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之八:愛琴風浪

小蓮

【正見網2005年10月06日】

題記:此生此世中,我有一種非常敗壞的執著,那就是自卑心和自暴自棄的東西,這種變異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修煉之後,這方面修去了很多,但是時常還在往出返,如果正念不強時,這種東西都會把我控制得有些發狂,這也許是我的最大的變異所在,最近我才真正明白,這種最敗壞的執著的來源。其實我同時也明白用這種心態來第一次描寫古希臘文明,不算太適合,但是沒有別的辦法,為了真正的把我的這種十分不好的物質去掉,只有採取此下策了,希望讀者能原諒。

古希臘文明可以說是在此次人類的文明史上留下了非常光輝的篇章,而愛琴海中的克裡特島又是希臘文明的源頭,那裡最遲在公元前18世紀曾經出現過,米諾斯(minos)王朝,現在該王朝的宮殿裡的設施依舊讓現代的人汗顏,可見當時文明發達的程度。

大約在公元前17世紀,在米諾王朝裡有一位王儲,名叫:宣恩。宣恩,是個很忠厚的樂觀向上的一個人,非常的宅心仁厚,寬宏大度。當時米諾斯王朝十分的昌盛富足,周邊小國年年進貢,歲歲來朝。他還有一位比他大十來歲的小叔叔名叫亦悍,他的叔叔表面上為人十分的忠厚,實則十分的攻於心計。

有一次,國王帶著將士趕往希臘北部平定叛亂,亦悍就想暗害國王,但是沒有成功。半年後國王安全的回來了,這時身為王儲的宣恩一次在愛琴海邊遊玩時遇到一位非常美麗的漁家女孩:艾倫。她簡直就像是天上的仙女那麼美麗,宣恩一見就十分的滿意,說來嘮去兩人真是情投意合。於是二人從此經常形影不離,在愛琴海邊和皇宮裡邊都留下了二人互相依偎的影子。亦悍看在眼裡,恨在心上,整天與手下的人密謀,如何得到王位和拆散他們。

一次宣恩和艾倫一起出海玩樂,正巧遇到大風,得在海上多漂浮幾日,亦悍一看這下機會來了,於是向國王報告說:宣恩和艾倫被敵國給抓去了,如何如何。國王果然中計,於是親自帶著一些將士出海營救宣恩和艾倫。就在國王出海的時候,亦悍在家裡發動一場宮廷政變,將國王的權利給剝奪了,把對國王忠心的大臣都給殺害了,而且對待百姓十分的殘酷和苛刻,致使百姓怨聲載道。這時國王和宣恩他們還不知道家裡發生的一切,等到他們回到克裡特島的時候,他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為時已晚,他們馬上被亦悍的人給抓起來了,國王當時就被殺害了,宣恩被關在籠子裡。艾倫被亦悍叫去,亦悍也垂青艾倫的美貌。於是威逼利誘艾倫,並許諾艾倫以後讓她當王后。

艾倫其實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孩,一聽亦悍這麼說,又一想,自己現在的處境,於是就同意了亦悍的要求。當天晚上艾倫就將處女之身給了人面獸心的亦悍。亦悍這還不滿足,非得要好好的折磨一番宣恩,讓他活活的受罪,他的下屬給他出了一個非常壞的主意:將宣恩弄到荒島上,讓並派人看著他,讓他好好的受這份罪。亦悍聽從了該人的建議,於是派人將宣恩流放到現在的馬爾他島(當時不叫這個名字)。此時的宣恩的精神簡直就像要崩潰了一樣,自己的親叔叔殺害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又將自己捆綁起來,還要流放,自己最心愛的未婚妻在關鍵的時刻還拋棄了他,他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他變得十分的憂鬱和自暴自棄,這種對小叔叔和艾倫的恨,在他的心裡產生的很多,其實與其說在恨他們不如說是恨自己,恨自己的善良,喜歡輕信於人,他變得很玩世不恭,脾氣也變得十分的暴躁。

當亦悍派人將他押上去馬爾他島的船隻時,他簡直有些瘋癲了,在途中他想到了死亡,但試了幾次都沒有死成。最後,到達馬爾他島以後,他過著真是人鬼不如的生活,他經常的一個人自言自語,好似與別人嘮得很起勁似的。有時坐在石頭上對著對面的人像(有些類似人的形狀)山峰說話,有一次也許宣恩覺得他的說話總得不到回答,於是一生氣,那種瘋癲和自暴自棄勁又上來了,奮力一頭向那山峰撞去,不知是撞的位置不對還是他的眼睛看錯了,反正沒有撞死,反倒使他清醒了一些。等他慢慢恢復一些理智的時候,他在想:我現在簡直是什麼也沒有了,這個荒島此生也無法離開了,那與其這麼混混噩噩的混日子,還不如,活得更加快樂和有意義,但是又一想自己身邊有那麼多亦悍的人,我不能表露出我正常的樣子,於是他就開始在他們面前裝瘋賣傻。不長時間之後,那些看著他的人覺得他已經完全的失去理智了,也沒有必要看著他了,於是請示亦悍,希望讓宣恩在這裡自生自滅。這時亦悍已經和艾倫有了三個孩子了。亦悍告訴他們一定要將這個「好消息」帶給宣恩。

宣恩聞聽此消息,他的精神完完全全的崩潰了,他變得非常的自暴自棄,在看守他的人走後不久,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他想投海而死,在臨死之前,只聽見在頭上好像有一個人在問他:「你嘗過了人世間太多的苦,那你願不願意在清靜之中來尋找超脫之法哪?」宣恩哭著道:「象我這樣只有一死,如果有清靜的超脫之法,那只有來生吧!」於是投海自盡……

後記:後來宣恩的元神轉世到世界上很多的地方,生生世世修行過很多次,但是由於在當時所受的傷害實在太大,所以在以後的轉世中這種自暴自棄的東西,都有所表現。此生此世中,我的性格裡就有這種東西,而且很重,這不僅是當時的那種不好的物質,而且也是在不同時期轉世輪迴中積累到一起的。今天我把這段往事寫出來,目地就是曝光這種執著的根源,去掉它,同時也是與讀者們交流一下,我們此生此世的執著,在歷史上的來源。不多寫了,這篇就寫到這裡。

其實宣恩就是我當時的名字。亦悍今生做了我的親屬,他為人還是那麼的陰險,對我家傷害還是很大。艾倫也成了我的本家。他們都沒有得法,有機會我還得再去向他們講講真象,不論怎樣,相見就是緣嘛!

(English Translation: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3447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