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天涯尋法系列文章有感之——我今生的尋法之路

大陸大法弟子:古風


【正見網2019年11月12日】

閱讀了同修寫的天涯尋法系列文章,感觸很深,也回想起了我今生那一段幾經周折的尋法之路,寫出來與各位分享,希望大家都能共同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千古機緣。

1998年夏季的某一天,還在上學的的我趁著假期跑到離住處不遠的一個書店去閒逛,進了書店以後,隨手就拿起了一些書籍翻閱了起來,其中就有一本類似於地攤雜誌的書引起了我注意,那是我今生第一次看到「法輪功」這幾個字,其實那本地攤雜誌嚴格來講是一本破壞大法的書籍,因為在那本書上雖然登載了師尊的著作:《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 ,也登載了一些學員的心得體會和一些正面的信息報導,但是同時,它也登載了很多惡人所寫的反對大法的惡言攻擊言論和文章,更邪惡的是還竟然在師尊的著作上多個位置添加引用了一些惡人邪惡的評論,而且語言間非常的惡毒。其實當時並沒有很在意這本書,翻閱了一下以後又放下了,繼續在書店逛,可是當我準備離開書店,走到書店門口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硬是把我的頭轉回去,且目光自然就落在剛剛翻閱的這本地攤雜誌上定住就不動了。我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這樣?然後又走回去,再次拿起這本書,又看了起來,看著看著,就想把這本書買回去了,回到家以後,當天晚上,幾乎是一口氣就把這書的內容都看完了,當我看到書上登載的師父著作:《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的時候,真的是倍感親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雖然每隔一段落,就有惡人的評論攻擊,但是我就是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惡人的評論,就覺得這個評論的惡人不好。我還記得,當晚在看師父著作的時候,師父有講到修煉人消業和吃藥的這個關係問題,我當天晚上就有反應了,看完後突然出現了頭痛的現象,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還在猶豫,我要不要吃頭痛藥呢,如果我這也是在消業,我就不該吃,但是我剛看這個書,我算不算是這位師父的弟子呢?他會不會管我呢?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沒有堅持住,去吃了一點藥,現在回想起來,要是從那一晚開始我就沒有再吃藥了,那麼在這一問題上,是真了不起,可是我沒有做到。

自此以後,也開始了我長達數月的尋法之路,因為我之前從未聽說過有關大法的任何信息,所以就只能是到處去找,我幾乎找遍了我所在城市我所知道的公園,沒有找到(其實當時很多公園都已經有煉功點的了),找遍了我所知道的書店,我也向周圍的親朋好友打聽,打電話給住在別的城市的同學、親友,也表示不知道,在這個過程中,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有一天晚上,在城裡的某個書店裡,在放滿了密密麻麻書籍的書架上被我發現了一本大法著作:《法輪大法義解》,我真是喜出望外,把書買回去並看完了以後,我想學這部法的願望更加強烈了,我再次通過不同的途徑去尋找大法。

在四處奔尋無果的情況下,我決定到省會城市去找,那一天,我帶上我的弟弟,兄弟二人,乘大巴車前往省會,輾轉到達了省會的購書中心,那個購書中心很大,我們進去之後,我就直奔「生命科學」、「氣功」類書籍的區域去尋找,可是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最後在一本名叫《中國氣功大全》的書籍上的最後幾頁,發現了其中有一欄的內容上,提供了當時法輪功在北京的一個聯繫地址,我馬上把這地址記了下來,回家以後,我就開始寫信,把我是如何渴望得到這部大法的心情盡抒於這封信上,然後就照著地址寄了出去。

一段時間又過去了,有一天,我趁著空餘時間到地里幫媽媽干農活,幹著幹著,我又想起了大法,很無奈的仰望著天空,心裏面說到:「上天啊,難道我真的沒有緣分來學這部法嗎?」心裡甚是難受,就在那一天晚上,當我幹完活回到家的那一刻,讓我驚喜萬分的事情發生了,我收到了一封來至北京的信,那封信是當時的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某位負責人親筆所寫,上面有幾行字寫到:某某某,請你與某某(我們的省會城市)輔導站聯繫,找某某某,電話……..

當時激動的心情真的是無法形容,我照著電話打過去,通過省會輔導站的同修,聯繫上了我們本市輔導站的同修,至此,我終於把《轉法輪》等所有當時能購買到的大法書籍都請回家來了,經過了好幾個月的尋找,終於找到了大法書籍和本市各處的煉功點,從此也開始了至今已經二十一年多的修煉歷程,在此,弟子叩謝師尊的救度之恩,叩謝師尊助弟子接上了這萬古不遇之法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