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居士修大法的故事

四川大法弟子 白蓮


【正見網2019年06月19日】

我是一個四川農村婦女,今年七十歲。我沒有文化,但我相信修煉的事。我修煉大法前已是多年的佛教居士。一九九七年八月我有幸得到法輪大法。下面談談我修煉的故事。

一、佛教居士得大法

我小時候是隨著母親改嫁帶過去的,因此經常受到他人的欺侮、辱罵,特別罵我是拖油瓶、豬耳朵,受人歧視,生活也十分艱難。長大後為了心靈的解脫,我去當了佛教居士。經常跑廟子以為這就是修煉了。一九九七年八月三日是我終身難忘得法的日子。那天碰到以前的居士後又得大法的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在這之前我在夢中曾多次得到師父的點化,所以我立即認為這才是我真正要找的高德大法,我一定要堅定的修煉下去。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經過不斷學法才知道,跑廟子那是瞎跑、白搭,根本就不是修煉。走進法輪功才是真正的修煉了。心想,我哪輩子積的大德啊,能讓我幸遇大法,走進大法修煉,感到我真是個十分幸運的人!心情特別舒暢,同時心性也不斷得到了提高。我慶幸自己真正走進了修煉的路,從此,樂呵呵的在大法中修煉。

二、得法前後的神奇事

得法前:

一天在夢中我看到就像電影裡的神話故事一樣,天空中有像皇宮一樣的建築,美妙無比。這時看見一個身材高大穿紫色袈裟的人,在半空中雙手捧著一本藍色書殼的書,書後面有一朵花,然後用黃布包起來了。他後面有一大群人跟著他走過來,那場景非常壯觀、殊勝,非人類的語言所能形容的了的。

不久又做了一個夢,看見就像天安門一樣,很多人在門外排著隊等報什麼名。我前面有個人擋著我,這時大門打開了,人們一踴而進。我就大喊:我還沒有報名呢!該我了!該我了!那群人把我擠到一邊去了,結果我沒報上名。現在知道,那時我沒得到大法,但我早就和大法有緣了。

得法後:

得法才二十多天,在家幹活時,無意中看到半空中有個象梯子一樣的物體在眼前移動著,我想仔細看個究竟,很快就看不見了。後來悟到,這是一個天梯。我想是師父點化我努力修好登上天梯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的一天,突然狂風暴雨,把我村的大樹都連根拔起來了。這時我雙手合十請師父保佑我的茅屋不要被大風吹倒,立刻大風大雨就只在我的小院牆外呈威風了,而院內則風平浪靜,平安無事。我深深的感恩偉大的師尊的慈悲護佑。

三、進京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血腥的全面迫害法輪功。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的誣衊誹謗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但我堅信大法是最好的,我修大法是沒有錯的。大法遭難、師父蒙冤,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為了給師父討個清白,二零零年元月九日我和另一女同修進京上訪、護法。為了躲過邪惡的截訪,我們一路轉了幾次車,十三號早晨七點過到達天安門廣場。警察問:你們是來護法的嗎?我們說:是啊!馬上就推我們上警車。一警察穿著皮鞋踩我的腳,並來回使勁碾壓;用警棍打我同伴的頭,但我們都不覺得痛。這都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叩謝師尊!

在警車上有一位北方來京的年輕的男同修,我叫他結印,他馬上就雙盤著腿結印。警察看見了用警棍打他,用腳踩他、踢他,又下車捧雪塞到他身體前後的衣服里,不一會雪化了,衣褲都濕透了,那時正是異常寒冷的季節。後來也不知道把他拉到什麼地方去迫害了。

我和同伴被拉到天壇派出所,那裡已裝滿了各地來的同修。有幹部、教師、工人、農民等,男女老少都有。不報姓名、地址的就拉進刑室迫害。迫害的手段是相當殘酷的。一個年輕的女同修被拉進去迫害了約一小時,一惡警開門出來叫另一個同修進去扶她上廁所。門一開看見她滿身都是血,而且有三張毛巾全是鮮紅的血浸飽了的,看見惡人擰出的血就像洗臉時擰出的水量那麼多。我還看見狼牙棒刑具擺在那裡,棒上是五寸長的釘子釘成鋸齒口狀的。一男同修A受刑是碰壁(實際就是碰釘子)。牆壁上釘了許多約三寸長的釘子,惡警用力把他向牆壁一推,就碰到釘子上,釘子就扎進人的身體裡面;另一男同修B受刑是釘子碰他。刑具是門的背面釘著三寸長的釘子,惡警強迫他在門的背後靠牆站著,他就用力把門朝後面推,釘子就釘在人的胸部、頭部等部位。二十分鐘後才停止用刑。我看見他的衣服都被血浸濕透了,我的眼淚不停的流,真是太殘忍了!太慘烈了!簡直是人間地獄!

下午我們鎮政府一個想升官發財的炊事員和一個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和同伴用手銬銬著直接押送當地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十五天;馬上又轉送到看守所,又被非法關押三十一天。在裡面做奴工,從早到天黑剝銅絲。有一天我們突然看到一個圓形紗罩把我們罩在裡面。那個罩非常漂亮,用手去摸,很柔軟,也不知道是什麼。後來悟到是師父給我們下的防護罩。

關押中我們不背監規,只背法、背《洪吟》,還找機會給監室的人講真相。有一天我們親眼看見皮球大的法輪從窗外飛進監室,是肉紅色的,非常漂亮。還連續發出像哨音般噓!噓!噓!……的聲音,比電視的聲音還大。監室內其他的常人都看到了。她們中有人說:你們師父派法輪來看你們來了。有個死刑犯很後悔的說:大法太好了!如果我早聞大法的話,就不會犯毒死丈夫的罪了。因此,自己還被判了死刑,真是害人終害已啊!

四、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裡

我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後才放回家。回家後邪惡仍不放過我,天天被騷擾,白天黑夜不斷,這樣被迫流離失所一年。邪黨鋪天蓋地的抹黑法輪功及一貫的殘酷鬥爭與株連政策使得親人、朋友、鄰居都來向我施加壓力,還有不明真相世人的非議。兒子們不管我在外流離失所生活多麼困難,都不幫我、不同情我,還恨我,真是巨難降臨。曾一度感到苦惱。後經學法,我悟到,這些事都是對自己是否真修、是否信師信法、是否能堅修到底、是否能在任何困難面前都不動搖的考驗。因此,在這一年裡我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有一天我正專心學法時,看到《轉法輪》書里的神奇景象,好漂亮啊!後來才知道是樓台亭閣和風鈴。這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呢。這一年裡每天都做救人的事,白天將同修做好的資料摺疊、搭配裝袋,晚上和同修出去每家每戶的去散發。有時走的比較遠,通宵才能返回,在師父的呵護下,既沒走錯路,也不覺的累,這是師父帶著弟子救人啊!

五、在矛盾中修煉自己

放淡親情

從看守所回家後,邪惡天天來騷擾。那時老伴患重病在家需要人照看,我家裡有兩個孫子,一個六歲,一個一歲多,也需要人看管。我在家做這些事是在情理之中的事,因邪惡的騷擾無法實現。若按邪惡的說法,放棄修煉就可達到這個目的。但這千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我幸運的得到了,我曾發誓要堅修到底,怎麼能放棄呢!?我謹遵師父教誨:「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1] 修煉人以修煉為本,一定要把三件事放在首位,情理之中的事只有放在次位了。話雖這麼說,看到家裡的具體情況真讓人牽腸掛肚,要放下這個情還真是剜心透骨呀!由於邪惡天天來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了。

我被迫流離失所後,親朋好友、鄰居們,面對邪黨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殘酷迫害,以及自己慈悲心不夠,沒講清真相,他們都不理解我。他們都看不清是邪惡在迫害好人,反而跟著邪惡說我不顧家人,到處跑,對我產生了怨恨。同時邪惡還採取株連政策,把我小兒子的手機停了,還凍結他的存款 ,小兒子就更恨我了。他不僅不認我這個媽,還叫我吃滴百枯藥(劇毒藥)去死!大兒子老遠看見我就躲開,實在躲不開,才勉強喊我一聲媽。心想,我把他們從小帶大,為了他們的成長,付出了那麼多,還這樣對我。曾一度被這個親情的人心攪擾,使你感到委屈、難受、酸楚、傷心。這些心其實質是在尋求人間親情的溫暖,心念落在人上,還是人心,最終是一個「私」字在作怪。師父明示: 「修煉的人,你要放不下這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為。其實,重情就是在維護這個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這個道理。」 [2] 從法中知道,放不下那個人心,突不破那個人理,怎麼能走出人,走向神呢?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反覆學師父的法,時時刻刻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排斥那些人心,用法來不斷歸正自己。

放下利益心、爭鬥心

我的一個鄰居,他修他家的路,要強占我家門前的地方。我讓他將路稍微彎一點,占我門前我的菜地,他都不干。他橫行霸道非要強行占我門口的地方不可。當時我沒守住心性,用人的理看,認為自己吃虧了,去與他理論。後來我很後悔,我修大法這麼長時間了,這不是利益心、爭鬥心還沒放下嗎!確實,吃虧在常人看是壞事,誰都不願吃虧,都想占便宜。但我們煉功人恰好相反,認為吃虧是福,是好事。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修到羅漢果位吃多大虧都樂呵呵不在乎的例子。他為什麼不在乎,還樂呵呵的?因為他得到的是最好的東西——德。鄰居強占我的地方,表面看來我是失去了、吃虧了。但實質是我不失德,還會增加德,留德長功。這不是好事嗎!

三天後,這個鄰居的媽又來罵我,罵的很難聽。迫害法輪功的人也趁此給我照相。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得忍,我得表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我想起師父說:「這個理在高層次上整個都反過來了。傻子在常人中不可能幹大壞事,不可能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不求名,他不會損德。可別人卻會給他德,打他,罵他,都給他德,而這種物質是極其珍貴的。」 [3]心想,他強占我的地方,又罵人,那他要給我多少德作為補償啊!師父又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裡,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3] 是呀,我們只是在這小住幾日,匆匆就要走的。我還執著什麼呢?我聽師父的話,心裡很坦然的做到了罵不還口。這樣我消了業、過了關,心性還得到了提高。以後遇到類似的事情,自然就會坦然面對了。

不久,有一天鄰居拉樹枝故意走我菜地上過,把我種的菜苗全拉倒了,我全不計較,就像大風把我的菜苗颳倒了一樣,自己心平氣和的把菜苗扶起來。有時在路上碰到他,他還罵罵咧咧的,我都付之一笑。通過學法,在大法的指導下,我基本上能做到無怨無恨。能做到這一點,都得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次師父點化我:在夢中我好像是在考場中,有人叫交答卷了。我說我沒有寫的,就醒了。後來師父就把我修煉過來的事一一打入我腦中。我悟到,是叫我把修煉中經歷的點點滴滴寫出來。可我沒文化,寫不出來,所以我口述,請同修幫我記錄並整理成文。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