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化除魔難,繼續兌現誓約

中國大陸遼寧大法弟子 竹君


【正見網2020年12月04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沒得法以前,我深陷在黨文化無神論思想中,鬥爭意識很重,因此形成了許多為私為我的敗壞觀念,卻不自知。例如,為了錢,我在社會中賭博成癮,為此達到不惜付出一切的程度,甚至不顧生命的地步。自從得到師父大法後,通過學法,使我人生觀、世界觀發生了全新改變。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打開我人生迷思的心鎖,使我對生命意義豁然開朗,真正明白了生命最可貴之處,就是返本歸真。

初期得法時,因為悟性差,似乎不懂得怎麼去修心,只是抑制自己表面的執著與不足,沒真正抓住修煉的根本之處,就是如實的修心,因此在許多事上不拘小節,沒把一思一念放在法上,遇到魔難時沒有做到以法為師,不自覺的用常人的爭鬥心去解決問題和所遇到的矛盾,對佛法修煉不嚴肅。久而久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有一天身體忽然出現了腦血栓狀態。

那天早晨上廁所時,感覺腿不聽自己的意識支配,感覺腦袋裡旋轉的非常快,並發暈。在意識還清楚時,心想到師父在法中講過給修煉人清理身體所以真修者沒有病。在這樣強烈意識中,我也根本沒有要吃藥、打針、去醫院的想法。在這樣病業迫害來勢洶洶過程中,那也是來取命的。舊勢力利用這種病業迫害的假象,是來動搖我信師信法的正念,因而就此毀掉我。後來我又出現神志不清的嚴重狀態,以後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是什麼時候,我突然有意識了,發現屋裡一個人也沒有。當時同修為我發正念,最後看我這樣嚴重狀況,以為我沒救了,所以都走了,都準備後事去了。這時,我只看見對面牆上掛著一張日曆,下部有三個字:「真善忍」。心想,「真善忍」不是法嗎?然後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

師父用洪大的慈悲加持弟子的正念,使我頭腦中剷除魔難的意志不斷加強。我發了一段時間正念後,想把發正念的手拿下來,可是感覺動不了,手就是拿不下來。師父還在加持著我的正念。

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不爭氣弟子第二次生命!

當我意識徹底清醒後,問妻子,我這種狀態持續多長時間了?她說二十七天。

這次魔難,使我人瘦得很不像樣子,都脫相了,並渾身哆嗦,站立起來都特別費勁。但我一清醒,就毅然堅持學法、煉功。不長日子,我身體全部恢復了正常狀態。

好壞出自一念!如果我那時用人理看表面,認為是病,那也就是病。象這樣的病,能好得徹底嗎?師父在假象中看修煉人的真念。弟子用法理正念看問題,就能破除假象。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我從那次生死中走過後,更真切感到大法弟子生命的可貴之處,就是做好師父賦予的「三件事」,在這其中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去兌現史前的誓約。所以,我積極參加各項大法弟子的救人活動,參與正義律師為被迫害大法弟子做的無罪辯護,同時講真相,勸世人三退,一直做到現在。

感謝師父的不盡呵護!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