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潛在的名心和怕心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3年11月29日】

名、利、情是修煉中的三座大山,大法弟子要越過這三座大山,修煉就會突飛猛進。我修煉二十多年了,自認為名、利、情也放下一些,其實自己認為放下的,很多是和人比,如果用法來衡量是有差距的。

我們一家都修煉,所以對人中的所謂名、利看得比較淡,好像自己很少去羨慕誰,羨慕誰家孩子如何的優秀,丈夫如何的有能耐。可是最近發現自己潛意識中,還隱藏著對名的執著,對利的追求,對情的依賴,雖然表面不易察覺,可是畢竟是變異物質潛伏在自身的空間場,所以當時機符合時,它就暴露出來了。

孩子在找工作上出現一些干擾,當孩子很好的狀態去應聘時,應聘單位的領導明明在先前溝通時很滿意,可是應聘時卻臨時有事,讓業務主管負責面試,主管的面試角度完全是個人的想法。

有時孩子的條件,單位非常滿意,可是由於專業不符合,孩子就沒有選擇。其實作為孩子的母親,我是應該找一找自己的,可是我卻沒有這樣做,而是在孩子身上用心,想的都是人的辦法,孩子感覺也奇怪,和我說:「我感覺找工作上有干擾,按理說我的能力不至於找不到工作,何況我的要求也並不高。」我聽了覺得有道理,也發正念清理這些干擾。

孩子表現最明顯的是害怕,面試時緊張,發揮不好,其實孩子的語言表達能力很強的,在大場合說話很讓人信服,不知為什麼就是體現出來特別的害怕,有時還沒去面試呢?手腳就出汗,心就開始緊張,就在昨天孩子又說自己很害怕,手腳嚇的冰涼。我鼓勵孩子要有自信,你是最優秀的,孩子聽了改變了很多。

過後想,孩子這麼的害怕,為什麼總讓我看到,聽到,一定是自己空間場有這方面的變異因素。向內找發現我的怕心也很重,只是和孩子怕的東西不一樣,我害怕邪惡干擾,害怕自己的信息暴露,害怕自己的修煉環境被打擾,一看到民警、網格員,就馬上和自己對號,心裡也沒有正念了。這個怕心這麼重,那麼孩子的怕是不是給我看的呢?

在我看來,孩子的怕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算事,我是人越多越能表現,這可能是自己有顯示心,想讓人肯定,讚揚,可是自己那麼的怕邪惡,好像邪惡隨時都在關注我,有時手機和家人正常通話,負面思維還不斷的往出冒。

具體現象是這樣的,就拿手機來說,自己人為的把手機定為被邪惡監控,說話也是好像給對方聽,好像我沒說什麼呀,這只是家人之間的正常通話,所以手機這個問題上就是一個敏感點,怕的有時都影響正常生活了。

在這點上,家人多次說過自己走極端了,看得太重了,好像比法還大了,可是自己就是不好好對照法找自己,還勸慰自己這是注意安全,可是自己被嚇的象個驚恐之鳥,整天心神不寧,相反好像心裡被怕嚇的有點思維扭曲,心理變態。自認為手機被監控,其實是長期的怕,滋養了另外空間的邪魔,那個不正的念頭,是它發出的,自己沒有和怕這個變異物質分開,而是法理不清,主意識不強,和怕攪在一起,被帶動,被干擾。現在看這個狀態根本就不理性,也沒有修出智慧。

看到明慧網交流體會,大法弟子對邪惡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正念正行的神跡對我震動很大,都是師父的弟子,為什麼差距這麼大,師父在《洪吟(三)》-<麻煩>中講:「閉目入鼾斷心煩 醒來萬事操不完 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

在師父的法中體悟到,之所以怕成這個樣子,是因為人心,有人心,就生不出正念,沒有正念,就按照人的理去做,人與人是沒有制約作用的,所以就這樣不斷的怕下去。現在悟到這個法理,怕它不是我,是長期形成的觀念和業力的變異生命,我不能承認這些東西是真正的自己所思所想所做。大法弟子在這個邪惡還在迫害時期,注意安全,尤其是手機的安全是必要的,但是前提是要站在法的基點上,心中得知道,這一切是師父說了算,誰也沒有資格考驗大法弟子,也就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變異安排,這才是理性,智慧的,慈悲的狀態。

其實不管看似那觀念和業力構成的變異生命有多強大,當真正能在法上悟到時,那種變異物質,就像脫掉一件衣服一樣,不存留在自己的空間場了,被正法的能量解體了,整個人就像被洗掉了污垢,心情,身心,狀態都是好的,感受到體內有一股正氣,在烘托著自己昇華。先前的怕好像是劇情的一個片段、花絮,其實就是觀念的表演。

找到了怕的根源,就掐斷了負面因素的根,那麼對應的怕的假相也不復存在了,此時感受到一個充滿正氣的生命,是坦蕩的。自己只是剛剛領會到這一點,師父就讓我感受到沒有怕的美妙狀態,弟子謝謝師父。修煉二十多年了,弟子全家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的,師父的恩大於天,師父的慈悲讓我們全家沒有掉隊,儘管那時有不同程度的怕心,但是大法在我們心中也深深的紮下了根。

潛在的名看不見,摸不著,可是大法是試金石,對照大法衡量就能看出這個變異的產物,大法弟子是法構成的生命,法是唯一能歸正我們的標準。以法為師,按照法去歸正,你就會越來越純淨,因為污垢已被法盪盡了,生命本性的一面顯現出來了。

一點現階段的修煉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