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藍天的孩子們(四)

【正見新聞網2019年09月02日】

記被中共迫害的苦難孩童

第七章 被迫害嚇壞抑鬱精神失常的孩子

◇被惡警報復性單獨關押折磨,遼寧十六歲少女被逼瘋

遼寧朝陽市龍城區西大營子鎮法輪功學員王立珍,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這樣描述她的侄女致瘋的過程:「因兩個弟弟都被非法關押,十六歲的侄女英霞想爸爸,總去分局要爸爸和老叔。二零零二年九月份,龍城分局任鐵、黃殿相等人經常去中澇村我娘家騷擾,把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劫走了。有一次他們幾個人破門而入,將我的小侄女王英霞按倒在地、抓住孩子的長髮往地上使勁磕,他們穿著皮鞋的腳使勁踩著孩子的手和大腿,連打帶踹,邊打邊罵:還去不去分局要爸爸和叔叔了?打的孩子滿頭大青包,兩隻手被踩出了血。這時把我的老母親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我老母親只好跪地求饒並向鄰居呼救……鄰居們聽到哭喊聲,從牆外跳進來,把警察反鎖的大門打開,進來不少鄰居求情,他們這才鬆開,在旁邊的老母親這時已經癱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了。

「沒過幾天,龍城分局任鐵等又來了一伙人綁架我侄女,送到了西大營子北山洗腦班。送進當天晚上,一個姓王的女警,說是王校長,因小英霞陳述爸爸煉功把病都煉沒了的事實,那個姓王的喊道:上刑!這就開始銬上手銬,這個過來擁一把,那個過來推一把,輪番地來折磨小英霞,讓她罵法輪功,罵法輪功創始人。英霞一聽,「你們是一幫什麼人?法輪功讓學真、善、忍做好人,你們怎麼叫我罵人?你們這話我聽不懂。」這時走來一個男的:「你聽不懂是不是?我來讓你聽懂。」(隨後家中大人都被支走)

「等到我們第三天早晨再去,開門一看小英霞沒了,最後在一個六、七十平米的屋子裡的東北角牆角下找到了孩子,滿腦袋的土、灰,頭髮紛亂、目光呆滯、嘴唇發紫、臉色發白,整個褲子全是血,兩個手腕子青腫,一言不發,問啥話也不說。從此孩子少言寡語,精神失常了,大冬天不穿鞋在雪地里跑,山南海北哪都跑,走到哪砸到哪,有時一絲不掛專去龍城分局鬧,開著他們的車撞他們的車。」

◇被迫看父母遭酷刑,黑龍江女孩精神失常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侯國忠、程秀環夫婦修煉法輪功以後,獲得了身心的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一手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侯國忠夫婦於二零零零年七月進京上訪,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國家領導人法輪大法好,卻被遣送回牡丹江關押,被強制灌食與種種迫害。當時他們的女兒媛媛(侯美欣)才十三歲,非常孝順懂事,曾利用周末休息時間,騎著自行車去看望爸爸,並為爸爸帶來了自己包的餃子。

侯國忠被非法勞教一年,妻子被非法勞教兩年,他們在勞教所經受著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女兒媛媛一個人在家,沒電、沒水、沒暖氣,冬天沒有棉衣、棉被,她穿著拖鞋就在外面走,吃盡了苦。不法警察還三天兩頭的到侯國忠家騷擾女孩媛媛,大夏天逼她到樓下大門口站著不許動,威脅說:你要是動,我們就打你爸和你媽。可憐的媛媛不敢動,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她的腳站得發紫,兩隻腳都是腫的。這是鄰居能看到的。

媛媛精神上承受了太大的傷害,極度的驚恐、無助、孤獨與憂愁,吞噬著她的心靈,她已經不能上學了,流離失所。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她就撿垃圾堆里的東西吃。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侯國忠和妻子程秀環再被牡丹江市大慶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警察搶劫了家裡的金戒指、金耳環、現金,包括媛媛學英語用的一台VCD影碟機。媛媛上前再三說明影碟機是自己學習用的,甚至追出門繼續討要,卻被警察推倒在地。

侯國忠、程秀環在愛民分局遭受了非人性的折磨,被拳打腳踢、坐老虎凳定位、五馬分屍、芥末油灌後塑膠袋套頭、「開飛機」、烤大燈等,副局長盛孝江親自指揮,大吼大叫:往死里打,打死白打死!在酷刑折磨侯國忠、程秀環夫婦時,愛民區警察還殘忍的把媛媛帶到酷刑室,逼迫她看自己父母被迫害的場景。媛媛當時才十六歲,親眼看到父母被酷刑折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刺激和傷害,最後媛媛承受不住長期的巨大壓力與痛苦,精神失常了。

◇拉背銬、五天五夜不讓睡覺,安徽十六歲花季少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安徽省亳州市法輪功學員於成英有一個聰明、懂禮的女兒——李迎喆,母女倆自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二月,母親於成英被戴黑頭套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十五歲的女兒李迎喆被綁架,送洗腦班,不「轉化」就不放人。有一次,當著她老師的面(她老師當「包保人」),一個警察抓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她哭了,警察們還譏笑她:「不是能忍嗎?哭什麼?」二零零一年七月,李迎喆從洗腦班的二樓跳下逃走,流離失所,在法輪功學員家,這家轉到那家躲著,不敢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警察找到了十六歲的李迎喆,綁架了她,對她刑訊逼供,讓她說出在誰家住的,給她套上黑頭罩,拉背銬、五天五夜不讓睡覺,還給她灌酒(警察知道修煉人不喝酒)、灌食。

李迎喆回家後不久,派出所的人就到家騷擾,問:「還煉不煉?」她總是說:「煉!」又被抓走。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就這樣被折磨著,精神失常了,警察還不放,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還非法判她三年。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李迎喆被「保」出來時,已瘦得不成樣子,精神狀況更不好了,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幾天裡,自己關在臥室不吃不喝。沒辦法,她父母就送到精神病院看病,這些年,周邊的幾個精神病院都住過,花去幾萬元,一直不能斷藥,嗓子發不出聲音,還頭疼,不跟別人接觸,也不讓別人到家裡來。

◇河北三歲幼童目睹惡徒殘忍折磨媽媽,精神失常達兩年多

河北省冀州市徐莊鄉狄莊法輪功學員夏春英,因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到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徐莊鄉派出所惡警郭雙年夥同高樹范、鄉黨委書記李英豪等人當著夏春英幼子的面毒打夏春英。李英豪手指著夏春英,瞪著眼大吼:「打!狠狠打!」夏春英被打得在地上打滾,口、鼻、眼全腫了起來。春英三歲的幼子哭喊著跑過去:「不要打我媽媽……」惡警郭雙年一把抓起孩子扔在了沙發上,嘴裡吼道:「你鬧,連你也揍!」惡人還覺得不夠惡毒,又拿來一部上電刑用的手搖電話機,把電線接在夏春英手指、腳心處猛搖,一折磨就是幾個小時。夏春英十分痛苦,全身發麻,心腹劇痛,大小便失禁,全身顫抖不止。夏春英的幼子親眼看到惡徒殘忍的折磨媽媽,心靈遭受巨大刺激,從此精神失常達兩年多。

◇目睹父母累遭綁架毒打,河南幼兒被嚇壞

河南潢川縣沈月紅女士,今年四十三歲。丈夫楊建君,河南大學外貿經濟系本科畢業,畢業後在河南許昌長葛市一個大型日資外企上班。全家多人修煉法輪功,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只因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全家被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得家破人亡,多人被抓捕、勞教、判刑、離世。

沈月紅的女兒楊一帆從她出生就每天生活在害怕、恐懼之中。十個月時,父親被毒打、綁架、勞教,被遊街、判刑,她和母親一起被抓進洗腦班,之後滇沛流離,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兩歲多時,外公在擔心他們娘倆安危中離世不久,惡警當著她的面毆打她媽媽,並把媽媽強行帶走。一帆的爺爺遭非法勞教後在極度恐懼不安中離世,年僅四十九歲。奶奶在開封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從此舊病復發,於二零零六年六月離世。從小目睹父母累遭綁架、毒打,爺爺、奶奶、外公相繼離世,小一帆備受驚嚇,以至後來見到外婆家來親戚,她都害怕的躲到門後,不敢出來。

◇當孩子面對父母大打出手,北京小清清在恐懼中度日

五歲清清的爸爸牛進平、媽媽張連英都是法輪功學員,在清清還未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她的爸爸、媽媽就多次遭到中共的綁架、關押、迫害。


清清和爸爸牛進平、媽媽張連英在一起的時光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當時清清才一歲多一點,只因張連英家附近出現「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媽媽張連英被闖入家中的北京市朝陽區香河園派出所十多個警察強行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半,遭受殘酷折磨,每天都在生死邊緣掙扎。為了營救媽媽,清清曾和爸爸面見來中國訪問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講述清清媽媽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牛進平和妻子張連英帶女兒清清買菜回家,再被北京市東城分局及朝陽區國保警察綁架。惡警們猛撲過來,同時當著四歲女孩清清的面,惡警對牛進平夫婦大打出手,清清也被這些惡警帶走。張連英和牛進平均被非法勞教兩年半。爸爸、媽媽再遭綁架,清清又開始在恐懼中度日,連走在外面都不敢大聲說話。

◇媽媽持續不斷被綁架,山東小佳佳被迫害抑鬱精神失常

山東招遠市的佳佳是個聰明漂亮的小姑娘,九九年以前跟著媽媽一塊修煉法輪大法,上學前就能通讀《轉法輪》。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佳佳媽媽進京為大法伸冤,被非法關押了五十多天,被勒索現金五千元,光這一年,媽媽就被非法抓捕了五次。佳佳的爸爸在外地打工,佳佳只好隨奶奶生活。奶奶由於受電視謊言的毒害,不理解兒媳的行為,對佳佳的照顧也不太情願,不到七歲的孩子只能在人們異樣的目光中委屈的生存。

有一次,幾個惡警砸門闖入了她家,不出示任何證件就撲上去綁架了佳佳的媽媽,惡意的大聲吼叫、嚇唬孩子,隨後當著佳佳的面拖走了媽媽,佳佳嚇得蜷曲在牆角渾身發抖,沒有人知道她自己待了多長的時間,也沒有人知道她媽媽走後她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領走了她。只知道孩子從此膽小、驚恐、經常嚇哭。孩子心靈受到傷害,從此噩夢開始。

二零零一年臘月,佳佳的媽媽被招遠市610劫持到了臭名昭著的洗腦班一個月,過年了也不讓回家。別的孩子穿新衣吃美食,無憂無慮的過新年。而可憐的小佳佳什麼也沒有,心中只有對媽媽的思念,還有恐懼和心靈抹不去的陰影。

二零零二年,佳佳的媽媽又被非法抓捕,隨後又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上小學的佳佳只能在奶奶和姥姥家輪換著住,原本純真的她顯示出了與年齡不相稱的憂鬱。雖然學習成績一直優秀,但經常顯露出膽小和驚恐狀態。二零零三年,佳佳的媽媽正在果園幹活,被蠶莊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了兩個月,對已經心靈受傷害的佳佳造成了更大的刺激,再加上外界的風言風語和家人的冷漠,她更抑鬱了。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蠶莊派出所的幾個警察手持電棍翻牆入室,要綁架佳佳的媽媽,因媽媽不在家逃過一劫。媽媽只好帶著佳佳一起流離失所。佳佳時時提心弔膽就怕失去媽媽,抑鬱、驚恐、睡不著覺。她怕媽媽難過,只是默默的努力學習,初中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招遠一中重點班。

因佳佳身心傷害很大,莫名的害怕、驚恐,總覺得有人來抓她,出現幻覺。二零一零年,媽媽為躲避迫害又流離失所了。佳佳終於承受不了了,出現了精神分裂症狀,無奈她只好離開了學校。原本聰明漂亮、健康可愛的孩子被迫害成了一個病患。

◇遭非法抄家、審問,吉林黃林華女兒被驚嚇致抑鬱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黃林華女士遭國保大隊綁架、抄家,當時國保把她家翻了個底朝上,還把她女兒弄到派出所一頓審問,給孩子嚇壞了,回家以後不敢回屋。黃林華被迫流亡兩年多,二零一一年九月她被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勞教,之後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監獄遭洗腦、體罰等折磨。這些年的迫害使孩子出現抑鬱的心理疾病。

◇非法關押、恐嚇半月之久,黑龍江中學男生精神失常

王胤平曾在碾子山區第三十中學讀書,是個健康活潑的好孩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為澄清法輪功遭中共陷害的事實,十四歲的王胤平隨母親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被富強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碾子山公安分局。在碾子山「六一零」和公安分局局長徐延忠的指使下,肖連棟等警察竟對這對母子大打出手,將二人分別吊掛一夜,刑訊逼供。翌日,將母親劫持到龍江縣看守所,經受一夜酷刑折磨,驚魂未定的王胤平被父親領回了家。

為逼迫在龍江看守所非法關押的王胤平母親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警察宋國軍等驅車到學校,將王胤平綁架至龍江看守所,對母子非法關押、威逼恐嚇達半月之久。當著王胤平的面要挾、恫嚇其母親:「如果你不說出資料的來源,你兒子就得送去勞教。」這一切都未能得逞後,他們將母親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

王胤平在身心遭受極度的摧殘和驚恐中,精神幾近崩潰,被父親領回家。王胤平回家後,惡警關法東(曾任富強派出所所長)多次到家中騷擾、強按手印等。由於驚嚇、心理壓力過大,王胤平時常抑鬱發獃,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不能繼續上學。

◇北京工程師父母被迫害,成績優異的十六歲孩子抑鬱退學

法輪功學員王之安,北京某大學研究生畢業,曾任勝利油田和田公司經理(正處級),油田地質研究院總工程師,因其人品優秀、能力卓著,被上級領導作為重點培養,可以說是年輕有為、前途無量。但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王之安被迫害遭解職。

一九九九年八月,王之安被非法關押到黃河賓館半年之久。王之安妻子夏德雲,地質研究院工程師,迫害初期就被迫買斷、失業,多次被關押迫害,曾被勞教兩年。夫妻兩人被長期監控。二零一零年在夏德雲被勞教期間,原本智力超群、成績優異的十六歲兒子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一度患上抑鬱症,被迫從重點高中退學。

◇目睹媽媽被強行抓走,吉林男孩曹陽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缸窯鎮法輪功學員朱艷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綁架,強行非法勞教一年半。剩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曹陽、曹月,沒有經濟來源,無依無靠。被逼無奈的孩子到派出所要媽媽,被缸窯派出所所長陳新柱等幾個警察當街毆打,致男孩重傷;女孩被打,頭髮被拽掉,衣服被撕破。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朱艷回到家中不久,當地派出所以要開奧運會抓煉法輪功有任務與名額為理由,多名不法警察闖入家中強行綁架朱艷,孩子又一次被驚嚇,眼看著媽媽被強行抓走。男孩曹陽被驚嚇致嚴重精神失常,不能自理,被送進吉林省長春市第六人民醫院(精神病院)。

◇延吉媽媽做好人遭冤獄 女兒受打擊精神失常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朴今子,在二零零三年左右因為講真相救人被冤判四年綁架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被惡警的瘋狂抄家嚇壞了的女兒在失去母愛的日子裡漸漸出現了精神失常現象,病情越來越重,整天在外走動,大冬天也不知道寒冷,手都凍壞了。

大約零七年朴今子受迫害回來後精心調理女兒的病情,同時女兒走到哪就跟到哪,徒步往返於幾十里路,如果沒有看住失蹤了也是馬上想辦法找回來。在媽媽精心呵護下女兒的病情有所好轉。

可是二零一一年和龍市公安局不顧女兒的狀況,再次把朴今子綁架走,在綁架迫害中朴今子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現象後方被放回家。回家後仍無法避免警察的騷擾,給有病的女兒造成更大的傷害,病情越來越加重,可是朴今子為避免再被警察迫害,只能離開家流離失所。女兒更是無限度的往外跑,手被凍爛了,都傷到骨頭,因為家裡沒有錢也沒有做手術,朴今子的丈夫上班時,只好把女兒鎖在屋裡,並用鐵絲網套住(可能是門),此情此景悲慘至極。

◇黑龍江宋丹累遭迫害,女兒抑鬱想自殺

法輪功學員宋丹,女,原工作於合江林管局黨幹校,曾患有嚴重的胃病,醫院確診為淺表性胃炎、萎縮性胃炎、糜爛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胃水腫、胃充血。修煉法輪功後痊癒,有精力照顧老人和孩子了,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秩序。

二零零二年四月末的一天,宋丹去鶴立北醫院找同修索立娟聊天,被警察劫持,關押二十三天。宋丹女兒在外地讀小學,孩子五一放假回家,遭遇警察非法抄家,嚇得不敢再在家裡待了。孩子返校沒路費,就上了客車,好在司機認識她,怕孩子小在外面不安全,就捎了一程。從那以後,孩子一聽到警車叫就十分恐懼。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晚,宋丹在街上走著,又被劫持至鶴立林業局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期間總計看到女兒一兩次,由於媽媽不在家,讀初中的女兒寄宿多處,精神壓力大,導致抑鬱,想自殺,學習成績下降。

◇江蘇經濟師蹤訓勇被迫害十一年多,備受歧視的兒子憂愁抑鬱

中國人民銀行江蘇省沛縣支行經濟師蹤訓勇,堅持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遭中共人員抄家搶劫、綁架、強制洗腦、非法勞教、判刑等迫害達十一年多,歷經毒打、長時間不讓睡覺、打背銬、煙燻、用手猛力的抓大腿根部、用竹棍打、單腿蹲立、高壓電警棍電擊、拴地錨、逼做奴工、用銅版紙制長鞭抽打等二十餘種酷刑折磨和經濟與精神的迫害,九死一生,造成頸椎、腰椎、心肝脾腎等嚴重傷殘。他的妻子在他受到冤獄後,精神長期受到打擊,壓抑、害怕、恐懼,生活幾乎不能自理。

蹤訓勇的兒子從上小學時起就不能在他的身邊了,他兒子所在小學、中學的老師可能都收到了當地縣「610」的告知,都曾在他兒子面前說起他的情況,有的老師在課堂上讓同學們孤立他兒子。孩子學習成績很好,可是承受的精神壓力太大,包袱太重,長期的,經常使孩子產生輕生的念頭,甚至幾次想跳樓自殺,被家人抱住。

◇甘肅一級教師被誣判遭非人折磨,小兒被毀、大兒抑鬱

劉玉琴,原是甘肅省慶陽市慶城縣隴東中學一級教師,煉法輪功幾個月後,經長慶石油醫院檢查,自己患的B肝好了。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劉玉琴在慶城縣看守所遭惡人反覆毆打,用鞋底打、笤帚把打,還將倒在便池中的髒飯及垃圾一塊撈上來,強行塞進她嘴裡,強迫咽下去。二零零九年劉玉琴被非法判刑三年,折磨致命危。

在她被迫害的這段日子裡,家庭遭受了極大的損失,特別是對兩個兒子打擊最大,十四歲的小兒子年幼失去母愛與呵護,見了親戚就哭著說他想媽媽,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同時受到周圍人的歧視與白眼,隨後受社會小混混的影響學會抽菸並成癮,和同學打群架。大兒子因擔驚受怕,得了精神抑鬱症。

◇爸爸被迫害致死,媽媽被非法勞教,雙城市閆善柱精神失常

正常時的閆樹鵬

閆善柱,男,三十六歲,黑龍江省雙城市單城鎮政德村村民。二零零零年一月,閆善柱、陳秀梅夫婦到北京為法輪功討公道,被關押半個月,後被勒索六千元錢,才被放回家。那年,他們的兒子小樹鵬才七歲。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陳秀梅正在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母親,單城鎮中共惡徒陳福彬、范子林等六、七人突然闖進,強行將她綁架,遭暴打。時隔一年,閆善柱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因閆善柱拒絕放棄修煉,經常遭受酷刑折磨,被勞教所野蠻灌食,導致他感染上重型肺結核病,二零零四年十月三日含冤離世。那年小樹鵬只有十一歲。

爸爸的冤死,給小樹鵬的幼小心靈蒙上了揮之不去的陰影,他只能把對爸爸的思念深埋心底,無法宣洩。他害怕再失去媽媽,恐懼感與日俱增。大約在十四歲的時候,他終於無法承受隨時都可能降臨的災禍,精神失常了,但和媽媽在一起時會好一些。但是迫於生活的壓力,媽媽陳秀梅必須去外地打工,以維持艱難的生活。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陳秀梅在哈市打工期間再被惡警綁架,後來被勞教一年半,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迫害。親屬、鄰居不敢將這壞消息告訴閆樹鵬。爸爸沒了,長期見不到媽媽,閆樹鵬在自家的牆壁上、棚頂、房門上、照片上,一次一次的寫下:「爸爸我想您了」「兒子想媽媽,希望早日見到媽媽」「三人是一家」「永生永世不分離」「昨天差點凍死我」 等字句,鄉親們看了,無不動容。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日,閆樹鵬因思念媽媽再度精神崩潰。

第八章 被迫害奪去生命的孩子

◇小學三年級女生被學校開除 含冤去世

河北省雄縣葛各莊村小學三年級的劉倩,在二零零三年的時候得了急性白血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家人將她死後下葬的衣物都準備齊全了。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抱著試一試的心理,父母帶著孩子學起法輪功來。劉倩在修煉七天之後,病體竟完全康復,由臥床不起到正常生活,醫院檢查說一切恢復正常。

誰料兩個多月開學後,孩子被叫到校長室,遭到校長的訓斥,強行讓她保證不煉了,否則不讓上學。小倩倩說是大法治好了我的病。學校老師就是不相信,硬說是誤診,硬把孩子送回家不讓上學。開除的第二天,小倩倩看到校長時,兩眼瞪得滾圓,流著眼淚,手指著校長,憤恨地說:「他、他、他……」在逼迫與折磨中,小倩倩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五天後便抑鬱而死。

◇修大法心臟病康復 遭迫害舊病復發 遼寧少年唐詩雨含冤離世

唐詩雨,男,一九八九年生,遼寧丹東福春小學學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一九九五年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稱他只能活半年左右。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不但能上學,而且成績非常好。

九九年七月,一家三口進京上訪被綁架。之後,父母屢遭綁架、非法關押。母親趙宏娥從馬三家勞教所回來後,狀態很差。由於父母屢遭迫害,又經受五次非法抄家,唐詩雨精神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導致心臟病復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十四歲。而此時,他的爸爸唐義清還在監獄遭迫害,連兒子的最後一面也沒見到。

◇內蒙古女孩張毅超因信仰遭非法開除,歷盡苦難含冤離世

一九九八年,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符桂英十一歲的女兒張毅超,開始隨母親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九月母親符桂英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學校發動學生簽名誹謗法輪大法,十三歲的張毅超被當時的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找去談話,霍林郭勒市610及公安局還向學校施加壓力,多次要求她簽名寫保證,否則以開除學籍相威脅。孩子被逼迫寫違心的話,心裡異常痛苦。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學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逼迫她停止學業,後經集團公司協調,學校同意接收,但強迫她每星期寫一份書面材料,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斷絕關係。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張毅超的父母再被綁架,只她一人在家,霍林郭勒市610及市公安局南廣場派出所秦寶庫、趙秀髮、翟拓、烏力吉等十多個惡人,到她家搜集迫害證據,拆炕拆沙發,連菜窖也挖地三尺。五月二十九日晚,社會上一群孩子到她家砸門,把窗上的許多玻璃都打碎,張毅超倍感恐懼。

同年九月十七日,張毅超的父母同時被送往勞教所迫害,家裡只剩下張毅超孤身一人。當時符桂英表示:「我得看看我的女兒。」國安大隊、610惡人秦寶庫、翟拓卻稱:「誰管你們孩子的死活。」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學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將張毅超非法開除,張毅超被迫在社會上流浪,備受歧視及侮辱,一天夜間,一惡徒從陽台爬上二樓,砸碎玻璃,闖進她家,把張毅超強暴。

二零零二年七月,生命垂危的符桂英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已雙目坍陷、骨瘦如柴,對她產生極大的刺激,年僅十五歲的張毅超被迫出門打工,不幸感染上肺結核,沒有錢醫治,又因迫害不敢回家,當父母找到張毅超接回家時,已無法醫治。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年僅十八歲即飽嘗心酸的花季少女含冤離開人世。

◇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陳英遭迫害致死

陳英,女,時年十七歲,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樹人中學高一二班副班長、地理科代表。品學兼優、受到多種獎勵。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陳英因進京上訪第三次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佳木斯駐京辦,佳木斯公安局「六一零」的政委李純友等人用手銬把陳英等強行銬在鐵管子上迫害,既不給吃喝,也不通知她的學校、家人。

據悉,「六一零」的李純友八月十六日親自帶人將陳英押回佳木斯。途中,這些警察將她用手銬銬在車架上,上廁所時只給打開手銬,不准關門,警察就站在門前看著,對陳英實施毆打、恐嚇、侮辱迫害,隨後陳英遭迫害致死。李純友曾親口向陳英家人承認:「你孩子我打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九日,中共喉舌殃視播出假新聞,稱陳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殺,趁家人不備跳車身亡。《三江晚報》也如法炮製,對冤死的陳英進行謊言中傷。

◇遼寧清原縣孫鴻昌被迫害得一家八口五死一殘

遼寧省清原縣法輪功學員孫鴻昌一家八口五死一殘。妻子王秀霞被關在撫順市看守所,被多名包夾犯人打倒在地,渾身是傷,殺人犯包夾鄭敏腳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就要噴一口血,跺一下,噴口血,連跺三下,僅僅十六天王秀霞被折磨致死,年僅四十二歲。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孫鴻昌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關勇等人綁架,暴打一個小時左右,再用電棍電擊生殖器,用拳頭猛力擊打生殖器。用最殘忍的劈胯酷刑將他致殘,將右腿固定,惡警雙手劈他的左腿過頭,每一次都長達一、兩個小時,痛的他多次昏死過去。撫順警察不斷的狂叫:「我們就是沒人性!你媳婦就是我們打死的!打死你也不用償命!大不了再花上兩千多元錢!」行兇的惡警沒有受到任何懲處,而被迫害致癱瘓、坐輪椅的孫鴻昌卻被重判五年。

孫鴻昌年邁的父親不堪承受慘烈迫害含冤離世;弟弟孫鴻森因警察無數次的騷擾、恐嚇而離世,弟媳因弟弟被綁架在驚懼中死去。

孫鴻昌幼小的孩子孫峰寄養在親屬家,在他只有十二歲的時候,媽媽被警察殘忍的迫害致死,他幼小的心靈難以承受這巨大的傷痛,一直在恐懼中度日。在這多重打擊下,孩子病倒了,在思念母親、擔心父親安危的恐懼中孤苦的離世。

◇品學兼優的十四歲初中女生張琤含冤離世

張琤(音「撐」),女,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生,品學兼優。一九九四年,七歲的張琤和父親一道在法輪功中修煉。九九年「七二零」後,其父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當地六一零惡人曾多次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和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學校搞所謂的揭批,當地中共惡人也經常上門騷擾,強行不准她學法輪功。

孩子幼小的年紀,卻遭到如此兇殘的恐怖驚嚇,一時間身心遭受巨大傷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出現白血病症狀。彌留之際,當地中共惡人仍毫無人性,不准其在勞教所的父親回家探望,次年二月,張琤含淚離開人世,年僅十四歲。

◇十四歲女孩王文蘭含冤離世

王文蘭,女,黑龍江雙城市第八中學一年級學生。十歲時,正在上課的她被黑龍江省雙城市東風派出所騷擾,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為維護合法權益,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十一歲的王文蘭隨媽媽和小姐姐去北京上訪,遭警察綁架,在駐京雙城辦事處被監禁七天後,被強行帶回本地,遭610人員非法審訊、威逼,並被非法勒索罰款七百元。因多次惡警騷擾、審訊、威逼,孩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僅十四歲。

◇媽媽遭非法勞教,十一歲延吉女孩獨自在家精神失常,煎熬幾年後離世

金明花,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年輕守寡,領著幼小的女兒艱難度日,相依為命。修煉法輪功使她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人。九九年「七二零」後的一天早上,金明花因想去以前的煉功點看看,在公園門口,卻被國保大隊惡警肖彬等人截扣、綁架。十一歲的女兒一人被反鎖在家,她要求回家給女兒開門、上學。可惡人連這最起碼的要求都不同意,將她送長春非法勞教一年。

惡人還在金明花家附近蹲坑,以抓捕去幫助小雪梅的法輪功學員。無助的小雪梅不知流了多少淚,苦苦呼喚著媽媽,孤獨、恐懼、饑寒交迫,還有多少不可名狀的苦難折磨,到二零零零年底金明花回家時,發現孩子已經行為異常,經檢查,確診為精神分裂。

警察照樣來騷擾,每來一次,雪梅的病就加重一次。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四個自稱河南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闖入金明花的家中非法抄家並當場綁架金明花,強大的刺激使原本已精神異常的孩子再也承受不住了,孩子徹底瘋了。金明花再被非法勞教兩年,街道辦事處將可憐的小雪梅送入了精神病院。

二零零五年三月,金明花回家後,因沒錢住院了,被迫把女兒接回家。一天,又突然來了幾個警察,逼迫金明花趕快搬家,小雪梅被這突發的狀況刺激發病了,從那天起,雪梅病情加重,變得不認人了,經常打自己的媽媽,打來照顧自己的親朋,在她的眼裡,把這些人都當成了要抓她媽媽的警察。痛苦煎熬幾年後,大約在二零一零年,小雪梅在媽媽的懷抱中離世。

第九章 孩子的心聲

崔勝雲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農機職工中專語文老師,丈夫叢國有是佳木斯市農機職工中專學校的才子,畢業於黑龍江省財經學院。兩人的女兒笑笑非常聰明可愛,經常被人夸是「神童」,四個月就會說話,一歲就能念書,三歲就可以創作,上小學曾五門功課全滿分。崔勝雲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六次被架,遭受五年冤獄,丈夫叢國有先被撤銷財會教研室主任之職,然後被取消長工資、晉職稱的資格,獨自撫養兩個女兒。

崔勝雲的一個外甥女,中共迫害法輪功貫穿了她的學生時代,她向人解釋的「迫害」一詞是讓人刻骨銘心的:是大姨不准教學了,是大姨家沒有房子了,是大姨變成了骨骼標本;是媽媽請人吃飯回來躺在地上哭;是一家人壓低聲音說話;是大姨、大姨夫今天搬家,後天搬家,大後天又搬家……這一切發生在對誰都好的大姨身上,發生在一個善良的家族身上,就叫「迫害」。

貴州九歲女孩肖夕夕寫給都勻監獄警察的信中說,「我的媽媽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結果於二零零一年被嘉禾「六一零」及國安惡人迫害致死。媽媽是什麼模樣我都不知道她就離開了人世。我現在沒有媽媽,我爸爸肖嗣先也被關在你們那裡,我成了孤兒,生活無人照顧,爸爸沒有做任何壞事,大家都說他是一個好人,請你們不要迫害他了。老師說牢房是給來關壞人的,怎麼我爸爸不偷、不搶,而且是學校里一名人人都喜歡的好老師,為什麼被關入牢房?是老師騙人,還是你們騙人呢?」

一位法輪功女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回來不久,正好小兒子的老師叫學生寫一篇作文《我的媽媽》,她八歲的小兒子寫道:「我的媽媽是煉法輪功的,她每天都學法輪功。她是個好媽媽。媽媽經常教育我要誠實,做一個好孩子。不說謊話,不要做對不起別人的事,一心為別人好。我的媽媽真好,我喜歡我的媽媽。」

八歲聰聰上小學二年級,活潑可愛。爸爸媽媽都是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惡警的騷擾,先後幾次被迫離家出走。一天晚上放學回家,聰聰原本稚嫩天真的臉上添滿憂傷,細心的二姨問他有什麼事?小聰聰說:老師今天留的作業是讓同學們寫三句心裡話。二姨笑著問聰聰:那你想寫什麼呀?聰聰思考了片刻,說:一:我想有一個安穩的家;二:我希望爸爸媽媽不被狗子(中共警察)帶走,我不再為他們擔心;三:我想像別的小朋友一樣快樂。聽到這裡,二姨的笑容凝固了,淚水止不住流下來。

遼寧朝陽法輪功學員張立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錦州市公安局到山東老家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錦州監獄僅一個月,被警察張寶志、程軍指使犯人活活打死,年僅三十六歲。張立田被打死後,他年僅九歲的女兒張辛桐給兇手張寶志的女兒張超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你爸爸把我爸爸打死了。可我不恨你,因為你們不知道法輪功真相。現在我把真相告訴你,希望你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阻止這樣的悲劇再發生,不要讓其他的小朋友因此再失去可愛的親人。」

這是一個孤苦伶仃的女孩的心願,也是所有法輪功學員的遺孤純潔善良的心願。

本文所摘選的只是明慧網上的小部份案例,這些無辜的孩子被迫害的程度之深、範圍之廣,令人神共憤。而明慧網所曝光的也只是實際孩子受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有太多罪惡仍被掩埋。雖然法輪功學員沒有仇恨,而且把所有的中國同胞都當作親人善待,希望人們都有個美好的未來,但是那些肆意荼毒善良百姓、毀掉大人孩子一生的人,又豈能妄想逃過天理報應和法律的嚴懲?!希望參與迫害者立即懺悔自己的惡行,並做出實質行動的彌補,才是對自己和家人的最好救贖。

中共在歷次運動中,不僅要滅絕人的肉體,更竭盡全力的踐踏人的尊嚴,毀滅人的靈魂,試圖摧毀人類心底的所有善念和良知,魔變全人類。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會不斷有人被迫害,不斷有人被蒙蔽而充當炮灰,只有全民拒絕邪惡,退出中共邪黨,解體中共,中國人才能擁有真正的自由和尊嚴,孩子們也才可以擁有他們本該擁有的藍天。

結束這場已長達二十年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是所有良知尚存的人的責任。

(全文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