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過的修煉歷程(完)



【正見網2006年06月10日】

師父呵護 大家齊心協力證實大法

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了解本地區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的具體情況,揭露本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曝光他們的罪行,我們大家切磋:人人從身邊做起,把我們了解的具體情況寫出來,做成真相小冊子,分發給世人,讓更多的世人能了解大法的真相。經過大家的努力,很快的就將小冊子寫了、並很快的做了出來,幾天的時間就將小冊子大量的發了出去。很多人看了小冊子才知道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人們開始議論紛紛:法輪功不就是煉功強身嗎,怎麼還被打的這樣慘呢?還有被打死的,這個社會怎麼了?這個黨怎麼了?人們不理解。有的人同情大法弟子,見了大法弟子就說:在家煉吧,別出去啊!這個社會變了,做好人都難。

通過這次集體講真相,增強和發揮了我們了整體的力量,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打擊了邪惡的囂張氣焰,也使我們本地區的正法形式得到了改善。

在這次集體做真相的過程中,我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對我們的關懷與呵護,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

為了這次集體講真相,大家做了一些橫幅,在做橫幅時染料用完了,同修就準備去買,當他穿上鞋準備離開家時,轉念一想,帶個包吧,回手去拿包的功夫,外面有人敲門,從門鏡一看,原來是惡警。他馬上退到屋裡,坐在地上發正念,清除邪惡的迫害與干擾。20分鐘後,惡警們離開了。他當時想:真的很懸,如果不是師父的點化,可能就要被邪惡鑽空子迫害。他馬上離開了資料點,並通知了我們大家。我馬上通知其他的同修一起發正念,剷除破壞資料點的所有亂法爛鬼。

第二天,小同修給我講述了我們發正念時,師父幫助我們一起清除邪惡爛鬼的壯觀景象。他在5:30分時開始發正念,看見師父帶著他和媽媽一起去資料點清除邪惡爛鬼。師父帶她們一路清理邪惡因素,師父把路和路周圍的樹、草都一棵一棵的清理。師父帶著他和媽媽一起腳踩蓮花飛到資料點的上空,師父打出一個透明的能量球,資料點周圍就放射著金色的光圈,一圈一圈的向周圍擴散,靠近資料點的邪惡生命都變成了石頭,遠處的邪惡都被定住了,小同修和媽媽一人一個麻袋,將定住的邪惡生命裝進麻袋裡銷毀了。

在6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時,小同修又看見師父帶著他和媽媽一起到資料點清除邪惡。這次師父給小同修和媽媽一人一個盛滿鮮花的花籃,腳踩祥雲,直奔資料點。她們把路上的邪惡生命收在花籃里,路過一片樹林時,樹林裡黑洞洞的,同修將花籃沉於樹林中,樹林中的花籃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將樹林裡照的通亮,邪惡的生命無處可逃,被花籃吸了進去。她們一路來到資料點的上空,將花籃放在半空,花籃變成金光閃閃的金色的花籃,放射出道道金光,向遠處擴散,光線所到之處,所有的邪惡生命都被吸進花籃里銷毀了。

小同修7點發正念時,師父又帶著他和媽媽腳踩蓮花直奔資料點,途中看到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樹林,樹枝彎彎曲曲。師父帶著她們落在地上,緊接著狂風大作,樹林裡燃起大火,大火越燒越旺,將樹林化為灰燼。大地變的平整了,塵土也沒有了,金光閃閃的地面象一面鏡子一樣。資料點的房子也變成了金色的房子,象一座城堡一樣。慈悲的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幫助我們、保護我們,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師父為了我們的提高真的是歷盡千辛萬苦。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決不能辜負師父的苦心,我們要在師父的指引下,堅定的走下去。

對待親人要向對待眾生一樣慈悲

2003年的一天,我錄了師父的講法帶準備送給同修,因為我們的書比較少。當我準備出門時,丈夫問了我一句;「你上那兒?」我隨口說了一句:「我把這帶送去。」話一出口,丈夫就發火了。「你干什麼?剛清靜,你就弄事。」他就開始罵我。我也沒有管他就走了。當我下樓時,我的感覺告訴我:丈夫在翻我的東西。我馬上發正念,清除丈夫身上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操控他幹壞事的一切邪惡因素,不允許他動我的東西。從同修家回來,丈夫一見我就說:「我求求你以後別做那些事了,你在家煉我不管。」我說:「我沒有做壞事,只錄了幾盤帶,有什麼?」

這時電話鈴響了,我拿起電話,是姐姐打來的,她在電話里說:「你又做什麼了?」我說:「我沒做什麼。」姐姐說:「你丈夫來電話說你又做了什麼?」我說 :「我沒有做什麼。」就把電話放下了。把電話放下我就問丈夫:「你為什麼這樣做?」

話剛說完,電話鈴又響了,這一次是哥哥打來的,也是問了和姐姐同樣的問題,我對哥哥說沒有問題你放心吧。放下電話,我忍不住了,我對丈夫說:「你這不是害我嗎?我沒有做什麼你就到處說,你這不是整我嗎?」丈夫也火了,他大罵我。我真的忍不住了,我真想給他一個耳光。當我舉起手來時,感覺有人在我手上推了一下,我一下明白了,自己是修煉人遇事要忍。自己今天沒有忍住,這不正是邪惡高興的嗎?

我回到自己的屋裡,跪在師父的像前,失聲痛哭。師父呀,弟子做的不好,對丈夫沒有做到善,遇事沒有做到忍,使丈夫做了壞事,把師父的講法帶都摔壞了,這不是幹壞事嗎?這都是我做的不好造成的。

這一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我們在每一件小事上都應該做好,包括自己身邊的人,我們做不好會使他們無形中造業。同時這一件事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一是平時向身邊的親人講真相做的不夠,沒有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眾生那樣去對待,沒有做到細緻耐心,才使他不能夠對大法有更深刻的了解,不能夠正面理解支持我們。二是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做到善,更沒有做到忍,慈悲之心沒有修好。我為自己感到痛心、難過,我對師父說「我一定做好,決不能再有這樣的過失,無論邪惡用什麼樣的方式破壞、干擾都不能阻擋我做證實大法的事。」雖然是一個小事,但卻反映出我在修煉路上的一些大問題,所以在修煉的路上每一個細節都要把握住,都不是小事,不能留下一點遺憾。

正念除惡

2004年,我們地區很多人寫了揭露邪惡的文章發到明慧網,我也寫了文章並且發表。

一天同修將我發表了的文章拿給我看,當我在看文章的時候,就感到頭痛、發昏、噁心、心跳加快,還有一種恐怖感,全身的汗毛孔都開了,感覺周圍陰森森的。我馬上喊師父幫我,喊完後,我馬上從那個可怕的狀態中清醒過來。我認識到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在迫害我,我馬上坐下來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所有邪惡因素,即刻我感覺周圍的環境好了起來。6點整體發正念的時間到了,我繼續發正念。發正念時我看見周圍出現了很多的鬼臉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口訣一念完,什麼都沒有了。發完正念那些不好的感覺沒有了,我就坐下來學法,學一會兒法,發一會兒正念,一直到晚上12點整體發正念的時間。在12點發正念時,我定了下來,我看見我周圍有很多的邪惡因素,有鬼臉的魔,有人頭、蛇之類的東西,密密麻麻的在我的周圍上下舞著,向我圍上來。我立掌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我看見許多邪惡的因素上下舞著一點一點全趴在地上了,一會兒功夫就化成了黑水。發完正念,我的身上再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了。通過這一件事,我認識到發正念的威力和發正念的重要性。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5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可是你們從打發正念到現在已經很長時間了,清除的邪惡確實相當多了,從另一方面講,因為每個人在修煉中、在提高中、在認識中,對正法的事情做的好壞與自己的修煉有著直接關係,與自己提高的層次也有著直接關係,所以師父也不能夠過多的要求大家,我只是告訴你大家發正念的重要性。人想修到什麼程度,人想達到什麼境界,那是個人的事,師父只能告訴你們發正念的重要性。」學了師父的講法,加上自己的親身體會,我對發正念的重要性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在修煉中做每一件事情必須正念正行,當你發出強大的正念的時候,邪惡全滅!

勸「三退」救度有緣人

「九評」發表以後,正法又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九評」的發表,揭露了惡黨的邪惡本質,讓人們徹底看清了惡黨犯下的反宇宙、反人類的罪行,同時告誡人們儘快退出惡黨的組織,擺脫邪靈的控制,為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九評」的發表,為大法弟子創造了一個講真相的大好時機,同時我也感到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們自己必須學好法,認識上必須儘快提高上來,這樣才能不落下一個有緣人。

2005年3月的一天,我正在為同修做一件事情,我丈夫的侄子突然來了。來了以後告訴我要在這多住一段時間,同時想把對像也接來一同住。我聽了心裡感到很著急,因為同修在等著我把做好的東西送過去,他這一來就要耽誤事了。丈夫不修煉,有些事情我是在自己的房間裡做的,他這一來就更不方便了。我當時冷靜下來想:這是不是邪惡的因素在干擾,是不是我有什麼漏沒有發現被邪惡鑽了空子?回想這一段的狀態,我感覺不是我的問題,我認識到這是邪惡在干擾我正法。我翻開師父的講法,師父說:「不管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業力,我們首先想自己,我連你們發正念的時候都叫你們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問題了,那就處理好。那時候舊勢力它也沒辦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當然了,現在舊勢力退了也不行,徹底清理,發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看了師父的講法,我認識到是邪惡在干擾我,舊勢力是無孔不入的,它利用人來干擾。我要全盤否定它。

第二天早上發正念的時候,我看見一個長頭髮的小鬼被我用掌從我的家門推出去,當時我沒有把它打死,只是用掌把它推出去。於是我坐在門口發正念,我想關上門,可是門怎麼也關不上,怎麼關都有一條縫,最後我強行把門關上。發完正念後,我就想:我在發正念時看到這一切,很奇怪。門怎麼關都有縫,那是不是表示我有漏?

第二天早上6點發正念,我又看見一個長發小鬼跳上了一個小男孩的身上,我立刻發正念清除,並請師父加持。我用強大的能量清除所有進入我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所有的黑手爛鬼,即刻小鬼就沒了。發完正念,我感到震驚很大,為什麼兩天都看到小鬼呢?我認識到第一天小鬼讓我推出門,沒有打死,第二天我又看到小鬼上了小男孩的身,我丈夫的侄子他們來我家,他身上是不是有邪靈的東西,那小鬼是不是要害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救人的,我要不救他們,邪惡的小鬼就要毀了他們。想到這裡,我馬上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退出惡黨的邪惡組織,他們聽了我的話,馬上同意退出邪靈的組織。

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我們應該善待一切生命,不要急於做事而忽視了身邊的人,他們也是我們要救的生命,早一天退出邪靈的組織,就早一天解脫。認識到這些,我用純正的善心去善待他們,在我用真誠的心對待這一切時,我丈夫的侄子和對像第二天就走了。我想他們這次來我家一定是要我救他們的,因為他們在外地,很少會來我家,這次回來一是讓我救他們,同時也幫助我提高了認識。救人是大法弟子當前最大的責任,我們不能錯過一個有緣的人。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也是提高我們認識的過程,如果我們都能象師父在法中講的那樣去做,那我們就能救度所有的生命。師父在法中說:「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的、心平氣和的去講去說,理智的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在大紐約法會上的講法》)

跟上正法進程 走好最後的路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大家自己都明白,通過學法、修煉,完全清楚自己在干什麼。我們決不是一個常人的什麼政治團體,我們也決不是一個常人的什麼娛樂性的俱樂部。這裡是修煉,是生命從本質上向高級生命轉化的過程,也就是說在座的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那麼作為大家來講,特別是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大法弟子在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中所做的這一切就是最重要的。」師父已經把法講的很明白了,大法弟子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

師父的法講的越來越明了,我感到自己身上的責任重大。法正人間的時間臨近,救度世人的時間越來越緊迫,大家都感到時間好像不夠用,都在抓緊時間做三件事,爭取在寶貴的時間裡救度更多的世人。

最近中共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後,感到很痛心,沒有想到我們的同修在遭受著這麼慘烈的折磨,更沒有想到邪黨是那麼的殘忍與毫無人性。它們為了達到迫害的目地,為了牟取一己私利,相互勾結,竟活取大法弟子的內臟,最後將尚有氣息的大法弟子活活的焚燒。這種近乎瘋狂的邪惡行徑,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

作為一個修煉人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對每個修煉人來講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對大法弟子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也是能否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能否對法堅定的問題。在「九評」發表後 就有很多人由於怕不敢煉了。今天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酷迫害事實的出現,如何對待這個問題,是我們揭露邪惡、反迫害、講真相如何做正的問題。

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不承認這場迫害。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什麼都能夠抵擋的住、什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面對惡黨發動的這場迫害,師父已經告訴我們,「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是不被常人因素控制的人。」我們必須正念清除舊勢力的這場迫害,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因素,舊勢力想阻止我們修大法,是辦不到的。今天真正的大法弟子經歷了這場迫害,已經從無助、痛苦中,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了。

回顧99年7.20以後,我們進京上訪時看到很多同修被邪惡抓捕時,沒有報自己的名字,當警察問他們的名字時,他們就回答:我們叫大法弟子!問他們的家在哪兒?他們說我們沒有家,四海為家!因為大法被誣陷,師父被誣陷,大法不正過來我們就不回家,我們都是從法中來,我們就叫大法弟子!

他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他們放下了世間的一切,放下了生死,在邪惡的殘酷迫害中,吃盡了苦,電擊、毒打各種各樣的酷刑,直至被虐殺,都沒有使他們屈服,依然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殘酷的迫害中證實著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大法弟子的偉大。他們是了不起的,他們配的上「大法弟子」這個偉大的稱號。

大法弟子的正信,使邪惡害怕,膽戰心驚的在背地裡幹著邪惡的事,師父都知道,師父一直在給他們改過機會,他們就是不悔改,一直幹著邪惡的事。師父在《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從99年7.20以後邪惡幹了很多的壞事,這些我不太多講了,那麼大的邪惡師父要清理,很多學員的業力師父要承擔,所以對表面身體也有一定的傷害。」當我讀了師父的這一段講法,我悟到:我們是大法的粒子,邪惡傷害大法弟子的身體,就是對師父的傷害,而我們自身的業力師父還要為我們承擔,師父為我們承載的太多太多。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曝光,一方面揭露了惡黨的殘暴、兇殘、毫無人性外,也另一方面暴露出我們整體出現的漏洞,邪惡對同修的迫害不就是對我們的迫害嗎?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要用正念來看待這個問題,找出自身的問題,更要加強學法、發正念,更深一步的向世人講真相,利用各種形式揭露邪惡,用我們強大的正念剷除邪惡、制止迫害。

師父在經文「無阻」中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我們每個人都在選擇自己的路,都在扮演者不同的角色,師父在正法,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的責任,我們要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除惡、救度世人,所以我們的責任重大。

幾年來,風風雨雨走到現在,所走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每一步的提高都溶入了師父太多的心血。在這些年來的修煉實踐中,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一個一個的在我的身上體現,我在大法與師父的指引和點悟下,闖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我深深體會到偉大師父的慈悲與佛恩浩蕩。我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收穫是很大的,正悟的法理和無上的智慧是超常的,我非常珍惜這萬古的機緣,珍惜師父給我的一切,我要在最後的這段時間中走的更正、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辜負師父與眾生的期盼!

(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