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俗環境中修煉救人

台灣彰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1年12月30日】

一、得法的喜悅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次社區旅遊,我們去桃園爬山。剛走一小段,我就感覺很吃力了,同車的一位大哥說:「法輪大法真好,讓我走路輕飄飄的。」當時也沒有在意,只覺的為什麼要來這裡受苦受累啊。我們走了一半,沒體力了,只好往回走。

中午用餐時,剛好同桌的這位大哥開始講他修煉法輪功後的改變,並給了我大法簡介和一份修煉故事特刊。幾天後,我便找到煉功點,開始跟著煉功了。九天後,接著上九天班。從此,改變了我和我太太的一生,我們走上了一條修煉的道路。

得法的喜悅和毅力,讓我們只要有集體學法或洪法活動,幾乎都不曾缺席過。看到同修腿盤的好,讓我們好佩服,互相勉勵,一定要忍苦精進。打坐時,我們就拿米包壓在腿上,用皮帶綁著不讓腳放下來,忍著痛,告訴自己加油、再忍忍……再苦也沒有身體病痛那麼苦啊!痛到滿身是汗也不放下,經過三個多月,我終於能雙盤了。

過去,我的體重不到五十公斤,常常胃痛,多次半夜去掛急診。夏天幾乎每天都流鼻血,皮膚過敏,癢的抓到腳都流血了。冬天鼻子過敏、鼻塞嚴重流鼻水,常常用嘴巴呼吸。得法後,很快的這些症狀都消失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有位半年沒見面的客戶一看到我,捏捏我的臉頰,問我吃了什麼仙丹,變化如此的大!得法半年,我的體重就增加十幾公斤。以前我們夫妻假日常常徹夜通宵的和朋友打麻將,得法後就快過年了,那時我們在房間學法,能聽到外面的麻將聲,卻一點也吸引不了我們,只覺的太幸運了,能得到宇宙大法,內心充滿喜悅。

我出生在一個很傳統的家庭,國中畢業後,便在社會上工作,薪水都交給父母,僅留一點零用錢生活,結婚後也只有留下很少的錢,每到月底就必須跟別人借錢才能維持生活,就這樣過了幾年辛苦的日子。我覺的我們做到孝順父母,但還是無法得到雙親的認同,他們總是在親友面前說我們的不是。其實我們一直都把家裡打理的很好。有一次母親住院,我去看她,卻被表姐罵了一頓,指責我沒有把爸媽當父母看,如果我們是表姐的子女,早就把我們趕出去了。我含著淚走出醫院,滿肚子的怨恨和委屈,心想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刮目相看的。

得法後,我才知道「業力輪報」的法理,放下情後,慈悲心出來了,我用先他後我、理性對待他們,在很短的時間裡,便改變了整個家庭環境,親友間聽到的都是說我們有多麼的孝順,有多麼的好。感謝大法賜給我們一個幸福和樂的家庭。

有一次,剛上高速公路不久,就聽到車外好像有聲音,心想等下再看看吧!過了十幾分鐘,旁邊車子按喇叭示意我們,我覺的沒什麼異狀,就繼續開車。過了一會兒,又一輛車按喇叭,我想還是停到路邊看一下吧。發現右前方的輪胎完全沒有氣,已經到底了。到修車廠時,老闆說,你們不會沒感覺的,也不可能輪胎都這樣了還能開在高速公路上。

還有一次車子借給弟弟,他把打火機放在座位旁的置物箱上,車子停放在馬路旁。在高溫下,置物箱燃燒起來了,椅子也被燒了一個大洞,唯獨置物箱上放的滿滿的大法資料卻沒有燒起來,只是有點被熏黃了。修車廠的老闆覺的太不可思議了,他說紙張最容易燃燒,這些資料要燒起來,這輛車就會燒個精光。我們心裡知道,是師父法身一直在身邊保護著弟子啊!謝謝師父!

二零零八年,我將工廠遷到鹿港,剛遷廠時,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方方面面都很艱辛。那段日子非常忙,煉功、學法都跟不上,清晨常常鬧鐘響了關掉繼續睡。有一天,鬧鐘響的時候,傳來的卻是師父的聲音,我清清楚楚的聽到:「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不悟。」一緊張,沒等聽完,鬧鐘就被我按掉了,心想是不是我聽錯了?當下問太太,她也說聽到師父的聲音。我們的悟性還真的是差,也沒當回事,煉功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又過了幾天,鬧鐘響起時,又是師父的聲音:「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能夠在法上提高上來!」這一下可把我們驚醒了,從此再累再忙,都要求自己要參加集體煉功、集體學法。

二、在媒體與社團中救度眾生

師父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搬到彰化後,我參加了幾個社團,除了工作外,心裡想的就是:要與主流眾生接觸、結緣。來到公司的人就是要來聽大法真相、認識神韻和新唐人的。神韻演出前,我們總是盡最大的努力找到有緣人進場觀賞,演出結束後,繼續推神韻。我理解:只要心到位師父就會幫弟子。我們每年賣出一百多張的票。

有一次,參加獅子會會長聯誼旅遊,在車上大家歡樂無比。我告訴自己:我不是來玩的,我是為眾生而來的,我要找機會拿麥克風。我默默的請求師父幫我。我終於站到前面,拿著麥克風介紹神韻了,說完後,總監便要我接著說明法輪功和神韻的關係。這群眾生千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此刻了解真相啊!等我講完,副總監接過麥克風,開始分享他觀賞神韻的感動並大力推薦。

又過了幾天,開會長聯誼會,副總監主動提到神韻,說不看神韻會後悔一輩子,表示願意提供二十張票給會長們帶家人一起去觀賞。開會過程,大家都在講神韻,熱絡而期待趕快進場觀賞世界最棒的演出,短短几小時就賣出了近五十張票。我心滿滿的感動與對大法的正信。我們立即跑到超商去刷票,當晚就把票送到他們手上。第二天,輔導站發現彰化有異常刷票現象,我們還特地打電話去解釋是我們刷的票。

雖然修煉多年,除了推廣神韻,我一直沒有承接其它項目,感覺修煉提高很慢。二零一九年,我接了新唐人彰化辦事處經理的職位。除了剛得法時的喜悅和精進,這兩年在新唐人是我得法後走的最踏實的修煉之路,因為承擔救人的項目,我更知道自己的修煉要更到位。

師父說:「一個世界性的媒體周轉資金沒有幾個億在都不是大公司。」(《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媒體要立足於常人社會,走上良性循環,才能發揮救人的力道。大法弟子什麼苦都能吃,但是跑市場對修煉人來講真是一大考驗。對辦事處成員而言,這種無形的壓力很大,唯有大法才能讓我們把壓力轉化為正念。我們持續辦活動邀請眾生進來了解、支持、贊助新唐人。

那段日子早上醒來的第一念就是:「我是為了救人來的,是跟師父有約來到這世上的,怎能不做好三件事?」我之前常常依賴太太同修和我一起去拜訪客戶,總覺的這樣成功率高。現在我自己整理要拜訪的名單,排除怕心、顧慮心,不斷撥打電話,也不斷的被拒絕,聯絡上就出門拜訪,沿路發正念清除干擾,對眾生明白的一面說:「你是跟大法有緣的,是被選上的。」我常常不在公司,而是為新唐人在外面跑業務。以前社團朋友知道我是某公司的老闆,現在則稱呼我是新唐人的某某某。

我本身不擅長帶人,說話又比較直、比較會讓人聽了不舒服,以及同仁間的矛盾,有時覺的心理壓力好大。因此,我安排每次開會前先學法一小時及心得交流,經過一段時間,大家都提升上來了。這兩年來我們公司的訂單倍增,業績成長一倍以上。而彰化辦事處在大家的努力下也為新唐人帶進了許多業績和廣告客戶。這一切都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三、提高心性是根本

參與媒體證實法項目後,我更勤於經營社團主流,總是有參加不完的活動和餐會,由此廣結了眾多人脈。但如果沒有大法的洗滌,被常人大染缸污染了可能都不自覺。我自認為參加社團是為了救人,可家人同修卻看到我自己沒意識到的修煉上的不足,彼此也因此產生一些矛盾。

想想自己這幾年腰痛一直沒改善,有時也想通過常人的什麼辦法來緩解。假日總喜歡看一兩個武打電影,為自己找藉口,認為太忙了要放鬆一下。因為自己不重視學法,太太同修一再提醒我:學法很重要。不要變成常人做大法工作,唯有法學的好,救人的力道才能展現出來。有時當下感覺刺耳,心想我這麼用心救人,你還說我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

但深挖自己,是否有不被人說的心、不耐煩的心?真的看到自己很多人心啊!我開始用心學法、背法,查找自己的不足和執著。我們假日常回去探望兩位老人家,來回車程約三小時,正好在車上可以聽明慧廣播的修煉心得交流,讓我很感動,受益很多。也更懂得能站在別人的立場替人設想了。這兩年,晚上如果沒有外出參加社團活動,我會把晚餐煮好,分擔太太的工作量。當我心性提高後,家庭變融洽,矛盾也少了。

有一次公司的廠長二十幾天沒來上班,而且把貨車開回苗栗頭份。公司要載貨還得向別人借車,最後請同事開我太太的車去找他換貨車回來。我在別的場合說他不負責任,傳到他耳裡。當天他來上班,一大早便劈頭蓋臉的把我罵了一頓,說我怎麼可以說他不負責任,他為公司拼死拼活的,我都沒有感謝他。我心想:「這個月你沒上幾天班,還領六、七萬元薪資,我也沒說什麼;車子開走,造成公司困擾,也沒凶你,反倒怪老闆沒體諒你。」我一直提醒自己是修煉人,要忍,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是來考驗我的。我心平氣和的說:「你現在在氣頭上,等你冷靜時,我們再來談。」過不久,我再去跟他講工作項目時,就像剛剛沒發生什麼事情一樣。真的是象師父說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啊!

最後以師父《洪吟二》〈斷 元曲〉 這首詩和同修共勉!

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