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程

大法弟子(加拿大)


【正見網2004年07月05日】

我的送行汽車不得不離開主幹線,和車隊告別了。滿載著小弟子和自行車的汽車隊漸漸消失在我的視野之外。突然我的眼眶有些濕潤了。

多倫多和蒙特婁小弟子「制止迫害,營救中國大陸受迫害的孩子們-多倫多至華盛頓DC自行車之旅」,已經上路四天了。因為路程不遠,所以每天完成預定騎車路程都還可以用汽車接回來。似乎他們還沒有真正出發。可是今天,他們將很快跨越國境,真的與加拿大,特別是多倫多和蒙特婁的同修們作一次短暫的告別了。

正法時期的大法小弟子,他們從哪裡來,他們對正法的理解怎樣?他們究竟在怎樣參與?他們的使命是什麼?同修們說,這一次,孩子們真的心動了,他們正在走出我們成年弟子們的影子。

以前,小弟子人的這一面有孩子的頑皮、貪玩、天真、爛漫。成年人往往也比較多的看到了這一面,只是把他們當作孩子。甚至對他們的事情關注的很少,以致想回憶一些事情卻覺得不甚了了。我只好揀我熟悉的說一點。

孩子們學了法,他們懂了多少?法就是「真善忍」,他們是怎樣理解的?一個小弟子到商店去,他爸爸把一個商品碰到地上,包裝弄髒了,孩子說:「爸爸,咱們就買這個,不能讓別人吃虧。」

一個更小的弟子,就是在電影《沙塵暴》里飾演孩子的那個,當電影剪輯完成之後觀看時,看到邪惡迫害法輪功女學員的場景,孩子忍不住哭泣起來。

一個女孩子和媽媽爸爸一起給中國大陸打電話,連著打了好多個小時,一邊打一邊發正念。為啥呢?讓中國老百姓明白真象別受江XX的騙。當她在法會上談體會時,感動了許多成年修煉人。

小弟子聽到母親的呼喚,立即跑到計算機前,那是師父「忍無可忍」經文發表的時刻,平時貪玩,做事不主動的孩子,這時候突然在螢幕前一下子哭出聲音來了。

「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鋼不動的表現,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對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忍絕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什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剷除。」(《忍無可忍》)弟子們都在盼,小弟子們也在盼,盼望「助師正法」、「法正乾坤」。

今天,他們終於上路了!

自行車旅行並不新鮮。橫跨一千多公里也不是首創。車挺新,頭盔、短褲、幾乎每一個人有一部對講機(對講機現在很便宜),還有帶手提電腦的,還有成年人支援小組,開著幾部汽車協助。已經聯絡到的沿途的大法弟子給予了非常大而且實際的支持。

那麼,他們飛轉的車輪蘊含了怎樣的意義呢?

在學校里,有不少孩子在炫耀自己的戶頭上有了幾百、幾千元存款。而他們,拿出了自己僅有的零花錢。

他們周圍的孩子們吃喝玩樂,夏日中綠波蕩漾的泳池、沙灘,迷宮般的遊戲樂園,網絡上的虛擬世界使孩子們著迷,即使是對成年人來說也是充滿了誘惑的世界,五光十色,光怪陸離。而他們在烈日炎炎之下,就是接力般的一蹬一踩,橫跨從北京幾乎快要到上海那樣一個有風雨有山路的一千多公里的路程。

大一點的常人孩子男男女女卿卿我我,在黃色、低級充斥的現今人類社會裡,孩子們越來越早的失去了清純,這樣成長起來的一代又一代,沒有了傳統的道德,淡漠了社會家庭的責任,喪失了人類的尊嚴,丟棄了做人的行為準則;而他們,一群修煉中的男孩女孩,去見媒體,在綠地上向過往的人們展示法輪功功法,當一個路人微笑的接過他們手中的真象資料時,他們高興的呀,健康、向上,善良、慈悲,圓容在他們青春的燦爛笑容里,

常人的孩子們遠遠尚未觸及「人類將向何處去?」這樣一個極其現實,然而卻過於沉重的主題;他們卻已經懂得無限蒼穹的宇宙與每一個生命的關係,「真善忍」的光輝映襯出那個全新的無限美好的未來,對於修煉者真正生命的意義已經不是一個理想,一個信仰,而是最真實的存在。

孩子畢竟是孩子,他們還會孩子般的哭笑、戲耍,還會時不時的偷個懶,撒個嬌。可是你問他們,他們都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孩子們都有這個心願,-做得更好一點。

他們也在給未來留下什麼!

短短的幾秒鐘里,望著他們遠去的車影,我感嘆了。目光在濕潤眼眶的晶瑩之中有點模糊了。套句老話:孩子們踏上了征程,用一句有著修煉內涵的說法:他們踏上了真正的歸程。回歸到最美好的境界中。

(2004年7月3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