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仙妻

文雄


【正見網2005年06月30日】

我出身小民百姓,從小膽小怕事。我家在幾十年的黨文化薰陶下,養成了逆來順受的習慣。甚至在我爺爺的葬禮上,我那老實巴交的父親找不到什麼詞語表達他的哀痛,竟然說希望爺爺死後能繼續「沿著無產階級路線前進」。

儘管我在修煉法輪功後身心收益良多,但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顧慮重重,沒有能夠走出來為這能使所有人身心受益的功法公開講兩句真話。直到出國,我才敢於站出來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在國內時,我被內心的矛盾困擾折磨,剛出國時心態很苦悶。我一直很疑惑國內是否有人能一直堅持不懈的講真象,在迫害中不屈服,他們是怎麼做的。直到我遇到了她。

初識妻子

我是在發報紙的時候遇上陌生的她。她的笑容很甜卻很熟悉,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我想又是一個新人,得好好告訴她要多跟人講講法輪大法好。後來我才知道這想法有多可笑。我問她什麼時候到的,她快樂的告訴我:「師父講法那天來的!」我心裡一震,知道這一定是個有不凡經歷的人。

發報紙時她輕盈的在風雪中跑來跑去,比我多發了一倍。可是在發完後上車時,要翻過一個大雪堆,我想也沒想就邁了過去,可她卻沒跟過來,一副很為難的樣子。我拿出一副紳士的樣子把她拉了過來。

回來的路上,她淡淡的告訴我們她在國內故事,只是三言兩語,我心裡震驚的不行,尤其是當我聽到她腰裡至今還打著鋼板!我才明白為什麼過雪堆她需要我拉她一把,我一直以為只有大小伙子或者老阿姨才會衝鋒陷陣,從沒想過這麼一個文弱清秀的小姑娘會那麼勇敢。

這次發完報紙回家後,我的感覺特別不一樣,我發現我在惦念她,惦念她的傷痛,惦念她的生活。我時不時的給她打一些莫名其妙的電話,找些無關緊要的話說說。我天天盼著她TOEFL考試快結束,好讓她有更多的時間跟我聊天,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和她的全部的故事。

她考完試後的一天,我們小組學法,她來了,告訴大家一個消息說國內一位學員被抓,她正在營救,希望大家幫忙。看著她黑黑的眼圈,我很心疼,我趕緊抓住了這個和她能接觸的機會,幫她一起做材料。幾天後,我要去領館守夜,我鼓足勇氣,帶著準備好的資料到她家,告訴她我很想她,希望她能做我女朋友。我只給自己留了30分鐘,心想一旦被拒絕,我就可以領館守夜為由趕緊跑。我忐忑的牽著她在加國初春的小雪中轉了兩圈,想找一家咖啡廳都沒找到。她低著頭輕輕的問我:「你知道我是個累贅嗎?」我說:「不就是那塊鋼板嗎?那算什麼呀,也許有人認為那是負擔,我看要是找個沒品行的老婆才是個大累贅吶!」她說回去考慮考慮。

仙妻干什麼都快,做決定也不例外。我惴惴的走在去領館的路上,還沒下地鐵,她一個電話打過來,說:「咱們趕緊把父母接過來吧。」這不是答應當我媳婦了嗎?當時,天上掉下來的這個大餡餅差點沒把我砸暈了。周五一大早我跑到花店,挑了最大的11朵玫瑰,趁周末集體學法送給她。

仙妻亦賢妻

以後的日子是溫馨而甜蜜的,我們相處的恬淡而自然。我們都發現我們天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們的家住得很近,小時候都去同一個公園盪鞦韆,長大了上下班都坐同一路公交車,都喜歡吃炸醬麵,做菜喜歡放點糖調味。

我一向是個很平庸的人,但仙妻從學生時代就一直是個品學兼優,多才多藝的高材生。大學時曾榮獲中國首屆大學生設計競賽大獎,年年獲市級三好生、北京市理工優秀學生獎學金、優秀學生幹部等等嘉獎。這些獎項我都如雷貫耳,但見都沒見過。

大學畢業後她成為了一名建築師。但當親朋好友一個個去美國時,她卻說:「你們都走了,我留下來建設祖國。」幾年來,她為國家設計過許多重要的項目,是單位公認的好人、能人。

仙妻又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賢惠女人,下得廚房,上得廳堂。她能很快做出一桌子菜,樣樣可口。我的菜炒砸了,她稍加調理,就能變得美味,還哄我說老公的手藝真好。頭一次給我家裡打電話,我很緊張,也沒向家裡人介紹她是誰,就把電話塞給了她,她款款的幾句話,我父母就激動的不行,告訴我說:「這麼好的女孩子,你要好好的和人家過,掙錢買房子買車給人家一個平穩的生活!」

仙妻還是一個傻傻的女人,眼裡就只有老公一個人,她常在我耳邊說:「世上的人比你高的就是太長了,比你矮的就是太短了,你就是我的標準!」我好有信心!

仙妻又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深諳為妻之道,我大小毛病,她從不正面提出,而是讓我自己認識到那個問題。讓我以為是我自己修煉得好才能這麼快的看到和改正這些問題,可事後我才發現她功不可沒。

仙妻還是個有主見的人,認準正確的路就會走到底。我們都是修煉的人,她的經歷在我看來是如此的不平凡,我最願意做得事情就是抱著她聽她的故事,隨著那故事流淚,歡笑。

仙妻的堅忍

1999年7.20後,她堅持對政府講真話,她為了緩解單位領導所承受的來自中共的壓力,提出辭職。她的上級不同意,與單位領導吵了一架,同事們也憤憤不平。都說:「她幹得很好,你們為什麼讓她辭職?」可她反而安慰同事們說:「別生氣,人活著得有良心,我雖然丟了工作,但我沒丟掉自己。」

2000年「十一」前的一天夜裡,警察突然闖到她家,說要找她去「談話」,她知道這是警察的圈套,當時許多功友就是這樣被從家裡騙走下落不明的。堅信「真善忍」又不犯法,不能跟他們走。於是她從窗戶爬下,黑夜中被電線纏住摔成腰椎第二節爆裂性骨折。

搶救手術前,年邁的父親不得不在一張寫了18條說她會死會殘的紙上簽字,悲痛萬分。搶救手術中,醫生從她的骨盆上取下一塊骨頭用來加固腰椎,使用鈦合金支架支撐身體的重量,可想而知當時她該有多痛苦。

即使這樣,警察們不但不承擔責任,還無恥地在病房外守著一個翻身都需要別人幫助的人,直到了國慶假期結束才離開。這次手術高達四萬多元的費用,全部由這個並不富裕的知識分子家庭自己負擔。好端端的一個女孩兒,從此成了殘疾人,由花甲之年的父母照顧。

我妻那時雖已是殘疾人,然而在家養傷期間,卻總有不速之客去騷擾。她非常樂觀,總微笑著安慰她的父母。她沒有象醫生講的那樣臥床靜養,而是堅持學法煉功,不久就能脫離支具走路了。她的同事都說法輪功真的神奇。

就在此時,她的居委會和片警通知她父母要送她去洗腦班!儘管她父母一再強調手術中脊椎正面仍有一大塊碎骨無法復位,醫生說如果掉下來,後果嚴重。但片警幾經請示,上邊說連延期都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她不得不拖著傷殘之軀流離失所。

幾經輾轉,她還是被勞教了。儘管她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儘管中國的法律明文規定傷殘人不准勞教,儘管在檢查身體的時候透視醫生驚呼「壞了,她腰裡有鋼板!」,儘管勞教所警察也說,「人都這樣了,他們還給送進來,這德缺到家了!」她還是被送進了勞教所。一年多呀,我妻那傷殘之軀坐在一個幾寸高的小地墩上,一天穿十幾個小時腥臭的魚食,窩得腰椎上的鋼板「咯崩咯崩」的響。從此落下了坐骨神經痛的毛病。

幸而同在一處的法輪功學員從不讓她做扛大包、搬水桶、抬飯桶等重體力活兒,還總在生活方面幫助她。在那麼嚴酷的環境下,這些修煉人仍然互相幫助,也善待每一個身邊的人,每念及此時,我不禁為我妻和那些同修淚水漣漣。

故事太多了,這幾頁紙是寫不完的。以後我會找機會再寫她的故事。

龍鳳呈祥

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幸運的,我們相遇在加拿大這片民主、和平的國土上。能在市政廳舉行結婚儀式。那天一出門,所有碰到我們的人都為我們祝福,一路上,我太太的「龍鳳呈祥」的旗袍得到了連串的讚許。在婚禮前,她拿著她那個小本本,不厭其煩的告訴每個人「我要結婚啦!」滿臉幸福,忙得都沒功夫理我,她又變成了一個快樂的小女人。我偷偷拍下了這張照片。每個參加婚禮的人都感到快樂,牧師都樂得合不攏嘴,一定要我們把照片寄給他。大家都祝我們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永遠。

我深為能遇到她而感到慶幸,為我能有這樣一個妻子感到幸福和自豪。同時我又感到一份沉重,中共55年給中國帶來的災難太多了,就在此時此刻,還有多少象我太太一樣的人在中國遭受著嚴酷的害。中共這個邪惡組織一天不解體,中國的苦難就不會結束。

願中國正在發生的迫害早日結束,使和她有相似經歷的人不再承受那種痛苦。

願我那多災多難的祖國和那裡繁衍生息了幾千年的人們都能遠離政治迫害,生活的幸福安康,光明正大。

願共產邪教早日從這個地球上永遠消失,使我們的子孫後代永遠也不再經歷這樣的災難。

願真理早日再現人間!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147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