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人生路 得法獲新生(3)

日本大法弟子 望月


【正見網2021年06月23日】

夢中點化 解惑
 
《西遊記》中第六十四回「木仙庵三藏談詩」裡唐僧曾說過:「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我得遇大法實屬三生有幸,大法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還讓我明白了高層次的法理,使我不再迷於世間紅塵,最終還能重返天國家園。這麼好的大法,我心裡總覺得得到的太晚了,修煉幾年後對於得法這麼晚深感費解。我總思忖著:為什麼師父不讓我早點得法呢?92年師父就開始傳法了,可我那時我正是癌症晚期,做了手術。總覺得如果那個時候得法,就不用做手術,就不必遭那麼多的罪和受那麼多的苦了。
 
當初我患病後醫生曾診斷我只能活5年。來日本4年了,在生命的最後一年裡我才得法。我一直都覺得我應該早點得法,所以常常自言自語的問師父:「為什麼不讓我早一點得法,我為什麼得法這麼晚啊?」怎麼想也想不通,有時也琢磨著是不是前世自己做的壞事太多了?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終於恍然大悟。
 
那晚,我做了個夢,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在那一世轉生為男身。是清朝時代的大臣。我的官職非常顯赫,獨攬大權。那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身穿官服,頂戴花翎,長長的大辨子,好不威風!所有的大臣都站在外面很整齊的排著隊,聽我在訓話。未經我的同意,他們就私下決定了一件事。我氣勢洶洶的責問他們:「誰讓你們決定的?!是誰讓你們這樣做的?!」每一個人都一言不發的站在那,我越說越氣,就從隊首開始,一個一個的,挨個抽他們的嘴巴子,還用了一個像鎬頭樣帶尖的兵器往一個大臣肚子上戳,用了很大的力氣還不覺得解恨。因為用的力氣實在太大,一下從夢中驚醒。醒來的那一刻,手裡好似還握著那件兵器,氣憤難平。腦海中浮現那個大臣的形像,我知道他一定被我害死了,是我害死了他,也害死了他的全家。

噩夢驚醒,我再無法成眠,我想我現在修煉了,可是以前世造的罪業不得償還嗎?為了我能得法,師父已經給我消掉了無數業債了,我還不悟,還在跟師父抱怨自己得法晚,心中好不慚愧。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修煉界講元神不滅。如果元神不滅,那他可能就有他的生前社會活動,那麼他在生前活動中可能欠下過誰、欺負過誰,或者是做過其它不好的事,殺過生等等,那麼就會造成這種業力。」自己做了那麼大的壞事,殺了人家,還想舒舒服服的什麼業都不還了,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不會厚此薄彼。過去的修煉如果殺了人,可是一世修不成的,而我雖然承受了些病痛之苦,是師父為我消掉了天大的罪業,讓我不必再轉生還業,一世就能讓我修成,這真的是無比的幸運啊!
 
師父的點化解開了我心中的迷惑,打開了我的心結。師父在《洪吟》<解大劫>中告訴我們:「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 」。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修煉,讓我傷害過的生命,都能有一個好的未來,救度更多的眾生,才對的起師父的苦心安排和慈悲呵護。
 
走街串巷送福音

師父在《轉法輪》裡開示:「我們法輪大法煉的是什麼呀?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煉,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煉。我們煉了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等於是煉宇宙。」我就想,既然我得到了宇宙大法,我就要把大法的美好傳遞給所有的人。就這樣我和L同修開始出去洪法。每天煉完功她帶上兩個孩子,我帶著我的小外孫女騎著自行車帶上報紙,開始了走街串巷投信箱。每一家每一戶都不落下。我不覺得渴不覺得餓,也不感覺累,孩子們也不哭不鬧乖乖的很是聽話。心想這一定是因為做大法的事所以師父在加持弟子啊。
 
有時會碰到常人不理解,說些不好聽的話,有時心性守得好,但有時也守不住心性,就會在心裡說:「救你,你還不願意,那就沒辦法了,你就等死吧。」心裡氣的不行。過後想想,哪能有那麼惡的念頭,師父教我們對誰都好,讓我們處處考慮別人。「真、善、忍」我忍了嗎?!別人不要就不高興了,還覺得自己了不起,也不想想,自己不會日語,又不能給人講清楚,還怨別人,一點也不善。我和同修曝光了這些人心,就重新調整心態,跟L同修說:「我們要互相提醒,修掉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因為去掉了人心,之後就有人走過來看報紙,並讓我們加油。有人還說:「你們辛苦啦!」這些鼓勵的話語激勵著我們,也讓我悟到我們歸正了自己,用善的力量就可以改變周圍的一切。
 
有一次出去好幾個小時了,回來後發現自行車不見了,天也快黑了,孩子們的東西都在車子上,離家那麼遠,這可怎麼辦啊?!我們帶著孩子焦急的走來走去的找著,忽然看到自行車停放在路的那一邊,上前一看車沒鎖,鑰匙還掛在車上,車上東西一樣也沒有丟,我們倆雙目對望,一起雙手合十,感謝師尊。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我們,我只有做得更好,以報師恩。

師父點化我要認真學法

有一次在夢中,我去參加法會,台子的中央掛著師父的法像,兩旁掛著法輪圖,還掛了兩個條幅,上面寫著:「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洪吟》〈實修〉)。

我看到掛著的法輪圖中的兩個大法輪在轉動著,顏色由黃色、白色、紫色、金黃、綠色不停的變換著顏色,五彩繽紛,閃耀著光芒,頓感神奇殊勝。看著看著,緊接著有幾個同修和我一起來到我家裡,忽然一個同修嚴肅的指責我說:「望月,你為什麼把這個東西帶到家裡。」我愣住了,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這時我抬頭看到門口的牆上有一撮黃色的毛,我堅定地說:「這不是我的,我沒有帶,我不知道是誰的,我家除了師父法像和大法書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的東西。」我頓了頓之後,嚴歷的問她們:「到底是誰帶進來的?」這時有個同修說:「對不起,對不起,這個不是望月的,是我帶來的。」話音剛落,就見那個東西,從牆上掉了下來,站在地上抬頭望著我們,我想這可能就是師父講的狐黃白柳吧。它長得小小的,我對它說:「你走吧。」它聽了我的話,真的跟著我走了出來,我把它帶到一條小河邊,那裡有座小橋,對面是森林。我說:「你走吧。」然後我又馬上叫住它說:「我今天放你走,但是我告訴你,你不要做壞事,如果做壞事,我決不饒你!」它點點頭,向著森林的方向走了。
 
這時夢醒了,我開始琢磨,為什麼做這個夢呢?師父是點化我什麼呢?我猛然想起我平時學法的情景。我不願學《轉法輪》第三講中的<附體>,覺得和自己無關,讀法的時候總是匆匆讀過。這個夢讓我醒悟:師父講的法,不是無緣無故講的,都是有很深的內涵的,怎麼能不認真學呢?學法還挑著學,這是不敬師不敬法呀!這可不是小事,我懂了,學法就要學好法,不是想當然的。不應該用人心來衡量大法,不應該用人的觀念衡定哪一段法重要。我站起身來在師父法像面前說:「師父,請原諒弟子吧,弟子錯了,今後一定認真學法,精進實修。」我雖然還不理解法背後的高深內涵,但我知道師父講的法句句是天機。這個夢讓我從內心深處更加深了對師對法的信心。
 
這不禁讓我想起師父在《洪吟(二)》中的〈真言〉:「神佛來世間 句句吐真言 天地人神事 真機為法傳」。
 
講真相 體會雲遊的苦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佛家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別人會跟著受益,能給別人無意中調整身體、治病等等。」我從法理中悟到師父是讓更多的人得度,做為師父的弟子,自己受益了,也要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別人,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我一有時間就去景點發資料,打看板。在景點一旦中國遊客從巴士上下來,我就把展板高高的舉起,儘量讓所有走過的人都能看到,並且還大聲的告訴他們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勸三退,有人不理解。會問:「你每天掙多少錢呀?這麼賣力的。」我認真且耐心的告訴他們:「你們覺得錢很重要嗎?對人來說生活確實是需要錢,但是我認為人的生命才更重要。我以前患了癌症,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救了我。我來這裡告訴你們大法的美好,沒有人給我一分錢,是我自願做的。我也告訴你們大法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的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和人生的價值,並不是像中共邪黨講的那樣。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了解大法,都能有個美好的未來。」有人聽了,接過報紙說謝謝,也有人不理解,說:「我拿你報紙,你給我多少錢呢?你給我錢我就要。」有人還罵,叫我滾,更有甚者,把報紙搶過去,當著我的面撕碎,然後摔到我臉上,大笑著揚長而去。我不動心,因為他們是常人,他不了解真相,受中共邪黨的造遙宣傳迷得太深啊,覺得他們好可憐而為他們流淚。
 
這些沒能得救的生命,我想是因為自己做的不好,救不了他們,心裡跟師父說: 「師父,對不起,弟子沒能把他們救了。」也有心性守不住的時候,氣的不行,就會說出不善的話來。心想:你是誰啊?!要不是我學了大法,一定讓你有好看的,你不謝我也就罷了,還這樣對我,過去都是別人來求我的,還要點頭哈腰的,我不高興了還要說他們兩句呢!現在反過來了,我來救你,還要恭恭敬敬的點頭微笑的讓你了解真相,好心救你,你不領情還侮辱我。我又不掙錢,還受這委屈,不幹了,不救了,你們不想得救就去死吧。越想越氣放下看板站到後面,就不說話了。
 
站了一會兒,再看看同修,還在無怨無恨的,不厭其煩的給眾生講著真相。再看看自己,唉!真是不好意思,我怎麼和常人一樣了,和常人計較起來了,這是修煉嗎?!這樣就受不了了,還救人呢?!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什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經過多少年他雲遊回來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說:「有這麼一句話:匹夫見辱,拔劍相鬥。常人那當然啦,你罵我,我罵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那就是個常人,能說他是個煉功人嗎?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我天天學法,都學哪兒去了,和常人一樣的爭鬥,師父的法理都忘了,還要救人呢?爭鬥心那麼強,還死要面子,怕過路人看見笑話我,而我還看不起那些不聽真相的常人。我怨恨心那麼強,根本沒有善待眾生,常人來國外旅遊一次多不容易,這是大法師父給他們認識大法的機會,他們毎天都在邪黨的謊言中生活,他們才是受害者啊,多可憐呀。
 
想到這兒,就想我要改變自己,我要做的更好,讓他們看到大法的美好。我要用慈悲的心,放下自己的怨恨和看不起別人的心。就又拿起報紙加入到講真相的行列中,因為我把心歸正了,我把他們當作是要得救的眾生。我扭轉了心態後,考驗來了。
 
這時,走過來一個年輕的男子,對我說:「你去死吧,我槍斃了你,回中國整死你。」我看看他,我笑了,平和的說:「孩子,你好可憐,真的好可憐。」他那惡狠狠的眼神變的溫順了,低著頭走了。我就衝著他離去的背影發正念,希望他今後有機緣能夠得救。半小時後這些人回來了,那個小伙子走到我面前接過一份報紙,偷偷地裝在包裡,小聲的說了一聲:「謝謝。」
 
他走了,我望著他的背影,心想:這些人來旅遊前被邪黨給洗腦了,但我知道,因為我歸正了自己,善的力量把操縱小伙子背後的邪惡解體了,他明白了真相得救了。心中感恩師父幫弟子拿掉了人心,讓眾生得以救度。我想今後我要用善心來救人,才會救更多的人。今後一定要在法上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堅定後的柳暗花明
 
每個星期六,星期天我都會去秋葉原景點講真相,一次不落。一次消業,咳嗽得很厲害,好幾天了也不好,特別是到了周末就更難過,我家裡的人都支持我修煉,因為看到我修大法後身體得以康復。但是看到我這次咳嗽得這麼厲害還是不放心我。

丈夫說:「還出去嗎?說話都費勁了,還能發報紙洪法嗎?人家不得說:你說大法好,可你都這樣子了,誰還敢煉,都嚇跑了啊,等好了再去吧。」我聽了覺得也有道理,心想算了,下周再去吧,不能因為自己這樣給大法抹黑呀。

到了下周的確好多了,可是一到周六,咳嗽就又嚴重了,怎麼辦?我想還不好,那就不去了,在家吧。之後和同修交流了此事,同修鼓勵我:「這是迫害,決不能讓舊勢力干擾我們救度眾生,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們也要否定它。」法理清晰了,我下定決心,下個周末,無論如何我也要出去。
 
第三個周末到了,我把報紙裝好放在車筐裡,早上收拾好就走了,周六早起煉完功,推上自行車出門了,走出電梯出了大門,剛騎上自行車,忽然自行車來個180度的旋轉,我從自行車上轉了一圈掉了下來了。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一下子躺在了地上,等我反應過來,睜開雙眼看著藍藍的天空中飄著白雲,周圍是一片寧靜,我爬起來看看倒在地上的自行車,報紙還完整的躺在車筐裡沒有掉出來。我扶起自行車心想:舊勢力你好狠,不讓我去救人,不讓我講真相,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一定要去,你干擾不了我。然後就念動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我推上車子走出大門,剛要上車,就感覺一條腿麻了,不聽使喚了,接下來就是鑽心的痛,怎麼辦?舊勢力就是不讓我去,一定要搗亂的樣子。我想我堅決不能聽舊勢力的,讓它牽著我的鼻子走,我求師父幫我,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有口氣就要去做師父要我們做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看著是我在推著自行車,實際上這時它儼然成了我的拐杖,我吃力地往車站走著……腿越來越痛了,我滿身大汗。將近下午1點終於到了景點,B同修還問我為什麼來的這麼晚,上兩週怎麼沒來呀?我腿還在痛呢!就說:「我的腿太疼了,我回家了,你先發報紙吧。」他看了看我說:「行,你走吧。」
 
我艱難地好不容易的回到了家,進門就坐下打坐。我沒有告訴家人剛才發生的事。第二天就是周一了,我要去站大使館的,怎麼辦?去,一定要去,等家人都走了,我也出門了。可是我的腿實在太痛了,好不容易堅持著一步步的挪著,到了大使館已經下午5點多了,同修們早就走了,我就又往回走,到家都晚上八點多了,也不說話就睡了。第二天,問自己:還去不?去,我一定要去!因為走的慢,到了那兒,我還是遲了,還是沒能看到同修,大家都回家了。大使館前值班的警察似乎也為我感到遺憾,看著我搖了搖頭。
 
就這樣我毎天一拐一拐的去,再一拐一拐的走回家,每走一步都那麼的難,那麼的痛,我想舊勢力你想打倒我嗎?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會被這個痛嚇倒嗎?!我有師父在,我就做師父要的。直到周四,我終於趕上了,但是已經是最後發正念的時間了,同修們用奇異的眼光看看我。發正念了,我站在那裡一隻手握住欄杆。到立掌的時間了,我心裡默默地念完口決,這時就感覺有一雙大手在輕輕的揉我那條疼痛的腿呢,我清晰的聽到腿骨裡發出嘁哩喀喳的聲響,也就5分鐘的功夫,那雙大手不見了,我的腿不疼了!不僅不疼也不累,那腿好像感受不到重力一樣的輕鬆自在。

我哭了,我知道師父把我的腿給治好了!真的印證了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我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同修們望著我,看我哭得稀裡嘩啦的,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我告訴了他們我這幾天的經歷。又跟他們說現在我的腿好了,真的好了!我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所以才哭了。他們還有點疑惑,我說:「你們看看。」說著,就把腿抬起來邁開大步往前走。同修們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無所不能和師父的洪大慈悲,個個歡欣鼓舞。
 
就這樣一步步一關關的我奮力的往前闖,雖然知道今後這條修煉的路上不會平坦,但是我堅信,只要我信師信法的心堅如磐石,就一定會走到修煉的終點!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