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街串巷講真相 挨家挨戶勸三退

中國大陸 淑芳


【正見網2020年06月29日】

我今年七十歲了,學法煉功二十年了。煉功前我渾身是病,因治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被醫生強制出院。尤其後來得了直腸癌,更是痛苦不堪,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時刻,我的親家向我洪揚了法輪大法。我一看完書就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我悟到師父是救人的,我沒有病,不用吃藥了,那些痛苦都是業力所致。我把藥扔的扔,送人的送人,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

一、我成了當地弘揚大法的活廣告

得法後,很快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原來的膚色是黑黃的,一臉病相。得法修煉後,我變的白裡透紅;我患的直腸癌也好了。師父將我的身體完全淨化了;同時又給我淨化了心靈:我以前罵人是家常便飯,爭強好勝無敵手,誰見了誰躲。村裡人背地裡都說我是老婆王。連村幹部都懼我三分。學法後:現在我不但不罵人了,而且有時被別人罵,我也不動心了。成天樂呵呵的,誰見誰親。村裡村外凡是認識我的都說:我完全變了個人,他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變好的。我成了當地弘揚大法的活廣告。

二、走街串巷講真相 挨家挨戶勸三退

從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後,為了救度世人,我天天外出講真相。後來師父讓我們勸三退救人。我又給世人講真相做三退。我外出講真相:給他們一講就信。尤其給被我罵過的人講真相救他們的時候,他們都驚喜的說:「你的變化真大,法輪功真好,聽你的,我們退。」就這樣,我把我娘家和婆家的兩個村莊,每家每戶登門講真相做三退。有的還不止一次,幾次才講通。這兩個大村莊,通過我登門講真相,最後除特殊情況外,很少不退的。就連兩個村的:村幹部居委會的人,我也給他們退了;看大門的警務人員我也給他們退了;而且我還經常送各種資料給他們看。使這兩個村的世人都明白了真相。因此,兩個村的村幹部從來沒做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

做完了這兩個村後,我又天天外出講真相救人。我只要出門,見人就講真相。逢集必趕,即使在腿痛無力邪惡干擾的情況下,我也堅持出去趕集講真相救人,走到哪我講到哪,熟悉的人見了我說:「你真忙,你成天的宣傳法輪功。」我說:「講真相救人是我的使命」。

三、登門勸訴江,眾生選未來。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是新的天象變化。師父講法中說:「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轉法輪》)我悟到人人都應該起訴江魔頭,才能儘快的將江魔頭繩之以法,制止迫害,救度更多的眾生。

推動這個天象變化,還得我們大法弟子來做。悟到後,我在心裡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我要把我生活的小區包下來,讓這裡的眾生知道訴江大潮,參與訴江,樹立威德,選擇美好的未來。」我拿著同修給準備的《歷史的審判一開始》徵簽明白紙,開始登門徵簽。

有的居民不解的問我:「我們都三退了,都保命了,怎麼又要簽名?」我說:「你們三退了,命是保住了。可是那只是個空殼,沒有威德。現在轟轟烈烈的訴江大潮開始了,全球有良知的人紛紛簽名控告江澤民,我們大法弟子有二十多萬人,用真名實姓起訴它。你們可以聯名舉報,用這種形式樹立自己的威德。老古語說:人有窮命和福命。沒有威德,沒有福報就會受窮。窮命是非多,病災多,過日子不順當。你願意要個窮命,還是要個福命?要福命就趕緊參與訴江,簽字按手印。」

聽我這一說,大部分人說:「我不要窮命,我要福命,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太壞了,我同意舉報。」就這樣大部分人簽字按了手印,都是真名實姓。

過程中,也有不順利的時候,有的人被邪黨的淫威嚇住了不敢簽;有的人剛要簽又被家裡其他不明真相的人給阻擋住了;還有的不耐煩的往外推我。遇到各種阻撓。

但是我都沒有退卻,再找機會,再登門,再講。就這樣,我們小區的居民大部分真名實姓的參入了訴江。做完了本小區,我又到另一個比較熟悉的小區去做,還是每家每戶,登門講真相讓世人參入訴江,兩三天的時間,這個小區的人,大部分簽了名,按了手印,選擇了正義,樹立了威德。在學法點交流的時候,有同修誇我真不簡單。我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是動動嘴跑跑腿,沒有師父的加持我什麼也做不了。」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四、去掉氣恨心,正念救世人。

一天,我到鄰村勸世人訴江。一進門剛說幾句真相,這位婦女就破口大罵,罵師父,罵大法。我的氣就上來了,剛要張口和她爭辯,理論理論。可我馬上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不能動氣,得忍住,不能被她帶動。我就正眼看著她立即發正念:剷除她背後的共產邪靈和黑手亂鬼,解體另外空間干擾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滅!在我的正念下她膽怯了,避開了我的目光,離開我,走到院中轉了一圈回來了,不罵了,沒有邪勁了。開始正常說話了。我立刻對她說:「大嬸子,你可做壞事了,造大業了,犯了天大的罪了,這回誰也救不了你了。」她問:「我怎麼了?」我說:「剛才你那麼罵師父、罵大法,你這不是造了大業了嗎?」她問:「剛才我罵了嗎?」我說:「你確實罵過!」她嚇的直問:「那我該怎麼辦才好?」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驚醒了。我說:「你得寫一個鄭重聲明,聲明你罵大法罵師父的話作廢,今後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她很誠心的說:「好。」看到她前後判若倆人的表現,我再一次感到師父的慈悲,不毀掉一個眾生,都給機會。我也去掉了氣恨和爭辯的心,又一個眾生得救了。

有時安逸心出來了,天一熱我就不想出去了,想到師父的法:「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⑵我克服安逸心,又背著包出門講真相去了,雖然累點,但是心裡踏實:覺著今天沒浪費時間,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

正法已近尾聲,我不想再浪費時間,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要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隨師正法救度眾生。

註:
⑴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⑵李洪志師父的經文:《提醒》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