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西遊記》想到的

千載雲

【正見網2006年06月16日】

古典小說《西遊記》中有這樣一個情節:書生陳光蕊(唐僧的父親)進京趕考,皇榜高中,被唐王御筆親賜狀元,跨馬遊街三日。這一日正遇丞相殷開山之女殷小姐彩樓招親,美麗溫柔的殷小姐見新科狀元走近,心中喜歡,便將繡球拋向陳光蕊。成婚後殷小姐將隨夫赴任通州,經過洪江時,船公劉洪垂涎殷小姐美貌,頓生惡念,便與同夥李彪合謀,將陳光蕊悶棍打死,拋屍江中。可惡的劉洪霸占了殷小姐不說,居然還穿上官衣,帶上官印,冒名頂替陳光蕊,劫持殷小姐上任去了。

這個情節讓我聯想。二十世紀上半葉,中華大地上出現了一夥打家劫舍的汪洋大盜,他們打著為人民謀幸福的口號,用大刀長矛土槍洋炮搶奪了政權,霸占了有上下五千年文明史的祖國母親。他們用精緻的謊言裝扮自己,掩蓋自己的真實身份,搖身一變成了中華兒女的 「親爹」,這伙強盜的頭子也被吹棒為人民的大救星。這伙巨匪劫國後,開展了一次又一次,一輪又一輪血雨腥風的政治運動,對中華文化舞起渾鐵大棒,企圖將中華文化亂棒打死,拋入歷史的江流,最後以從德國引進的馬列謊暴文化取而代之。

與些同時,這位來路不正的 「親爹」又時時懼怕自己的真面目被人識破,被人揭露,動不動就臉黑筋暴地動用國家機器來整人、殺人,凡被這位 「親爹」懷疑的,勢必批倒批臭,趕盡殺絕,永不翻身。中共執政57年,整死的人達到8000萬之巨,這是史無前例的,連德國法西斯,日本侵略者也是望塵莫及的,要是惡黨真是中華兒女的爹媽,他能這麼兇殘嗎?

更可惡的是中共對中華兒女的強化洗腦。通過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的「春風化雨」,惡黨謊暴文化,邪惡文化開始融入中華兒女的血脈、骨髓,此時在中國人的心目中,黨與國已成為生死相戀、血肉難分的夫妻,甚至黨國不分,國家是惡黨的國家,人民是惡黨的人民,黨是 「親爹」,國是親媽,或黨國合一,並稱爹娘,由此而推演出愛黨即愛國,反黨即反華。

一個徹頭徹尾的,比《西遊記》中的船公劉洪之流更狡猾更兇殘更卑鄙的土匪強盜,經過精心包裝和與時俱進,已成為中華兒女心目中的 「親爹」,多少人對它俯首貼耳,跪地稱爹,那情景又火熱又肉麻。

於是當有人被打成反革命時,其親朋來站出來無情揭露,無中生有,落井下石;當有人被掛牌游鬥時,其子女會舉起拳頭,高呼「打倒」,劃清界線;當惡黨用坦克碾向學生時,人們會麻木不仁,視而不見,聽而不信;當江某人向法輪功揮舞屠刀時,有的人竟然說,要是我,我也會這麼做……

是啊,偉大光榮正確的 「親爹」還會做錯事嗎?他的話我們還能不聽嗎!

按惡黨對人們的幾十年軟硬兼施、潛移默化的洗腦,人們或黨國不分或認為國是黨的國家,誰要抗議它,它就該鎮壓誰,名正言順;它說誰是邪教,誰就是邪教,它說誰是反革命,誰就是反革命,它想打倒誰、鎮壓誰,它就打倒誰、鎮壓誰。法律也成了它打壓人民的工具,它想關誰就關誰,想判誰就判誰,想殺誰就殺誰,一切都那麼「合法」,都那麼順理成章。它做的一切似乎都是為了國家的穩定,為了中國人民──其實它一切的一切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特權,為了它這個腐敗集團的利益。

如今胡錦濤提出什麼「八榮八恥」,要教育人們知恥,卻不知中華民族的最大恥辱就是認賊作父。人們把一個蹂躪祖國母親,殺害中華兒女,破壞中化文化的巨匪當爹娘供奉。試問國人,還有什麼恥辱比這更大的呢?

惡徒劉洪霸占殷小姐,冒名頂替為官18年,最後其相面目被殷小姐和小唐僧揭穿,唐王發兵圍剿,劉洪之流落得個可恥下場。而今中共劫國57年,為政權穩固、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審視、認清中共,特別是九評橫空出世,將中共的畫皮剝盡,引起1100萬人三退,這是民族的覺醒。當更多的人認請中共真面目之日,也是中共倒台,接受歷史、接受人民的審判之時。相信這個時間已為期不遠。

我希望那些尚未認清中共真面目的人們睜開眼睛,從上到下好好打量一番,從過去到現在好好審視一遍,看他到底是我們中華兒女的 「親爹」,還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