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平凡的言行中看到自己的不足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6日】

許多同修高境界的行為,是一種無聲的語言,散發出正的能量,總能感染我,使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一、酷暑中精進學法的農民工同修

三伏酷暑天的一個中午,父親同修買了飯菜去看我的奶奶。快到那裡時,需要停下推電動車上路面台階。上去後,父親看到在路面陰涼處,一個人躺在地上休息,另一位盤著腿捧著一本書在看。看他雙盤打坐姿勢,雙手捧書虔誠閱讀的樣子,父親猜測是同修,就問道:「看《轉法輪》呢吧?」他很驚訝,問「你也修煉」?看裝束是農民工,儘管身材瘦小,但說話聲音洪亮,底氣十足。父親說:「咱們是同修,我這是給老母親送飯去」。他說「那好,越最後越精進!有機會咱們切磋」。

我聽了這個見聞後,感慨萬千!覺得農民工掙錢生存不易,很辛苦,不象我們生活安逸。但他卻能在工余休息時間,在那擠時間學法。他那精進不怠的修煉狀態值得我們反思自己,找出差距,趕上去。四個整點的發正念能高質量的保證嗎?每天的學法、煉功都能雷打不動的保證嗎?每天能時時刻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不忘使命嗎?這需要每位同修也包括我需要問一問自己。

二、寬厚善良的同修C

同修C是位不善言辭成熟穩重的人,在市政技術工作上成績優秀。很多單位的本科大學生、研究生都得向他求教。他說工作經驗是一方面,更多的智慧來源於大法。

一九九九年大法橫遭迫害,但每星期的《明慧週刊》都是他送來的。那時空氣中都透著緊張、壓抑,很多小區設了大門和門衛,街上安了監控,也常有辦事處、社區的人加班巡邏。為了維繫整體修煉提高,他頂著多大壓力,可想而知。他把「法輪大法好」張貼出去,他說就想讓人們知道法輪功沒有被迫害倒下,仍有人堅持修煉。

我曾經幼稚不理性。記得一個下午,我在鬧市張貼了不乾膠標語,回家路上遇見他,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我攤開雙手,讓他看手上的黃色。我說剛貼了不乾膠。那年代迫害很嚴重,沒有現在環境寬鬆。我這行為多麼令人後怕擔擾。他沒有嚴厲的埋怨我,指責我。溫和的說:「你看雞蛋如果有縫的話,會招蒼蠅的」。這個比喻一直警醒我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時,即便不怕,也要小心注意安全。後來在修煉甚至人生成長路上,我少了感性,更多了理性。

曾經有女同修夾槍帶棒訓我,我雖然知道修自己、不辯解,但總覺得被說得一頭霧水,沒有頭緒。父親也常說我東一榔頭,西一錘子,而後說:「唉,對牛彈琴,作用不大」。C同修話雖不多,但能切中要害,一針見效,令我近二十年受益。

C同修薪水不低,除了貼補兒孫家用,便是用於大法真相資料。而他自己穿著樸素,早些年騎著自行車,現在騎著電動車風裡來雨里去,給同修們傳遞資料。他也曾幫助過流離失所同修,但未曾透露詳情。

潛移默化中的受益、個人修煉的昇華更來源於二十年來他給我的師父新經文、新講法,從MP3播放器、光碟、小U盤到收視新唐人等等,他都不厭其煩,教我們使用更新。

同修寬厚善良、默默付出、海納百川的心性,讓我發現自己的不足,從而更加平和、理性、忍辱負重。

我很感恩這些同修的言行對我的影響和幫助。他們平凡的行為、對法的堅定也影響著我,在修煉中,縱然跌倒,也要爬起來繼續前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