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三退小組講真相勸三退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10月08日】

我們地區講真相勸三退的學員與大多數海外學員一樣,以往基本上是把勸三退的重點放在周末向景點的中國遊客勸三退、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上。 過去我們在景點每周成功勸三退的人數也不多(每周景點所有勸三退學員的成功勸退世人總數一般超不過十人),那時看到明慧網報導中一些海外勸退好的學員,一天勸退幾十到幾百人,還能一車一車的勸退,整個旅遊團的退,當時我們聽到這些就像神話一樣,真實而又遙遠,可望而不可及。勸退的學員心裡羨慕的不行,總想著什麼時候能親自目睹一下這種神跡,跟哪位勸退高手學習交流,也好提高一下勸三退方面的修煉和有關法理的領悟。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看到我們在這方面雖然悟不上去,但是一直有一顆想救人的心,就幫了我們一把:在去年夏天歐洲法會時,一些在勸三退方面做的好並且有經驗的同修來本地專門和我們進行了交流,幫助我們提高,使我們在面對面勸三退上學會了向內找、向內修,明白了許多相關法理, 大家一起“整體提高, 整體昇華”(《轉法輪》)。

國外的同修,和我們交流了勸退、救度中國人的重要性。師父講法中講過,“以前我跟大家講過了,現代的中國人都是歷史上各個民族的王、各個時期的王,在宇宙中從天上下來的層次很高的那些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他的得救會使他所代表的背後那些無量無計的眾生得救。”(《法輪大法·各地講法十一》- <二十年講法>)比如有些地區的中國人雖然在餐館、店鋪幹著辛苦而不體面的工作,但他歷史上卻可能是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王,背後有很多這個國家的世人和他聯繫著。如果這個中國人不明真相、沒得救、沒三退,很可能使他背後的這個國家的很多世人沒法表態得救,因為他們的王、主還被舊勢力控制著,沒有得救表態。

同修進一步和我們交流到,有些國家向上層、主流社會講真相很難做,長期打不開局面,做這些項目的同修有困難,觸及不到上層人士等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很可能就是因為該國學員沒有悟到勸退、救度本地中國人的重要性,使與這個國家世人、國家的上層、主流社會有緣份的本地中國人沒有三退,沒有明白大法真相得救,這些中國人反過來又抑制阻礙了這個國家與他背後代表的體系相關的世人和主流社會的得救。所以勸退時,我們不能只顧在景點的向大陸遊客三退講真相,而忽略、迴避本地華人的三退。去本地華人店鋪勸三退,不管如何困難,也要做,不能忽視,這是當地中國學員的責任。

師父法中講過, “中國大陸雖然世人變的很不好,被中共邪黨把人的觀念搞壞了,道德很低下,那個社會雖然很不象樣了,但是那裡確確實實是各個民族、各個時期的王很多都轉生到那裡去了。不管是哪個民族的,甚至於天上的很多王也轉生到那裡去了。那個環境被搞的那麼亂,宇宙的舊勢力就是想在這麼亂的情況下看誰能走出來。從險惡中、從壓力中能得法它們才認可,它們知道一個人一旦得救還牽扯到他們背後的無量眾生的得救,也會牽扯到世上他當過王時的其他民族的眾生與世人得救,中國人的得救會使這個世界上各個民族的很多眾生得救。”(《法輪大法·各地講法十》- <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國外的同修告訴我們,去三退前必須做好學法煉功的功課,自己純淨了、有了能量才能三退救人。三退時,一定要同時不斷向勸退世人發正念,勸退不停,正念不止。如果不能同時一邊發正念一邊勸退的同修,可與其他同修配合一起勸退,一人勸退,一人不停的近距離發正念;到以後心性穩定了、正念強大了、能量場大了,一個人就能制約、解體常人背後負面的東西時,再單獨一個人勸退。每次勸退完一家店鋪或一批遊客後,就要大家一起向內找,挖執著心並發現問題,同時發正念清除執著心,總結、點評做的好、壞的方面,加以改進。大家就這樣不斷歸正自己,不斷的修整體配合勸退(當然這是在有時間時,不能因交流總結而錯過勸退遊客)、學會如何圓容別人,在別人勸退出現問題、遇到困難時,如何用智慧和正念為同修補足,修出無私無我。

在不到兩週時間內,國外的同修除了與我們在景點一起勸退,還帶動我們組合成勸退小組,主動到一部分華人店鋪、飯店中勸退,讓大家真正去體會一下雲遊,在困境中加強自己的勸三退正念,救度可貴的中國人。“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當我們真正的在三退中向內不斷修去自己的各種心後(常見的如怕心、顧慮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色慾心、歡喜心、求心等),我們的狀態就在不斷的變化,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 比如,受黨文化影響,有的學員爭鬥心比較強,而且自己意識不到,勸三退中一遇到難退的人時,就被爭鬥心帶動或被邪惡把爭鬥心挑起來了,那時根本就談不上慈悲救度了,而是和世人針鋒相對了,所以往往最後勞而無功了。通過一段時間向內找,注意修去爭鬥心後,我們勸退時的語氣和面容都善了,相應的每日勸退的人數也不斷的增多。

經過一段時間在景點和華人店鋪三退的實地實踐,我們歸正了自身很多隱藏的不好觀念和思想如:要多勸退人為自己樹威德的私心;內心中不明確“勸三退為了多救人多救度眾生”而成了“為勸三退而勸三退”;勸三退時不修自己的慈悲和正念而是注重人表面的技巧和口才等等。還有如在三退人數多、順利時,忘記了自己是在救度眾生中證實大法,變成了證實自己;貪天之功,忘記了師父法身和正神做的所有鋪墊,認為自己修的如何好,以為都是自己正念正行;勸退不成時、遇到困難時沒有求助師父等。“心性多高功多高” (《轉法輪》),當我們歸正了自己,昇華上來後,我們一下就突破了三退中成功勸退不多的這個瓶頸。

另外,阻礙成功勸退的一個最主要執著是和人搭話時的愛面子。一位每天能勸退幾百的同修和大家交流時談到,常人認為面子是最重要的,最怕丟面子了,有的人能為了面子去死,而為了救度可貴的中國人,我們就要放下自己的面子,慈悲救度他們,從一方面來講這也是一种放下生死。不放下主動搭話時怕丟面子的心,你就無法突破成功三退的第一步,也就談不上什麼三退了,這些是要吃苦實修才能達到的。師父在《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時開示:“在講真相中觸動人根本問題的時候,同時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時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會表現出來。” 當我們喚醒世人,人明白的一面表現出來後,世人就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經過一年的魔煉,現在我們在景點能開口獨立成功勸三退的學員增加了一倍多,以前只打電話不面對面勸退的同修也出來了,而且西方白人學員也參與進來並且能用英語成功勸退中國人。本地在去年勸退的人數比往年翻了幾倍多,我們終於實現了成功勸退一大車遊客的夢想(當然,這類遊客都是了解了一定真相基礎的,正念強的,不是每個團都如此)。 當初新開闢的去華人店鋪中勸三退、救度本地中國人的項目也一直運作至今,本地華人勸退小組一直見縫插針的在旅遊淡季或景點勸退空餘時主動去華人店鋪中勸三退,彌補了我們過去在本地華人勸三退這方面的等、靠、被動的不足。

當時國外的同修離開前,讓我們獨立退了幾家店,成功的不多,不是被人揮舞著大勺子趕出來,就是被罵著推出來,或者就是嘴皮磨破也不退,最後逃出來讓國外同修再進去勸退。而半年的實修後,我們就達到了無國外老學員支援下,本地學員自己能獨立去華人店鋪中勸三退這一狀態,一改以往一提去華人店鋪中勸三退,心裡就發怵,寧願在景點退遊客也不願進店鋪的做法。現在我們又有了新的目標,那就是不久的將來要達到能成功在機場和購物中心內低調的勸退旅遊團,達到無時無處都能三退救人和一個學員能獨立勸退一團人的標準。

我們三退組大概總結了一下這一年中走出來三退後的自身修煉變化和益處:1、三退組同修普遍修煉狀態提高了,從新恢復到以往修煉初期的狀態。2、學法煉功狀態變好了,進一步學會向內找了,三退組大多數學員都在背法。3、破除了學員間歷史上的間隔,長期不講話的學員開始正常相處了。4、學會了整體配合,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轉法輪》)。5、勸退本地中國人達到一定人數時,舊勢力的間隔被打破, 清除了相應另外空間干擾 ,中西方新學員不斷“倆倆相繼而來”學功得法,新學員人數較往年翻倍。6、側面的正念支持了本地的VIP講真相及神韻項目。7、支持了真相媒體的廣告收入,有些店鋪勸退完直接表示要做廣告,隨後讓媒體市場學員拜訪就當場簽合同了。

下面由幾位學員分別具體談一下各自的三退修煉體會:

學員A: 堅持和善的體會

今天我簡單交流一下我最近的景點講真相三退的關於堅持和善的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 堅持

師父講法中曾講過“修煉如初,圓滿必成”,我理解其中就有一個堅持,持之以恆的法理,所以我覺得,既然景點那是一個讓我們可以在海外救更多可貴中國人的地方,那我就應該堅持每次都去。還有要堅持給常人講真相,不能被常人表面的所表現出來的狀態所干擾,要堅持抱著救人的心向不明真相的常人講真相,這樣也是在幫他清除他背後的邪靈,其實師父在講法中也講過,不過原來還是不能理解這段法理,但最近有一次的三退中卻有一個很好的例子:那天我們兩組人,每組兩個人,對著兩位長者講真相,一人講另外一人配合發正念。那兩位長者表現的非常非常邪,我們一路跟著講了很多,他們還罵我們,要是以前我估計至少我會想算了,放棄了,但那天我是配合發正念的,看著同修們的那顆救人的心,一直沒有要放棄,我也正念加持繼續發正念。就當他們快要上車時,居然同意三退了,而且還是黨員。我跟的那個人,因為我在身後跟著發正念沒注意他說退,當同修告訴我退了,我還不相信。當這位老者上車後還回過頭來朝我微笑,我當時就感覺他真正明白的一面在對我笑,我當時真是謝謝師父的加持,還有同修的不懈努力,因為我真是看到一個生命的轉變,如果不修煉是體會不到這種神奇的。

(二) 善

我從開始到景點三退有一個很大的體會就是要對對方善,才能更快的讓常人相信你和被救。師父講“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在景點講真相因為是面對面講真相,就不止是言語還有肢體動作和表情都會讓常人看到,這些我們都要注意,甚至我每次去都會把自己收拾的整齊乾淨些,利利索索的,自己舒服,常人看了也比較容易接受我們。我想常人尤其是中國人還是很在乎表面這些的,至少讓他們第一印象覺得我們煉法輪功的和中共邪黨宣傳的不一樣。

我三退時會告訴對方:“中國現在哪裡好,給孩子吃有毒的奶粉好嗎?喝的是紅色的有毒水好嗎?吃的是地溝油好嗎?住的危樓好嗎?呼吸的空氣讓5歲的孩子得了肺癌這好嗎?真是從吃穿住行沒一樣好的,住的房子就像個牢籠。以前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現在呢,4、5樓都要裝防盜的鐵窗,老太太過馬路摔倒了都沒人敢扶,這是個正常的社會正常的國家嗎?哪裡好啊,您自己說說,這是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中共不是中國,愛國不等於愛黨,脫離中共的掌控才是真正的愛國,現在有人騙財騙色有騙人平安的嗎?我甚至都不問你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干什麼的,叫什麼名字,我還可以給你一個好聽的名字,中國人講緣分,咱們碰上就是有緣,你確實有那個非常不好的誓言嘛,咱們中國人都講飯能亂吃話不能亂說,對不對?”一般講完這些,對方就能明白過來,接著我就開始下一步三退。

最後還想說一句就是別忘了發正念清理自己,有時難免起爭鬥心,歡喜心,這個要及時去清理掉。還有要配合好,我們去那就是一個整體,不管是在前面講的還是在後面發正念的,我們都要相互支持,正念加持,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救更多的人。

最後還是要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機會讓我加入到景點三退組。也很感謝多年一直堅持和維護這個環境的同修。

學員B :與西方同修一起勸退的經歷

幾個月前在明慧網上讀過一篇海外同修的交流文章, 題目是”辦神韻和勸三退”。文章中說,他盼望著本國的西方同修能加入景點的講真相,勸三退。他的理解是,西方人本身就是真相,由於邪黨的迫害,一些中國遊客對中國人有不信任感和敵意,但是西方人拿著橫幅,或者發傳單,對中國遊客的震撼力是很大的。讀過之後,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的。但是沒有親身經歷,也就沒有感受和體會。

今年7月份的一個周末,一對R國同修夫婦來到景點和我們一起做三退,女同修C和我配合。我講真相時,她發正念。效果挺好的。同修C是韓裔瑞典人,一張東方人的面孔,如果不說話,中國遊客根本看不出她是外國人。當我們跟隨著兩名遊客,一路講著真相,來到一輛大巴士跟前時,看到巴士前已經聚集了五六個剛照完相回來的中國遊客,都是中老年婦女。她們根本就不容我說下去,七嘴八舌憤怒地沖我們攻擊起來。有的說,你懂什麼呀,你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嗎? 趕快走吧,哪涼快哪呆著去。另一個說,現在中國多好啊,20年前,我們能像今天一樣出來旅遊嗎? 還有的說,你法輪功煉你的,我們玩兒我們的,跟我們說這些干什麼呀? 我一個人對她們七八張嘴,還真是招架不住。同修C看到她們這麼憤怒,用英語對她們說:”請不要生氣,請平靜”,並不停地用中文說:“法輪大法好。”

我在她耳邊提醒她發正念,我心裡則念著正法口訣。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真相很難繼續講下去。眼看她們陸續登上巴士,我和同修C用最後的機會勸她們三退,她們不理會。這時出現了轉機。走在後面的一位遊客湊過來問我:”她不是中國人哪?”我趕緊說:“您說對了,她是瑞典人,因為她修煉法輪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所以她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來這裡告訴中國遊客,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那位遊客打量著同修C,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繼續說:“您知道嗎,法輪功已經洪傳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了,很多象她這樣的西方人都煉呢,只有在中國是被迫害的,所以千萬別相信共產黨的謊言。”我順勢勸她三退:“您看,現在已經1億七千萬中國人退出來了,好事別落下。給您起個‘長壽’,幫您退了吧。”她微微一笑,輕輕點了下頭,隨即登上了巴士。我回過頭去朝同修C豎起了大拇指,真心感謝她,她一笑,表示明白,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這件事對我的震撼力也是不小的,之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時隔一個月了,還會經常想起同修C和她的丈夫同修J。同修J 那天碰到了一位來景點旅遊的馬來西亞國會議員,是華裔,給他講了真相,他很認同。

這次與西方同修配合講真相的經歷,使我體會到同修交流文章中所說的: 西方人本身就是真相。我想,如果我們利用好了這個優勢,那麼講真相的效果就會更好,中國遊客會更容易接受,那麼三退的機率就會增加。

學員C: 在景點講真相中無條件整體配合救人的一點修煉體會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很清楚:證實法,救人是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也深知救人時間的緊迫,更珍惜每一位有緣來海外景點聽真相等被救的可貴的中國人。不錯過每一次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救人的機會。隨著對大法法理認識的不斷提高,同修們對無條件整體配合的理解也在加深。我想交流一點在景點勸三退救人時同修們主動整體配合時的體會。師父說:“整體上協調越好的時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其實在迫害中在你們證實法中,在世間上啊你們看到的還是比較平靜的,可是在另外空間裡那可是巨大的影響,起的作用是巨大的。”(《各地講法三  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平時我去景點途中都會反覆背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洪吟二》-<怕啥>)不斷加強正念的同時清除自己所有人心。 當多位遊客同時走近景點時,同修們會自動組合為兩或三人一組,如一人上前主動講,我在旁從心底發出最純最善的正念:所有的世人都是師父的親人,他們都在等真相等救度,求師父和正神們加持,一定讓這個可貴的中國人和其背後無量無際的生命得救,平安走入美好未來。徹底解體一切阻礙這個生命得救的背後的邪惡因素……現場那種默契配合好像同修們已經之前約定好了一樣,我多次體會到 “因為這是無聲的思維傳感,接收到的是帶有立體聲音的。他倆一笑的時候,已經交換完了意見。”(《轉法輪》第三講 ) 那時師父就給了我們整體配合的能力。我感到的不只是這個現實空間整個身體的每個細胞,層層不同空間的身體的所有細胞,都是只有神念。在這種強大的正念之場中多數人都會在表示同意退出各自加入過的邪黨相關組織後感謝大法弟子,這時我們會請其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並把其已知的真相再轉告給身邊的親朋。

在勸退過程中同樣也常遇到“中毒”很深的大陸華人,誤把中共當中國,不但不聽真相,反而會惡語辱罵,甚至欲惡行相加,欲對大法不敬。這時同修們非常注意會互相提示,不可生出爭鬥心,怨恨心,更不能因此被帶動起人心,這些迷中的世人才是被邪黨毒害的真正的受害者。“那些世人,大家想想,神早就都知道這個地球在正法時期會被邪惡污染到什麼程度、破壞到什麼程度,他們冒著天膽,從一個偉大的、神聖的、高潔的神,跳到這個糞坑裡來,跳到這個骯髒的世界裡來。過去誰敢來?他們不就是抱著對大法一旦洪傳就能夠得救的這種信心來的嗎?!就這樣的想法,這么正的念,對於大法這麼信任,作為大法徒、大法弟子來講,不該救度他們嗎?而且他們背後都有龐大的生命群的,都是神,也許將來會是你正果範圍內的眾神、眾生呢。”(《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我們必須用善念對待,師父的法身和正神們都在看著我們呢。“我們能夠寬容,我們才能度了人。”(《各地講法五 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同修們就儘量平和慈悲地把各種真相講給對方,把邪黨從建政起一直在迫害殘殺國民,甚至至今還未停止的活摘大法徒器官牟利的滔天罪惡揭露出來,以及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國際社會對大法的態度講給遊客……有很多次,在幾位同修同時圍著一個看似被邪惡完全控制的遊客發正念幾分鐘後,其態度會出現很大轉變,有的甚至完全明白了真相後直接同意三退。當時擔當主講的同修在事後交流時說,自己現場明顯感到其他同修的正念支持的力量了。而且我還感受到在救人時慈悲的師父都給了我們超常的功。“我把我的功分給我帶的弟子,每人一份,都是上百種功能合成的能量團。”(《轉法輪》) 我們只是有救人的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而且世人明白的那面都明白,即使現場其人不認同也不表態,我們依然堅持講真相後再求師父安排讓其在最近的時間裡在旅途所到之處繼續有機會聽真相明真相後真正得救。因為師父說過:“我全盤的看一個生命的整體,哪怕還有一線希望我都給他希望。”(《各地講法四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在遇到心性守的不好的時候,同修們也沒有相互指責抱怨,而是都在主動向內找自己的差距,法上交流後彼此善意鼓勵,時時嚴格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深知不能因自身修煉的不足影響任何一個生命的得救。“對於人這兒求得什麼,什麼也不求,所以你們只能是,一是修自己,二是為了眾生。”(《音樂創作會講法》)

由於還要負責煉功點,每次搶在集體煉功開始前到景點三退的近40分鐘裡,我都能感受到大法弟子整體配合時發出的正念形成的能量流在整個空間場中穿流傳遞, 不只穿過大法弟子的身體時能量流會更強,在穿過世人的身體時也在不斷解體他們周身的不好的因素,整個場一片祥和,慈悲,無法用人間語言形容的殊聖美好......有幾次看到景點遠處近處的所有景致和色彩真是美輪美奐,勝似仙界,有如神韻舞台上的仙境美景及演員們服裝的絢麗奪目…..

學員D :只有修出慈悲心修去安逸心 才能真正的救人

我勸三退在我們景點三退同修中不是最好,有很多次我的真相都講完了,自己也知道這個人是可以三退的,但總是差最後一步,聽的人不願三退。沒有辦法,常常求別的同修再去幫我補上最後一步。我自己一直在向內找,到底差在哪裡,隱隱約約感到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夠,但是就是不知道如何去修。最近有機會聽到別的同修談到這方面的交流,意識到自己救人的時候,還是將它多少當成了任務,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和慈悲去對待。

知道這個問題後,周末去景點三退,我努力改變自己的心態,不再是帶著任務的心態。我給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因為它對我的觸動比較大。當時我和同修看到五六個人在樹下休息,其中也有孩子,就走上去。給大人講時,他們不聽,我看到一個孩子坐在那裡,猶豫了一下,走了上去。我和他親切地說,阿姨想告訴你一件事。看到沒有拒絕,我問他應該是少先隊員吧,有沒有入團呢,小孩和我講他沒有入團,戴紅領巾。我就和他講,我們入隊時都宣誓,做共產主義的接班人, 把一切獻給黨。我問孩子,你願意把一切獻給黨嗎?孩子使勁搖頭說,不願意。我接著說,那阿姨就用學有成這個名字,祝你學業有成,把誓言給你抹去好嗎,孩子高興的點頭答應了。 當時我也很高興。我一直比較怕和孩子講三退,總覺得現在的學生太世故,不好退。但當自己的心態改變之後,沒有太多的負念時,事情就會變。

和修的好的同修比,我還是有很多的執著心,都影響著我三退救人,看到人多的時候還是有怕心,爭鬥心也很強,三退時常常喜歡教訓人,但最關鍵的還是慈悲不夠。這都是我要努力去修的。

去安逸心

安逸心一直是修煉人一個很難去的執著心,特別是對在海外的同修,我自己安逸心也很大, 很想突破它。每當讀到或聽到其他學員有關早晨起來讀法的交流,就常常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早晨起來讀法煉功。一次集體學完法,大家交流早晨起來讀法的事情, 一個曾經很愛睡懶覺的同修講了她堅持早晨讀法的變化,讓我觸動很大, 我就建議我們國家同修一起早上起來網上讀法。因為沒有人願意負責,於是我只好自告奮勇的報名。我們先讀《轉法輪》,然後按順序讀新經文,每天2個小時,其中包括全球發正念。

我們晨讀已經堅持10個月了。其間我們只花了半年的時間就將所有的新經文通讀了一遍。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系統地讀了一遍新經文。每天早晨讀新經文時,都會有新的體會,那種感覺特別好。同時也深深地感到自己學法的欠缺。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變化。我不像以前那麼愛發脾氣、衝動。 到景點三退時,碰到有人對我出言不遜時,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帶動了。雖然我的爭鬥心還是很強,但我能感到自己的定力比以前強多了。我也深深地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當初下決心負責時,最擔心的就是大家到底能堅持多長時間, 會不會有一天就只有我一個人,那種患得患失的顧慮心很重。事實上,也真是這樣的,過一段時間,就少一個同修,隨著時間人越來越少。可是我發現每次我擔心人很少的時候,就會突然有別的國家的同修那一天加入我們的讀法,於是我知道師尊在鼓勵我,慢慢的我患得患失的心開始少了,即使只有兩人讀,我現在也是很開心。也很謝謝所有能參加的學員,因為大家的努力,使我能堅持到現在。

學員E: 作為西方學員勸三退的體會
(原文)
During more than one year I have been coming regularly to the tourist site in city K as the only Westerner. It has been a very interesting and fruitful experience to learn more about tuidang.

First of all I have realized that since I can not speak Chinese I have to support the Chinese practitioners as a backup when they clarify truth in person. For me, being quite talkative as a person, it wasn´t always easy to stand mute and watch the others talk but in fact I have realized that FZN, physical presence and my body language could make a big difference on the results of their truth clarification. Many Chinese are shocked to see a Western practitioner of Falun Gong and when my righteous thoughts are strong Master can help me become more powerful. If the tourists are well educated I can also speak English and I feel that especially the guides tend to listen to me when I clarify truth to them.

In fact, I have seen countless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done the three quits in front of our group and I feel that we all improved a lot during the process. Hopefully we can continue and do even better in the future.

(譯文)

一年多來,我是一直定期前往K市旅遊景點勸三退的唯一西方人。這是一段非常有趣並富有成效的更能學會三退的經歷。

首先,我已經意識到,因為我不會講中國話,當中國學員講清真相時我一定要作為後備來支援他們。對於我這樣一個非常健談的人,閉嘴啞巴站著旁邊看別人講話是不那麼容易的(真想自己也上去用中文三退)。但事實上我也已經意識到,我的發正念,我現身親自在場和我的肢體語言就能使中國學員講真相勸三退的結果有一個很大的區別。許多中國人看到西方人法輪功學員時都很震驚,而當我正念強時,師父能幫我變得更加強大。如果遊客是受過良好教育能英語會話的,我就能用英語講真相。我覺得當我在講真相時,特別是導遊往往會聽我的。

事實上,我已經見證了很多的中國人在我們的三退組面前做了三退,我覺得我們大家都在此過程中提高了很多。希望我們可以繼續把三退做下去並且在將來做得更好。

結語

以上是我們三退組部分學員在近一年中三退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期望更多的學員都能突破自我,勸三退多救人。

最後以師父《洪吟二》中的一首詩《快講》共勉: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戳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海外某三退組大法弟子合十
2014-8-30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