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之六:朔風敦煌

小蓮

【正見網2005年09月29日】

題記:這篇要寫的是一個修煉中的教訓,也是解開自己塵封多年的對於敦煌壁畫的情結。從前我除了對於土地的深深依戀之外,就是對於敦煌的壁畫,特別的感興趣,當時雖然看不太懂,但是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大漠的朔風中,自己一個人在苦苦尋找解脫人世的法門,那種感覺真是無以言表,而且由於當時的修煉的基點是站在逃避現實的基點上,再加上情沒有徹底的去乾淨,最後導致功虧一簣,但是幸好有神相助,而造就了今生今世的正法修煉的萬古奇緣。所以在此提醒各位讀者,修煉就是嚴肅而神聖的,如果基點不純淨,執著心去不掉,那肯定是痛失修煉的機緣,而今,這個機緣只有一次,以後對於我們來說絕不會再有,珍惜吧!為了我們生生世世的期待,為了那麼多翹首企盼的各界眾生,精進,無愧於這個偉大的時代,無愧於我們曾經的誓言!無愧於偉大師尊給我們的一次又一次的修煉機緣!!

話說,唐朝「安史之亂」之後的江西景德鎮,在鎮裡有一個少年叫做臨江,家住南門外的有財坊。從小他父親就教他識文斷字,和一些內家功夫,使他無論文采還是武功都在鎮裡小有名氣。他父母成年的在江北做生意,家境很是富裕,臨江整天的與他叔叔在一起。臨江自小與鄰家的女孩阿秀可謂是青梅竹馬,非常要好,阿秀的眼睛非常的明澈,象湖水一樣的清澈。阿秀的母親過世的很早,他父親染上賭癮,經常去鎮裡最大的賭坊――順義坊。而且逢賭必輸,家裡幾乎是傾家蕩產。有時臨江家接濟一些,阿秀沒少為了這事兒掉淚。

一日正午,臨江與阿秀手牽著手一起到集上玩兒,正走到距離集市幾十米的地方,忽然看到有一個紈絝子弟,正在搶一位女孩,而且邊搶邊說:「本大爺已經娶了13房姨太太,今天我將你娶到家裡,要做我的第14房姨太太。來人那!把她給我架走!」這時過來幾個家丁,將那女孩子往一頂小藍轎子裡塞。臨江看到此種情況,大喝一聲:「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目無王法不成,馬上將人放了,否則,就請吃我的拳頭!」「哪裡來的野小子,敢在本大爺面前撒野,來人那!給我拿下!」臨江揮拳就朝那紈絝子弟打去,那人一躲,臨江的拳頭走空,這時那幾個家人過來,臨江三下五除二就將他們打倒了。那個紈絝子弟也被打得鼻青臉腫,臨江打完之後正要離開,只聽那個紈絝子弟說道:「有種的留個名,沒種的就走!」臨江朗聲到:「本人臨江,本地人士,家住南門外的有財坊,要打架,你就去找我好了,我願奉陪到底!」說完拉著阿秀的手就往別處遊玩去了。一路上臨江還對阿秀說,今天這次架打的真過癮。就這麼說說笑笑的玩了一天,晚上,他們二人回到家中,臨江的叔叔不知怎地聽說了臨江的事,於是勸誡道:「你怎能不管天高地厚哪,什麼人你都得罪?」「什麼人?」臨江不解的追問。「那個紈絝子弟不是別人正是我們鎮上最大的賭坊――順義坊的主人,他的叔父是無錫知府。他家裡在朝廷中都很有勢力,這樣的人你得罪了還有你的好果子吃?!」臨江心裡也產生很大的壓力。又過了兩日,臨江的父親來信讓臨江過去幫一下忙,臨江在臨走的晚上,在柔美的月色下,緊緊的擁著阿秀,兩個人說了一夜的話,臨別時,臨江對阿秀說:「我最多十天半月就會回來,等回來之後,我們就成親,到時與我父親闖蕩江北,那有多開心!」阿秀哭著說:「快點回來,我等你!」就這樣臨江走了。

阿秀心情十分沮喪的回到了家中,她父親對她說,今天我在順義坊賭博時欠了順義坊二十兩紋銀。阿秀一聽,十分的著急,埋怨道:「你的癖性就不能改改,再說了欠誰的不好,非得欠他的,那次臨江哥把他打了,他早晚也得來找茬,今天你又欠了他的帳,我看以後就沒有好日子過了!」父女正說著,突然闖進來幾個大漢,為首的正是那個紈絝子弟。只聽那個紈絝子弟奸笑道:「原來你們在家呀,臨江這小子打我,壞了我的好事,今天我讓他的未婚妻來償還!老頭,你欠我的二十兩紋銀,現在拿來,我就饒過你女兒一命,否則,嘿!來人那!將這女孩子的衣褲扒掉。」「不要,求求你,行行好!饒我女兒一命吧!」阿秀的父親哭著道。這幾個邪惡之徒哪裡管老人家的哀求,三下五下就將阿秀扒得一絲不掛,那個紈絝子弟然後就強暴了她,這還不算完,它們拿來小刀,在阿秀的臉上身上劃了很多口子,而且在上邊撒上鹽面兒,……(請恕我不能再詳細去寫,那種感覺真是無比的痛苦)阿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那群惡徒才狂笑著離去。這時阿秀的父親抱起昏迷不醒的她,去了臨江家,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之後,臨江的叔叔聽了之後,流下了很多的淚水。於是一邊馬上派人給臨江送信,另一邊,馬上找鎮裡最好的郎中,怎奈何,無人能救得了阿秀。臨江聞信之後火速趕將回來,進得屋內,抱起仍舊處於昏迷狀態之中的阿秀,痛哭失聲:「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在以後的三天三夜中,臨江都是抱著阿秀度過的,眼淚都已經流幹了。臨江看上去蒼老了許多。在第四日的清晨,當一輪旭日從東方升起的時候,阿秀突然間醒了過來。當她睜開雙眸時,看見她倒在臨江的懷裡,流著眼淚有氣無力的說:「臨江哥,恐怕,今生今世不能與你在一起了,來生好嗎?來生我答應你,我們生生世世永永遠遠的在一起好嗎?我永遠的喜歡你!」「我要你從今生今世開始永永遠遠的陪著我!從今生今世開始好嗎?」臨江聲嘶力竭的喊道。「恐怕,今生不行了,臨江哥保重!我先走一步啦!」「不要!不要!千萬不要離開我!」臨江焦急的晃動著阿秀的身體,但阿秀的眼睛慢慢的閉上,身體開始變得僵硬起來……

五天後,臨江把阿秀埋葬到城外的一株饅頭柳下。當天正下著牛毛細雨,安葬完畢之後,天已經變得很晴朗,在西邊的天上出現一條美麗的彩虹。為了表示對阿秀的懷念,臨江在紙上寫下了一首詩:

青梅竹馬月中行,
阿秀與我互相敬,
今朝汝已含冤去,
只留臨江身一人,
汝說與我長相伴,
願汝誓言能成真,
生生世世手牽手,
自在如意世上行!

寫完之後,臨江想燒掉它,可是還沒等燒呢,那張紙自己就飛起來了(當時沒有風)在半空中自己著起火來……

回到城裡,臨江便去了順義坊找那個紈絝子弟報仇,怎奈那小子早跑得沒影了,臨江一氣之下把順義坊砸得七零八落。後來聽說那個紈絝子弟由於玩弄女人過多,不到35歲由於身體羸弱而死。

江南實在是令臨江傷透心,於是他想到大漠之中看一看。他想,在大漠不會有如此傷心的爭鬥與掠奪的險惡伎倆,他拜別了叔叔和阿秀的父親,就北上了。幾經輾轉,最後到達敦煌附近,朔風烈烈,張揚著原始的豪氣。在這裡有幾個正在開鑿的石窟,他望著那些迷人的壁畫和雕塑,心裡升起了一種對神佛的崇敬。當他路過一座廟宇的時候,正好遇見一位德高望重的主持,臨江想讓老人收他為徒弟,老僧道:「施主,根基非凡,但凡心過重,這樣吧,我今日收你當我的俗家弟子好嗎?」「謝謝師父!」臨江雙膝跪倒道。就這樣臨江在莫高窟當了主持的俗家弟子。幾天之後,臨江到附近辦事,突然發現有一汪清泉仰臥沙山之底,這個像月牙一般的河水是如此般的明澈,真象阿秀的眼睛。一想到她,臨江的心就覺得十分的痛苦不堪,心想,「自己出來就是要逃避這種生離死別的痛苦,沒想到,這種痛苦是這麼的深,這麼的重!」 「好好修行吧!」臨江自己安慰自己。在以後的二十多年的修行中,這種情的痛苦使他變得不那麼太精進。在將要圓寂的前夕,臨江的身體都飛得起空了。但當看到月牙泉的時候,他又想起那雙美麗明澈眼睛,於是一切都前功盡棄,當他為自己的不爭氣而號啕大哭的時候,從天空中傳來一個十分洪亮的聲音:

修煉情未盡,
怎樣量心性,
無漏方可成,
兒要再精進!

臨江聽完,他突然悟到師父所說的:他根基非凡,凡心過重的道理,「情」這種執著真是害得他不淺哪!他於是雙膝跪倒,合掌當胸朗聲發願:「如果我以後還能在佛法中修煉,我一定會把握住,也一定會修成正果!」發願完畢,臨江的元神就投胎轉世去了……

後記:寫完此篇時,自己這種「情」的因素去掉了很多,從前那種被情所困的感覺不見了,現在真感覺到一種從情中解脫出來的感覺,真是渾身輕鬆!

下一篇,我想叫做《西學東漸》寫的是自己從前當古羅馬王子的衛兵時,在一次戰爭中,不遠萬裡,在中國的河西走廊定居,並把西方的文化傳到東方的故事。今天就寫到這裡吧。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432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