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流芳:文昌帝君金言(二文)

蔡新知 整理


【正見網2019年10月14日】

一、文昌帝君金言,眾位必當緊記!    

明朝沂洲(今山西太原),有位名叫王用予的人,品性厚道穩重;他平日侍奉文昌帝君,非常的謹慎恭敬。並且與幾位好友,在里中結了一個社團。每年的元旦,大家就輪流負責建醮壇,在雲中山頂上的文昌帝君行宮,禮拜祈福。社中有位叫俞麟的人,為人以孝順謹慎著稱;遠近都有許多人來向他求學,拜他為老師。又有位叫郁從周的人,相貌非凡,氣宇軒昂、才高八鬥,口才文筆更是一流,大家都非常的推崇佩服這兩位才子。
    
正統辛酉年的元旦這天,王用予提早先到了文帝行宮,並且住在裡面。晚上他作了一個夢,夢到文昌帝君正在升殿,天下的城隍,都齊集在殿上,向帝君匯報鄉試錄取的名單。有位戴著朝冠、穿著紅袍的神,手中抱著一本很大的冊子,呈送到帝君面前,請帝君簽名批位。王用予就偷偷的問抱冊子的神,說:「山西省的錄取榜單中,有沒有王用予、俞麟、郁從周這三個人的名字?」 抱冊神說:「沒有。」 過了一會兒,諸位城隍,都退下來在旁等候。那位穿紅袍的神,就抱著冊子上殿,跪著將冊子呈送給帝君看,帝君一一的批閱,在每位錄取者的名字下面,畫了一個押。有時候,帝君也猶豫很久,未予畫押。然後,紅袍神就宣布帝君的指示說:「仍然交付各省的城隍,儘速查明積陰德者家中的仁厚子孫,將他們的名字,呈報上來.以替換榜冊中未經帝君批准的名額。」 這時候,王用予隱藏在殿旁的柱子下面,忽然聽到殿內傳來「王用予入殿晉見帝君!」的呼喚聲,王用予匍匐在殿階下,被召喚到帝君的座前,進謁帝君。帝君說:「功名的事情,是天庭秘密的記錄,不可以輕忽地泄密。因為你十餘年如一日,侍奉我十分至誠懇切,所以把你召來,伺你宣示;你的祖父非常樸實嚴謹,自食其力,從來沒有欺負過人,早就已經註記你為鄉科的前榜,以彰顯你祖父忠厚傳家的果報。又因為你平生遇到神佛就都稽首,但都是默求你自己的功名能夠如意,和你妻子楊氏的病能夠痊癒,夫妻能夠白頭偕老;而你那年老的母親仍然在堂,你卻從來沒有替她祈求神佛保佑;因為這個緣故,把你的功名降了二級,所以你中在下榜的五十三名;你應該要改變這種自私的心態和行為,不要再觸犯天心了啊!」 王用予聽了帝君的教導,連連向帝君叩頭謝罪。帝君又講:「跟你同社的周吉,是今科本省的解元。」 當時社中的成員,惟有周吉為人最為恂懦,而且學問、文章也比別人差,王用予聽了之後,感到相當的驚奇愕然;因此就向帝君叩問:周吉考中今科解元的原因。

帝君說:「周吉的父親和祖父,都是讀書人,從來沒有一字入公門涉訟,也從來沒有犯邪淫,周家祖孫三代以來,都未曾說過一次別人的短處,暴露過別人的一件惡事;而且周吉的曾祖父,曾經作過《百忍說》這篇文章,來勸化世人,也因此而感化了不少人。所以周家的父子祖孫,以簡單、樸實、靜默,在培植福報,已經有六十多年了,這是最上等的陰德,別人都不知道,上帝因而特別的嘉許。已經註記昌盛周家的三代,現在周吉中了本省的解元,這只是周家福澤的開始而已啊!」王用予再向帝君叩頭問道:「跟我同社的俞麟、郁從周,不知道他們兩位考中了沒有?」

帝君就檢視查閱太原讀書人的名冊,臉上現出不高興的樣子,說道:「俞麟本來應該可以考中一科,但是因為他侍奉雙親,犯了腹誹的過失,又經常刻薄的批評他人,不近情理,更妄言自命為君子,所以才除去他的科名,使他終身窮途潦倒!」 王用予再請問帝君說:「什麼叫做侍親腹誹?」 帝君說道:「俞麟對他的父母,雖然在言語舉動上,露出服從孝敬的樣子;但是在他的內心,則是不以為然,只是勉強的不露聲色而已;外表上好像事事都順從父母,而他的真性卻是一天一天的遠離了,這種自欺欺人偽裝出來的孝順,簡直就是把雙親視同路人一樣啊!要知道以欺騙虛偽的言行,來欺世盜名.最是觸怒神明了,所以才懲罰他。至於郁從周,本是天縱的英才,二十六歲就該中進士,三十歲出頭,應該做到中丞的官位,四十五歲晉升為大司空,而且還兼領司農司寇的職務;五十四歲在少保的職位上退休,活到六十九歲,並且得到善終;但是因為他從十七歲入學以後,就恃才傲物。言語間經常的諷刺譏彈,語帶雙關的戲謔調侃他人;陰間記錄他輕薄的口過,已經滿了二千四百七十餘條了。上帝因而震怒,已經將他記注在陰惡的黑籍中,除去他命中所有的功名;倘若他仍然不知道悔改,到滿了三千條過失,就要奪掉他的壽命了。並且還要處罰他的子孫淪落為乞丐啊!因為這些輕薄的口過,會傷了天地間的和氣,也觸犯了神明的忌諱。所以這種口業的罪過,與殺生和邪淫的罪過相等,你們可要特別的謹慎小心啊!」

過了很久,帝君又再指示說道:「邪淫、殺生、口過的惡業,就是犯了絲毫少許,也會有果報的。這就不需要再說了!但是邪淫、殺生這兩種的惡業,自愛的人,就會知道禁戒不犯,至於口頭上的訕笑,隨意的譏彈諷刺,這種笑裡藏刀、隱匿賊害他人之心,養成習慣之後,就會很難自己覺察了;最後竟然連言語容貌和心胸,全部變成輕薄了。而這些口惡,也全都被鬼神記錄下來,所以凶煞惡事,也就跟隨而來了。本來命中該享有極大福報,一下子就轉變成貧窮下賤的命了,實在是太可惜。也太可怕了啊!你應當廣勸世人,要以此為戒,不要再煩我在簽榜的時候,大費周章,猶豫不決啊!」 王用予就向帝君再拜而退。這時候,文帝行宮的大鐘,已經響起。王用予因而警醒。外面的雞,也已經叫過三次了。王用予於是就到行宮,叩謝了文昌帝君,立即拿起筆來,記下了這個夢境。等到秋天開榜時,周吉果然考中了山西省的第一名。王用予因而就將這個夢境的記錄,公諸於世,用來警惕世人。

二、修口至要,莫談隱穢   

宋朝的光孝安禪師,在入定的當中,看見了兩位僧人在講話;最初的時候,有天神在旁擁護,並且還傾聽他們的談話。久而久之,天人就散去了。過了沒多久,就有惡鬼在旁邊,吐口水,罵他們,而且還用掃帚,去掃他們兩人走過的足跡。

這是因為兩位僧人,開始的時候,在談論佛法,接著就閒話家常,最後則是談論名聞利養,講些男女隱穢。須知:出家人談論世間的事情,尚且被鬼神討厭、責怪,況且現在,每人身、口、意三業的行為,更有邪甚於此者!那麼,他們被鬼神的責怪,就更令人厭惡不堪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