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卑是修煉人永遠的狀態

大陸弟子


【正見網2021年10月07日】

這些年,我基本形成了習慣:早上3點多起床,煉完五套功法後,接著發6點正念,上午學一講法,下午發一次正念後,再和兩個同修出去面對面講真相,三件事一直抓得很緊。可是,最近卻突然出現一次嚴重病業狀態,差點去了醫院。我覺得這個教訓有借鑑性,所以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那天早晨,我收拾屋子時,突然腰「咯吱」一下,之後便是隱隱的疼,我心裡閃出一念:「腰扭了」。當這個「人念」出來時,我覺得不對,我不能承認它。可對於「不承認」這個念頭我只是想了想,並沒徹底發正念剷除,結果被舊勢力抓到把柄進一步加害我。

當天下午,我打算去學法小組時,腰疼重了,不能騎車子。按說,這時我應該警覺,馬上向內找,把「腰扭了」的人的觀念徹底解體,由於當時沒認識到這個漏,也就沒在乎。

第二天,腰疼嚴重了,邁步困難,但還能撐得住。這時我的念頭是:沒大事,很快能過去的,該學法學法,該發正念發正念,不管它。這種認識是一種靠時間等的狀態,往往不少同修出現病業時,初期都是這個認識,並沒有仔細對這種症狀的原因冷靜思考分析和正念否定!「等待自然好」是一種觀念,你這樣想時,舊勢力就有理由往下弄:「你不是等嗎?看看等來的是什麼?『等』是挨時間,怎麼會讓你自然好呢?」

第三天,起床費勁了,我勉強去了一次衛生間,家務活也不能幹了,只好躺在床上。

第四天,腰疼加劇,一動就受不了,我感覺有種無形東西籠罩著我,腦袋發木,我躺在床上,發了幾次正念,明顯感覺正念不強,力度不大、發飄。再後來,已經發不出正念了,光是想著腰疼了,不敢動,只好仰面平躺著,說話都困難,從身體到精神,好像被什麼東西捆綁住了,常人說這種症狀不能動,越動越疼。

老伴一看我這樣,也害怕了,跟我說:「趕快上醫院吧?」我雖然清醒,但居然沒反對,默認了。老伴趕忙給醫院打電話:「讓救護車馬上來,帶上擔架。」但醫院那邊也很忙,車一時來不了,讓我們等著。就在這節骨眼上,每天跟我一起出去講真相的兩個老姐妹來了,我三天沒出去,她倆納悶:是不是家裡有啥事了?一進屋見我這樣,又聽老伴一說,馬上跟我說:「不能躺著,得站起來,得走動。」於是,她倆給我穿襪子、梳頭,扶我起來,一邊交流一邊發正念,過程中同修一直念師父法:「宇宙中的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這一切它們也看到了。」(《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我咬著牙,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慢慢坐起來,又強忍著站起來,兩個同修攙著我,我開始一點點往前移動,同修說:「這是舊勢力迫害,不能承認,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剷除它!滅盡它!」我們三人不停的在屋裡慢慢移動,當走到第三圈時,我感到腰不那麼劇痛了,疼痛象霧氣慢慢散去,後來,我不用同修攙扶了,自己能慢慢走了。同修一直給我發正念,鼓勵我說:「不要急,累了就歇一會,有師在有法在,咱們什麼都不怕。」我感覺場一下變了,正念也逐漸強了。

我沒停的走,越走疼痛越小,越走身體越輕鬆,從同修進屋到病痛消失,也就一小時左右時間,我從躺著到能走,你說神奇不?這時,我女兒也回來了,我老伴說:「你媽剛才啥樣你沒看到,我打算送醫院呢,車和擔架都聯繫了,這兩個阿姨來了後,和你媽說著話,扶起你媽就能走了,現在好了,不用去醫院了。」老伴和女兒平時支持我學大法,這一次,他們親眼見證了大法超常與神奇,對大法更佩服了。

一點教訓:

自己是7.20前得法的老弟子,修了20多年了,為什麼會遇到這件事呢?在學法小組交流時,一個同修一句話點醒了我:「謙卑是修煉人永遠的狀態」。我一想對呀?我幾乎天天出去講真相,覺得三件事挺精進,這些年三退人(退出黨、團、隊)也不少,也算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了,最起碼跟圈子裡同修比,不比別人差,沒有落下。這種想法是隱藏的漏,「沒有落下」念頭是修煉人大忌,是在跟人比的一種滿足,這種滿足很容易掩蓋一些人心,是私的表現。修煉人要時刻繃緊精進的弦,一刻不能放鬆,那些出現大的病業關的、邪悟的、掉下去的、離世的,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漏呢?這種念頭很不容易察覺,但卻是很危險的。

還有,老伴要給我送到醫院時,我沒反對,還默認了,這也是舊勢力強加,它們封住我的正念,讓我為了保命作出唯私的選擇,再以此作為理由淘汰我,手段是多麼毒辣?是師父安排同修及時趕到,是師父救了我。

寫出一點經歷和認識,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