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向內找 做好協調工作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6月18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 學好法是做好大法項目的關鍵

我是1995年底得法的,當時我從深圳到大連出差,一位過去的老朋友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告訴我說:「這是一本寶書」,於是我當天一個晚上看完了《轉法輪》後,就決定要修煉。說心裡話,當時對修煉並沒認識的那麼透徹,但就是覺得這本書好,似乎是我多少年來未解的問題,在《轉法輪》裡都能找到答案。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每天看《轉法輪》,直到次年的4月回到深圳後,我才開始找煉功點煉功,就這樣開始走上了修煉的路。

初期修煉,非常興奮,也非常激動,每天早上3:30起床,開始煉功,然後學法,再後來,我就約了一位離休的老同修一起到公園煉功,每天堅持近三個小時煉功。在不知不覺中,我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同時也體會到「無求而自得」的法理。

一九九八年八月三日,師尊發表了《溶於法中》經文,師尊開示道:「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集體讀與個人看都一樣。」這篇經文我讀了無數遍,我意識到學法的重要,自此我把我煉功和學法時間做了調整,每天早上仍然是三點半起床,先讀三講《轉法輪》,然後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晚上再參加煉功點的集體學法。在讀法的過程中,深深感受到一層一層天體的打開。

我是99年7.20當天一大早來到紐約出差,機票是兩個月前訂好的。臨走時,國內還沒有開始鎮壓法輪功,到了美國才得知這一切。我立即往家打電話,得知家裡已經被抄了三次家了,並且深圳公安確定我到美國後,就給我安了一個罪名——「與國外政治勢力相勾結,提前得到消息逃跑了。」也因此成了深圳市的大案要案。

當時我一個人在美國,看不見幼小的女兒,擔心先生的安全,牽掛公司的未來,這一切無時不在攪擾著我的心。這時我想到了修煉,想到了師父,在近四年的個人修煉中,由於學法,給自己打下了堅實的修煉基礎。我深深的知道,要過好這一關,看透這一切,就唯有學法,才能讓我堅信大法。

從那一刻起,我開始每天讀三講《轉法輪》,再聽三講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再煉功。我悟到,不能等不能靠,要讓華人了解真相,要讓他們了解法輪功是什麼?於是我就在網上找真相資料,和另一位當地同修配合,周末到各大華人超市放真相資料。後來搬到紐約,我就一個人每天讀完三講《轉法輪》後,一個人背著一背包真相資料,站在當時最邪惡的地方——中國城發資料。

我面帶微笑地把資料遞給過往路人,在長達幾個月裡,沒有一個人對我無理。我每一次出門,都會畫上淡妝,穿上合體的衣服,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給常人看,讓常人明白,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不是向邪惡宣傳的那樣,都是沒有文化,出門拎個塑膠袋的人。那段時間,我的心被大法所融化,我不再去考慮個人的得失,事業的成敗,我相信只有實修,師父一定會給予最好的。

7.20前後,對我的修煉是個巨大的考驗,一個人從低谷走向巔峰容易,雖然每天艱辛,但能看到希望。當一個人從高處一夜跌入谷底,步入至暗時刻,並且看不到邊,能走出來,真不容易。我靠的就是每天學法,大法給了我無窮的力量與智慧,大法讓我十分明確地知道,我該如何修煉,於是我開始跟隨師父走上了證實法的路。

時至今日,已經27年過去了,我幾乎是每天堅持學法,從未間斷過。並且我要求自己學法時能雙盤就不要單盤,我覺得這是對師尊的必須有的尊敬。同時我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當心裡為什麼事翻騰的時候,我就讀法,一直讀到心如靜水般,我才放下,我的生命已與法同在。

二、從法上認識做大法項目的重要性

我是2020年八月開始參與國語TV工作的,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希望之聲需要做視頻,由於希望之聲是以廣播為主業,不是太熟悉視頻,那我就來幫個忙,同時也能講真相,挺好的。帶著這種臨時幫忙的想法,走進了希望之聲。表現出來的狀態是,做具體工作可以,一旦涉及到協調等更深一步的工作,就開始找藉口推脫,不願意接。並且遇到不大順心的事,就有想離開的念頭,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

2021年的四月,總裁召集了一個小範圍的經營討論會,也就是在那次會議上,我接下了國語TV的協調工作。事後我對自己之前的消極態度,感到不安。我反覆審視自己,為什麼做大法的工作還講條件呢?實際上這是長期以來,由於自己過去在項目中受到的一些挫折,而產生了陰影與怕心,不願意再受到傷害。實際上是自己沒有過好那一關,心中依然存有戒心,保護自己的心。

遇到問題,能不能站在師父的角度、法的角度考慮問題,這是修煉上的根子問題。師父在經文《挖根》中開示道:「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

這件事也讓我警覺起來,看似天天學法,但遇到矛盾不能向內找,不能在法上看問題,一提到過去的那點事,就氣不打一處來,說的都是人話。根子上的問題沒解決,一遇到類似的事情,就浮想聯翩,老帳新帳一起來。

也恰恰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事,就是我的上一級主管聽了不實的信息後,對我有些負面的看法。我知道後,特別難受,甚至有些傷心,人的東西又翻出來了,心想我都這樣在幫希望之聲了,你們還這樣對待我。腦海裡又出現了要離開希望之聲的念頭。而理性的一面也同時在告訴我,應該利用這次機會,把原來的那些舊有的東西徹底放下。我發現那箇舊的因素在我身上藏的很深,一層一層的,現在是要到徹底剷除的時候了。

我對自己說:你必須在一週內過了這一關。那幾天我大量讀法,一位同修跟我交流,也很受啟發,她讓我分清真假,剝離人皮,去看發生的事。就這樣,我的心一天比一天平靜,幾天後,煙消雲散。回過頭來再去看這個事,感覺啥也不是。我知道這一關過了。再聽到對我的任何說法,都不會往心裡去了。

還有段時間,我經常找另一同修交流,名義上是交流,但說的都是別人的不對,甚至對希望之聲感到無望,心裡很苦惱。我知道這是一直沒有徹底去掉的黑色業力團,我下決心徹底挖掉這團業力,發正念剷除,同時我也對這團業力說話,我說你不要干擾我,再干擾我,我就讓你死。截止今日,不能說自己徹底消掉了這團業力,但至少現在腦海裡一有抱怨的念頭,我就意識到這不是我的,剷除它。心態改變了,做事情的態度也就不一樣了。現在再看到哪個項目應該做,而沒有足夠的人手做的時候,我會主動擔當。同時我也意識到「我們是一個整體」的重要,要不斷破除同修與同修之間,項目與項目之間的間隔,這就是在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干擾,項目才會做好。

在這個過程中,我悟到能有機會做大法的事情,從中得到修煉上的提高,那是無比榮幸的事,我不會再象過去那樣推脫,更不給自己吃後悔藥。

三、 在法中不斷提高不斷突破

國語TV在一年零8個月的時間裡,從無到有,從最初每天出一檔新聞,到現在一天8檔新聞;從最初只有幾個人,到現在二十多個人;從最初新聞稿都不太會寫到現在能寫獨創新聞;從最初的不會剪輯到現在每個人都在挑大樑,這個過程實屬不易,但可貴的是,在修煉上我們得到了太多太多。我們堅持一週一次的集體學法交流,互相鼓勵。當感到有壓力的時候,正是我們應該突破的好機會。

怎麼突破?只有學好法。師尊在經文《排除干擾》中開示道:「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有一段時間,新聞檔在不斷的增加,編輯人員有亞洲、歐洲和北美,在沒有總編的情況下,我充當了這個角色。每檔編輯的稿件我都要看,在長達幾個月的時間裡,幾乎不能睡囫圇覺,但身心沒有感到疲憊,自己常常以《洪吟》中「登泰山」的法來鼓勵自己:

「攀上高階千尺路
盤迴立陡難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於半天難得度
恆心舉足萬斤腿
忍苦精進去執著
大法弟子千百萬
功成圓滿在高處」

實修中,我感受到,不是我們有多麼的有本事,了不起,是因為我們在修煉上,達到了師尊對我們在那一層次中的要求,師尊就通過我們的四肢感官來做事,師父就能讓我們的項目成功,這是師父在成就我們啊,我們應更加地珍惜。

有一段時間國語TV 總是受黃標的困擾,一有了黃標,大家都非常緊張,特別是我,一些心就隨之翻騰出來,頻道被關了怎麼辦?沒有收入怎麼辦?甚至開始抱怨油管,認為它們有意跟我們過不去。黃標的問題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每個人都很緊張,我意識到這是不正確狀態,我們修出的正念為什麼不能遏制這些外來干擾呢?

我重新讀師尊的經文《道法》,師尊開示道:「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

我意識到,黃標問題不是一個表面上的對與錯,而是對我們TV每位參與的同修整體的考驗。我首先問自已,作為協調人,你是如何對待黃標的?一帆風順的時候,特別是當有人說TV做的如何好時,心裡就會沾沾自喜,顯示心和歡喜心不由自主的會出來,有了這些心,就被邪魔鑽空子。所以,在黃標的問題上,我們誤的時間太長了,要過這一關,首先需要我們心性提高了。

我告訴自己,必須放下顯示心、歡喜心和求名的心。也反覆告誡自己:顯示心與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利用。心態擺正後,看問題的角度也發生了變化,我不再抱怨油管了,我覺得我們能有這樣一個平台,既能做新聞講真相,又能有收入,同時還能修煉,一舉三得的事,我們應該感謝油管給我們提供了這樣一個平台,我們應善用它。我開始組織團隊同修一起在法上看待黃標的問題,同時每個人都不斷學習油管規則,規避黃標風險,經過所有同修的努力,這一關過去了,現在幾乎很少出現黃標。

三、協調人應是學法修煉帶頭人,而不是常人中的領導

自從做了TV協調人之後,我意識到肩負的責任。如果是一個普通的學員,修成修不成是個人的事情。而作為一名協調人,就不一樣了,這一個團隊能否走正,能否在修煉上達到師尊的要求,協調人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實修中我感受到,協調人首先應是學法修煉的領頭人。只有學好法,才會在各種事務中,特別是突發事件中,能迅速剝離迷霧,看透事件本質,把握好方向,使新聞內容不走偏。這是協調人必須要做到的。在前不久的俄烏戰爭的報導中,在第一時間裡,我把我的想法與大家交流,使大家達成共識,形成一個整體。TV的新聞,我們始終保持以事實為根據的報導原則,用事實說話,傳播真相內容。自始至終,我們的新聞都在一條正的方向上走,沒出偏差。

在常人社會行走幾十年,不知不覺中,形成了一套做事的風格。比如:對一個新人,我會耐著性子去培訓,一旦這個人上崗獨立工作,我的容忍度就沒有那麼大了。有一段時間,經常會對一些不該出錯的同修,說話嚴厲,並且自己也生氣。經常會問出錯的同修:你為什麼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

師尊在《轉法輪》第九講說的:「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說的就是我。實踐中我悟道:在常人中做事和在大法項目中做事,對管理者的要求完全不同。常人公司很簡單,這人不行再換一個。大法項目就不一樣了,萬一這個同修是發過願來做這個項目呢?由於協調人的失誤,這人不能在項目中做了,那我不是在造業嗎?因此,在協調過程中,我不斷揣摩常人公司僱傭人與大法項目中用人如何拿捏。作為大法項目協調人應具有博大的胸懷。

我們可以按規則行事,但前提是自己不能動氣,動不動氣,體現個人的修煉標準。協調人可以對項目參與者嚴格要求,但不能讓參與的同修輕易「離家出走」,要想辦法讓他既能知道自己錯在哪兒了,還有信心堅持做下去。協調人還要做到,沒人做的事都得去做。同時在實踐中熟悉各環節,制定合理的流程標準。

協調人更不能有私心,更不能任人唯親,拉幫結派。這個團隊所有的人,都是大法的資源,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人的。協調人要做的,就是善於發現他們的特長、優點,把他們放在最合適的位置,發揮其更大的作用。國語TV的發展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不同時期師父會送來不同的人,每個人的修煉基礎和技能都參差不齊,走到今天實屬不易,凝聚了所有參與同修的心血。過程中我感受到:協調人就是鋪路石,把前行路上的坑坑窪窪都得填平,讓後面的人能順利往前走。而且還能撐得住別人在你的身上踩過去。榮耀永遠是所有參與的同修,而不是個人。

TV的快速發展,讓我意識到,所有的事情放在我一個人身上來協調是不行的,需要一支執行力強的協調團隊,這樣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快更好。於是我開始把修煉狀態比較穩定,有熱情的學員,逐步推到協調位置上去,推到前台,讓他們發揮更大的作用。時至今天,TV的國語和粵語還有網站,已經形成了一支執行力比較強的協調團隊,因為有了這支團隊,使得這些項目很快地往前推動。實修中我感覺到人在逆境時放下,還不夠;人在榮耀與光環面前能坦然放下,那才是最後的放下。我要求自己必須要做到這一點,隨時接受調整。

回顧這一年多來參與希望之聲的心路歷程,我感到無比的幸運,這是師尊給我又一次證實法的機會。這些點滴的修煉故事,也許就是我們在未來的世界中,要給我們的眾生要講的故事。

感謝師尊一直以來對我的呵護;感謝希望之聲的同修對我的包容;感謝TV的同修給予我的支持。最後用師尊的經文《實修》與大家共勉:「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謝謝師尊!
謝謝大家!

(第三屆希望之聲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