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一) 能逢凶化吉的救命真言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12日】

能逢凶化吉的救命真言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同修小A被迫害流離失所住在我家。一天小A的丈夫來到我家,剛進門,只說了一句:我媽只能活一個月了!我問怎麼回事,他說:「骨癌,指標都……」急轉身開門要走,回醫院。我說:進來,別急,等我們發完正念一起去。他脫了鞋進屋倒在床上。

這時已經中午了,我們發完正念,一起去了醫院。……他們老夫婦香港、澳門、台灣都去過,但被邪黨洗腦太嚴重,就是不聽真相也不三退,這次徹底明白真相後,真心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她告訴我,明天去醫大檢查去。我告訴她,檢查不檢查不要往心裡去,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答應了,我們告別了。

轉天大早起來,他兒子開車去醫院接他父母一路到了省醫大,進行全面檢查。到晚上還沒有回來,這時已經八點了。我給他打了電話,他回答,結果還沒有出來,還在等。九點鐘電話響了,說:各項指標全部正常。太神奇了!當天就直接回家,隨後辦出院手續。

現在老倆口又出門旅遊去了。

例2:二零一四年六月,九十歲高齡的父親覺的身體不適,我們帶父親去醫院做檢查,經醫生全面檢查,確診為前列腺癌!

當時我們同醫生反覆探討治療方案,如果手術,老人年紀太大;保守治療,每月需六千多元費用,我們做兒女的都很著急上火。可是,母親一直說沒事,說只要讓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我們放心。

母親學煉法輪功二十多年,十幾種病都好了,她說她一個人煉功,全家都會受益,況且父親及我們全家也都相信大法師父,相信大法,父親肯定能好。

我們把父親接回家,沒有安排任何治療,父親就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個月後,我們帶父親去醫院複查,結果發現癌細胞沒有了。醫生也感到驚訝,問我們都做了什麼治療,因為醫生也是我們的朋友,所以我們就實話告訴醫生,父親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

打那以後,父親每天都一日數次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今年父親九十五歲了,身體一直很好,基本沒有生過病。

例3:二零一四年我退休前是一個建築公司的副總。我曾利用職務之便,勸退幾個包工頭(就是搞建築的個體大老闆)。他們其中的幾位在重大車禍中安然脫險,使他們認識到大法的神奇,「三退」真能保命啊!時間雖過去七、八年了,但他們跟我敘說的事故經過我還是記憶猶新。

A是我的同學,我勸他「三退」以後,幾年間,A就從小包工頭變成腰纏萬貫的大老闆。一次中午,我們在天津一個飯店吃過飯,他開車趕回工地,我回公司辦事處。

我剛到辦事處坐下想喝點水,我的手機鈴響了,一看是他的電話,我就問:「什麼事?」他就從電話里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說:「怎麼啦,這麼激動?」他說:「我出車禍啦,把一棵大楊樹撞折了,車頭撞扁了,我沒事。法輪大法好!」

B年齡不大,三十多歲,在承德承包兩棟高層建築。一次他從承德回天津,走承德經唐山到天津的高速路。承德高速路是山區,中間幾個山洞。那天正好下雨,他經過其中的一個山洞時,山洞北面雨小,車速快點沒事,進了山洞後,車速更快了。出了山洞高速路有一個左拐的慢彎,這邊雨水太大,路面水直流,由於車速快,車輪被雨水托起,車輪和路面產生不了摩擦力,左打方向盤,車不聽使喚了,車子照直直行,直接撞上了高速公路中間的水泥隔離帶。他說:我兩眼一閉,完嘍!車子在路面轉了一個圈他也不知道,停下來之後,他伸伸胳膊,動動身子,摸摸腿,不疼,他試著開開車門出來,活動活動,沒事,心裡那個激動。

他把車裡的腳墊子拿出來,頂在頭上,站在路邊打電話,恰巧是我兒子接的,讓派人順高速路去接他。這個電話打完後,手機就壞了,再打不出去電話了。路過的汽車司機都搖下車窗看一下,幾乎都說:車壞成這樣,這哥們完了。

後來交警來了,一個交警打著傘貓著腰,邊往車前走邊說:這車前後都撞爛了,人不知道爛成什麼樣子呢!他說:沒爛,我還活著呢!那交警著實嚇了一大跳。他做夢也沒想到人活著沒事。拖車來了,他說自己突然想起他的寶貝——大法真相護身符,趕緊從車廂里拿出來帶在身上。

例4:「你是好人哪!真是好人哪!」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集上,一個農家門口坐著的一位老人進入我的視線。他大約七十多歲,目光呆滯,流著口水,身邊放著一把拐杖。他就那樣呆呆地坐著,仿佛等待著什麼,與周圍匆匆的人流,熱鬧的環境是那樣格格不入。

我走近老人,彎下腰,禮貌地給老人一個問候。老人好像不會說話,看樣子「栓」(腦血栓)得不輕。我拿出護身符,指著上面的字對他說:「大爺,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吧。大聲念,小聲念,心裡默默地念都行。我是煉法輪功的,原來有多種病,就是煉功煉好的。法輪功師父是救人的,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誰相信誰有福,有了福,咱這病好得就快,病好了,咱就不用小輩兒伺候了。行走也方便,多好!」老人重重地點了點頭,口齒不清地「嗯」著。然後伸出一隻手,哆哆嗦嗦地接過護身符,看了又看,攥在手裡。「大爺,我這還有本《金種子》(明慧真相期刊),您可以看一看,對法輪功多了解一下,您收下吧。」老人又「嗯嗯」了兩聲,示意我給他放在半拉著拉鏈的棉襖里。最後,老人還點頭同意退出了曾入過的少先隊。

我彎腰合十,向老人道別:「大爺,過些日子,我再來看您,到時候您身體要大有進步喲。」「嗯!嗯!嗯!」老人非常用力地回應。

兩個多月以後,為了兌現諾言,我又特意到了那個集上。我的目光在搜尋著每一個門口及每一個門口坐著的人。「你,你,你來了!」一個滿臉堆笑的老人主動跟我打招呼,並且一個勁兒地向我合十。「大爺,您真的好了。您看,您一眼就認出我來了。」「你是好人哪!真是好人哪!」老人一把抓住我的手,緊緊地抓住不願撒開。我被動地被老人拉到他們家的屋子裡。一進屋,我發現那本《金種子》端端正正地放在床頭上。而那個護身符,老人把它放在桌子上供起來。老人趕忙拿起護身符,對我說:「念啊,好啊!」然後對著我和護身符合十。突然,老人象孩子一樣「嗚嗚」地哭起來。我,做為一名大法弟子,曾因堅守對大法的信仰,被中共酷刑折磨得上肢癱瘓。那時,我未曾掉過一滴眼淚,而此時,我卻被感動得淚流滿面。

老人非留我在他家吃飯,我婉言謝絕了。他又拿起桌上的火龍果往我包里塞,我又禮貌地謝絕了。老人不知如何是好,一個勁兒地說:「謝謝你,謝謝你!」我告訴老人:「我的師父叫李洪志,他是來救人的。我也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要謝,咱們一塊兒謝謝我的師父吧!」

臨走的時候,我又送老人一本《天賜洪福》小冊子,並鼓勵老人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出老人的家門很遠,我回頭一看,老人還在門口直直地站著,保持著雙手合十的姿勢。

例5:上門騷擾的警察三退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號上午,家中來了三個便衣警察,一進大門就喊有人嗎?我說你們是找我的吧,他說是。他又說:「我們來了三趟了。」「你們找我干什麼?」他說:「沒事,就是看看老太太您身體挺好的。」

我說:「好也是學了法輪功才好的,煉功以前渾身病,煉功後都好了,什麼活都是我干,多好!」我又說:「不許你們給我照相。」他說:「不照不照。」我說:「你們一來老百姓就說來抓我來了。」他說:「誰敢抓!沒那事!」

我沒容他說別的,我說:「你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天要滅中共了,天要降災了,就是人入過黨、團、隊的不從內心退出來,大災難來時,就會有災難,不退出來的一個也剩不下。你們都上有老下有小的,都是家裡的頂樑柱,如果你們有個好歹,你們的家不塌了嗎?你們三個都是黨員吧?」他們都說:「是。」我說:「退!」

兩個歲數大點的都說:「我退!」那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說:「我也退!」我說你們姓什麼?兩個歲數大點的都說姓李,歲數小的姓張,我說你叫老李,他叫中李,他叫小張。他們都說:「行!」

「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說好。他們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