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判法輪功學員的檢察官法官 惡運纏身

【正見新聞網2020年02月13日】

秦必先,湖北省荊門市京山法院法官,於2019年9月2日晚10時許,突發心梗,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無效而死,年僅49歲。

陳曉軍,內蒙古錫盟錫林浩特市檢察院副檢察長,2019年1月30日,他在接到紀檢部門的電話後,隨即從18層高樓跳下身亡。

李桂靜,遼寧葫蘆島市綏中縣法院刑庭副庭長,2019年12月中旬,其35歲的兒子魯曉峰,突發心肌梗塞死亡,留下一個7歲的孩子。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0年的鎮壓和迫害中,中共司法界一直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同時也是法院,檢察院人員厄運頻發的重災區。

明慧網報導,湖北荊門京山法院法官秦必先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和京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辦公室主任、國保大隊隊長彭義林,公安局等相關人員,2008年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判處法輪功學員肖厚珍7年,丁心正4年,陳蘭芳4年,胡翠蘭4年,董登桂4年,尚其鳳4年。

錫林浩特市檢察院副檢察長陳曉軍,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起訴而導致無辜民眾遭受殘酷政治迫害,被海外明慧網和國際迫害法輪功追查組織等記錄在案。其任職副檢察長期間,錫盟地區至少有5位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而遭中共檢方非法起訴。

其中,法輪功學員米超和宋曉花2017年7月被錫林浩特國保隊警察綁架。警方構陷他們二人的材料漏洞百出,米超、宋曉花倆人也曾在半年內不斷將辯護材料遞交到檢察院,資料中講述了法輪大法真相,並從法律、道義的角度,奉勸司法人員要恪守良知,維護法律尊嚴。

2019年1月初,錫市檢察院在幾經退案、補偵、延期後,從各科室抽人組成一個臨時的所謂「合審團」來討論此案,而當時的檢察人員都不願自己承擔後果。最終,合審團還是議定把米超、宋曉花兩位法輪功學員起訴到法院。

遼寧葫蘆島市,綏中縣法院刑庭副庭長李桂靜,多次參與給法輪功學員枉法判刑。有法輪功學員給李桂靜講法大法好,受迫害的真相,她也不聽。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在中共迫害法輪功19年中,有20,784參與迫害者遭厄運,包括他們的親友4,149人。其中檢察院有118人,檢察官占95人,在95人中,有16人殃及23位親友。

近20年來,明慧網報導大量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檢查官或法官,他們遭遇厄運的事實,以下僅列舉部分案例。

原哈爾濱市檢察院檢察長杜松岩跳樓自殺

杜松岩,原哈爾濱市檢察院檢察長。在其任職期間,哈爾濱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因判刑致死者有9人,對此,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011年,杜松岩退休。不到一年,2012年4月25日凌晨4點40分,他在北京跳樓自殺,終年61歲。

吉林省檢察院副檢察長吳長智被調查落馬

吉林省紀委監委2018年11月13日消息,吉林省檢察院副檢察長吳長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委審查和監察委調查。

吳長智,56歲,其在任職松原市檢察院檢察長期間,吉林省發生了一百多起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案例,包括松原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如:被華玉茹被非法重判11年,她的丈夫馬子富被非法重判10年。

吉林舒蘭市檢察院檢察長被監委監察調查

2018年12月18日遼源市消息,舒蘭市檢察院檢察長、原舒蘭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侯長富涉嫌嚴重「職務違法」,被監委監察調查。

侯長富,1970年出生,他在任期間,大肆綁架當地法輪功學員,尤其在任政法委書記的5年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構陷、綁架、抄家、拘留、洗腦、非法判刑等。

內蒙古赤峰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猝死

李秀麗,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負責承辦對公安機關等部門提請批准逮捕的案件審查決定是否逮捕等工作。

十幾年來元寶山區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的構陷案件上報檢察院以後,李秀麗一律給定性為刑事案件而下達准予逮捕的批示。

任職期間,他至少對32名元寶山區的法輪功學員非法下達逮捕令,致使他們被非法判刑,遭受迫害。

2017年11月,48歲的李秀麗在檢察院樓道內倒地而亡。

內蒙古正藍旗檢察院檢察長李勝革猝死

李勝革,51歲,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藍旗檢察院檢察長。2018年3月8日清晨,出門下樓梯時,突發心臟病猝死。

李勝革曾在錫盟多倫縣檢察院工作,檢察院罔顧法律尊嚴和事實依據,明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卻很快下達批捕令。法庭上,李勝革充當檢察院第一公訴人,協助法官違法判決,導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法輪功學員為自己辯護時,李勝革極盡詆毀之詞,謾罵法輪功創始人,攻擊法輪功,當庭公開謾罵法輪功學員,叫嚷:「你們只能低頭認罪。」

漢中市中級法院法官楊明德病死

2019年3月28日,漢中市中級法院黨組書記、院長、二級高級法官楊明德,因患病醫治無效,壯年55歲之際死亡。

楊明德在中共法院工作長達30年之久,期間全程參與了陝西省迫害法輪功的誣陷案,為中共冤判法輪功學員效犬馬之勞。

在其任職漢中市中級法院院長期間,被漢中市及管轄的法院冤判的法輪功學員杜淑明、杜淑慧、李金鳳、左麗至今仍在陝西女監遭受迫害;2018年,楊明德對法輪功學員楊華、兀亞莉枉判5年

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判囚終身

奚曉明,曾任中共最高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二級大法官。2017年2月6日,因受賄罪被判無期徒刑。

奚曉明在任期間,就積極效忠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申訴案件上,都根據中共的要求斷案,如:法輪功學員李志勤2007年9月12日被河北寧晉縣國保大隊13名警察翻牆入屋,摸黑毒打,直到李志勤奄奄一息,被抬走。警察告知家人李志勤是「突發心臟病死亡」,屍體被強迫火化。

2012年,李志勤家屬申請國家賠償,邢台市法院和河北省高級法院相繼駁回申訴。當地國保還把申訴人李志勤的兒子抓到邢台洗腦班拘禁一個多月,逼迫其放棄告狀。2014年3月13日,案件的代理律師及李志勤的親屬向北京最高法院提出申訴,遭當地電話威脅。同年8月,最高法院作出立案通知,稱案件已駁回並審結,而此前家屬、律師一直沒得到消息。

律師氣憤地說:「想不到最高法院更黑!簡直是枉法裁定!」而作為最高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的奚曉明,對申訴案件不作為負有責任。
大連市中級法院副院長被「雙開」

李威2006年起歷任大連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院長等職;2015年1月15日,李威被通報「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李威任職期間,迫害大連法輪功學員典型案例包括「十佳維權律師」法輪功學員王永航被重判案。

2009年6月王永航為法輪功修煉者從日旭作無罪辯護,被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下密令迫害,11月27日被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王永航上訴,大連市中級法院於2010年2月4日沒有經過開庭審理就直接宣布對王永航律師維持非法原判,關押到瀋陽第一監獄。2016年7月3日,王永航結束漫長的7年冤獄,回家。

甘肅永昌縣法院院長石多英被摩托撞死

石多英,男,48歲,甘肅永昌縣法院院長,曾將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判刑送入監獄,2004年9月3日在蘭州出差時被摩托車撞死。

瀋陽三法官腦病死亡 其中一名臨終懺悔

柳曄,原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副院長,曾口出狂言:「遭報應,鄂安福算個啥,要說我嘛,還差不多!」

2014年7月10日,柳曄與同事外出辦案,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腦出血死亡,年56歲。他是該法院第三個因腦部疾病死亡的法官。

張文,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2009年2月中旬,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剛剛參與對四名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10年,奚常海11年,孫玉書8年,霍德福6年。

鄂安福,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法官,45歲,於2011年2月18日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後死亡。鄂安福在2001年非法秘密冤判5名法輪功學員3年至8年的重刑。

和其他遭惡報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臨終前認清了自己的罪行,並虔誠地向法輪功學員懺悔,同時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

2014年7月10日,柳曄與同事外出辦案,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腦出血死亡,年56歲。他是該法院第三個因腦部疾病死亡的法官。

張文,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2009年2月中旬,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剛剛參與對四名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10年,奚常海11年,孫玉書8年,霍德福6年。

鄂安福,瀋陽市瀋北新區法院法官,45歲,於2011年2月18日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後死亡。鄂安福在2001年非法秘密冤判5名法輪功學員3年至8年重刑。

和其他厄運纏身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臨終前認清自己的罪行,並虔誠的向法輪功學員懺悔,同時退出了中共黨組織。

明慧網報導,鄂安福是於2010年12月31日突發腦出血,被送進醫院的。在住院期間,一位探望的親戚在和他嘮嗑時說: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送到我家門口的真相資料,說你們法院副院長張文剛剛在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6到11年的判決書上簽字,自己就得了一種怪病,還沒確診就死了,還有一個叫亢榮東的法官參與迫害法輪功,出了車禍,骨頭都撞折了,有這事嗎?

當聽到這位親戚的話時,鄂安福的眼神里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也許是出自內心的懺悔或恐懼,鄂安福不斷地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

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當著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面,鄂安福講述了自己十年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

2001年,中共對法輪功打壓初期,新城子法院(現瀋北新區法院)曾非法秘密判處多名法輪功學員重刑(數位被判五到八年),鄂安福參與了這些案件的非法審理。被無罪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中,第三小學的體育老師王敏是鄂昔日的同事。鄂安福說: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送進了大北(遼寧)女子監獄,後來得知王敏在獄中吃了不少苦,還得了重病,心裡感到有些內疚。

鄂安福還說,近幾年,在法院不斷地接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和信件,知道自己當年做錯了,但卻沒從內心對自己的行為真正的懺悔。他今天把這些十年前乾的壞事都說出來,向那些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深深地懺悔,他要在死之前,說出自己乾的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沒有共產黨的謊言欺騙,自己當年不會對法輪功那麼仇恨,以至於助惡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懲罰。

「十年了,這是我這輩子乾的最大的虧心事兒!」他說。

明慧網評論,古人有句話:「試看古往今來,只是一本帳簿。」上天明察秋毫,天理制約一切,因果循環,善惡報應,是毫釐不差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