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經典故事(十二)

法徒


【正見網2019年08月15日】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家修煉大法,包括動作舒緩的五套功法。修煉法輪功不僅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還能提升人的道德,開智開慧,達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今,短短二十多年,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六百五十多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文字,是迄今為止被翻譯成外國語言文字最多的中文書籍。

在億萬修煉者群體中,有平民百姓,有專家學者、也有高官富賈。有來自大陸、台灣、歐美,有華裔、也有西方各族裔,分屬不同的社會階層和背景,因不同的機緣得以接觸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從而走上修煉的道路。通過通讀法輪大法的著作並按照法輪大法所教導的真善忍提高自己的心性,並輔以煉習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他們獲得了道德的昇華和身心的淨化,出現許多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奇蹟,幾乎每個真修者都有一個動人的精典故事。這裡因篇幅有限,僅選集部分作一系列報導。

一,各界精英修煉故事

二、國家公務員(離休退休人員)的修煉故事

(十七)台灣公務員修煉故事:快樂的每一天

 作者: 台灣大法弟子

我是一個快樂的台灣公務員。一九九九年江××下令打壓法輪功之前幾個月的某日中午,我在辦公大樓文康室練完以前花了一千多美元所學的氣功回辦公室時,在樓梯口遇見一位同事。因為以前我們常在一起練功,而且她練得最勤快,卻突然不再出現在我們練功的康樂室。我覺得很奇怪,於是問她怎麼突然不練了。匆忙間,她輕輕的說:「現在煉另一種更好的功法」。我於是帶著半信半疑而又有點羨慕的心情回辦公室。幾天後,她送我一本《轉法輪》,並且告訴我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而且修的是自己的主元神。在看書的同時,我在辦公室向她學了五套功法。之後不久,我與數十位同事一起參加了在服務機關舉辦的法輪大法九天班。就這樣,我就開始加入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

對一個從來不曾煉習打坐的大男人而言,煉第五套功法確是一大考驗。初期不但無法雙盤,連單盤時都是臀部半邊懸空,一腿朝上的「高射炮」姿勢。但本著師父所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訓勉,我由單盤半個鐘頭到一個鐘頭;由雙盤五秒鐘到雙盤五分鐘,再逐日進步。兩年後,在一個斜風細雨的清晨,忍過了椎心刺骨,幾近暈眩的疼痛,首次雙盤打坐一個小時。幾年以來,除了極少數特例外,每天堅持雙盤煉神通加持法一小時。現在每天打坐時,雖然後面的三十分鐘雙腿依然疼痛難忍,但我清楚知道,那是我應該承受的,因為生生世世、有意無意中,自己不知造了多少業;偉大的師父已經幫我消去大部分,就剩下那麼一點點讓自己每天一點一點的償還,真是太輕鬆了。所以每當腿疼得幾乎不行時,就想起師父在《洪吟》中所說的「圓滿得佛果,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2]的話,然後把腰杆挺得筆直,享受疼痛的美妙。果真,雙腿的疼痛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無蹤,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得法前,因長期勞心勞力,生活緊張,使我長期遭受失眠、腰酸背痛甚至心律不整而吃藥三年。得法後這些毛病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無影。尤其心性上更有明顯的改變。以前看見別人升官、作股票發了大財,就會既羨慕又嫉妒,總希望自己也能多得點好處,甚至因見周遭的人在股市大撈一筆而失眠。學了大法後才知道有得必有失,而且得的越多,失去的也越多。煉功人一切要順其自然,要放棄一切執著,包括對名、利、情等方方面面的執著。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慶幸自己以前沒得到什麼大好處,否則真不知道以後要遭多大的痛苦,才能還清過去所造的業。

內人因眼見我的改變,大約在三年前也喜得大法。從此,我們步調一致,家庭生活更加圓滿快樂。現在我們幾乎都是清晨四點半起床,共同前往附近公園與一群同修一起煉功,有如便利商店,全年無休,只要情況允許,無論嚴冬酷暑,颳風下雨,甚至颱風來襲,我們天天一起出門煉功。煉完功早上七時二十分回到家稍事梳洗換裝後,我們一起開車前往台北市上班。每天約一小時的車程中,除了聽師尊的講法帶,進入市區車速減慢後,我們首先一起背誦論語,再一起背洪吟或新經文,或比賽誰背得最流利,最完整。在我內人下車後,我就複習自己背得不熟的部分,接著再背一遍英文版的《論語》之後,辦公室就在眼前了。

除了特別原因外,每天中午十一點五十五分,我們十幾位同單位的同修都到會議室去一起發正念。每次與這些精進的同修們一起發正念時,我都覺得好像全世界都充滿著安靜祥和,而且能量特彆強大。見到同修們各個腰杆筆直,正襟盤坐發正念的樣子,就像看到一座座的神像一樣,也使我更加專注的發正念。除了參加每周一次住家附近煉功點的學法組及每周末在台北的英文學法組外,每周一中午則參加我們辦公室的學法組,大家一起學法、交流,「比學比修」,以共同提高。下班後,在回家的車上,我與內人有時交換心得,有時一起聽師父的講法。回到家用完晚餐、整理好家務後,我們一起學法,然後我就利用在常人社會及工作中長期累積的英文技能,翻譯大法的文章,至晚上十二點十分發完正念後再就寢。幾乎每天都是這樣的規律與平淡,但是每天都是快樂的一天。

得法以來,每逢有受訓需要自我介紹的場合,我都會驕傲的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也會將自己身心受益的例子與大家分享。除了集體的國外洪法活動之外,每有前往外國出差開會時,都將洪法材料隨身攜帶,利用機會將大法的美好帶給世界各國有緣的眾生,也將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向國際人士揭露,爭取國際正義的支持,使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早日結束,還給大法清白。希望在中國的億萬大法弟子很快都能像在台灣及其他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一樣,每天都過著快樂的一天。
註:
[1][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台灣公務員修煉故事-快樂的每一天-」)

(十八)台灣公務員修煉故事:生命中的曙光

作者:家雯

我是在二零零二年過年期間得法的,這一年對我來說是意義非凡的一年,因為我喜得法輪大法,那種喜悅只有真正進入法輪大法中修煉的人,才能體會。

無心插柳柳成蔭——法結緣序曲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三十歲的年輕人怎麼會想要修煉呢?這要追溯到自己在十六歲時,父親突然得肝癌去世對我的巨大衝擊,父親的死讓我打從內心深處深思人的一生所為何事。

父親的肝癌因西醫的誤診,讓我萌生想學中醫的念頭,想藉著行醫濟世以彌補這個遺憾。在準備中醫檢、特考時,得知幾位同學正在學煉法輪功,而且身心受益許多,精神、體力都比以前更好,並表示法輪大法都是完全免費義務教功。當時她們的見證讓我想起幾年前,在電視節目上有報導一系列的氣功,其中有訪問到法輪功學員,他們有許多人都說曾經學過許多氣功或在其他法門修煉過,後來因為身體改善並不明顯,或是在修煉法門中一直無法突破而嘗試法輪大法,他(她)們一致表示身體或心性的提升都比以前明顯改善,因而進入了法輪大法修煉法門。

這些見證激發我想要儘快了解大法,於是我便利用過年長假,先將《轉法輪》通讀一遍。在看書期間即有多次身體淨化的反應,胃潰瘍、手腕經常抽痛的症狀也都好了,那時真可說一天一個樣,讓我真正嘗到什麼是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之後,我迫不及待的打電話到離我們辦公室「入出境管理局」最近的煉功點「國貿局」去詢問。此後,我便利用中午午休時去學煉功法,約一個禮拜左右即學會,不久之後,我們公司一些同仁也加入修煉行列,大家利用中午午休時間學法、煉功。

在氣功道路上走過彎路,更深知大法的珍貴

自己以前也曾學過其他氣功,練到高級班。剛開始感覺不錯,還經常出手幫同事、朋友治病,當時的老師還鼓勵我們要多出手幫人治病。那時還有教采植物氣,所以有時就到植物園去採氣,手指肚發脹,當時還認為是好事,可是別人跟我說眼睛下泛青筋,然而自己卻看不出來。三年多過去了身體也算不錯,一直到後來發現以前幫別人治的病,許多的病氣都返到自己身上了,手還經常莫名抽痛。

當看到《轉法輪》一書中的許多法理後,其中有幾句話:「有許多假氣功師抓住常人的心理,學了氣功之後想要給人看病,就教你這個東西。說發氣能治病,那不鬧笑話嗎?你也是氣,他也是氣,你發氣就給人治病了?說不定人家那氣把你給治了呢!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人在高層次中修煉的時候出功了,發出的是高能量物質,這確實能夠治病,能夠制約病,能夠起到抑制作用, 可是卻不能夠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1]

「真正氣功師得經過多少年的苦修,才能夠達到這樣一個目地。你給人治病的時候,你想想你有沒有這種強大的功能給人消除這個業力?你得到過真傳沒有?你三天、兩天就能治病了?你一個常人的手能治病嗎?」[2]

「佛教中還說,佛無處不在。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得到的。這麼多佛怎麼就不做這件事情?因為他是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他才遭這個罪。你要給他治好了,就等於破壞宇宙的理,就等於這個人可以做壞事,欠人家的可以不還,這是不允許的。……唯一真正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眾生。」[3]

書中的法理有如當頭棒喝般破除自己過去所謂「幫別人治病就是做好事」這個根深蒂固的殼,方知自己走了不少的冤枉路,也讓我深刻體悟到師父替氣功界正名所費的苦心。《轉法輪》中明確指出:「過去有許多氣功師講氣功有什麼初級、中級、高級的。那都是氣,都是練氣那一層次中的東西,還分成初級、中級、高級的。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在我們廣大氣功修煉者的頭腦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4]

其實練氣功當然可以祛病健身,但是也只是停留在氣的層次,倘若沒有高層次的理做為指導,那可能終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氣的層次無法有更大的提升,使廣大氣功愛好者因執著於身體的感受而固守自己的框框,而永遠只是停留於祛病健身這一層面上。

心性提升,工作、家庭兩受益

去年十一月份公司新增加來台灣的大陸人士面談業務,因為是新業務加上民眾宣導未周全,致使櫃檯電話不斷,現場民眾抱怨連連。這時我被調去面談室支援,在這期間我都儘可能以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來要求自己,面對民眾的指責詢問,也都秉著耐心、和善的語氣來回答他(她)們的問題,許多原本惡言相向的民眾後來態度都較和善些。

例如:有一次民眾氣急敗壞的跑到櫃檯前謾罵及丟東西,經過耐心的溝通及協調後,原本暴戾之氣頓時化為一片祥和,之後他還滿臉不好意思拿著剛買的豆花前來賠不是。許多同事、民眾都不禁佩服我的忍耐力。其實,這都是因為學了法輪大法才會有如此的表現,所以,公司內許多長官、警衛對大法都有一定正面的了解。

而在家庭方面,以前與母親較常發生爭論,學了大法之後知道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許多的矛盾常常很快就煙消雲散了,現在的我也更能體會她在牢騷滿腹背後,所深藏的是對子女的擔憂、關愛之情。所以,我就不會像過去一樣再強辭奪理的爭論不休,母女感情自然溶洽許多。

法輪大法洪揚全世界,唯獨江氏集團極盡瘋狂手段抹黑大法

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在中國大陸傳出,還曾經得到多項褒獎,如: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榮獲博覽會上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李洪志先生從一九九二年五月至一九九四年底兩年間在中國大陸講法傳功,共辦過五十三期傳授班,參加過傳授班的學員有數萬人次。一九九五年後,李洪志先生奔波於世界各地(包括瑞典、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新加坡、瑞士等國家),所到之處法輪大法使諸多國家,眾多的人民深深受益,從而贏得了國際盛譽。

法輪功學員大都是透過口耳相傳得知這個功法很好,而經由聽、看錄音帶及錄影帶和書籍進入大法之門。從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大陸地區學煉人數就有約一億人,當時也有許多高幹在學,也知道大法好。但江澤民由於私利和妒嫉在一九九九年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為了達到消滅法輪功的目地,江氏集團還要求強制「轉化」不放棄信仰的學員及施以難以想像的酷刑。

酷刑方式包括:強迫學員低頭抱首,一整天不許抬頭;數根電棍齊下,電人體裡外(包括臉頰、嘴裡、陰部),造成大小便失禁、不能行走;暴踢毒打至皮開肉綻不省人事;指使犯人輪流監視學員數天、十幾天不准睡覺;還有長時間吊銬、固定在「死人床」、坐老虎凳、炮烙針扎指甲、灌尿、灌鹽水;注射破壞神經系統藥物;強姦、輪姦法輪功女學員;扒光女學員衣服送入男牢房等令人髮指的摧殘。

所謂「轉化」就是企圖以酷刑、精神摧殘手段,改變人們的信仰和思想,也就是使人肉體和精神都處在極限的痛苦,直到身心都全面崩潰後,才不得不妥協。真不知要將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人轉到什麼地方去。

講清真相,開啟人性善良之鑰

如果法輪功不好,為何會在鎮壓之後,在短短五年中法輪大法不僅沒被打壓下去,反而洪傳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收到一千多個獎項。李洪志老師在過去曾獲得許多獎項,包括自由之家的宗教自由獎,連續四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而僅僅台灣就約有三十萬人學煉法輪功,幾乎上千個煉功點,沒聽說有自殺、得精神病、搞政治的。而在大陸,從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八年也都沒有聽說這樣的事,而只有在一九九九年鎮壓開始之後,大陸官方媒體報導的抹黑事件才層出不窮,然而都是漏洞百出。

法輪功學員利用各種方式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為了為大法和師父討還清白,法輪功學員們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時間,不辭辛苦的到故宮、阿里山、墾丁、入出境管理局、中正紀念堂等多處大陸人士常往來的地方,利用各種方式如:貼刊版、掛橫幅、發真相材料及任何便利條件等方式,將真相告訴這些大陸人民。江澤民為了蒙蔽群眾,利用手中權力將所有《轉法輪》書全都燒毀,並且將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渠道,如:網路、電視媒體等一一過濾封鎖,大陸境內人民要知道法輪功的真相可說是非常困難。法輪功學員們不懈的努力,希望能將真相、真理傳遞到每個大陸同胞的心中。

試想,如果真、善、忍的真理在我們身處的這個社會中漸行漸遠,那麼我們這個社會將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我們都希望別人用真誠、善良、寬容的態度來對待我們,那麼對這場鎮壓真、善、忍好人的漠視,其實就是縱容惡人的行惡,無形中對社會道德的沉淪也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所以,大家不要覺得這場鎮壓事不關己、不在其中啊!記得納粹時期的倖存者尼莫拉牧師說過一段發人深省的話:「當他們(納粹)來抓共產黨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來抓猶太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貿易工會主義者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貿易工會主義者;當他們來抓天主教徒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是新教徒;當他們來抓我時,已無人替我說話了。」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發出您的正義之聲,停止這場無理的迫害吧!

註:
[1][2[3][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台灣公務員修煉故事:生命中的曙光-」)

(十九)做清廉的稅官

作者: 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在稅務部門工作的中年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在現實社會的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隨波逐流,縱情聲色,以權謀私。修煉後,我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昇華,身體康健,成為這濁世中的一朵清蓮。

寫出自己的經歷的幾個小故事,以見證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正法正道對社會道德的顯著提升。

「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

我在工作單位是業務骨幹,修煉人的身份也是公開的,多年來對從事房地產、建築安裝的納稅人進行管理與檢查。工作崗位在單位算是「肥差」,經常接觸大老闆、開發商,納稅規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著吃拿卡要等行業不正之風。因領導對我平時人品的信任,我被安排到這一很多人嚮往的崗位。

修煉後,我就給自己定了個廉潔清正的目標: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給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任何的污點,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

我對納稅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簽字審批中不推不拖不卡,受到納稅人的一致好評。為表示感謝或拉近關係,他們經常會送紅包、購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產禮品,對於這些非勞動所得,不義之財,我都會善意的推辭,分文不收,一物不取。這樣,企業既節省了腐敗打點錢,又享受了「貼心無憂」的服務。

有一次,一企業過年前給所在部門每人送了一張20斤牛羊肉票,我當時不方便推脫就先收下了,下班後就讓司機開車送我到該企業財務處退回了,並對他們的盛情表示謝意,但我不能以權謀私,不能因為職務原因收受任何禮品。師父告訴我們:「懷大志而拘小節」[1],信仰使我對自身細微之事、獨處之時更加注重。

我的一言一行中證實了大法的純正、純善與美好,也贏得了領導與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議論紛紛:「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局長也私下對我說:「我從來不說一句法輪功不好。」

退還多年前多收的錢

在我年輕時,某企業會計繳稅時多點了五百元錢卻不知情,她以為是正好的錢,而我由於貪心,知道多了卻沒有說明並退還。我修煉大法沒有幾個月,中共就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三年後才又從新走回修煉,並接著讀了三年研究生,回來時距離這件虧心事將近七、八年了。

再次回到單位上班時,學習期間的工資有扣減,學費還沒有按比例報銷,在家庭經濟緊張的情況下,我想辦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那位會計的電話,向她說明了原委,誠懇認錯,另外多寄了兩百元錢算作是歉意和補償。

岳母絕處逢生

岳母患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多年,平時依靠坐著帶萬向輪的凳子挪動,兩年前又得了食道癌,不能進食,喝水也會在腮底下鼓出包來。市醫院專家覺的她體質弱,怕下不了手術台,而且手術部位有風險,就不給治療。最後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醫生給岳母胃部插了一根管,叫我們回家後用注射器推食維持生命。

岳母曾多次因病住院,這次家人也不抱什麼希望了,妻子開始準備後事了。「久病床前無孝子」,時間長了,兒女們對岳母就有些不耐煩了,經常有些嘮叨、呵斥。看著老人可憐又無奈的眼神,作為女婿的我時常開導、鼓勵她,承擔起了悉心照顧她的責任。

岳母每天起床後,我先幫她疊好被子,穿上襪子,把毛巾放在水溫合適的臉盆里讓她洗漱後,再擰乾毛巾,倒水;吃飯時給岳母端過飯碗,及時加菜,再洗碗筷;去衛生間時要從凳子上抱起來坐在馬桶上,等方便後再抱起坐到凳子上;晚上鋪好被褥,放好便桶,關燈;偶爾我也抱岳母下樓,推著輪椅自己陪她到街上轉一圈,散散心。

岳母因為骨質增生和風濕,手掌關節變形,尤其是指甲向肉里長,所以剪指甲就是件讓人頭疼的事,剪一次要很長時間,還可能剪到肉,誰都不願給她剪。這活自然也是落到了我身上,忙裡偷閒地幫她洗腳、搓腳後,再認真、耐心、小心翼翼的剪著摳進肉里的手指甲、腳趾甲……

岳母以前對我修煉也不是完全支持,對法輪功也有誤解,這次從醫院回家的一個月時間,從我身上實實在在地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修煉人的善良、無私、忍讓、做事為別人著想的純正心境。岳母跟來看望她的親友們經常說:「別人不在都行,有女婿就行了。」所以岳母有什麼需要幫助時就常常喊我,即使妻子在家閒著看電視。我開始告訴岳母在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恢復有好處。岳母也相信了,她說:「我現在最佩服的就是你們煉法輪功的了,我也儘量天天按照真、善、忍做人。」

又過了半個月,一天,家裡蒸饅頭,我就跟岳母說:「今天不推食了,您試試吃點饅頭看看嗓子還疼嗎?」岳母半信半疑答應了。吃了幾口沒問題,再吃還沒問題,和以前一樣正常,全家人的笑容、驚喜、感嘆在房間裡久久不散。

以後妻子也不需要再用豆漿機打飯了,家裡做什麼,岳母就跟著吃什麼,但還是不放心,不敢把插管拔下來。又過了兩個月,快過年了,我們才決定送岳母去醫院找給她接插管的醫生取管。面對當初病得奄奄一息現在卻聲音洪亮、胖胖的岳母,醫生覺的太不可思議了!小舅子悄悄問醫生:「大夫,是不是誤診了?」醫生說:「我們的儀器設備都檢查了多少了,不會是誤診的。」拔管回家後,一顆心終於放下了,沒有吃藥、化療,食道癌確實是好了,岳母又一次躲過了一次大難。妻子也說:「別人像她這樣的,早都去世了。」

現在岳母回到了自己的家裡,和兒子一家在一起生活,自己也可以上衛生間了。從岳母的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了師父對世人的慈悲付出。

禮讓拆遷款

岳父幾年前已經去世,岳母留有兩大兩小几間平房,原來的小房有些破舊,前幾年幾乎都是在妻子的張羅下買料、僱人又重新翻修並裝修起來的,我自己也出了不少力。去年房子被拆遷,補償金給了三十多萬。妻子共姐弟倆,弟弟離過幾次婚,出過幾次車禍,不過還有工作。年初弟弟又找了個對像,準備結婚,岳母就把拆遷款全部都給了弟弟。妻子很是不滿意,覺的小房是她蓋起來的,平時弟弟幾乎都不怎麼照看岳母,拆遷款卻一分不給。岳母還幫著弟弟,要妻子把弟弟讓我們騎的舊電動車按原價給弟弟頂帳。妻子一氣之下,和岳母鬧僵了,很長時間不去看望岳母。別人也說妻子應該至少分得三分之一。

我自己倒是心一點不動,對利益看得很開,沒有任何的不平。反過來勸說妻子:「咱家相對來說還有樓房,有結餘存款,孩子讀大學也夠用,你弟弟結婚需要樓房,那些拆遷費還不夠房款的,就是給你分點,他錢不夠用是不是還會跟你借?你不幫嗎?我這當姐夫的都不想往家裡撈錢,都同意幫你弟,你這當姐的更應該想得開些了,再說,媽畢竟還是媽,還得不時去看看,她也是幫助兒子心切。」說實在的,如果我不修煉,還真可能比妻子更想得到拆遷費呢,那小房我也是汗流浹背幫著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妻子看我寬容大度,說的也在理,也就放下了恩怨,一家人又和睦相處了。

路邊扶人

三年前的深秋的一個下午,我騎著電動車走在大街上,看見有人躺在路邊,一輛舊摩托車壓在那人身上起不來,行人和道兩旁擺攤的、開商鋪的都遠遠地站著看,沒有一個人過去幫助,可能都怕連累自己,怕被訛詐吧。現實社會見死不救的事情也多,見義勇為被人反咬一口的也有。我是大法弟子,是超越常人的人,是引領人類道德回升、正氣回歸的人。我沒有考慮任何自己的後果,只是想先救人。我馬上把車子停在旁邊,把摩托車從那人身上小心地挪開。那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穿著舊軍棉大衣,像是農村人。他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活動活動身子還都好,叫我幫他把摩托車推到路邊,告訴我他是被後面開過來的一輛三輪車撞倒的,三輪車沒停早跑了。老人謝謝我,讓我幫他把摩托車車把扭正,再幫他踩著火,他說還有事,就騎著摩托車晃晃悠悠地走了。我騎著電動車跟了一會兒,看他沒事就放心了。

泡腳屋

我修煉大法後,不抽菸,不喝酒,沒有任何社會上的不良習氣。同學們都知道我在修煉,我和同學們都相處的很好,經常在一起聚餐。

一次,大家飯後準備各自回家,有兩個非常要好的同學非要拽著我去泡腳屋泡腳。我知道他們的意思,那裡面有異性什麼服務。我堅決不去,他們把我拖到快到泡腳屋門口了,我還是掙脫著不進。一位同學說:「我就不信你一點油鹽也不進!」我只說了一句:「你怎麼拉也不行,我是金剛不破、百毒不侵的!」同學一聽馬上就改變了態度:「佩服!我們尊重你的信仰。」最後我們握手「再見!」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要潔身自好,要像大法師父說的「截窒世下流」[2],不能隨波逐流,隨著下滑的道德水準去為所欲為,大法弟子是人類道德回歸的希望。

考駕照

我去年參加了科目三考試,因為要熟悉場地強化培訓,大家都提前一天到外地的駕校。

那天下著小雨,強化培訓前後很多人在候考大廳的一排排椅子上坐著,地面上到處是腳踩的泥水和菸頭。我看見這裡的衛生都是由駕校的教練們負責打掃的,他們也很辛苦。想到應該為他人著想,我就在快下班學員都出去的時候,自己一個人拿起笤帚先掃地上的髮絲和菸頭,再用墩布一排排拖地,把地打掃的乾乾淨淨。裡邊的工作人員和進來的教練看見陌生的我在幫他們打掃衛生,這是他們從未遇到過的,有人要過來幫忙。我說:「反正我也沒事,這地面都是我們學員弄髒的,那就由我來打掃吧,你們也可以安排早點下班回家。」

其中一位教練考官像是駕校的領導,高聲對其他教練說:「記住這麼好的人,明天考試一定要讓他通過。」那位教官告訴我明天早早來排隊把身份證給他,要電腦隨機選車選考試順序。

第二天,我並沒有按那位教官說的做。拉關係、走後門是不對的,但是教練宣讀考試編號時,我被排在了第三位。第一位是在駕校工作的年輕女孩,第二位是她的對像,前一天從談話中知道了他們的關係。當然,最後我的考試順利通過,隨車的教練我從未見過,也沒有任何指點,我不會需要他們額外的「幫助」,成績也必須是真實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做清廉的稅官」)

(二十)我煉功 全家受益了

作者: 晶蓮

我是一名公務員,已退休多年。我是一九九六年底一個偶然的機會喜得大法的。

修煉前,我雖然沒有什麼要命的大病,可病也不少,如:神經衰弱,失眠嚴重,造成心跳快、心慌,渾身無力,臉色蒼白;胃脹胃痛,不能正常飲食;膽囊炎、腰椎間盤突出、貧血,血壓低,經常頭暈,頭痛,多次摔倒,當時我才三十多歲。為了生存,針灸、按摩,拔火罐,練氣功,也燒香、拜佛,甚至找過所謂的大仙看病,中西藥沒少吃,錢沒少花,結果什麼病都沒好。

修煉法輪功後,我認真的拜讀寶書《轉法輪》,法輪大法的法理使我真正懂得了人生的真諦,「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做人的準則,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為別人著想,發生矛盾先找自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道德高尚的好人。法輪大法的法理像一盞明燈,給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經過堅持不懈的學法煉功,我身上的各種疾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扔掉了藥罐子。煉功二十多年來不需要吃藥、過針,沒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

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婆婆和妹妹也都走入大法修煉。

修大法 心性提高

我家姊妹較多,我是老大,在弟弟妹妹面前說一不二,弟弟妹妹們都聽我的指揮,養成了說了算和爭強好勝的習慣。結婚了,沒想到我嫁給了一個脾氣暴躁、小心眼、說髒話、會打人罵人的人,家務活一手不伸。我感到很委屈,恨自己的命不好,經常哭天抹淚。他罵我,我不會還嘴,因我從小就沒有罵人的習慣,但我會對他大喊大叫,講所謂的大道理;他打我,我也掙扎著還手打他,就這樣我吃了不少虧,多挨了不少打,有時被打的鼻青臉腫。但我不服輸。

在痛苦中,我想到了離婚。修煉了,師父要求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同時也懂得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要孝敬雙方父母,幫助雙方弟弟妹妹。不論是誰在生活上有困難我都能出錢資助,有事需要幫忙時,我都能盡心盡力的去做,從來沒有怨言,也不要回報。我變成了家人和親友眼中難得的賢妻良母。

大法使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和昇華,也見證了修煉的美好和神奇。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幸福、美滿、快樂的家庭,感謝大法師父的大恩大德!

家人受益

1、血壓為零還能活

我丈夫在五十二歲那年幫他的弟弟的朋友辦了一件事。朋友為答謝他,請我丈夫到飯店吃飯。常人嘛,吃飯必然要喝酒。飯後,又邀請他去歌廳唱歌。他的弟弟和幾個朋友先上樓。走在樓梯上,和一夥下樓梯的人相撞,幾個人就打起來了。我丈夫過去時,看到他們打起來了,就上前拉架。他一看,那伙人多,打下去弟弟他們會吃虧的,就喊了一聲:「快跑!」他弟弟和朋友聞聲跑了。

那是冬天,路上有冰雪,我丈夫跑了不到一百米就滑倒了,那伙人迅速攆上來,把啤酒瓶子的底打掉,再用啤酒瓶子照我丈夫的頭部猛砸猛打,頭部打了幾個大口子,大動脈打破了,眼眉也打破了,血流不止,這夥人仍沒停手。當我丈夫用手捂臉時,那些人又是一陣打,把丈夫的手背用啤酒瓶子扎了幾個大口子,當時滿身是血,已經成了血人,昏迷不醒,那些人看我丈夫不能動了,看到朋友們都趕來了,那些人跑了。

朋友們在路上截車要往醫院送,見此狀況沒有人敢拉。有一朋友跪在一輛計程車前,求求幫助送醫院救人,這位好心人把我丈夫送到了醫院進行搶救。此時丈夫已昏迷。

婆家和娘家的弟弟、弟妹們聽到消息都來了,家人怕我見此狀況接受不了,沒通知我。

醫生告訴弟弟們說丈夫血壓為零,有生命危險,你們晚來十分鐘,血流沒了,人也就沒救了。我娘家弟弟給我打來電話聲音很沉重的說明了情況。我一聽還很生氣,這麼大年齡了還在外面打架!我弟弟在電話里大聲喊:「大姐,你啥也別說了,趕快到二醫院來,我姐夫傷很重!」

我來到醫院,看到地上的一堆血衣,頭腦一片空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來到丈夫的床前,看到周圍站滿了人,醫生在忙碌著,丈夫的腳上、手上都掛上了吊瓶,輸著氧氣和輸血,還用了強心劑等藥物。丈夫的臉色蒼白,眼睛瞪得大大的,此情此景我不知所措……

這時就聽到醫生喊了一聲:「血壓回升!」從零一點點上升,漸漸地看到他的氣色由蒼白變得有血色了,在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經過搶救和治療,丈夫很快康復了。

有人說,你家哪輩子積的大德,大動脈破了大流血,血壓都是零了還能活,真神了!我知道,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是我師父救了丈夫一命!「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真實不虛啊,我為丈夫感到慶幸,感恩師父的救度和保護!

2、癌症病灶鈣化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丈夫被醫院確診為小細胞肺癌,到北京、廣州、長春等地又進一步確診和治療,在北京某醫院做了一個療程的化療,在長春做了五次化療,還做了二十七次放療。由於放化療對身體傷害太大,身體消瘦,渾身無力,不能吃東西,就在治療期間,癌細胞轉移到右腎和頸部淋巴。

二零一五年四月到廣州某醫院做腎部冷凍治療法手術,頸部淋巴做了粒子微創手術。二零一六年二月癌細胞又轉移到頭部,在長春某醫院做了伽瑪刀手術。醫生說這種小細胞肺癌,癌細胞很活躍,也就是轉移的快,只能活一年或一年半。

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也是丈夫病情最嚴重的時期,體重下降了十五公斤,臉色鐵灰,渾身無力,洗臉的力氣都沒有了,咳嗽痰裡帶血。他自己害怕了,覺得生命快到盡頭了。我告訴他:現在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你就相信我一次吧!我讓他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聽《九評共產黨》,看神韻晚會節目,雖然都沒能完全聽完看完,但他也明白一些,不那麼反對大法了,我給他講「三退」保命保平安,他終於說「我信,我信」了。我問他:「你是真心相信嗎?」我含著眼淚又問了他兩遍,他都說「我信了」。我說,那就把你的黨、團、隊用小名退了吧?他舉起右手揮舞著說:「退!退!」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告訴他:「你有救了。」

二零一六年年底丈夫去複查,結果是:所有的轉移癌症病灶都鈣化了,原病灶萎縮。醫院的科主任和主治醫生對丈夫說:「你中彩了,這個結果太神奇了,很少見!」丈夫激動的哭了,我們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兄弟姐妹們得到這消息後,紛紛打來電話和發微信祝賀,有的打電話說:「謝謝大嫂,是你修煉法輪功我大哥才有今天的福報。」我告訴他們:是大法師父慈悲,給了你大哥第二次生命。

我丈夫從有病到現在已經三年了。二零一七年二月份我丈夫又做了身體複查,各項指標都正常,體重又恢復到原來的九十多公斤,氣色非常好,精力充沛,親朋好友見到他都說他不象個有病的人。他雖然嘴上不說什麼,背包里經常帶著真相護身符。有一次我給他弟弟一個護身符,他看見了焦急的問:「你是不是把我的護身符給他了?」可見他知道是大法和大法師父救了他,他一刻也不能脫離大法的保護。

3、兒子認同大法 受益匪淺

自從我修煉法輪功後,兒子看到我身心的變化很支持我學法煉功,也很認同大法。就在他爸有病住院期間,兒子和對床的阿姨閒聊時,告訴阿姨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是真的,我媽自打煉法輪功就沒看過我媽有病,也沒吃過藥,精神狀態可好了,對人和善,和以前不一樣了。您也煉煉法輪功吧,沒準能把您的病煉好呢。那個阿姨說,我是信仰基督教的,我也聽說過法輪功,但沒接觸過。這時我進來了,看他們都樂呵呵的說話,我就問他們談什麼呢這麼高興?她說你兒子給我講你煉法輪功身體好,就把我兒子給她講的話給我學了一遍。

藉此我給丈夫的病友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三退」保命保平安,她聽明白了作了「三退」。我並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我還送給她真相光碟。她都接收了,雖然不知道她的病情如何,但她的生命得救了。

我兒子從小學就是個體育愛好者,特別是足球、籃球、短跑都是他的強項。在學習方面成績不好,家裡人都很擔心能否考上大學。父親是搞教育的,孩子考不上大學是沒面子的。孩子在初中時,住在學校,每周六回家,周日下午返校。那時我就已經學大法了。我帶他去過煉功點,他看著我們煉功。有一次他返校時我給他帶一本《轉法輪》,告訴他在學校休息時看看這本書,對你學習和怎樣做人都是有幫助的。孩子到學校後看了幾頁,他看到書上的法輪圖形,覺得挺好看,找一塊木板,用鉛筆刀把法輪圖形給刻下來了,還塗上顏色,很像,但是有一個地方還沒有整理完,因手被小刀拉了一個口子,就沒整理完。回家後送給我,讓我保存起來。

轉眼間高中畢業,高考時全家人都擔心他考不上大學。我心想我兒子能考上,一定能考上。高考成績出來了,超出錄取線二十多分,考入南方一所很好的大學,學經濟貿易專業。在大學裡當了班級幹部——體育委員。大學畢業以後,又考上了東北名校讀研究生,當上了學校的學生幹部,年終獲得優秀幹部等獎項。研究生畢業後通過招聘考試,被南方中信銀行錄取。

工作兩年後,辭職不幹了。又考回原校讀博士。這期間娶妻生子,生了兩個男孩,身體健康,活潑可愛,學習、生活各方面都好。兒子還在讀博士,兒媳婦掙錢養家,供他讀博士。親朋好友都說你家哪輩子積了大德,兒子一帆風順?事實是:我家祖輩三代都沒有這麼高學歷的人,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孩子得了福報。

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幸福、和睦、美滿的家庭。雖然家人還沒學法煉功,但都已經在大法中受益。我只有精進實修,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回報師尊,跟師父回家。合十 跪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我煉功-全家受益了」)

(二十一)從支持大法到走入大法修煉

作者: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公務員,我妻子是教師。妻子從一九九八年二月十八日開始修煉,一開始我就支持妻子修煉大法、做資料救人,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我也走進大法修煉中。

修大法 妻子的膽囊疾病不治而愈

我妻子一九九六年患有膽囊炎,膽囊萎縮,在長達兩年多時間裡走遍了縣裡多個醫院,治療效果不佳,搞得身心疲憊,吃不好睡不好,家裡已經亂了套。最後只好去省城醫院治療,結果吉林醫大三院確診為膽囊癌。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經修煉法輪功的朋友介紹我妻子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當時身體極度虛弱,上樓非常困難,在修煉法輪功朋友的鼓勵下,她第一次來到了學法點,兩個小時的學法她就堅持下來了,並且自己回來上到四樓家中。這次的變化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個奇蹟。又過一週時間,妻子就能夠到煉功點去煉功了,第一次就堅持煉完一個小時的動功。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全身好像氣吹起來式的,氣在全身鼓了一段時間後,有一天就感覺不舒服就上吐下瀉,吐出來都是黃綠色的液體,下邊排出的也是黃綠色的。這時她的身體一切疲憊感消失了,感到一身輕了。當時妻子挺高興,知道師父管她了,她是大法弟子了。

信大法 我遭遇嚴重車禍卻安然無恙

一九九九年六月六日下午,那時還是未修煉的我騎著摩托車走在大街上,被後面衝上來的半載汽車給撞了。當時汽車將我和摩托車撞出去了近二十來米遠,朋友將我送到縣醫院搶救,我的妻子到醫院時,我看見我的妻子就說:「我這回可完了,不行了。」我妻子對我嚴肅的說:「你不能說這句話,有人救你你不知道嗎?」我聽完妻子的話,我就明白了妻子說話的意思。我就不說了。我就明白了是大法師父能救我。

當轉院到省城醫院住院時,我被確診肋骨撞斷八根,血壓極不正常,忽高忽低,等待開胸做手術接肋骨。就在我原定做手術的前一天晚上,我奇蹟般的徹底清醒了,然後又一次經過檢查,醫生告訴我們說不用做手術了。我在省城醫院住院期間,我妻子一直都在給我念《轉法輪》和背誦《洪吟》,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變化。於當月十五日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了我回家了,我夢到了十八,所以我決定本月十八日出院,當時醫院不讓出院,讓我妻子簽協議書,證明是自己要求出院的,有什麼意外自己負責,與醫院無關。

十八日早出院時,我是被家人攙扶著走下樓梯的,回家的路上,我的氣色越來越好,到家時自己走上了四樓的家中,身體出現了奇蹟,使我更加相信法輪大法,感謝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通過此事我們深深體會到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建資料點 走入大法修煉

二零零一年,由於邪黨的瘋狂迫害,導致了原來的一些個人資料點被破壞,一時間本地區部份大法弟子沒有了大法資料,我們夫妻開始自籌資金建立了一個小型個人資料點,一能保證部份大法弟子知道修煉形勢,二來知道在當前時期怎樣走好修煉的路。

在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我們克服了種種困難,什麼電腦、 印表機、掃描儀等的使用都不會,一切從零開始,自學開始做資料。在資料點的運行過程中,不論是電腦的操作還是印表機的操作,全憑自己悟,不能去問他人,只能按照說明書摸索操作,什麼換鼓、換墨、文檔編輯等什麼都不懂,通宵達旦是常有的事,有的時候真是束手無策,眼看著機器不能運轉,看著文檔資料列印不出來,真是干著急。

當時,由於妻子學法不深,不知道求師父加持,也不會運用師父賦予的神通,而我當時還是個常人,沒有走入修煉,只是知道「法輪大法好」,只有幫助妻子做好資料點工作的心和熱情。我們經常是把機器弄壞了也不知道怎麼修理,走了不少彎路,耗費了很多人力物力財力,而且做出來的資料質量也不好,噴墨印表機弄壞了自己維修,自己灌墨水時,由於不懂怎麼操作,只好自己摸索干,弄得滿手滿身滿地都是墨水。因為我們倆白天還要上班,只能晚上回來做資料,有時為了趕資料只能犧牲晚上睡覺時間。二零零四年做《九評共產黨》時,由於持續時間比較長,有時機器正在運轉著就睡著了,是大法師父到點及時叫醒我們,待把資料裝訂、包裝完就上班去了。

在電腦維護過程當中,由於原來負責電腦系統維護的負責人出了意外,不能按時準確提供大法資料,為了確保本地區其它資料點的正常運轉,我們承擔此項工作。由於我們原來也是由別的同修給裝電腦系統和維護的,所以我們也只好去同修那從新學習,學習電腦系統的安裝和維護,學習了一段時間後,我們終於可以給同修安裝電腦作業系統和維護了。

在本地區用撥打語音電話講真相項目上,開始我們地區的語音電話是由外地同修給予技術支持,由於種種原因,外地同修就不能提供技術服務了。所以就造成了這一項目的擱淺,不能發揮作用。在這一情況下,我們請求師父的加持,承擔了為同修手機刷機、改串號,裝語音電話撥打軟體等具體事宜,使這一項目在本地區得以正常運轉,免去了同修們原來去外地刷機、改串、安裝軟體、修改號段之苦,為同修節省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

我們地區所需的護身符一直都是外地同修提供的,因我們地區沒有人能做。二零一六年突然間不能給本地提供護身符了,影響了我們地區講真相,我們又沒有製作護身符的經驗,當時很是為難,在信師信法正念加持下,開始製作護身符,從買原材料、列印彩頁、塑封、切割等從新開始學習,經過幾天的學習和操作,終於做出了高質量的護身符,免去了同修定期去外地跑路之苦。

十七年來,資料點在不斷發展壯大,一直在正常運轉,而我也由一個支持大法的常人走入了大法修煉中。

感謝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編選自【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從支持大法到走入大法修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