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畫家走出現代派泥潭 創歷史巨作獲金獎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29日】

11月26日,2019年新唐人第五屆「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公布獲獎名單,一幅名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下簡稱《四二五》)的巨型油畫作品獲得金獎。

作品作者、香港畫家孔海燕在獲獎後表示,這部反映宏大歷史事件作品的誕生過程,就是她從現代派畫家回歸到傳統寫實派畫家的過程;也是她個人在道德修養上的昇華過程;更是新唐人油畫大賽努力恢復人類傳統文化的一個真實的例證。

「能成功完成這部畫作並獲獎,這是一種榮耀,是對我莫大的鼓勵。」她說,「但是這幅畫其實是一個集體創作的結晶,背後包含了很多人的心血,所以我感謝大家,感恩新唐人比賽的主辦方以及評委。」

孔海燕和她的獲獎作品《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

曾經搞現代派 走進死胡同

孔海燕從小學習傳統繪畫,1989年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中央美術學院,恰巧那年美院現代派畫室即第四畫室招生,所以她就進入現代派繪畫系學習。她在大學四年中努力把自己原來學的傳統畫法全部忘掉,完全扭轉成了現代派畫風;後來她又讀了中央美院的研究生,她當時接觸的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現代派「大師」級的畫家。

「我那時受中共無神論的教育,不信有神,也不知道人有生死輪迴和善惡報應,不知道現代藝術的三大主題——『性、暴力、頹廢』是對人類的傷害,也是對自己的傷害。」

由於強調自我,一直畫色情、暴力、丑怪、冷漠的畫,孔海燕漸漸對人生也絕望了,「覺著死人比活著的人要好」,於是在大學時期就畫古墓古屍去了。

畢業時她辦了第一個個人畫展,畫的全是骷髏;後來又辦了第二個畫展。她在北京美術界已經小有名氣了,曾經有人要付100萬元買下她的畫。

「我那時是閉著眼睛往地獄裡走,無論什麼人、什麼理論都無法改變我,就像泡在黑水裡的白布無法再洗白一樣。」

但是,有兩件事情引起了她對現代派藝術的思考。

一件事情發生在她的兒子身上。她屋子的牆上掛著一幅自己畫的現代派作品,是一個裸女,眼睛空洞,一隻眼睛像瞎了一樣。她的一歲多的兒子一看見那幅畫就拚命哭鬧,她要是把畫翻過來,兒子就不哭了。她想起中國的老話說,小孩子眼睛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莫非那幅畫上面附有不好的靈體?

第二件事是在她舉辦第一次畫展時,她母親本來是要在展廳幫忙接待賓客的,但是媽媽卻怎麼也不願進展廳,說展廳里呼呼冒著黑氣,讓人腦袋疼,而走出展廳後就「像走到另一個世界」了,頭就不疼了。

「這讓我想起自己親眼看過的一個事兒,有一個搞行為藝術的現代派『藝術家』,竟然吃死孩子的肉;我還看過一個錄像,裡面有一個國外的現代派畫家,他為了所謂『認識自我』,割開了自己的胳膊研究……」孔海燕開始對「現代派藝術」有所懷疑了。

回歸傳統寫實之初

孔海燕一邊在現代藝術上追求自我、放縱、新奇與名利,一邊又感到人生迷茫,不知活著的意義在哪裡。1993年的一天,她在街邊公園中偶遇了一個法輪功煉功點,橫幅上面的「真、善、忍」三個大字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她感覺這才是人應該遵循的原則,這才是人生的正確方向。

她毫不猶豫地開始學煉法輪功,不僅身體健康狀況變好了,她還明白了她以前對藝術和人生的所有迷惑不解的問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在書中告訴她,一幅畫上面帶有畫家本人以及被畫的人或物的一切信息。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兒子和母親對自己畫的那些所謂現代派作品是那種反應了,那些色情和墳墓里的東西帶的信息能是好的嗎?

修煉法輪功後她知道,神傳給人藝術的目的是表現人所崇尚的善與美,不是她在大學中學的那些東西。按照「真、善、忍」做人,她知道自己原來的現代藝術是害人害己的,後來就放棄了現代藝術專業,轉行當了一名美術老師。

2014年新唐人舉辦油畫比賽的時候,已經移民香港多年的孔海燕想重拾畫筆參賽。但是她不知道畫什麼,而且新唐人要求的是「傳統寫實人物油畫」,這對受現代派繪畫專業訓練的她來說簡直太難了。

「在學校學的現代派,也有一套理論和訓練方法,再讓我重新回憶起小時候學的傳統的畫法,我感覺我的眼睛看東西都是歪的,看線都看不直,因為一直訓練自己『變形』的感覺嘛……」

在要求自己「畫准畫像」的過程中,孔海燕初嘗自我挑戰與放棄的艱難,最後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畫出了一幅小男孩的寫實畫,參加了新唐人第四屆油畫大賽,獲得了人文獎。

「那次的獲獎像是我的藝術道路上的一個指路燈,鼓勵我繼續在回歸傳統的路上往前走,繼續畫寫實。」

《四二五》的創作過程


1999年4月25日當天,孔海燕(中)參加了法輪功學員的萬人上訪。(孔海燕提供)

1999年4月25日那天,孔海燕就在府右街上,參加了「四二五」萬人上訪活動。作為這個歷史事件的親歷者,她一直想把「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大上訪」這一歷史事件搬上畫布。

那時候,修煉法輪功的畫家們一直在創作美術作品,舉辦「真善忍畫展」,如今這個展覽已在全球五十多個國家展出了一千多場次了,受到各地觀眾的高度評價。從第四屆新唐人比賽回來之後,孔海燕就想畫一幅「四二五」題材的畫來參加「真善忍美展」。

這是孔海燕第一次從事寫實畫的創作工作,難度之大不可想像。

首先,她不會構圖。

「因為生活的真實和藝術的真實是不同層面的東西;再說,如何將這一事件真實深刻地反映出來,成為一件成功的藝術作品,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說,「我絞盡腦汁地去構思,畫了很多構圖,但都是照歷史照片畫的,看上去只是整理了一些素材,不像創作。」

香港畫家孔海燕在創作《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過程中。(孔海燕提供)

她於是向「真善忍美展」的畫家老師請教、學習,這個過程也是很痛苦的。過去頭腦中的現代派觀念和技法與老師們指導的傳統寫實理念經常發生衝突。

「那真是既有抵抗外界那些無知老觀念的壓力,也引起內在美院灌輸的變異觀念的翻騰,我必須時刻戰勝這些內外夾擊的進攻,才能往前走。」

孔海燕說,「尋找正確創作方法的過程,古今中外真正能解決問題的創作理念寥寥無幾,而且談的也多是技法,沒人去講心法,可心法才是決定是否會創作的關鍵,但是心法就牽扯到改變藝術家本人的人格和內心世界的問題了。」

她就天天學習《轉法輪》,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向內找自己不好的東西,不斷純淨自己。在畫家修煉者的幫助下,在放棄自我的苦修中,孔海燕逐漸開竅了。

她領悟到,這幅畫要表現修煉人純淨、善良、祥和的心態——所以要用橫向的長幅、水平且平行這種很強的形式感構圖;要表現法輪功學員們對信仰的堅定與堅毅,所以畫中間要放上垂直站立的人群;要展現歷史上的那天街道上的上萬人群,畫的左邊要以透視表現遠去的街道和望不到邊的人群;要突出法輪功學員敢冒生命危險向政府請願的壯舉,畫的主題要有三組主要人物給警察講真相;暗示當時中共山雨欲來的鎮壓惡勢力,要在畫頂部放上黑雲;向觀眾傳遞偉大的佛法無所不能與無所不在的威嚴與神奇,要在畫中的上部空間中畫上飛舞的法輪……

「畫家老師跟我說,這幅畫要給人形成『乍看是警鈴,細看一場戲』的視覺順序,使觀者驚愕之餘,處在對內涵意義不斷的發現和對主題的不斷認識深化當中。這一高度概括與巧妙運籌的瞬間繪畫構圖,其深刻度與震撼穿透力是任何其它藝術形式無法取代的……」

老師們的幫助讓孔海燕腦中形成了一幅完整的畫面,她就按照他們的指導,開始了沒日沒夜的作畫。

「四二五」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上萬人,到哪裡找模特呢?為了真實表現「四二五」這麼嚴肅的大題材,她力求尊重歷史,還原當年的場景,所以她在五年內找了近400個海外法輪功學員做模特。

「我是把每個學員當肖像來畫的,他們的性格、神態氣質,我都照著真人的樣子畫他們的肖像,我不會因為人多就把一些概括掉了,我都是按照肖像畫去畫,一個人一個人地認真地畫。」


孔海燕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創作中,畫了近400個真人的肖像。(孔海燕提供)

所以現在這幅畫上面的每一個形像都是有名有姓的真人,這在古今中外的歷史畫或者肖像畫中都絕無僅有。

在用油的方法上,孔海燕使用了歐洲的傳統的多層罩染法,即一層一層上,邊畫邊跟一位「真善忍美展」的修煉人畫家學習。

「我每買一種顏色都請示專家。」她說,因為有的顏色的化學成分相剋,「比如群青含硫,如果碰到含鐵的顏色就會變黑,我就用鈷藍和深鈷紫來調成群青……所以,這幅畫能保證百年顏色都不會變。」

為了尊重事實,還原歷史,孔海燕畫《四二五》時按照歐洲北方文藝復興時期聖像畫的要求,力求莊重、平靜、嚴謹和精緻,為此她做了大量的考證工作。

她研究了府右街的結構,牆是什麼樣的,地磚是什麼樣的,井蓋是什麼樣的,樹是什麼樣,有多少種樹,它們的生態和枝葉是什麼樣的……因為她不能回國,她就在香港找同樣的東西。

有一次,她為了找到府右街上的國槐樹,找遍了香港的公園綠地,最後在香港植物園中找到了全香港唯一的一棵國槐。

五年下來,在「真善忍美展」畫家們的指導下,在數百位法輪功學員的配合下,孔海燕終於完成了這部具有非凡紀念意義的畫作。


香港畫家作品《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孔海燕提供)

「一個畫家轉變風格是很艱難的事情。我從一個閉眼往黑里走的人,能夠回歸到傳統的道路上,第一個改變我的力量就是我的師父寫的《轉法輪》這本書,因為他把宇宙、人生這些人類從來都說不清楚的法理都用最淺白的語言講出來了。是大法徹底改變了我的觀念,也唯有修煉法輪功,我才能有這樣的毅力去改變自己。」

孔海燕說,第二個改變她的因素是參加了「真善忍美展」創作組,使她得到了畫家修煉者們的純正指導和無私幫助。

「第三個因素就是新唐人的油畫比賽,讓我學到了更多好的創作理念,也是一個讓我創作傳統寫實油畫的契機。」

現在,孔海燕非常清楚自己的責任。她說,就像這次大賽評委主席張崑崙教授寫的《惜緣》里講的那樣,「我應努力提高層次,放下自我名利,只為眾生負責,為提升人類文明負責,『不做庸匠做美神』。」

孔海燕從1993年修煉法輪功至今,已經修煉了26年。(孔海燕提供)

孔海燕,一個經過了從傳統到現代派,又從現代派回歸傳統這一痛苦掙扎過程的畫家,認識到了人類藝術的真諦和使命,那就是——「要給人真善美的感受,要給人光明向上的能量信息,要讓人嚮往善良與美好,要喚起人對神的虔誠信仰。」

孔海燕的作品《四二五》獲得了本次比賽的金獎。她說她最大的心願是讓觀眾能夠通過這幅油畫,了解法輪功學員,了解他們為什麼冒著生命危險去政府講真相,以及當代的現實,即今天在中國大陸仍然發生著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

她希望看到這幅畫的所有觀眾都能夠選擇正義的立場,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