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世界中的重陽節

洪達

【正見新聞網2020年10月24日】

中國傳統四大祭祖節日中的重陽節,是每年黃曆的九月初九,即將來臨。「重陽」也叫「重九」,由於「九九」和「久久」同音,有長長久久、長壽的含意,因此重陽節發展為「敬老節」,希望長者都富貴長命,古人認為這是個值得慶賀的吉祥日子。九月初九正值仲秋時節,秋高氣爽,登高遠望,不亦快哉,「重陽登高」也有著此一佳節特殊的盎然興味。

一到重陽節,總讓人想起王維的詩句∶「每逢佳節倍思親,遍插茱萸少一人」。可嘆的是,當今中國大陸卻有無數的年邁長者,他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中共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與監獄中,長期遭受酷刑折磨,造成無數家破人亡的世間悲劇。

歷經漫漫二十一年,中共仍持續迫害,未曾稍有停歇。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警察在全國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238個城市,至少抓捕、騷擾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5313人,逾623名65歲以上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有39人被迫害去世,24名被冤判,11人被庭審,2人被批捕,25人被構陷到檢察院、法院,年齡最大者83歲。因中共信息封鎖,實際數字遠高於此。

紅色鐵幕中 老人的遭遇

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75歲的南昌市法輪功學員王鳳英遭國保警察綁架,被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王鳳英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被酷刑、藥物迫害後,今年六月十二日回到家中,她的退休工資至今仍被南昌市社保局扣押。

王鳳英是南昌市果品食雜公司的退休職工,中共與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王鳳英多次被警察綁架拘留;被強制關入洗腦班;遭野蠻灌食,被長時間奴役;遭受四天四夜的刑訊逼供;遭受多種酷刑,包括老虎凳、逼穿「束縛衣」(一種刑具)、吊銬在鐵架上,精神和肉體上受到極大的創傷,年近九旬的老伴也在她被迫害中憂鬱去世。

中共警察給古稀之年的王鳳英施加酷刑,手段令人髮指。「束縛衣」是用特製衣服將人體緊緊捆綁起來,使身體固定不動,疼痛難忍,甚至痛死或殘廢。王鳳英首次被逼穿六天,第二次穿了九天。警察還逼王鳳英在40℃的高溫下曬太陽、走隊列;逼她罰站,一站就是幾個小時,經常站到深夜12點。包夾逼王鳳英寫「四書」(所謂放棄修煉的「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等)。幾個人一擁而上,把她打倒在地,然後抬她的頭,搬她的腳,拽她的手,把她倒著拖,像五馬分屍似地折磨她。

王鳳英出獄回家後,才知道她在江西省女子監獄被迫吃的藥,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羅春榮所吃的藥相同,都是破壞中樞神經的特效慢性毒藥。回顧王鳳英過往三年的悲慘遭遇,見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嚴峻情況。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陝西省岐山縣公安局調動三十多名警察,綁架了十多位高齡七十歲、在一起讀法輪功書籍《轉法輪》的老人,再非法抄家與搶劫私人財物。其中徐明俠、焦炳蘭、亞蘭一直被非法關押、構陷,曹錄俠、會會、王瑞琴、李會琴、邵啟虎五位老人被取保候審放回,目前也被構陷到檢察院。

在正常的文明社會裡,警察職司抓捕作奸犯科的壞人,理當懲奸除惡、濟弱扶傾;對於身處自由世界的人們而言,野蠻灌食、酷刑逼供與藥物迫害,都是泯滅人性的罪惡。中共的公安,卻殘酷迫害修煉佛法的善良老人,罔顧基本人權。黑白反轉,正義蕩然,人們看到了中共警察背後的邪黨魔性。

法輪功學員所讀的《轉法輪》一書,讓不同文化背景的各族裔人士折服、拜讀,這是全體中國人的莫大榮耀。一群七旬老人閱讀修身養性的書籍,竟遭中共關押迫害,這是二十一世紀的天方夜譚,卻活生生在中國大陸上演著。

像王鳳英悲慘遭遇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蓄意封鎖與造假宣傳下,至今還有數不盡的罪惡仍被掩蓋和隱藏著。中共編造的那些謊言與騙局,只能迷惑人於一時;隨著法輪功學員鍥而不捨的講清真相,廣大民眾已經逐漸走出迷霧,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如同王鳳英般的高齡長輩,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中共迫害,是所有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寫照。而在自由世界的國度,修煉法輪功的老人們卻有著天地懸殊的境遇,呈現了截然不同的風貌。

自由世界裡 長者的幸福

已過古稀之年的胡乃文醫師,銀白的髮絲、從容的姿態,鶴髮童顏、笑容可掬,心安理和全都寫在臉上。胡醫師視病猶親、醫術精湛,許多病人慕名求診、紛至沓來,但他表示在法輪大法面前,他只是個幼兒園的學生,完完全全相信大法,聽李洪志師父的話。

大學時,胡乃文研讀生物學,研究所主修神經科學及內分泌,畢業後投入藥理學,被派去美國史丹佛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從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他回憶在美國時,發現中國醫學提到了一種治療方法叫針灸。回到台灣後,胡乃文開始鑽研針灸與中醫,從針刺之術到黃帝內經,仿佛踏進一個嶄新的天地。當他考上中醫執照時,胡乃文已屆不惑之年。

一九九七年初,胡乃文上完「法輪大法九天學法教功班」,十一月他第一次親眼見到了李洪志師父。「那一年,師父來台灣講法,我看到師父在那麼忙碌嘈雜的環境當中,一直不慍不惱、平靜祥和。師父叮囑我們不管在生活當中、工作當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要從好人做起、按照高層次的法才能修成」。

漸漸的,胡乃文發現過去常犯的毛病不見了,因煩惱、焦慮導致的腸胃宿疾也消失無蹤,不僅精神越來越好,智慧更如湧泉般源源不絕,對許多艱澀的醫學古籍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領悟。法輪大法明白揭示人體、生命及宇宙的深奧法理,使胡乃文在不斷實修中體悟到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關聯。

行醫濟世三十五載,胡醫師除問病看診之外,也錄影直播,寫文出書,他以七十五歲的高齡四處巡講活動,唯一的心願只有一個。「年輕時接觸人群,目的是希望得名求利,但修煉之後那種執著已經沒有了,我現在不為名利而來,為眾生而來。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希望看到我的人能和大法牽上那根線、結好那份緣,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好』」。

今年七十一歲、從馬來西亞移民到澳洲墨爾本的安吉拉(Angela),曾經是虔誠的佛教居士。她移民澳洲五年後,身體健康亮紅燈,經常感到劇烈頭痛,膽結石到了必須做手術的地步。

一九九九年一月,她有幸得到一本《轉法輪》,看書煉功不久後,她身體奇蹟般康復。一九九九年李洪志師父親臨雪梨法會講法,安吉拉有幸參加法會、聆聽師父講法。她回憶說:「非常榮幸的是,師父回答了我提出的有關佛教的問題,師父讓我們明白了,要為自己修煉負責的法理,讓我放下了一切顧慮。從此以後,和丈夫開始專一修煉法輪功」。

去年安吉拉回到馬來西亞家鄉,和親友們一起慶祝自己的七十歲生日。親友們看到,年長四歲的哥哥已經不能出門旅行,而安吉拉和丈夫還是和年輕人一樣,年年跨洋參加國際法會。她說:「很多時候,走路生風、感覺好像是飄著走。我們兩人都覺得很年輕,感覺不到自己的年齡,這也是修煉人身上的超常表現吧,親友們能非常明顯看出我們和家裡同齡人的明顯不同、年輕又有活力,所以都認同法輪大法好」。

敬老尊賢是中國文化的優良傳統,體恤長者、安養終老更是現代社會的共同責任。善惡終有報,中共警察以酷刑凌虐走在神路上的法輪功修煉者,所有惡人都難逃法律的制裁與果報的懲治。「九九重陽」,代表著世人對於長者的祝福與團聚的盼望,這一傳統節慶對於法輪功學員而言,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衷心祝禱下次重陽佳節時,這場迫害已經結束,久別的親人得以共同登高、闔家團圓。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