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的點滴體會

東北大法弟子 蒼宇新


【正見網2019年06月14日】

我5月26日上午在明慧網上欣喜的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了,立馬下載,連續學了兩遍,身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被師父的洪大慈悲包容著、感動著……連續三、四天學《轉法輪》都字字入心,達到了最好的純淨、清淨的心態,後來又陸續學了四、五遍,心裡急於想把自己的粗淺認識與同修分享,希望拋磚引玉,能看到同修的深度好文,因為我的環境很少有機會和同修面對面切磋,因為大家都很忙、很辛苦,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下面我從以下幾點談談自己的認識、體會。

一、時間的緊迫

我們隨師正法已經走過了20年,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無論從天象變化上看,還是從常人的社會的形式上看,中共邪黨沒有多少時間苟延殘喘了,迫害很快就要結束了,中共邪黨要解體,歷史很快走過這一頁,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要劃一個句號,也就是法正人間即將到來。這使我回想起來,在那些年最嚴酷的迫害中,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年年盼結束,不想在邪惡的環境下承受痛苦和煎熬,到今天真要快結束了,大法弟子就面臨一個新的問題,自己修的到底怎麼樣?夠不夠圓滿的標準呢?可是有的同修又在猜想:是不是今年結束啊?又開始對時間的執著,而不是對照師父的法向內找、把心思放在修自己上、做好三件事上,執著圓滿是圓滿不了的,我們都知道這一法理,同理,心裡對結束的時間這樣執著,「執著結束」的背後是多少人心支撐,不妨我們捫心自問,自己到底修得怎麼樣?這不用我多說,從師父的講法中就可以找到答案。

二、中國大陸、 海外大法弟子的區別

師父說:「我也在觀察,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那個環境下,很多大法弟子啊,在那個被扭曲了的人性關係、被扭曲了的人的行為和扭曲了的思想方式,在那樣一個社會中,誰都很難免受它的影響。雖然大法弟子得按照大法去做,可是你出門遇到的就是常人社會的這樣的人際關係;整個社會都是扭曲的,那你也得那樣去做,久而久之也就混同在這個社會的人與人之間的行為當中了;甚至於思考問題的方式,習慣了人這種生存的方式,也就覺的就是這樣了。很多人從大陸出來之後,到了國際社會看到人怎麼都這麼簡單哪,談話、甚至於做事情都非常平和。而大陸人做什麼事情,恨不得一下子什麼事情都做到最極端、最頂端、做到底,都是那種心態。那不是人正常的狀態,所以帶著這樣的一個思想、行為,在國際社會中,就會引起國際社會人們的反感。」

學到這裡,才知道,大陸大法弟子生活在邪黨的社會裡,從思想到行為上都深受邪黨的毒害而不自知,思維、行為和國外正常社會裡的普通人都不在一個起點上,在假、惡、鬥的環境中長大、生存、競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緊張,互相提防、不信任,自己的純真本性「真、善、忍」被覆蓋、掩埋,甚至在師父的面前為了維護、開脫自己都能說謊話,是不是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更應該下大力氣實修自己,注意自己的修為,儘快的把自己的心性、境界提高上來是要中之要,而不是去猜想結束的時間,不管發生什麼大事,心裡都不起波瀾。不學師父的講法,自己都不知道我們大陸學員被毒害成這樣,甚至還覺得自己不錯呢。中國大陸學員真好比是從垃圾堆里往出爬,爬出來再清洗自己,可能要多吃一些苦、費一番力氣實修,才能達到一個標準。

師父又開示我們:「你們知道國際社會的人很少背後講究別人的,很多人他有普世的、純樸的思想概念行為方式,總覺的應該做一個善良的人、對別人好一些的人,一般情況下不會那樣去做那些害人利己的事情。」

在大陸,背後議論別人的缺點已經成為家常便飯,當我學到這裡,就想起以前和幾位協調人坐一起專門談論誰誰怎麼樣怎麼的,說的都是缺點和不足,後來悟到了,不談同修如何了,但是和家人聊天時偶爾還是美滋滋的說某個親屬怎樣,但是就能意識到立刻打住。昨天和一技術同修交流此事時,他說同修背後談論別人的缺點這件事情很普遍。師父今天講出來了,大陸學員中這個問題可能普遍存在,有的已經意識到了,並且走了過來,有的可能還沒認識到,還在背後有意無意的在講究別人,在失德。

這幾天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也在深入向內找自己,為什麼樂呵呵談別人的不足呢?我反覆問自己,深究起來還是源於黨文化的「偉光正」,眼睛專門訂正別人的缺點甚至放大,認為自己比別人強、比別人好,狂妄自大,看不上別人,還是大陸人特有的專利「妒忌心」引起的。

三、實修是燃眉之急

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為、心性急於提高。有很多大法弟子處於精進實修的狀態,三件事做的很好,能夠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但是還是有大部分同修的狀態不盡人意,對法的理解、認識都比較欠缺,不知道抓緊時間,精進程度不夠。

師父的這次講法面面俱到,沒有猜和悟的東西了,只要我們照著做就行了,慈悲的開示給我們過「病業關」如何對待,表象本質、及其標準和要求。遇到矛盾時,修煉人應該如何對待,真是一一道破天機,照著做就行了。

可是據我觀察,「病業關」多數是長期不能實修,按著大法修煉的標準要求自己,一關一關的積累而造成的,特別是老年同修這一關走過來比較難,因為八、九十歲了,生命往往是延續過來的,他的生命不能完全用在精進實修上,給了很長時間的機會而不悟的話就不好說了。同時我還看到,有的大法學員過去為了堅信大法修煉吃了很多苦,付出也很多,曾多次被邪惡綁架、勞教迫害而堅定修煉,現在過著悠閒悠哉的生活,愛看電視,喜歡娛樂,放鬆了自己的精進意志。

更多的同修執著於名利,把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放在金錢的謀取上,這個看得見、摸得著,實在。有一套步梯樓不行,還得打拚買套新的電梯樓,有時我跟同修聊天說:舊勢力用「利益」這根繩子能把人牢牢的捆綁,修煉人不例外;或者老年同修把精力放在兒孫上,幫兒女帶孩子、料理家務事上,很少時間用在三件事上,講幾個三退以安慰自己,由於不能實修,所以也看不到法理的展現。以上這些人的表現就是一手抓著神不放,一手抓住人不放。

四、師尊的洪大慈悲

師父說:「有的時候我幫著他們做什麼事的時候,他們都當著我的面撒謊、狡辯。我瞅著他們,覺的挺可樂的,但是我也知道,人就這樣唄。你沒修好這面就是人心,那人就是這樣。」

在這裡師父用的是「可樂」,而不是「可笑」,體現出師父對弟子的無量慈悲,沒有批評和職責,只有包容和理解,給我的感覺就像慈愛的父親對待自己無知的孩子一樣,對做錯事的孩子沒有責怪,只有欣賞。身在大陸的我們,思維完全是相反的,當我學到這裡時,思想就冒出了:「在師父跟前還那樣!」,當和同修交流此事時,同修和我的思維是一樣的,還是這句話,是指責、抱怨,要求,還隱藏著妒忌,沒有一點兒善。

對於學過法的跑到宗教中去了師父還是給機會,師父是多麼珍惜每個得了法的生命,我們更應該珍惜自己,在有限的時間裡,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把自己修出來,成為修煉有素的大法弟子。而不用去揣度結束的時間,自己修不好,那麼多的人心執著不放,結束了對你寄予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都能得救嗎?只考慮自己,不顧眾生的安危夠一個覺著的標準嗎?希望我們好好學師父的講法,不要斷章取義的片面理解,拿出一句話就給什麼下定義,放下自己難以割捨的東西就是提高,好好的精進起來實修自己的同時多救人,不打折扣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是自己初學師父的新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粗淺體會,文中舉例說明道理,對事不對人,有類似的請不要誤解,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