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法輪功孤兒的體會

肯-哈蒙(佛羅里達)


【正見網2005年07月31日】

尊敬的師父,親愛的同修們:

營救大法弟子的遺孤

去年12月23日在紐約,一位學員問師父營救大陸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的遺孤的問題,師父回答說,「一直我就在想這事,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之後,那些孩子流離失所的,寄養在別人家裡的,我不能不管,所以我就想,把他們名單統計上來,然後我們想辦法把他們營救出來。(鼓掌)我們來撫養,我們也可以給他們建立學校。」今年一月,我參加了在舊金山舉行的法會,就是在那裡我第一次知道了有一組大法弟子正在努力營救那些孤兒。

我開始意識到孩子們處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前沿。邪惡的中共不遺餘力的阻止大法真象的傳播。我看到中共對這些孩子們的行為就像一場邪惡狂亂的風暴吹向中國社會結構的最基礎---家庭。就像危險而不同尋常的失控天氣一樣,這一場黑色無情的暴雨試圖沖毀一切與大法有關聯的人和物。我立即決定幫助營救孩子們,並且是無條件的。儘管我只是從法會帶回來一些有關迫害的明信片,但我已經有一個營救孤兒的開端。另一位同修和我向與我們工作的同事們講述了發生在中國的那些駭人的迫害。我們每天都收集明信片,然後貼上郵票,寄給布希總統。

在佛州傳播孤兒的故事

在《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上,師父說,「面對迫害,面對各種非議,大家都能夠理性的去對待了。尤其在講清真象的時候啊,大家都是本著救度眾生的願望在做,所以起到的效果都非常的好。」

我聯繫了南佛州的大法弟子,尋求他們的幫助。一位學員把營救孤兒的傳單翻譯成西班牙文,這樣其它拉丁美洲國家的人有可能會了解這件事,並提供幫助。

兩位南佛州的大法弟子和一位紐約的大法弟子跟委內瑞拉的一家電視台講述過法輪功的情況,揭露了對孩子們的迫害。這個電視節目也播放到其它拉丁美洲國家。

另外,佛州的大法學員在酷刑展和邁阿密的一個婦女博覽會上講清了真象。許多參加了這兩個活動的人聽到了中共是如何殘酷對待那些無辜的孩子們的。一位邁阿密學員告訴了古巴的一位新學員全球範圍內營救孤兒的努力。這位古巴學員也許是這個靠近美國的共產黨國家的唯一的大法學員。他對邁阿密學員的回答很簡單,「我想幫助!」 羅德岱堡地區的一位學員幫助制訂了一份洪法材料,色彩很鮮艷,吸引孩子們來了解感動世界各地無數心靈的動人故事。我感到她制訂適合小孩的材料,讓美國的孩子有機會了解發生在中國兒童身上的故事,也是一個重要的講清真象的過程。孩子們能夠理解這場迫害,特別是針對他們同齡人的迫害。

到紐約去

在《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上,師父說,「大家看到了,全世界各個國家的主流媒體在這種情況下大多都沒有報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在罪惡中沉默著。」

我們當地兩位大法弟子來到紐約,在曼哈頓的街上幫助營救大法弟子的遺孤,告訴人們在翠貝卡表演藝術中心舉辦的「營救孤兒慈善音樂會」。在一個周末,這兩位大法弟子和當地一位大法弟子得到許可,在中央車站講清真象。一整天,那裡只有六位大法弟子。逐漸的,大法弟子們的努力和諧了,大家共同分享心得,那真是奇妙的一天。新唐人電視台來了,許多市民饒有興趣的圍觀著,接傳單,簽名,捐款,告訴記者他們為什麼要提供幫助。我們都很高興參與了這一天的活動。那天結束時,那些學員要我們搬到紐約。一位奧蘭多學員幫助聯繫慈善音樂會的表演者,這對於他是一個新的令人激動的機會。他還努力讓佛州的議員寫支持信,邀請他們或者他們的工作人員參加慈善音樂會。來自邁阿密和奧蘭多的三位學員在音樂會的周末來到紐約作義工。他們在音樂會前一天的大雨中散發傳單。音樂會那一天,我們在翠貝卡地區收集簽名、買票、發傳單。我聽到一些學員說星期六晚上的演出比中國新年的演出還要好。這真是一場震撼人心的藝術表演,及時的把營救孤兒的信息清晰、有力的傳達了出去。佛州的大法學員們通過電子郵件、Team Speak 討論,交流看法,我們都認識到了營救孤兒的迫切性。

呼喚良知的一些計劃

師父在《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上說,「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象,神在人中。」

我們仍然在努力通過各種方式,告訴美國的孩子及其家長,那些跟他們一樣的孩子們失去了家園,僅僅因為他們的父母是一群好人、最好的人。我們發現了為小孩表揚的布袋木偶,希望創造另一種講清真象的方式。我們找到了許多毛織動物玩具,重新設計,使之變成講清真象的工具。我們希望這些玩具能送給曼哈頓和其它城市街上的孩子們,幫助營救大法弟子的遺孤。我們把這個計劃稱為「禮品袋熊計劃」。每個玩具熊上面都有一個小標籤,上面有一位需要營救的孤兒的名字以及營救孤兒的網站,當然還有對這個熊的簡單描述。這些正好裝入一個「Hello Kitty」禮品袋。如果你不知道Hello Kitty袋是什麼,可以問問你的孩子。每個地方的小孩見到Hello Kitty袋,就像鋼鐵碰到磁鐵。

我們注意到我們買的熊玩具都產自中國。自然而然的,我們不禁想到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是否被迫生產了這些玩具。我們想,如果他們被迫做了,我們想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勞動和付出不會被遺忘。我們會用他們製作的熊來講清真象。營救孤兒的努力仍在繼續著。我的許多同事知道中共如此殘酷持久的迫害法輪功都驚訝得目瞪口呆。似乎沒有任何道德底線是垂死的中共邪靈不能跨越的。每天都有更多的人認清中共的偽善面孔,宣講中共犯下的罪惡。我的同事現在都知道了真象。大法弟子的家庭和他們的孩子們是中國的巨大財富,也是留給世界的真正財富。幫助我們營救孩子們!

(2005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