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電機工程師得法三個月的修煉心得

梁慶宗

【正見網2005年01月11日】

(一)大法給我一個健康的妻子

我是一位電機工程師,10來年一直任職於一家著名的外商公司,平日工作平順,也努力將所學及專業貢獻於職場。我的家庭還算小康,育有一女一子。太太平時在家相夫教子,一家四口相當和樂。三年前,太太因為健康問題嚴重到影響家人生活作息。因為她的腰曾因扭傷而看了3次醫生,經診斷為脊椎有問題,從此就常跑醫院作康復治療。每次來回都得花上半天時間,不僅花錢又花時間,當時孩子雖小,卻也得跟著上醫院。

最糟糕的是,做康復治療就舒服點,沒做就又開始痛,到最後連躺在床上都爬不起來,嚴重到無法翻身,常常痛到半夜三、四點才睡著。醫生給的運動姿勢圖、自己買的瑜珈、按摩的書通通無用武之地;最後做了斷層掃描確定為四、五節腰椎盤突出,壓迫神經致使左腿酸痛不已。後來連襪子、球鞋沒法穿,要小朋友幫忙,連醫生都不能確定開刀後能百分之百痊癒,因為也許一個動作就會再復發。

後來太太的一位高雄的朋友介紹她煉法輪功,並送她一本《轉法輪》及一些資料,又幫她聯絡當地的煉功點,一切都是義務教功完全免費,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上完九天班後,太太自己在家煉五套功法和看書,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身體有了很大的起色。有一天我突然問她:「怎麼最近沒聽你叫疼?」因為她以前坐下來看個電視兩三分鐘就得站起來,坐不住的,而站起來時卻又疼痛難忍。經我這麼一說,她更有信心的繼續煉下去。而今她已煉快三年了,身體越來越好,近三年健保卡都沒用過。在這當中她也曾對我提過「法輪大法」,而我竟然把他當作一般氣功看待,不想深入了解,甚至因此起了幾次衝突。因為常常看她拿著黃顏色書皮的書早上看、晚上也看,連電視都不看。甚至出去玩也帶著書。我當時還罵她看那個書有什麼用。

有一次,公司辦兩天一夜的宜蘭之旅,同事都攜家帶眷的,太太說她有事要到台北參加活動,我對她生氣說:「我自己去好了!」結果她說她下午會搭火車趕去找我們會合,後來看報導才知道她去參加萬人訴江的活動。她曾參加過幾次桃竹苗的讀書會和大法的活動,出門前都會把午餐準備好,把家裡整理好,而且會告訴我是去哪裡?做什麼?因為修真,她不能說假話。當時雖然跟我說再見,但我生氣不想理她,幾次衝突,我還曾經提出要離婚。事後太太告訴我,說我曾說過要燒了大法的書,而我竟然已不記得,現在想想真是罪過。

(二)親身見證大法的神奇

2004年八月初,利用暑假時全家到南部旅遊近十天,回來當天發現頸部有硬塊,經醫院電腦掃描及喉嚨活體檢驗後確定是鼻咽癌的一種症狀,要到別的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及進行化療,當時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因為我不抽菸、不喝酒、且因肝不好所以也不熬夜,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我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想到兩個孩子還小,太太又沒上班,六神無主哭訴著下一步該怎麼走?但是我非常驚訝太太的鎮定。過程中太太曾跟我說做任何檢查她都全力支持,但怕我走了太多冤枉路,勸我為何不煉煉法輪功,她自己煉法輪功身體好了,很多學員也無病一身輕啊!那時的我想到醫院治療,同時也煉法輪功兩方面同時進行,太太后來拿著敖曼冠醫師的文章給我看,文章裡的幾行字觸動著我的內心,他說:「即使正處平順安逸的人,也可能在不可預期的一瞬間立刻就陷入痛苦的深淵。目睹無數法輪大法學員從各種人生困頓中解脫出來……」這正是我當時的心情寫照,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開始讀《轉法輪》及煉功。

那時是八月底,我花了四、五天的時間看完《轉法輪》,才知當人的目地和為什麼會生病的原因,此時心情已經慢慢平靜下來,而且是未曾有過如此踏實。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書桌前讀《轉法輪》時身體開始逆時針旋轉,翻頁時就順時針旋轉,持續了兩小時才停下來,那時太太在旁邊,我跟太太說時她要我不要轉,我說是他自己轉的,我根本停不下來,女兒跑過來抱著我要我不要轉,也同樣停不下來,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大法神奇的力量。我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流著淚告訴師父說我要為大法做些事情,又不自覺對著師父的法像點頭。隔天煉「法輪樁法」時,身體又不自覺的旋轉起來,參加中壢讀書會讀經文時身體又開始旋轉起來,後來經由同修告訴說叫他停就可停下來。果真如此!我親身見證到大法的神奇,從此也對大法更加深信不疑,這堅定的信念也促成我到紐約曼哈頓參加講清真象的機緣。

(三)紐約曼哈頓講真象

十一月份,我才學大法兩個多月,對講清真象完全不懂,也還沒看完師父的國外講法,有時還在狀況外,行前兩個星期每天背著英文講真象的資料,帶著懵懵懂懂的心跟著同修到了紐約曼哈頓。

行前我們透過交流知道當地的一些情況,並且明明白白知道自己此行的目地,我們一行人終於在十一月十八日來到曼哈頓講真象,這段經歷讓我成熟許多,也發現許多自己的不足。第一次來到紐約曼哈頓,每日氣候變化極大,早晚溫度約5~8度,對同修是一大考驗。同修每日一大早至曼哈頓各重要街角及地鐵講真象,地鐵講真象可以分為幾種方式:一種在車廂內講真象,或者在月台上,或者在車站內各個路口,以及在地鐵出口外面等處講真象。一般來說,紐約白人比較冷漠,有時要發真象資料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能是生活中養成不拿傳單的習慣,加上人與人之間那種不信任,所以他們是不輕易拿真象資料。但黑人及其他拉丁美洲人較願意拿真象資料,我心裡想:只要帶著一顆善良、慈悲的心,友善的人們會感受得到的。因此我多次碰到友善的人,當我告訴他們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遭受嚴重迫害的真象,他們伸出雙手緊握著我感佩我們來到這裡,並謝謝我讓他了解真象。

有一天,我們這一組5、6位同修至曼哈頓街角講真象,有2、3位同修煉功,其他同修發真象資料。一位白人婦人靠近我,告訴我她認同我們並從口袋中掏出20塊美金要贊助我們,我告訴她我們不接受金錢贊助。她有點不高興及不理解,我耐心解釋我們是自己請假及自費至紐約曼哈頓告訴人們真象。我請她告訴友善的美國人及國會議員協助制止中國違反人權之暴行,她點頭表示理解,我深深的體會到慈悲的力量!

回國後,12月初,太太及孩子陪同我上完九天班,之前公司所做的健康檢查報告已經出來了,當我拿到報告時,我不敢相信!因為多年的肝功能指數一直超出標準值,吃藥也降不下來,而今報告結果卻在標準值之內。之前在紐約曼哈頓時,吃早餐時同修問我怎麼沒喝鮮奶,我說喝了會立刻拉肚子,他跟我說怎麼不試試呢?有一天早上,我嘗試跟著孩子喝喝看,結果竟然也沒事,我高興的跟孩子說:爸爸以後可以跟你們搶喝鮮奶了。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我知道師父為弟子承擔了很多,是無法用文字表達出來,而這些我都沒想過的,就如師父講的「無所求而自得」。現在孩子每星期六參加小弟子班,其實孩子比我早得法,女兒還夢見過師父,在夢中看到像太陽的光芒,看到好高大的一個人盤腿結印,一看原來是師父。又看到有個人拿著《轉法輪》在看,還夢到自己從很高的地方往下掉速度很快,接著便驚醒了,媽媽告訴她要趕快修,因為你就是從那很高很高的地方來的,要趕快修回去。這次很幸運的在紐約國際法會上見到師父,心情真的無以言表!謝謝,師尊!

最後以《洪吟》中的 一首詩《助法》與大家共勉: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如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