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平台打電話的修煉心得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3月22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好!

之所以會選擇營救平台是因為覺得這裡救人緊急,需要更多的同修參與撥打,所以就來了。

剛上營救平台參與交流,聽到同修分享天體、宇宙、救度眾生等師父的法理時,聽著有些不習慣,心裡嘀咕著同修怎麼神神叨叨的,講得這麼高。後來體悟到這些話會衝擊到我的心,一定有向內找的地方。深挖自己的心,發現在信師信法上和同修有很大的差距,記得師父法理中講到"信在先,見在後",如果對這麼高的法理都不相信,不僅看不到,更別說想修回去了,除了不相信師父講的高層次法理,也可能不相信自己能修回去,想到這兒,不禁捏了把冷汗,還好有同修的交流,才能找到自己在信師信法上不曾發現的漏。

最近聽到同修交流撥打電話的問題,這讓我想到打電話的另一種情況,當電話撥通了之後,對方不出聲,也沒有掛斷,連續講了十幾、二十分鐘,都沒有回應,這時我會想對方是否在聽?是否把電話晾一邊,這樣的電話起不起作用呢?

記得好幾年前,台灣和大陸官方還有一些往來,一些大陸官員會到台灣來參訪,和迫害有關的官員來台灣時,各地區的的同修都會到這些官員經過的地方拉布條作訴求。有一年來了位宗教局長,打算拜訪台灣的宗教團體,其中一個行程是到我們地區附近的一間寺廟參訪。當大家知道這個消息後,決定租遊覽車到寺廟周圍拉布條。結果那天天候很不好,颳大風、下大雨,但是我們沒有取消計劃,還是如期前往。大家在寺廟周圍就緒後,就等著宗教局長的到來,當時風很大,幾個人拉著一塊長布條,幾乎要被吹倒,雖然穿著雨衣,衣服和鞋子也幾乎被雨水浸濕了,等了一段時間,還看不到人,當時傳來消息說他不來了,取消參訪行程。聽到這個訊息,大家並沒有馬上收拾布條離開,而是堅持到最後才打道回府。

所以那時只看到一群大法弟子拉著布條站在風雨中,旁邊都沒有人,我心裡想著這布條要拉給誰看呢?一位同修把當時站在風雨中講真相的情景拍了下來,拍了一些照片,其中一張照片拍到了一個大法輪,周圍還有一些較小的法輪。當大家看到了這張照片,都覺得很振奮,感覺師父在鼓勵我們,由於大家不受外在環境的影響,講真相堅持到最後,師父鼓勵我們那一次的活動沒有白費力氣、白花時間,看起來在人的空間似乎不起作用,但是在另外空間或許起到了巨大的震攝邪惡的作用。這件事讓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印象深刻。

在平台打電話,碰到沒有回應的情況,就會想到這件事。我體會到當電話撥通時,我們的空間場和對方的場已經連結在一起,真相材料是具有法力的。當我們以純淨的心講真相,把真相打到對方的空間場,在另外空間是可以起到清理邪惡的作用,從人這個空間來看似乎不起作用,但從高層次上、從修煉人的角度看,或許就可以看清楚這個問題了。

這次武漢的疫情,從相關報導及視頻中看到醫護人員嚎啕大哭、幾乎要崩潰,馬路上、醫院走道躺著屍體來不急收拾的畫面,看了很心痛,平台上同修們的心也都很沉重,希望能儘快打電話到武漢講真相救人。由於同修們救人的心很急切,平台特別安排了為期六天的武漢專案撥打。在撥打中,以為這些公檢法人員應該會和百姓一樣,提高警覺,結果沒想到他們一點都不擔心,還中氣十足的說"不用,不用,政府已做好萬全準備",感覺他們在這次瘟疫中被洗腦的更嚴重了,不了解外在的真實情況,不知道疫情早已失控了。

從一個武漢人向外界求救的視頻中,看到這位年輕人因為武漢疫情的嚴峻,講出了真心話,對中共的本質和作為,徹底的失望。而這些公檢法人員和老百姓比起來,他們更可憐,被強制洗腦,被謊言欺騙,所以他們更需要聽真相。

有一個電話是一位看守所的工作人員,接通了之後告訴對方救命良方,及瀋陽人念九字真言得救的小故事。對方問信法輪功病就會好,不相信病就不會好嗎?我回應他,不是要他信仰法輪功,而是誠心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應說既然法輪功好,為何有自殺事件?我告訴他,天安門自焚假案及大法弘傳,共產黨整死七、八千萬中國人,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回應說,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殺,美國人殺害外國人,為何沒有遭到報應?台灣的228事件呢?我回應他,228事件國民黨不但賠罪,還蓋紀念公園。共產黨殺害中國人,有哪一件事平反?他回說,即使心地善良,做好人,自己也要強大,否則別人也會打你啊!我告訴他共產黨本質是假惡鬥,中國人在共產黨統治下,人騙人,毒食品到處都是,人心冷漠,舉小女孩被車壓死事件的例子,國際上已在制裁中共,英國獨立人民法庭已判定中共是犯罪政權,法槌已敲響,中國將出現歷史四大里程碑......等真相,對方靜聽沒有回應,似乎在思考問題,從互動中感覺他是位明理的人,語氣和善,只是單一聽信中共灌輸的謊言,用中共的那一套邏輯理解事情。最後說完並祝福他,真心希望他能明白真相而得救。

另外還撥打了一個派出所的電話,接聽的員警態度惡劣,每次接聽總是罵人。最後告訴他九字真言,他突然破口大罵,為了不讓他造口業,再次撥過去,他還是罵人。向內找自己,覺得講真相急躁了些,對方沒聽明白真相就急於給九字真言,心想應該講其他真相。於是再撥過去,義正嚴詞的告訴他:你知道現在武漢老百姓和醫護人員的艱困處境嗎?你們在享用著從紅十字會搶奪來的救援物資,反過來還封鎖他們的求生之路,這樣還有良知嗎?你們是人民媬姆,應該要保護老百姓,希望能以職務之便善待他們!對方沒有再罵人,靜聽了2分多鐘後低聲罵了一句,便掛斷電話。對眾生如此的回應,內心百感交集,一方面擔心這個生命是否能得救?一方面覺得自己講真相的慈悲遠遠不足,還得多學法、向內找,提升心性。

在和眾生講真相中,真切體會到能明白真相的生命多可貴,但在危難前不了解真相,將面臨淘汰的生命卻如此脆弱。

面對這次的大瘟疫,想到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講到:「所以在證實法中不管形勢怎麼樣,大家都不能掉以輕心,還要繼續努力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我想只要知道現在時間緊迫,抓緊時間搶人,救人,有這樣的願望就可以了,想多了,也是執著啊!

打大慶專案時,由於是跨年的專案,1月1日要給師父拜年,因為早上得在平台領案,所以沒有參與拜年的活動,在心裡給師父拜年並請師父諒解。結果當天撥打狀態很不好,不僅接聽率不高,接通的電話也一直罵人。後來暫緩撥打,想到有一套功法沒煉,補煉第四套功法,向內找自己,找到了早上沒參加拜年活動,夾雜了一個安逸、怕麻煩的心,想著要那麼早起床,路途又遠,還要穿整套大法衣服,真是麻煩。找到了這些心之後,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接下來撥打下一個號碼時,第一通對方就接了,在講真相時,覺得講的特別順,且發自內心為他好,希望他能聽明白,對方一直"嗯,嗯"做回應。勸三退時,說不是黨員是團員,告訴他以真實姓名做退出聲明,他爽快的說"好",也記下了三退電話,最後祝福他及家人。他回說:謝謝。前後只講了6分多鐘,對於這樣的撥打結果,感覺很意外,我想是向內找、煉功到位及發正念起到的作用吧。

打營救電話過程中,體會到我們可以掌握的是修煉的基本功,除了向內找修心性外,學好法,發好正念,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也很重要,至於撥打結果如何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到的,在另外空間師父都有安排的。正法到了最後,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也提高了,若其中有一項沒做到位,講真相就沒有力度,這或許是師父在法理中說的修煉要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狀態。

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的神通,當撥打狀態不好時,除了向內找自己外,發正念清理空間場也可以歸正撥打狀態。記的有一次用正念一點通撥打電話,當時按鍵版面出現異常且無法操作,當下第一念就認定這是邪惡干擾,馬上對著正念一點通發正念,發完後再重新開機,正念一點通又回復正常了。

所以師父什麼都給我們了,法理、神通、法寶…...,只要我們帶著一個修煉的心,打營救電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營救平台是個正邪交戰的場,一邊是師父看護著弟子的心,當我們的心到位了,師父就把有緣人推到我們跟前,讓他們聽真相。一邊是邪惡虎視眈眈的看著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當我們一個念頭不正,它就鑽空子干擾,電話會出現被設置,無法接通等現象。所以向內找很重要,以前不曾有的人心,在打電話中一個個都冒出來了,人心體現在方方面面,我覺得向內找提升心性及參與交流對打電話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所以營救平台是一個很好的修煉的地方。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會,有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

叩拜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