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重慶市監獄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

石銘


【正見網2019年10月06日】

據明慧網近期報導,二十年來重慶市遭遇枉法判刑(不包含勞教和各種關押)的法輪功學員551人。被迫害的女性法輪功學員有331人;被迫害的男性法輪功學員有220人;其中遭迫害致死的有37人。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博士生、中科院研究生、大學老師、重慶中青年專家、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民營企業家、也有鄉間淳樸的農民,遍及各階層、各領域。他們年齡最小的只有二十幾歲,年齡大的遭遇迫害時已是七十多歲。他們在重慶市監獄系統遭遇了慘絕人寰的迫害,在此僅舉幾個迫害案例:

全國先進教師、重慶市江津區四牌坊小學退休教師周澤群,在重慶市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監獄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通知家人保外就醫,當時周澤群已經被迫害得不能走路,大小便中帶血,面色蒼白,被不明藥物破壞中樞神經,沒有記憶,字都不認識。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含冤離世。時年七十歲。

重慶南岸明月沱重慶造船廠法輪功學員鄧富壽,六十歲左右。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遭中共當局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在永川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新年的初五,初六,家人還曾去永川監獄看望他,而就在初八通知家人說鄧富壽在監獄得病去世,家人去永川探望時,不准家人外傳,不准上網,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無奈的情況下被迫火化遺體。

二零一一年底,鄧富壽頭皮突然大面積潰爛,後慢慢結痂,頭皮潰爛那段時間,眼睛又突然失明。永川監獄醫院人員曾經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從鄧富壽突然出現的異常情況看,他很可能是被惡警做活體試驗、下毒所害。

重慶渝北區洛磧鎮洛磧村法輪功學員白時凱,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遭綁架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牢獄中,惡警對他實施「冷酷刑」,整天罰坐,不准站立,終摧殘致病(獄醫曾為他打過針),後竟發展到不能動彈的程度,此時獄警又將其送往五里店少管所醫院進行迫害(警方說是「治療」),天天打針,也不知用了什麼不明藥物,到二零零一年六月被迫害致癱瘓。

親人得知消息後,要求面見親人竟遭惡警拒絕。眼看白時凱生命危在旦夕,獄中人員慌了手腳,於二零零二年臘月三十,派四個警察把白時凱抬回了老家,扔給了家屬。

當時,其狀慘不忍睹:白時凱全身皮包骨頭,體重由一百四十幾斤下降至不足六十斤,僅剩一付皮包骨架,而且神志恍惚,連大小便失禁也任其裹身而全然不知,也就更不知冷熱了。更為嚴重的是,全身僵硬,連床上扶坐也要滑落下去,吞咽困難,滴水難進,手指僵硬彎曲呈握拳狀,無法扳開,全身除胸口尚存一絲熱氣外,周身冰涼。

親人將奄奄一息的白時凱送到醫院輸點液,洛磧派出所竟然還叫醫院把他監控起來。洛磧派出所惡警對他這個已經被迫害致重殘的人仍不放過,長期監視,經常上門騷擾,收繳大法書籍,逼他失去修煉環境,致使他身體一直未能恢復正常,生活也不能完全自理,終在二零零八年八月被迫害致死,離世時六十六歲。

六十五歲的重慶市梁平縣七巧鎮法輪功學員肖紅秀,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在重慶市永川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家人沒有見到其屍體,只領了骨灰盒。

據知情人講,肖紅秀在永川女子監獄,長期遭受肉體和精神迫害,無病被強制吃不明藥物,不准與他人說話,被強制勞動。當身體長期遭受折磨,極度虛弱時,惡警揚言仍不准她休息:「幹不了活兒,跟著走,站也要站在那裡。」肖洪秀曾經多次在監獄幹活時昏倒在地。

重慶市武隆縣醫務人員、法輪功學員馮志蘭女士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被劫持到重慶市女子監獄,遭殘酷的迫害,被惡徒拉著頭髮往牆上撞,直至出血,用腳隨意踹肚子,不許上廁所等,被折磨致病危、保外就醫,二零一五年底,身體消瘦,吃不下飯,多次要求檢查身體,監獄方面一直拒絕她的正當要求,導致馮志蘭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重慶法輪功學員李基鳳,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中,屢遭綁架、關押,曾被非法勞教、判刑八年,在女子獄中遭受到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零年六月,李基鳳第二次去北京,被劫持到重慶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零三個月。在勞教所中,李基鳳被惡警插胃管,吊打,罰站,撞牆等各種酷刑折磨,甚至被騙至勞教所醫院及三二四醫院迫害,造成李基鳳精神恍惚,警察也認為李基鳳被迫害成「精神病」了。從勞教所出來後,李基鳳通過學煉法輪功,身體很快康復。

二零零三年五月,李基鳳再次被北碚警察綁架到黨校洗腦班迫害。期間惡徒對李基鳳拳打腳踢,扇數百耳光,用裝滿水的塑料瓶子打雙手,大字形吊到窗戶上等各種惡毒方式折磨,逼她「轉化」。由於未達到目的,警察又把李基鳳關入北碚戒毒所和看守所繼續迫害。

在所謂「轉化」企圖未能得逞後,北碚區法院對李基鳳非法判刑八年,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將她劫持到重慶永川女子監獄。

李基鳳堅持對大法的信念,女子監獄以拒不「轉化」為由將李基鳳關在入監隊迫害了五年半。期間把李基鳳送一個所謂「法研班」瘋狂迫害,動用一切陰毒下流的手段對李基鳳進行心理及生理上的摧殘,李基鳳曾連續三天被強迫灌不明藥物,導致大腦昏沉,牙齒大部份被毒壞脫落,左眼失明、咽喉,舌頭也受到嚴重損傷。

這期間,「法研班」惡徒企圖給李基鳳安上一個所謂「脫逃」的罪名,先用語言誘導李基鳳要到監獄外面去,然後有意安排門崗走開,旁邊暗中跟蹤,等李基鳳走出門外後拖回來摔在地上進行折磨。由於被長期的折磨和被灌食不明藥物,致使李基鳳在一段時間裡出現大腦昏沉、思維恍惚的狀況。

在獄中八年多,李基鳳的身體受到巨大傷殘。

亢宏,男,生於一九六八年,畢業於重慶市醫科大學,原為重慶市教委保健所醫生,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前亢宏曾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修煉法輪功後他嚴格按法輪功功理「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漸變成一個淡泊名利,待人友善,而又充滿正義感的好青年。多年的修煉,使他具有了真誠、善良和寬容的優秀品質,深得領導和同事的好評,多年被評為先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亢宏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遭受過種種酷刑、群體毆打、電擊、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等非人迫害……

三次被非法勞教,每次勞教二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一次被判刑三年,一次被判刑兩年。遭受過奴工、體罰、群體毆打、電擊及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迫害等非人折磨。

父親亢榮恩是重慶銅梁縣農機局局長(是當地有好口碑的幹部),由於冠心病多方醫治無效,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身體康復,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被迫放棄修煉以致舊病復發。「610」長期的恐嚇加上社會、鄰里、親友的不理解給他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於二零零一年三月(當時我還被非法關押在西山坪勞教所)含冤離世,據家人講父親臨走前還叫著兒子的名字;母親葉春秀也由於「610」、居委會的騷擾,長期擔驚受怕,於二零一一年含恨而去;哥哥、弟弟他們也被當地「610」、派出所等威脅,說什麼:我修煉法輪功會牽連他們不能提干,子女也不能當兵、上大學(在電信局上班的弟弟也確實因此藉口而沒被提干)。

以上只是重慶市監獄系統數百個迫害案例中幾個案例,從這些迫害案例中,我們看到了重慶市監獄系統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殘酷程度,也看到了中共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如何的慘無人道、慘絕人寰。重慶只是中國大陸監獄系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縮影,在中國大陸的今天,這樣的迫害案例,每天仍然在不停的發生著,許多法輪功學員都在承受著這樣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慘遭遇。

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七月二十九日的推特中說,今年的七月二十日是法輪功在中國被禁長達二十年的日子。現在,法輪功學員仍然受到中共政權的迫害,面臨被抓捕、酷刑和強迫放棄信仰。中共的行徑是不能接受的。

他說,「中共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還在強制摘取被關押的信仰人士的器官,包括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會繼續推動中共政權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侵害和虐待,迫害已經持續了二十年,一定要停止。中共必須聽見人民要求信仰自由的呼聲,並採取行動改正錯誤。中國人是偉大的人民,很快將有一天,他們能自由地實踐信仰。」

願法輪功學員們的悲慘遭遇得到更多國家的關注,願國際社會幫助中國民眾早日解體滅亡中共,儘快結束這場慘無人道、滅絕人性、慘絕人寰的迫害,願一個沒有共產邪靈的人類社會早日到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