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一次良心上的選擇

初衷


【正見網2019年05月02日】

觀看了一個紀錄片,講述共產極權統治下的東德,一批年輕人為了追求自由民主,成功翻越柏林圍牆,逃到自由民主的西德。但也有不幸運的,一個叫克里斯·格夫洛伊的剛滿20歲的東德青年翻越柏林圍牆時,被一個叫因格·亨利的守牆士兵射殺了。幾個月後,柏林圍牆被推倒,克里斯·格夫洛伊就成為了歷史上最後一位因偷越柏林圍牆的遇難者。

1992年2月,在柏林圍牆倒塌了2年後,因格·亨利奇因為殺人罪被告上了法庭。在公開審理中,因格·亨利奇為自己辯護說:「那個時候我只是在遵循法律和來自上級的命令。」但是法官西奧多.塞德爾不這麼認為,他說:「並不是合法的每件事都是正確的。」塞德爾認為:這些士兵只是「處於一條很長的責任鏈條的最終段」,但是「當你代表權力機構來殺人時,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漠視自己的良心」,因為「他們違反了最基本的人權」,最終,因格·亨利奇被柏林法院以殺人罪判處3年半有期徒刑。這個案例被當作「最高良知準則」流傳於世。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軍人,不執行上級的命令是有罪的,但是,出於良知,打不準是無罪的。世人把這種良心上的選擇通俗的概括為「槍口抬高一厘米」。

每個人都有這種良心上的選擇權,但是,在中共極權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這種最基本的人權都沒有了,只剩下了「聽黨話,跟黨走」。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將近二十年中,表現的最明顯。迫害元兇江澤民下達了一系列迫害密令,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等。這些密令沒有文件,只是口頭傳達,不僅不合法,而且直白的表述邪惡至極,當你在執行這些一點也不合法的密令時,可曾想到人還有良心在。

中共很熱衷於搞運動,每次運動過後都是對傳統文化、道德與人心的破壞,十年「文革」是最狠的,中華五千年文化被毀於一旦,人心的變異、道德的敗壞一發不可收,人的善念與良知一點點被摧毀,到了迫害法輪功時,人已經沒有了修煉文化,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人把迫害法輪功當作工作的一部分,把「執行命令」當作表現自己升官發財的機會與途徑,因為迫害修煉人遭了報應也不會聯繫到善惡有報的天理,更不會想到「槍口抬高一厘米」會有福報。

如果中國人能站在中共毀滅人類的目的與角度思考問題,會發現中共迫害法輪功就是在毀滅你、我、他。「聽黨話,跟黨走」的也不是中共的「功臣」,根本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彪炳千秋的功臣名將,而是助紂為虐的幫凶,遭受惡報就是遲早的事。   

2019年4月21日的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揭露惡報的文章《河南鄭州監獄610頭目遭惡報患喉癌晚期》,揭露了漠視自己良心,盲目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者的報應。

河南省鄭州﹙新密﹚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所謂反×教辦公室)頭目李喜龍,五十多歲,2018年底遭惡報,喉癌晚期,命在旦夕。

蔣姓監獄長在車禍中腿被撞斷;2016年2月李廣星鎖骨摔斷;7月底尚紅章腿被車撞斷;監獄服刑人員黑亮充當中共的打手,對法輪功學員,特別是老年法輪功學員,非打即罵,因為表現積極,被中共於2018年9月底釋放回家,12月份在滎陽市出車禍身亡。當時該惡徒黑亮乘坐的是一輛七人座小客車,車禍時車內另外六人都平安無事,就他一人被甩出車外,並且頭部著地,當時就被摔的腦漿塗地,面目全非,死時才35歲。

河南省滎陽市公安局長夏日紅,2017年6月14日突然暴死在辦公室。當時鄭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視,並對該惡徒追認為所謂「革命烈士」,對家屬發放巨額撫恤金。幾個月後事情發生戲劇性的變化,上級查到夏日紅在世期間利用職權貪污了公款二千多萬元,他是個滎陽最邪惡的貪污犯,撤消了其「烈士」稱號,停發撫恤金。    

漠視良心,盲目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密令,就會遭惡報。中共高官如薄熙來、周永康等被中共法律判無期徒刑就是助中共為虐的報應。

相反,在善與惡的較量中,做出良心上的選擇,「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一定是福報。

縣副書記的福報

某縣一副書記,主管政法委工作,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初期,他被謊言欺騙,夥同他人強迫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放棄了修煉。二零零四年十月,他的一個親戚因修煉法輪功,被綁架到縣看守所,這位親戚的家屬託親戚找到他幫忙,他說:「您殺人放火,我都可以幫您解決,但是這是政治問題,不行!」

後來這位煉法輪功的親戚給他寫信講法輪功真相,他有所領悟,及時懸崖勒馬,指示公安局長不要再勞教這位法輪功學員,讓這個學員單位領回去「教育」。

他的一個同學也是法輪功學員,不斷的給他講述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殘酷,他終於明白了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法輪功學員是善良的,開始暗中保護學員。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下級機關報上來一個勞教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他給壓下來了。

從此以後,他家裡福報連連,自己高升到市政府就職,兒女雙雙考上名牌大學,畢業後都找到滿意的工作,外孫女也調到滿意的工作單位。他和老伴身體都非常好,老伴六十多歲了還能自己開車,全家其樂融融。

副縣長逢凶化吉

某縣一個副縣長,曾經在市委大院看到一個女學員穿著印有「真善忍」字樣的背心,出於善良的本性,他說,「嗯,真善忍是好。」

大法被迫害後,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兒子被單位無故辭退,其母親到市政府講真相,秘書阻攔不讓進門,副縣長看見後讓她進去了,並仔細聽取了學員的陳述和法輪功的真相,答應幫助她的兒子,並建議她先給縣長寫封信。不久這位法輪功學員兒子的工作順利恢復。

前些年,中紀委查副縣長的貪腐問題,他說我一共收了多少多少萬,我退出來上繳,結果上繳後,就啥事也沒有了。這麼大的事情改過後就能夠逢凶化吉,這也是保護法輪功學員的福報啊!

 「綜治辦」書記的善舉

2009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A刑滿出獄,他兒子開車去接他,當地「綜治辦」主任等人也開車去接A,目的是想把A送進洗腦班繼續迫害。A不配合他們的要求,就是給他們講真相,這樣僵持了一個多小時。

這個「綜治辦」主任經常和法輪功學員打交道,或多或少明白一些真相,知道A是當地有名的好人,出於良心和對法輪功學員的佩服,最後同意A坐兒子的車回家,只是讓A回家後上鎮政府報一聲到,A也沒去。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無論如何,這個主任還有善待法輪功學員的一念,不久他被提升為書記。

校長升遷路

某縣一高中校長,他學校的一名教師是法輪功學員,經常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明白後就保護這個學員。這個學員給學生和家長講真相,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004年,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也修煉法輪功)被國保人員約談,威脅說你們倆口子必須進去一個!校長趕緊請公安人員吃飯,保護了教師和她丈夫。

前幾年,學校有個高二的學生的父母親修煉法輪功,公安人員綁架了他母親,他母親抗議絕食,父親被公安局逼的流離失所。於是這名學生帶著年邁有病的爺爺,坐著輪椅去市委門口申冤!沒想到學生也被非法關押到市看守所去了。校長聽說此事後,出面把學生保釋,孩子只關押了三、四天就回來上學了。

2017年,這位教師因為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看守所,這時這位校長已經離開了學校,但是他還是聯繫繼任校長,囑咐他保留教師的職位,不要上報教育局。

校長本人因為這些善舉,順利升遷為局長、縣開發區副主任,孩子也考上了一流大學,畢業後找到滿意的工作,受到了周圍人的讚嘆和羨慕。

中共摧毀人的良心是為了害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在喚醒人的正念與良知,實實在在的救人,也確實能救了人。今天2億3千多萬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是個證明。

中共妄圖通過迫害法輪功斷絕了所有人的生路,它沒有想到法輪功真相的力量,人能明白真相,作出基於良心上的選擇,神佛就會給予人生路。善與惡的選擇中,神佛就看人心,一念善惡,就是天壤之別。對於那些善惡不分,拒絕真相,還在跟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將會在劫難逃,會在天滅中共的劫難中充當中共的殉葬品!

人在世間,天理良心才是人真正離不開的東西,對人的生命真正有益的東西,中共摧毀人的良心,摧毀天理,是為了毀滅人類這個目的。法輪功真相給了每個人一次平等選擇的機緣,面對中共的謊言與暴政,還要不要天理良心,敢不敢作出良心上的選擇,對每個生命來說,是生與死的考驗。

看上去平平常常,一個行為,一句話,一個念頭的事,但是表現在另外空間就是毀滅與新生,表現在人間就是福報與惡報。為了自己以及家人的未來,作一次良心上的選擇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