗎?這次就算是鋪墊,等到幾千年之後,轉輪聖王住世傳法之時,你再留意尋找吧。」說完天神就隱身而去。他驚的瞪大眼睛半晌說不出話來。

不到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二十年之約也就到了。當他再見到師父的時候,就把自己的經歷一一說了,尤其是遇到那位白髮老人和天神的事情。他對那位白髮老者兩次帶他去那些個很大的地方非常不解。覺得是不是超出了師父給限定的範圍了和那裡怎麼與現實中這個範圍相差很多、很大呢? 他師父一笑,帶他到一條小河邊,說你看這是一條河,你先閉上眼睛再睜開。他發現一切都變了。他師父再讓他閉上眼睛,再睜開,又恢復到原來的地方了。他師父解釋說,剛才我帶你去的是這個河所對映的境界中去,而那位白髮老者只是帶你去(我給你限定的範圍)對映的境界中和與之相對映境界罷了。(這個用咱現代科學舉例也好理解:比如我們談到的飛機航行在某處在雷達螢幕上失蹤十分或二十分鐘,然後又出現了,飛機上的人沒沒感覺有什麼異常,但表卻和地面上人員的表在時間上有十分或者二十分鐘的差異。還有在百慕達群島發現船或者飛機失蹤,過了多少年又重新出現,也都說明不同空間形式是交叉在一起的,在有些地方或者具備這類能力的人就可以到與之對映的另外空間中去。)

後來他又問那位天神說的「幾千年之後轉輪聖王開始傳法」是怎麼回事。他師父說,因為我的層次也有限,我只知道天界中流傳著將來創世的神要下來親自教給人們的真正回升的方法。到那個時候生命才有希望能真正的回去。在這之前所流傳的修煉方法都是為了到那個時候理解創世的神所開創的大法做鋪墊。

他一聽立刻覺得到時候自己一定要努力修行真正的回家!

在以後的輪迴轉世中,他輾轉當過西藏的喇嘛和尼泊爾的尼姑,當然還有青海的大財主與印度的王子等等很多角色。今朝他在印度得法。

這正是:

雲遊中亞苦修行
偶遇神人入別境
天山峰頂聞神諭
輾轉千載法中行

附錄:1,文中說玉和軒轅黃帝食玉膏的出處和對應文字:發源於峚山(音:密,《彩圖全解山海經》中說此山是新疆葉城縣米爾岱山。從地圖上看此山應該屬於崑崙山山系。)的丹水流入稷澤(以上該書說丹水是今玉河,稷澤在葉爾羌河西北,英吉沙爾東南,古稱大澤,現在已乾涸成沙漠。)水中有很多白玉和玉膏(玉的脂膏據說是一種仙藥。)軒轅黃帝就以這種玉膏為食,並用它來招待賓客。接著該文有記述了黃帝種玉的事情,並說玉「五色發作,以和柔剛。天地鬼神,是食是饗;君子服(當佩戴講)之,以御不祥。」
2,《管子》一書記述的玉的九德: 「溫潤以澤,仁也;鄰以禮者,知也;堅而不蹙,義也;廉而不穢,行也;鮮而不垢,潔也;折而不撓,勇也;瑕適皆見,精也;茂華光澤並通而不相相陵,容也;扣之其音清博徹遠,純而不殺,辭也。」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