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妒嫉心和爭鬥心

荷蘭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5月27日】

尊敬的師父,親愛的同修們,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妒嫉的人。在修煉的初期,我認為師父說的妒嫉心只是針對亞洲人。然而,妒嫉心和爭鬥心成為我修煉路上的巨大障礙。

有一天,我的同事問我是否能為她解決一個數學問題。過了一會兒,我把答案給她看。那時,她也找到了答案,但和我的不一樣。比較以後,我告訴她,我的辦法更巧妙,可能不會出錯,她最好檢查一下她的辦法來發現錯誤。這是一件小事,可是當我騎車回家時,我感到很不舒服。我為什麼那樣對待她?突然我意識到我的妒嫉心是如此強烈。我不得不承認,我不能忍受她找到了答案,而且和我一樣快。我記起了師父的話,是關於妒嫉心的部份,我平靜下來。到家時,我檢查了一下我的解決方案。令我驚訝的是,我錯了,而我的同事是對的。第二天,我告訴同事,她對了。我很平靜,因為我意識到一個大的執著,並去掉了一部份由爭鬥心帶來的妒嫉心。那天晚上,我靜靜的打坐,感覺身體很輕。

提高心性後,我感到很輕鬆。但那時,我沒有意識到,這僅僅是修去妒嫉心和爭鬥心的開始。

我有一個新同事,和我分享辦公室。他經常惹我生氣。當我問他問題時,他從來不給我一個簡潔的、直截了當的答覆。相反,他要從初級問題開始解釋,好像我什麼都不懂。為什麼他總是說這麼多話,占用我這麼多時間?為什麼他總是顯示他的知識淵博?

因為人世間形成的觀念,人們認為互相競爭誰更對、誰的知識更淵博是普遍而又正常的;被人期待沒有錯誤,並且多麼優秀。我就是這樣長大的(在學術圈子裡)。

終於,我不得不承認,我經常和我的同事做法相同。我經常炫耀我的知識,顯示我的知識多麼淵博。事實上,我不能忍受他所知甚多。妒嫉心是問題的根源,必須去掉。我停止了注意我的同事,決定向內找,修去爭鬥心。工作中的情形明顯好轉。

然而,妒嫉心和爭鬥心埋藏很深,在某些領域是危險的。在工作中,我能夠看淡個人名利,一切都很順利。不被察覺的執著心轉移到修煉中來。隨著正法活動的增加,我們更加頻繁的出去發真相資料,聯繫政府、網站、媒體等。我盡全力做正法的工作。當我看見別的同修做事時,我漸漸的、不易察覺的產生了妒嫉心和爭鬥心。特別是當我不能夠做某事時,我感到心理不平衡,覺得自己不夠好。這持續了很長時間,而我一直沒有做好。

我沒有修自己,沒有向內找,而是向外求。並且,我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這樣做。最明顯的是不贊成同修的一些做法,在思想中批評他們,因為他們不符合我的想法和我對大法的理解。我用很多話解釋我的想法。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同修身上我認為不好的一面,而我批評這不好的一面。我沒有剷除我的妒嫉心和爭鬥心,而這正是造成我這種態度的緣由。我走的如此遠以致我認為同修遇到的魔難是對他們做錯事情的懲罰,例如有同修去中國,然後被抓,等等,其中有西人學員。

直到有一天,當我給自己造成足夠的壓力時,我記起了師父關於妒嫉心的講法,開始向內找。我為什麼在思想中如此批評同修?而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們把修煉的人看的是最珍貴的」。

同修,多麼可貴的人呀。為什麼我這樣看待我的同修?好像我在思想中考驗他們,如果他們的行為符合我對法的理解,我就贊成,否則反對。師父在《導航》中說,「但是,我們的大法,我告訴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驗他。因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裡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給開創的,他創造的造就的,所以誰也不配去考驗他。」

我在干什麼呢?我在跟隨舊勢力贊成這場迫害嗎?我配考驗我的同修嗎?好像是整箇舊勢力系統的妒嫉心在通過我的身體說話。突然,我可以區分了。「我不願意這樣。」「那不是我。」「我拒絕妒嫉,我不在意你試圖做什麼。」「不管你怎樣努力使我妒嫉,我拒絕妒嫉,我拒絕參與對同修的迫害。」我緊緊的跟隨師父,不被舊勢力左右。

從那時起,我的修煉狀態得到了不可思議的提高。根子上的問題被拿掉了,當它來臨時,我更容易察覺。有了正念後,我對同修的批判變成了對他們強有力的支持。我感到和同修更緊密的聯繫在一起,經歷了很多感人的場景。當看到同修所做的大法的事時,我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在我當聯絡人的煉功點,我看見一位同修向路過者解釋功法。我經常在那個煉功點解釋功法。現在,沒有了那些執著心後,看著同修以巨大的善心演示功法時,我被深深的感動,感到這個場變的更加強大。

在讀完《洛杉磯市講法》後,我對妒嫉心和爭鬥心有了更深的理解。師父說:「......所以他們認為這事既然包括我們,你們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了?我也有無量眾生啊,我也要爭取被選擇。」

讀完這段法,我有了以下認識。一個修煉者對應宇宙中無量的眾生,在他身體裡有很多的生命。對應我的生命想要被選擇,它們用盡各種辦法來達到這一點。它們的一個舉動表現在我的表面就是爭鬥心、顯示心和妒嫉心,例如自認為比別的同修更正確,批判同修,等等。這些想法不來源於我,雖然它們看起來是我的。

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

在加強正念並去掉爭鬥心和妒嫉心後,那些生命造成不了任何破壞。

師父在同一篇講法中說,「這一場邪惡迫害為了什麼呢?……就是因為一個小丑的妒嫉」。我現在想放棄在語言上與妒嫉心和爭鬥心的糾纏,因為它們真的很難講清楚。我想引用《法輪功(修訂本)》中的一句話,希望引起同修們的重視:「嫉妒心是煉功的極大障礙,對煉功人的影響非常大,會直接影響煉功人的功力,會傷害同道人,嚴重的干擾我們往上修煉。作為煉功人是百分之百的要去掉的。有人煉功到了一定的層次,可是嫉妒心就是去不掉,而且越是去不掉就越容易增強。」

我理解,這裡說的「傷害同道人」傷害的就是同修和我。

如果這些破壞性的執著心在我們之間發生,作為修煉者,我們就是要共同將其曝光。讓我們互相支持幫助,共同戰勝它們,在正法修煉中保持正確的航向。

謝謝大家!謝謝師父。

(2006年荷比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