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陰陽平衡」

天宇


【正見網2022年11月16日】

師父講:「女人哪,你們都想讓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成為一個強有力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可是你的表現卻是時時在欺壓他,你把他管的象個女人一樣,(眾笑)這怎麼男子漢呢?整個的社會都形成這種形勢的時候,你們想想,這些個社會中的男人都變成了男女人,(眾笑)女的都變成了女男人,(眾笑)這是陰陽反背啊。」(《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師父的講法讓我想到自己近期的修煉狀態,對照法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作為一個女人,應該是具備柔的特點,而作為一個男人應該具備剛的特點,因為現在末法時期的末劫時期,人的道德標準都下滑了,陰陽已經失去了平衡,所以導致現在人類的變異行為讓人難以接受,大法弟子是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的,有助師救人的使命,人類這個表層是我們修煉的環境,也是最低的地方,最爛的環境,最髒的空間,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法,師父正法是歸正一切不正的因素,當然也包括這種陰陽失調的變異現象。

就拿自己來說,我就是那種處理問題很強勢的,對待丈夫同修有時說話也很不客氣,如果觸及到自己時,發起脾氣來,魔性還很大,過後也知道這樣做不對,還不如一個有素質的常人,可是自己沒有真正的放下心來找一找,而是找出對方的各種不足來為自己開脫,所以這方面一直是做的不好,自己也很苦惱。是師父看到弟子真的悟不上了,就利用身邊的環境,讓自己不得不改變自己,不得不向內找自己了。

因為自己的強勢,加上對丈夫有諸多的不滿,所以當丈夫處理問題時,自己就總是好上前參與,一是認為丈夫沒有處理問題的能力,二是想達到滿足自己私慾的想法。可是每次參與過後,丈夫都表現的非常反感,有幾次還當著人家的面數落我,自尊心受到了撞擊,心裡很鬧騰,於是就更加的用強制的方法去要求丈夫,可是這種方法卻失靈了,對丈夫不好使了,相反丈夫表現出毫不在乎自己的樣子,我越反感什麼,他偏偏就去做什麼。這下可把我氣的失去了理智,家裡充滿了火藥味,稍不留神就是一場矛盾的爆發。

當一個修煉人,自己的心境被表面的假象擾亂的時候,這時空間場的一些敗物就會利用身邊有不好思想的人來干擾你,很明顯的感受到來自身邊人的干擾因素,而且還見縫插針,專找你的弱點下手。那一段時間,感覺修煉的阻力很大,不但打亂你的日常生活的節奏,還往你的空間場投擲敗壞物質,這些敗物散發著濃濃的黑氣,就像是迷魂藥一樣,讓人失去辨別的能力。那時的麻煩不斷,鬧心的事頻頻發生,就像是事先有人安排好的一樣,這些亂象不但偷走了時間,還讓自己的修煉狀態精進不起來,明白的一面苦惱,修好的一面著急。

自己就在心裡不斷的想師父的法:「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什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什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轉法輪》)

一鬧心就想師父的這段法,漸漸的感覺自己離煩惱越來越遠了,心也清淨了許多。這時師父又借他人說的話點悟自己,讓自己保持一個無為的狀態,當自己嘗試著去做的時候,明顯的覺得自己變了,好像先前強勢的自己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真我在那看著強勢的假我在表演,這時心裡升出了憐憫,有了慈悲。回頭看看自己在魔性帶動下的所作所為,真的感覺到懺悔,為自己修的太差勁而臉紅,於是我嘗試著和丈夫溝通,不再強勢,而是柔聲細語的把事情說清,這時感覺到那種柔的物質,就像是水一樣滋潤著自己,就像是久旱乾枯的大地,遇到了甘露。此時自己的心情仿佛被清水洗刷了一樣,格外的舒服,發火是什麼?好像自己連想都不願想,離我太遙遠了,丈夫也仿佛改變了戲路,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們彼此又相敬如賓了。

通過自己的體會,讓我有一點感悟,雖然人類是宇宙中最低的空間,但是大法弟子一定要演好自己的角色,你是女人,你就應該聽師父的話,象個女人的樣,你是男人,同樣也得按照法的約束,象個男人,有擔當。現在末法時期出現的陰陽反背的現象,那麼其中是不是也有我們大法弟子沒有做好的因素呢?

 一點現階段的體會,有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