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畫師父像中體會到的真諦

孟圓


【正見網2019年05月14日】

(圖:《江澤民其人連環畫集》第六章「迫害正信」第六節「大法蒙難 舉世矚目」第14幅畫)

當讀者看到《江澤民其人連環畫集》一千多張畫中的這張畫時,全都驚呼:「天哪!簡直太像了!這是照片嗎?」我說:「不是,這上邊每一筆都是手工繪製的。」這其中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這畫面上的人物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這張畫在連環畫中的內容是他看到自己的弟子們面對重壓仍然堅持真善忍的精神,感到欣慰的時刻。但是,正如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所講:「哎呀多少人給我做像、畫像,結果都不象。畫是可以,那沒問題,拿照片畫吧。 」我們製作《江澤民其人連環畫集》時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與我合作的畫家是一位專業畫家,主要創作寫實油畫和連環畫,作品在世界各地的畫廊里銷售。這位畫家所畫的江丑像和中國許多名人的形像都很到位,我拿到畫稿後基本不需要太多修改。然而,多數李洪志先生的畫,特別是這張畫,他卻畫的非常不象。畫家說,他沒有見過師尊本人,只能根據照片畫。我知道在小小的畫面上作畫不容易。但其實那些中國的社會名人他也不一定見過本人,就能畫象。而這張一開始不但神都不象,連形也不象。他已經沒有辦法了,只能這樣給我。

第一稿在明慧網和大紀元上連載時,明慧工作人員要求我把所有的李洪志先生的畫頁都改了一遍,才發表。改完後雖然好一些,但這張還是不像,當時我已經沒有什麼辦法了,為了趕時間,第一稿只能先那樣出了。

後來另一家媒體也想連載這套連環畫,這家媒體的主編更加負責,要求我一定要把那些畫得不像的有關李洪志先生的畫再改一遍。時隔一年多,我自己的修為當然有所提高,所以第二輪又改象了一些畫。可是這幅還是不象,過不了關。我此時真是覺得山窮水盡。

我知道心裡有些疑惑的地方不知該怎麼畫。這是我們心中最崇敬的人,筆提起來就有下不去的感覺。想著是不是要畫的淡一些,飄逸一些,才會更有氣質?是不是要對畫像進行些年輕化?這些念頭反而造成自己怎麼也畫不像。

緊接著,2008年去紐約參加法輪大法日慶祝遊行。成千上萬的人,偏偏在我所在的方陣里,我一眼看到美術大師張崑崙教授,我馬上過去交談。雖然我們不認識,但他對我非常坦誠。我把我的問題提給他,他說:「其實師父本人的形像一直在變化。」這一下打消了我的一個顧慮,我明白了既然我們表現的是那個場景,那就按那個瞬間的形像來畫。說來有趣,在海外15年,這是我唯一一次見到了張教授。

遊行後,我到葉浩叔叔家去拜訪。在他的小客廳里,掛著一張素描肖像,是按最早大陸版的《轉法輪》上的那張照片畫的。葉叔叔笑嘻嘻的告訴我,這是自畫像。我馬上仔細端詳起來。這張畫像黑白層次拉得非常大,黑的部分非常黑,形體塑造很結實。形像刻畫也非常細膩準確,用行話說就是——紮實,非常紮實!這一下又打消了我要不要畫的飄的顧慮。真是柳暗花明。

回家後,我對這張畫進行第三次修改,一鼓作氣完成。再看果然形神兼備。之後,看中國編輯的審稿終於通過。有了這張最後的成稿,我們覺得整部連環畫圓滿完成了,可以準備請博大出版社出書了。

這個過程中,讓我對什麼是「真」有了更深刻的體會:真實、寫實、結實、紮實、樸實……我體會到,為什麼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中特彆強調繪畫要走寫實的路。「刻畫人物的心理、神態啊,翩翩如生的,這些還不是有了基本功就能夠做的到的。正統美術,那是神傳給人的一大技能啊。」(《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繪畫的基本功可不是一兩年能練出來的,有很多都是從小開始練的,要經過很長時間。那些很有造就的,都是十幾年、幾十年的磨練才成功的。」(《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的繪畫基本功是從小開始練的,我很感謝從小學到大學所有愛護我教導我的美術老師們。他們為我打下了紮實的基礎。但是最後關鍵時刻能不能把握畫法,卻是那兩個突然的奇遇給我的點悟。這便是修煉的奇妙。

師尊華誕在即,講出這個故事,表達我的生日祝福。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