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營救平台打電話 多救人

芬蘭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1月17日】

師尊講:「舊勢力改變的這一切,我也是將計就計的在做,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得走正。」(《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對這段法感觸頗深,體悟舊勢力在我們修煉方面做了很細緻的安排,方方面面巨細靡遺的安排一套它們的機制。感覺來到營救平台也有舊勢力的安排的因素,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從小膽子就小,什麼都怕,怕黑夜、怕死人、怕老鼠….等等,簡直怕得太多了,一直怕心很重,從來不跟陌生人聊天,我給自己起了個外號叫 「世界第一怕」。在修煉中還曾經受過迫害,那些陰影都在影響著我,那麼把這樣一個性格的人安排來給員警講真相,可想而知難度有多大了。舊勢力是想讓我知難而退,這些強加的因素給我救度眾生造成了很大的障礙,但是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舊勢力和它安排的一切,我們有師父,只要聽師父的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就一定能行,就能走出一條救人的道路來。

記得剛剛開始打電話的時候,那種既想撥通又怕撥通,電話鈴剛響兩聲就嚇得趕緊放下的複雜心情記憶猶新,怕講不好、怕挨罵、還有爭鬥心、虛榮心、好面子心。一包案子打下來,有的時候幾乎全身濕透,心裡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尤其是碰到罵人的員警,那個感覺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難過死了,我就不停的發正念解體這種不好的物質。後來悟到既然怕是執著心,私心不正是我要修掉的東西嗎?講真相也是我去怕心的好機會啊? 那我就好好利用它,來完成我救人的大願。通過不斷的向內找修自己,慢慢的我可以堂堂正正的講真相了,在這一點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在法中體悟到講真相對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事情。這是責任、是使命,必須要做好。但怎麼才能打開眾生的心結,從而能救度他們,這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尤其面對的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檢法人員,要想真正的講好真相,真正要讓對方得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體悟要做好救人的大事,就必須學好法,修好自己,多去執著心,因為就是這些不好的人心在擋著我們救人,學好法正念才會強,法的威力才會體現出來,干擾阻礙救人的因素才能解體。

我們再難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可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是最可憐的了,如果不能讓他們升起對大法的正信,他們就沒有未來了。就這樣在一次次撥打當中那些不好的思想不斷的被歸正。知道這就是修煉,再難也要往前走。想起大陸的同修冒著生命的危險,在險峻迫害的環境下都不放棄救人,跟他們比,我們這麼容易就能救人,這樣一想那困難就什麼也不是了。

一、聽出來了,你是真心為我好

記得在一次撥打電話的過程中,有個員警狂妄的說:「我在警校學習三年,參加工作一年,沒有人能騙過我,你就別費心了。」又說了很多邪黨宣傳的那一套謊言,一副不屑一顧的姿態。然後就把電話掛了,我不被假像所動,一次一次的撥,一點一點的講,同時求師尊加持,繼續把電話打過去,說:「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絕不會輕易上當受騙,可是有個謊言有24個漏洞你卻相信了。」他問哪個謊言?我就藉機向他詳細講了:「中共自編自導『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老百姓,嫁禍法輪功,讓你們都來仇恨佛法面臨被淘汰,還有八九『六四』時,血洗天安門,死了那麼多人,卻撒謊說一個人沒死。你說這個黨多邪惡吧!你天天聽假新聞,今天告訴你真的都不相信了,給你一個網址吧!可以看到很多真實的資訊。」

他說你給我吧!記下網址後他又問我說:「大姐,你打這個電話的目地是什麼?」我說:「就是希望你在大劫難中能留下來不被淘汰。」他突然語氣變得非常誠懇,說:「大姐,我聽出來了你是真心為我好。」然後就像老朋友跟我聊起來,還主動把電話號碼給了我,說:「大姐,我的電話號碼不輕易給別人,但是我相信你。」我又囑咐他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那樣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災難,法輪功是佛法,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面臨著法律和天理的雙重報應、大法教人修心向善的實例、活摘器官的罪惡、共產黨的邪惡、現在國內外的形勢等很多真相,然後囑咐他快點三退,不但自己退,還要幫家人三退,這不是搞政治,是生命自救,別給共產黨當替罪羊,如果你相信我,今天咱們就用真名退出來。他說:「好的,我叫楊某某,我是黨員,幫我退了吧,謝謝你大姐。」眾生善良的一面被喚醒了,生命都在等著大法救度,「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張張嘴而已,也清楚這是師尊在鼓勵我。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是在助師正法,是魔煉人心、去掉執著心的過程,更是修煉自己、提高心性的好機會。

為了能講好真相多救人,多次聽《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還有《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只有我們看清邪靈的真面目,才能給眾生講明白,他們的善心才會被喚醒。

還有一個派出所所長,是迫害同修的直接責任人,迫害了一對夫妻同修,剛開始不聽,接了掛,掛了接,還罵人,多次正邪較量之後,他背後的邪惡解體了,聽了很多真相,中共給替罪羊出台的法規,殺警換撤訴、中共卸磨殺驢、共產黨是什麼和不光彩的發家史、為什麼要宣揚無神論,破壞傳統文化,大法的美好和洪傳世界的盛況,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器官的罪惡、中共是反天反地反神佛的邪惡生靈,是害人的西來幽靈,藏字石昭示的天機,三退的意義和重要性,參與迫害的可怕後果,當他聽到:「千百年來很多仁人志士上下求索,想弄明白一件事,可是都沒有答案,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但是《轉法輪》給了明確答案,為什麼海內外那麼多專家、學者、教授、高級知識份子都在看?為什麼法輪大法能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因為法輪功是佛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有句老話叫『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你們不但騷擾修煉人,還把他們非法勞教,聽說過三武一宗滅佛的故事吧,每個滅佛的皇帝都遭了惡報,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也許你還不知道自己乾的是要命的勾當。你這犯的是天法?你能償還的了嗎?江澤民利用你去迫害修煉人,可是他能替你承擔罪責嗎?」這時候他明白了,語氣也緩下來了,說:「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看一看你說的這本書。」我說:「你就去找被你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吧!他們不會記恨你,一定會幫你的。」他說好,然後還問我大姐你咋這麼能說呢?你的文化很高吧!感覺最低也是個老師。我說:「你說錯了老弟,我沒有什麼文化,只不過我說的都是真話而已,你的善心出來了,你善良的那面就願意聽真話。」之後還告訴我說被迫害的夫妻,同修男的已經出來了,女的再有幾天也出來了,說以後不會做這種傻事了。他說對不起之前對你態度不好,我說沒關係,你能明白真相就好。感謝師父讓這個生命聽這麼多真相,能夠在善惡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一次河北的專案,領了一包案子裡面就有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責任人,開始撥通的時候只問了一句你是誰,我就簡單介紹自己,開始講真相。靜靜的聽了十幾分鐘,然後對方自動掛了,放下電話有點竊喜,歡喜心出來了,還有點顯示心,想著剛才講的那麼好要是錄音下來多好啊!就是這不正的一念,被邪惡利用,這通電話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開始罵人,因為他是河北人,方言很重,罵的是什麼也沒太聽懂。每次接通就惡狠狠的罵,罵夠了就掛機。我知道自己錯了,開始求師尊加持,並且不斷發正念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繼續給他講真相,可是這次沒聽進去多少,想就這樣算了吧!不打了,可是還有點不甘心,畢竟是因為我沒做好才使他被邪惡利用罵人的,就這樣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中午背法時,感到很內疚也很難過,翻書的時候都不敢看師尊法像,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發自內心請求師尊原諒,讓這個眾生得救聽真相。我一定要去掉這顆貪天之功的執著心。

下午撥打時間段,我把這包案子的其他號碼都打完了,就繼續撥打這個號碼,撥通之後還是罵人,我就把他的聲音關小,繼續把所有的真相從頭細講一遍,重點講了善惡有報的例子,再講到央視羅京因為誹謗大法,年僅47歲就遭惡報,聽有功能的人說現在羅京在地獄裡面一千八百種酷刑都過了幾遍了,慘不忍睹。別以為你們做了壞事沒人管,三尺頭上有神靈,都在看著呢!這時我把聲音打開了,就聽到他說:「大姐啊,你別說了,我再也不迫害了,我都聽明白了。」我叫著他的名字,說劉X啊!你聽明白啦?他說聽明白了,我說:「你今天罵我一天,我沒罵你一句,你也聽出來了,我沒有任何惡意,就是希望你聽明白真相遠離邪惡,不被淘汰呀。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會有個好未來。」他說謝謝你。當時感覺那個正念之場非常強,把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抑制住了,不敢掛斷電話,兩次問我,大姐我能掛電話嗎?我再一次囑咐他到大紀元做三退,他說大姐你把網址發到我的手機裡面。他的善心終於被喚醒了。放下這通電話的時候,師尊的法:「百鍊金鋼紅朝散 法徒回天兌誓約」(《洪吟四》〈燒紅魔 鍊金鋼〉)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我非常清楚這是大法慈悲威嚴法力的體現,我能做什麼呢,沒有大法我什麼都不是,更談不上救人了。

這次北京專案,師尊又把有緣人帶到我身邊,最後讓他看清共產黨的邪惡,並且拋棄邪黨做了三退。

回想得法至今,從一個不敢跟陌生人說話,膽小懦弱,自私自利的我變成一個遇事不急不躁、心態平和為別人著想的大法徒,期間傾注了師父的多少心血啊!是師尊從新塑造了全新的一個真我。現在講真相成為我每天都必做的事,也是我最願意做的事,而且在講真相中聲音變得越來越善了,爭鬥心和怨恨心越來越少了,是大法改變了我。

感恩的心無以言表。謝謝師尊!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