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震撼 (連載六)

王靳威


【正見網2004年07月26日】

內景:丁燕所住旅館房間 ─ 晝 ─ 現實
丁燕坐在床邊。

丁燕 (繼續):你看現在我都可以工作了,而我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員,很多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有著自己神奇的經歷,法輪功通過人傳人,心傳心,上億的人得到了健康和道德的回升。

記者們聽的非常認真,不時點著頭。

淡出

淡入

內景:旅館走廊 ─ 夜

丁燕手拿洗臉盆和洗涮用具走在走廊中,回到房間126,打開房門。

內景:丁燕所住旅館房間 ─ 夜

真真在睡覺。

丁燕:今天睡得這麼早?

張慧坐在真真身邊,微笑地看著她的女兒。

張慧:我們今天早一點學了法,這幾天她也沒有好好睡覺,我就讓她先睡了。

真真突然大聲的說起了夢話。

真真: (高興的) 我們可以煉了! 我們可以煉了!

張慧:怎麼了,真真?

張慧叫醒真真。 真真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真真: (高興的) 媽媽,江澤民被送上了國際法庭,法官給它判了死刑,我們都可以煉功了!

丁燕、雷小婷和張慧互相看了看。這時真真哭了起來。

真真:那是夢,對嗎? 我想回家,媽媽,我想上學!我想回家!媽媽!

敲門聲響起, 丁燕把門打開,蔣暉走了進來,隨手把門關好。

蔣暉:我們需要儘快離開北京,聽說石家莊公安局已經拿到了錄像帶,不知道是哪一部分的,但是他們已經點名即刻抓捕丁燕了。

外景:廣州街道 ─ 夜

高大的建築物,擁擠的街道。 紅燈綠燈從商店的窗戶裡射出。

字幕:「廣州:11月」

滿天的星星,雖然在黑暗中,還是那麼的明亮,絲毫未減。

一個破舊但很大的平房坐落在郊區。

內景:廣州住房 ─ 夜

丁燕、真真、張慧、王偉建、蔣暉、高敏、楊春亭、張小海、李慶新、王蘇小、靳宇、孫岩、鄒志明、劉晨和其他3位學員坐在正屋的地上圍成一圈在學法。丁燕讀了第九講的倒數第二段,真真讀了最後一段。學完後,大家停了下來。

蔣暉:我們交流一下吧。在現在這樣的環境我們還能保持集體學法真的很高興啊,今天我們這裡來了幾位海外的同修,美國的孫岩、鄒志明,歐洲的劉晨,還有雪梨的李慶新,給我們講講海外的情況吧。

鄒志明:海外是大法洪傳六十個國家。洋人都在學。大法從中國傳出,真是造福人類啊,可就是在中國遭到了打壓,大陸的同修們了不起,我們帶來海外同修對你們的問候。你們在北京郊區成功的召開的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有力地戳穿了江xx的謊言,第一次使世界媒體對大陸大法弟子有了直接的正面了解。事後,國外媒體的報導中寫著: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是打在江xx臉上的一記響亮的耳光。都是頭版頭條!

劉晨:是啊,我們那裡也是這樣。好像還有幾位參加新聞發布會的同修不在這裡啊,他們都還好吧?

蔣暉:我們當時的三個翻譯都不在這裡。劉冬梅說她要繼續留在北京聯絡媒體。蔡明也不願走,又一次前往信訪局上訪,聽說這月初被遣送回武漢執行監視居住了。雷小婷也一樣不想走,決心要留下來面對政府,以自身的承受來感化善良的人。聽說幾天後,北京公安七處在夜裡把她從宿舍強行帶走,從此杳無音訊。

張慧:也不知道他們都怎麼樣了,他們都是外語講師,以前哪裡遭過牢獄之苦?

丁燕:是啊,忘不了晨曦中的那群煉功人!鎮壓前,我煉功的那個小花園每天清晨都會有80多人在一起煉法輪功,晚上幾家幾家的在一起學法讀書,交流著修煉中的體會,互相傾聽著心性方面提高後的喜悅,那時多好啊!

真真:對,丁燕阿姨還會給真真吹笛子呢!
眾笑

外景:公園 ─ 晝 ─ 回憶

在公園的水池邊,荷花盛開,蜻蜓點水,蝴蝶繞花飛行,丁燕和真真坐在水邊,丁燕在吹笛子:普度,真真用手托著小臉靜靜的聽。藍天與白雲反射在水面,白鴿也停下,在她們的周圍繞來繞去。
不同公園裡(從南方到北方),春夏秋冬,眾多的學員在煉功,男女老少。(配有淡淡的笛子:普度)

高敏(50多歲的老奶奶)(背景音):我們那裡也是,冬天大家都穿的象個棉花包,站在公園裡煉功,可一煉上就暖暖的。

張小海 (背景音):我以前工作累,整天爭爭鬥鬥,看了《轉法輪》知道了,不應該再稀裡糊塗的做人了,這功法這麼好,怎麼說鎮壓就鎮壓了呢?真善忍如果在我們中華大地上都不能信仰,我不知道這裡會變成什麼樣的世界。

張慧(背景音):以前我也總是對偉建發脾氣,學了法輪功知道要與人為善,何況自己的親人,但一家人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每到這時,真真就提醒我,「真善忍,修煉人不能動氣。」

內景:廣州住房 ─ 夜

眾笑,張慧撫摸著真真的小腦袋。

靳宇:我以前是個藥簍子,你看我煉了法輪功不但身體棒棒的,連黑頭髮都長出來了,你們看。你說我身體好了還上什麼醫院啊,那又不是公園,到那舒舒心,你說那電視咋就說咱老師不讓上醫院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啊!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不是要我命嘛! 我們瀋陽那兒就有幾個鎮壓之後不煉的,舊病復發就去了。

王蘇小:以前同修們還在一起開法會, 我們在一起互相談,互相講修煉中的小故事,所體悟到的。那真是一片淨土啊。

丁燕:讓我們在廣州再開一次法會吧,即使政府不允許,但是我們是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迫害的。雖然我們的內心無時無刻不保有那份淨土,但是我們應該讓他在人間再現。
每個人都點著頭。

內景:廣州住房 ─ 晝

張慧在打掃地板,真真在擦桌子。

王偉建:昨天北京來電話說要過來5個人參加法會,我現在去火車站接他們。

張慧:早去早回。

丁燕進來。

丁燕:廚房裡沒有菜了,我去買點。

真真:我也想去。

張慧:好吧,真真要乖,一定要聽丁燕阿姨的,知道嗎?

丁燕:別擔心,真真從來都很乖。

真真拉著丁燕高興地往外走。

真真:那我們就早去早回了。

外景:廣州街道上 ─ 晝

丁燕和真真走在去買菜的路上。 他們路過一個小學校,正好是下午3:30,學校放學,好多的小朋友背著書包快樂的往外跑。真真看呆了,她好嚮往,停下了腳步。丁燕微微笑了笑,蹲下看著真真。

丁燕:學校用英語怎麼講啊?

真真 :School。

真真跟著丁燕又向前走,他們來到一片樹林。

真真:丁燕阿姨,那是什麼?

丁燕順著真真的手指望去。

丁燕:那是一隻小鳥。

她們走近了那隻小鳥。

真真:為什麼它不飛?

丁燕:因為它受傷了,飛不起來了。

真真:阿姨,我們可以把他帶回去嗎?我想幫它療好。

丁燕:你會嗎?

真真:我會照料它的,等到它可以飛了,我一定放它飛,我想讓它飛。

丁燕微笑著將小鳥捧了起來。

內景:廣州住房 ─ 晝

丁燕拎著兩大包蔬菜, 真真手中捧著一隻小鳥走進了房間。

丁燕:我們3個一起回來了。

真真笑出了聲。 張慧抬起頭。

張慧:3個?

真真:媽媽, 我想照顧它。

真真把小手張開,讓張慧看手中的小鳥,張慧笑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