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實錄:南宋宗室趙邦材,行惡遭報應

德惠


【正見網2019年11月14日】

南宋高宗紹興年間(公元1131-1162年)的中期,餘干縣(今江西上饒市餘干縣)有一個宗室子弟趙邦材。宗室就是指國君或皇帝的宗族,說白了他是皇上同一個家族的親戚,屬於皇親國戚。這趙邦材決意大興土木來營造府邸,修建亭台樓閣。他自恃身份尊貴,有權勢,於是罔顧法令,不管林木是否有主人,只要他看上了就會被其強行砍伐,甚至連佛寺、神廟中的樹木,乃至墳墓旁的樹木都在所難免。

他的豪宅建成後,卻家宅不寧,不斷發生靈異作崇之事,人心惶惶,不能安心居住。例如剛落成時,當地縣尉黃子強過來祝賀,趙家請他用餐,席間傳上來的酒竟都臭不可聞。趙邦材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生命在戲弄他,氣的大罵魑魅魍魎。第二天,廚房中的婢女,把昨天蒸的麵餅取出當早餐時,準備吃時打開籠屜一看,發現裡面竟都變成了污穢之物,再去看其它的食物,也都變成各種穢物了。趙邦材很快就生病臥床不起。

趙邦材以前處罰家裡的男女僕人時,都是把他們的頭髮系在木柱子上,固定好後再用木棍不停抽打,如果還不解氣,就用糞澆他們的頭。這次趙邦材經診斷是「肺熱」非常痛苦,他讓家人趕快從廁所撈出糞汁給他喝,不然就痛苦的不行。中藥里有一味藥叫「金汁」,主治天行熱疾中毒,是在深秋入冬之時,將十一二歲健康童男的糞便與上好的井水混合,再加紅土,然後用力攪拌,一遍遍淘洗,去除雜質。接著用細紗布過濾,最後剩下的水入陶瓮,以碗和碟蓋住陶瓮,再用加了鹽的黃土加封,埋入土中,存放二三十年,越久越清,越好,是很難得的藥材。可能趙邦材倉促間找不到金汁,又疼的實在不行了,才命令家人直接給他喝糞汁的。

他妻子不忍心看他喝糞汁,就給他換成糖加地漿,地漿就是新打的井水與地下純淨黃土混合沉澱後的水,有土腥味,也是一味清熱解毒的中藥。他喝了以後,感覺不好,非得喝糞汁才行,喝著喝著就瞑目而死了。後來縣尉黃子強將此事講了出來,希望廣泛傳播,使那些作惡的人心中有所畏懼,不要肆意行惡。趙邦材強奪他人木材,就連佛寺與神廟都不放過,可見其人不僅霸道,而且沒有一點對神明的敬畏之心,又經常虐待、侮辱下人。雖然其身份高貴,但善惡報應的規律絕不會因此而例外。所以死前不僅得重疾,而且還要喝糞汁才行,死的既痛苦又恥辱。

由小可見大,由惡人趙邦材的結局也可窺見中共這個惡黨的下場。趙邦材不敬神靈,中共更是搞無神論,徹底否定神佛的存在,自然也就談不上任何對神的敬畏,行為上更是迫害宗教信仰,迫害修煉人,近來又在大拆露天佛像,其劣跡比趙邦材不知道超過多少倍。趙邦材霸道,惡待下人,中共更是不斷搞運動禍國殃民,黨官們平日裡貪腐好色,人民痛苦不堪。趙邦材用澆糞的辦法侮辱人,中共則是用黨文化批判羞辱真正的中華文化,中國人民歷代對神佛神聖的信仰被誣衊為「精神鴉片」,孔孟之道,明君賢臣,才子佳人都被打倒,在黨文化的認識里迫害岳飛的秦檜又重新站起來了。中共自稱代表人民,把中共與中國劃等號,幹壞事時,打著中國的旗號,敗壞中國的名譽,中共才是真正的辱華。中共之罪行比趙邦材不知大多少,其壞事早已做絕,其結局一定是滅亡,而且留下永世的罵名,遺臭萬年。只有中共滅亡,中華才會復興,已經越來越成為中國人民的共識;在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共比當年的德國納粹還壞,更有人將中共比喻為「赤納粹」。過去德國納粹黨滅亡了其成員都受牽連,那麼作為中共黨、團組織成員來說,唯有趕快退出中共組織,才能避免未來中共垮台時受牽連被清算的可悲命運,才是真正明智的選擇。

資料來源:《夷堅志》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