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厭食症(一)

玉琳

【正見網2004年07月18日】

厭食症有幾種不同的症狀,其中有一種症狀稱為「波赫米克」,其臨床表現是由於精神的原因,患者將吃下去的食物全部吐出來,長此以往,患者的腸胃功能紊亂,消化不良,引起身體的各種病變。醫者如掉進迷宮一樣,只見患者過一段時間變一種症狀,從一種表症到另一種表症,而真正病的根源卻深深的隱藏著、掩飾著。極端的患者被一種觀念控制住,長期無法擺脫。對於厭食症,一般治療是沒有效果的,要徹底醫治這種疾病,除非有很強的內心克制力或外界的隔離治療,而臨床上往往放棄的是醫生而非患者。

海蒂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級顧問,與人打交道,修改別人制定的方案,一切都按照她的意願行事。對於一整套管理方案她駕輕就熟,而對於怎樣改正自身的生活、飲食習慣卻一點也不清楚。

海蒂先是以一個對抽菸有極大癮好的患者身份來我的診所戒菸,當她基本把我的家庭、背景、工作經歷弄清楚後,她的煙也戒了。

很快她又以一個酗酒的患者身份來了,這次她更厲害,連我的社會保險號碼及交稅的情況都摸清楚了。當然這些我全都不知道,只是盡心努力的做一個對患者負責的醫生。

有一次海蒂告訴我,她可以查到任何一個人的所有的檔案。我聽了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芸芸眾生,要知道那麼多的人和事,多累啊。」

雖然戒了酒,我心裡知道她還有一種難言的苦,只是沒有找到一個表達的方式。如果那不與她的身體有關,她是不會到這兒來的。但是從外表上來看,她衣著入時,身材適中,舉止得體,是那種無論在哪兒都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並得到尊重的人。

終於有一天她帶了所有的關於她的這種病的資料來了,她說:

「我受這個病的折磨時間很長了,我又不能責備任何一個人,一切都怪自己。我是具有多種面具的人,白天和夜晚我完全生活在二個世界裡。我掙扎了三十五年,能想到的治療方式都試過了。我找過很多名醫、教授,最後都被我巧妙的、如演戲一般的掩飾過去了。治療了一陣後,我學會了他們的技巧,就自己治療,發現不管用,再換一個專家,又是一種新的治療方法,試一陣就不再堅持了,因為這病太頑固了。

當我找到你之後,我先是想盡辦法找碴子,希望能有一個你不合格做我的醫生的理由,這樣從心理上我就有一個很自然的藉口:我已經在尋找治療的途經了,只是很可惜沒有一個夠標準有水平的醫生!當然那醫生做人的標準也得符合我的要求才行的。

老實說連你什麼時候到美國移民局的情況我都能輕而易舉的找到,所以當我一次次來戒菸戒酒時,不過是想考考你…… 但不知為什麼,你平和的、認真嚴肅的態度讓我不由自主的總想回來。」

我知道人心的複雜,也懂得病人的心理,但對於如此拐彎抹角來考查一個醫生的患者,還是第一次碰到。

我靜靜的注視著她,沒有說話。接著,她說了下面一段故事:

「我十五歲就有這種病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