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中共,清除共產邪靈因素是人類的當務之急!

覓真


【正見網2020年01月23日】

——由中共殘酷迫害社會精英們想到

新年來臨了,在千家萬戶歡度新年的時候,可知在中國大陸有多少社會精英家庭,卻是在痛苦與淚水中度過。從近日明慧網《2019年被中共迫害的社會精英人士》一文得知,二零一九年至少21名修煉法輪功的社會精英人士被迫害致死,45人被非法判刑,42人被非法庭審,132人被綁架,72人被騷擾。

在此僅舉幾個迫害案例,看看中共是怎麼殘酷迫害這些知識分子與社會精英人士的:

案例1: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79歲的黑龍江法輪功學員、退休高級工程師孟紅,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黑龍江大學發放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抄家,不久被南崗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由於年齡過大,被取保在家中;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審判長文莉榮及警察突然闖入家中,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六年多,於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在獄中突然離世。孟紅的女兒向中共當局質問:「為什麼迫害死我的母親?還我母親!」

案例2:原河北遷安市政協副主席范惠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被當地政法委、「610」、公安局迫害近十八年,幾次生命垂危,最終於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被迫害離世,終年78歲。

范惠英女士,畢業於西安政法大學,曾任河北省遷安市政協副主席,是副縣級幹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由於遭受中共邪黨多次迫害,幾乎喪命。且因一雙兒女都在國外工作,無法在身邊照顧,多次想為母親辦理出國手續,都被當局非法阻止。自二零零一年二月份至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范惠英被非法扣押的工資總額高達近百萬元不止。還有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等一切福利待遇從未發放過,都被非法扣押。

案例3:大連法輪功學員朱本富一家人二十年來遭中共邪黨人員的迫害。朱本富和妻子孫敬美同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朱本富在監獄被迫害得滿頭白髮,身上都長出來黑斑,出獄後,胸前還時常難受伴隨咳嗽等症狀,並不斷地被騷擾等迫害,於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妻子孫敬美從監獄回家後不時噁心嘔吐,進食困難,已於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自從修煉大法以後,朱本富平時處處以「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單位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不占不貪,平時樂於助人,從部隊到地方單位工作九年,七年被評為先進模範工作者,在部隊時,立過二次三等功,十多次嘉獎。他在家裡是個好丈夫,好父親。工友,親朋好友鄰里之間融洽,是個大家公認的好人。

案例4;欒凝,男,今年60歲,大學文化,原來在寧夏勞動人事廳工作,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前,是寧夏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義務教功)。

二零一七年二月,欒凝先生在銀川市郵寄真相勸善信後,遭郵局人員誣告。

欒凝在法庭上講述了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遭迫害的經歷。欒凝平和的辯護髮言,感動了參加旁聽的親友,他們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在寧夏政法委、610的操控下,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冤判法輪功學員欒凝先生十年刑期,並勒索罰金十萬。

案例5: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李延春與妻子裴玉賢,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被被昌黎縣法院非法判刑,李延春七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二萬元;裴玉賢四年,勒索罰金五千元。夫妻倆當庭表示上訴。

李延春,66歲,在四十餘年的醫學專業生涯中,有著豐富的醫院管理經驗,曾擔任過多家醫院管理工作,擔任院長。他曾發表過20餘篇醫學科技論文,擔任本學科帶頭人。妻子裴玉賢,66歲,退休醫生,從醫四十餘年,人品樸實善良、為人正派、道德高尚、醫術精湛,是中國第一代影像師,她突破了最小腫瘤的早期診斷,在全國首屆影像科技成果會上,獲得獎勵。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頻發的心臟病間歇、低血壓病、腸絞痛等病都不翼而飛。她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向善,熱心幫助病人,遇事都為別人著想,深受廣大患者的好評和愛戴!病人感謝她,無論送錢、送物她都婉言謝絕。

案例6:雲南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學副教授陳新文博士,二零一九年七月份再次被警察帶走,至今下落不明,家人未得到通知。

53歲的陳新文老師於二零一二年六月走入法輪功修煉,身體和心靈受益匪淺,有發自內心的喜悅,總想告訴別人,讓人們都能像他一樣感受到生命的這份幸福和快樂。他曾說過,自己終於找到了生命的目標。他得到了法輪功,驚喜中知道了生命可以永恆的真理大道!

陳新文老師於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向學生講法輪功真相,被受謊言毒害的學生誣告,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至二十三日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學校剝奪了他的教師資格。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陳新文博士被非法開除公職。

案例7:中科院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畢業生時紹平,二零一一年經歷十年冤獄中超人體極限的酷刑迫害後,始終堅持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午,時紹平在北京租住房內再次被綁架、非法抄家,現在下落不明。

時紹平,現年48歲,中科院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畢業生。他善良平和,工作上兢兢業業,時時用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是一個受同事尊敬的好青年。在法輪功受到中共殘酷迫害之時,時紹平主動向政府和民眾講真相。二零零一年,時紹平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十年,後一直被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遭受種種殘酷折磨。

案例8:瀋陽法輪功學員於春生於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上午,在瀋陽北火車站出行時被瀋陽北站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並於當天夜裡被送至瀋陽鐵路公安處看守所關押。

61歲的於春生曾在瀋陽工業學院專科學校機械工程系擔任副教授和系主任,因修煉法輪功曾兩次遭受非法關押迫害,並被剝奪教學權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很快,因為於春生堅持信仰,拒絕放棄修煉,學校黨委撤銷了他系主任的職務。

二零零一年五月,於春生以機械系教師的身份返回學校上班,得到的卻是系領導轉達黨委書記不允許他上課的口頭決定。學校隨後強迫他離開教師崗位直到今日。這位優秀教師,從此失去了走上講台的機會。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中,這樣的血腥迫害案例千千萬萬,罄竹難書!在中共的歷史上對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人士的迫害一直在進行著,五十年代那場反右鬥爭,五十餘萬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人士遭到肆意屠戮和數十年的精神摧殘。

文化大革命中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人士又是中共打壓迫害的主要目標,許多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人士都難逃中共迫害的厄運。

從迫害法輪功開始,法輪功學員中的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人士自然成了中共打擊迫害的重點。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他在被非法審問時,那個國保隊長毫不掩飾的說,我們就是要抓你們這些有文化、有知識、有社會地位的人,你們才是共產黨打擊的重點人物。從上述案例中我們得知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長達二十年當中,會有多少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家庭遭受到這樣殘酷的迫害。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說,因為「為什麼共產黨取得政權之後,仍然不斷發動各種運動,乃至發動「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為什麼中國共產黨要以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為敵,必欲除之而後快?為什麼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裡,中國成為被共產邪靈控制最嚴密、迫害最殘酷的民族?

本書第一次揭示,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

目前,這個毀滅人類的魔鬼——共產邪靈,不但在中國大陸正在瘋狂的肆無忌憚的毀滅著人類,而且已經把魔爪伸向了整個人類社會,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人類面臨著危險!

值此新年到來之際,面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家庭的悲慘遭遇,我們呼籲:人類要想拯救自己,就必須解體中共,徹底清除已經滲透在整個世界的共產邪靈因素,否則,人類就不會有和平安寧的時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