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7月07日】

尊敬慈悲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至今己有二十個年頭了。我剛剛得法不久,中共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瘋狂的迫害,在這場浩劫中經歷了風風雨雨、酸甜苦辣。現借五.一三徵文的機會分享給讀者。

一、喜聞佛法

修煉前我是個個性強勢、爭名奪利、性格清高孤傲的人。長年的追名逐利致使身體患多種疾病,心臟病、支氣管擴張、慢性咽炎、失眠、貧血等。一米六的個頭,體重才八十多斤。三天兩頭咯血。臉色臘黃灰暗,走路打晃。有時真覺得活不下去了,總感覺這是生命的最後一天。中西藥不知吃了多少,錢不知道花了多少。親朋好友背後都說這個人多可惜啊。意思就是年輕輕的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一九九九年春天,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絕望的時候,哥哥給我請來了《轉法輪》這本寶書。法輪大法深入淺出的法理震撼了我。解開了我好多好多解不開的謎團。明白了人為什麼來到世上,人為什麼要生老病死。人除了承受病痛,追逐名利,還可以通過修煉使道德昇華,超脫生死。我再也放不下這本寶書了。在不斷的通讀《轉法輪》的同時,煉五套功法,按照書中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不知不覺中我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我真正的體會到了沒有病痛的感覺。走路輕飄飄的,過去手裡不能拿東西,拿二斤重的東西馬上上喘、咳血。現在走多遠的路都不累。八樓一氣走到頂樓。六十多歲的我常有人說你怎麼這麼精神,四十幾了?我人胖了,臉色也好看了,親屬朋友見到我都驚訝,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在這二十年來我一針沒打過,一片藥沒吃過。法輪大法袪病健身的奇效震撼了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他們都讚嘆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二、遺產風波

師父告訴我要按照真、善、忍做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一個無私無我一切為他人著想的好人。我的心胸開闊了,從原來的自私、強勢、爭強好勝、遇到名利腦袋削個尖往上沖的我,昇華成為了放談名利,遇事退讓,做事先為別人著想的大法修煉者。家庭和睦了,多年不走動的親屬來往了。我臉上每天都洋溢著掩飾不住的快樂,那種快樂發自生命深處。

我和丈夫是後結合的家庭,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九年。他有三個孩子,我有一個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是矛盾重重。丈夫的孩子到我家來時經常找我的毛病,認為我對老伴照顧的不好,家務做的不對,這不對,那不對,雞蛋裡挑骨頭,在他們眼裡我沒有一件事做的對,沒有一件事做的好。我心裡非常委屈,哀嘆做後媽真不容易。過後一想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教我,遇到矛盾先看自己哪做錯了,向內找自己。我就從一點一滴做起,他們再說我的時候,我就看自己哪做的不對,他們說的對的就按他們的改,不對的我就不吱聲,不去爭辯,儘量為他們著想。他們來了,我做一桌好吃的飯菜招待,吃完了他們陪父親嘮喀,我一個人在廚房收拾碗筷。一開始強迫自己去做,一邊做,心裡一邊不平衡,心想:我是修煉人,我不跟你們一樣,不然的話我才不干呢。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大法的法理開示了我,慢慢的我心態平和了,沒有了委屈的感覺,覺的一切都那麼自然,他們再說我什麼,我再干多少活,都不覺的委屈。和孩子的關係也融洽了。

丈夫的孩子三丫家買了新房要裝修,可錢很緊張。我和丈夫打電話把三丫叫來。三丫問:「有什麼事嗎?」我說:「你閉上眼睛把手伸出來。」我把一萬元錢放在她的手裡,她睜眼一看問:「給我的?」我說:「給你的。」她高興的說:「給這麼多呀!」我說:「再閉上眼睛,伸出手來。」我又給她放在手裡兩萬元。她睜開眼睛一看,驚訝的說:「又給我這麼多呀!」我說:「這是我和你爸給你裝修房子的,以後再有什麼困難就吱聲。」孩子高高興興回家了。

大丫單位買斷,(就是給點錢,然後下崗)給了幾萬元,可她自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不長時間錢就花的沒剩多少了。我在生活上從吃到穿幫助她。我想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就和丈夫商量:「把大丫的保險幫她交了吧,到退休的時候她有工資,咱倆多省心呀。」丈夫高興的說:「太謝謝老伴了。」我說:「你不要謝我,是師父叫我這樣做的。你感謝李洪志師父吧。」我們給大丫補交了四萬多元的保險金,每年還得再交三千多元保金,一直到開工資。現在大丫月工資能開兩千多元錢了。我告訴孩子,你要感謝大法師父,是我師父叫我這樣做的,我不修大法是不會給你花這麼多錢的。我丈夫看到我身心的變化,從心裡感激李洪志師父。
               .               .                                                                              
去年老伴去世了。老伴的兒女們把老伴和他的前妻合葬,我沒有在葬禮上露面。親戚朋友替我不平,我照顧老伴二十九年卻連參加葬禮的資格都沒有。我心裡沒有任何想法,我與老伴只是人間的緣份,我是要跟師父回家的。老伴也曾在大法中受益,認可大法,他會有一個好去處。我的使命是在今後的日子裡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在處理後事的過程中,涉及到財產繼承的問題,當時老伴的三個孩子和老伴的弟妹們都認為我一定會跟他們爭奪財產,還有的說我把老伴的錢給我兒子買了房子。一時間氣氛緊張。我們在農村有一處房子,價值六、七十萬元,我們現在住的房子九十平方米,老伴去世,多給一年的工資,每月六千元。加上喪葬費,還有老伴存摺上的現金,應該有近百萬的資產。這在我們經濟落後的當地是個不小的數目。按法律規定我應該繼承一大部分財產。在開家庭會議的時候,老伴的子女和他的兄妹相當緊張,不知道我要和他們爭奪多少遺產。甚至背後表示,我若太過份,他們會以我修煉法輪功的名義把我抓起來。有的同修也說,該是你的你就拿著,這是你應該得的。

家庭會議上,孩子的叔叔問我有什麼想法和意見,讓我表個態,我心裡坦然,平靜的說:"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你們給我一個五十平方米左右的房子,能遮風避雨就行。其它的遺產包括房產和存款我都不要,全部放棄。"當時全屋的人都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會這樣輕意放棄近百萬元的財產。他們緊張的情緒一下放鬆了。人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孩子和老伴的弟妹們一致表態,把我和老伴住的這個房子送給我。

如果我不是一個修煉人,別說近百萬元的財產,我一定會錙銖必較,寸金不讓,那說不定打成啥樣呢!我快七十歲的人了,每個月的退休金不多,這些錢對常人來說真的很重要。我之所以能坦然放下,是因為師父教我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做一個先他後我的修煉人。老伴的三個孩子身體都不好,孩子們需要錢。我自己有退休金,雖工資不太多,一個人夠花了。三個孩子拉著我的手都哭了。他們都真心向我表態,今後生活上有困難時一定會幫我。以前對我百般挑剔的孩子們說:「我爸爸沒有了,您就是我們的老人,我們就您這一個老人了,以後有什麼事就跟我們說,我們還是一家人。」去年非叫我到他們那去過年。我不會給孩子們添麻煩,我是大法修煉人,師父叫我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放下對金錢利益的執著。後來老伴的妹妹打電話哭著說了好多感激的話,她說﹕"我哥哥雖然走了,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嫂子"。

三、以德報怨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年傳出到一九九九年已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幾年時間修煉人達到一億之眾。對人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這麼好的功法,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卻出於小人的妒嫉,利用他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瘋狂鎮壓。下令"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下密令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我的哥哥、嫂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判冤獄,哥哥因在法庭上講真相,被加刑。原定三年冤獄被加到五年。家裡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我與這兩個孩子天天盼、夜夜盼,嫂子結束三年冤獄回家,就盼哥哥趕緊回家,一家人團聚。可就在哥哥要回家的最後一年,哥哥在監獄裡被迫害致死。從那天起嫂子領著兩個孩子再也沒有了盼頭,我哥哥再也回不來了。

千千萬萬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抄家、勞教、判刑,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迫流離失所,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千千萬萬個鮮活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不打麻藥被活摘器官高價出售謀取暴利!天網恢恢!蒼天有眼!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王立軍等這些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們!一個個先後遭惡報,鋃鐺入獄!

老伴的親朋、兒女很多都在公安部門工作,也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甚至有參與迫害我哥嫂的。師父說:「他們只是可憐的眾生,是應該被救度的。」(2)「對於那個警察來講,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3)看到師父的法理,我知道除了首惡,那些執行上級命令參與迫害的警察也是被利用、被迫害的。他們參與迫害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真相。我放下個人恩怨,也與很多大法弟子一樣利用各種方式,以最大的慈悲頂著打壓,甚至隨時被抓被判刑、失去生命的危險,不分春夏秋冬、嚴寒酷署,風餐露宿,用自已的生活費省吃簡用做成大法真相資料,走入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是千古奇冤!看到一個個明白真相的世人點頭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看到曾經參與迫害的警察主動退黨,保護大法書籍,保護大法弟子。我在心底里為這些人高興。面對世人的致謝,我告訴他們:不用謝謝我,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

(1)李洪志師父講法《精進要旨》<何為忍>。
(2)李洪志師父講法《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講法《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