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6年07月07日】

師父在2006年2月25日《洛杉磯市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安排好後誰也不能動,動就犯天法,只有師父能動。」

師父講的千真萬確,我從修煉一開始,師父就給我改變了命運。

沒得法之前,特別巧,我身邊的同事啊,朋友啊,有的會看相,有的還有點小功能,能看見一些未來。我決定來美國後,一位能看見未來的同事對我說(她都沒有看我的手相),你命中有美國,不用擔心,你還會在公司里工作,你會拿到駕照,會結婚的,會拿到綠卡,而且還提到美麗的密西根大湖,後來都一一實現了。

我11歲就進了一個住宿學校,一直到工作之後,始終住在宿舍,很少在家住,只有周末回家小住一下。我一直覺得自己缺少家庭的溫暖,所以希望將來有一個溫暖的家,而且很奇怪的是我希望將來結婚後生個男孩子。

修煉大法前,我身體一直不太好,十幾歲時得了腸炎,所以人非常的瘦,因為經常拉肚子。17歲開始患神經衰弱,20幾歲得了頸椎病,還有其它的慢性病等等,在這裡不不一一列舉了。

我經常去北京協和醫院看病,是醫院的常客。吃了很多的中藥,還扎針灸、按摩等等。有一次協和醫院的一位女醫生對我說你練練氣功吧!我心裡一驚,哇,醫生讓我練氣功。我當時覺得太極拳象跳舞太複雜,我學跳舞很慢。後來找到一個返修的氣功師教的功比較容易,就開始練起來,可是身體還是不見好。一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身體才健康起來。

我在北京時是在一家外國公司工作,所以能接觸很多外國人。其中有一個英國人,第一次看到他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他剛剛坐長途火車出差回來,看上去挺累的。看到他就覺得,長途跋涉這麼累,挺可憐的,就給他倒了一杯水。他比我大兩歲,戴著眼鏡,長的挺英俊,挺斯文的,是個挺內向的人。他長期在香港工作,偶爾來北京出差。有一次同事問他,辦公室那麼多女孩子(四個),你喜歡哪個?他說喜歡我。可是他長期在香港,不方便,其實我對他也很有好感。之後有一次聽說他要來我們辦公室,不知怎麼的,我的心「突突」的跳,心跳速度都加快了。在中國時我們也有過一次約會,已經約好了,但是陰差陽錯我們沒有見成面。我們在中國時一直沒有單獨的接觸,只是心裡默默的喜歡著對方。

從1988年開始就練了返修的那種氣功,認識了這位英國人之後,有一次在進入那個氣功狀態時,我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和那個英國人會結婚嗎?一個聲音回答說:「同居10年。」我心裡一驚!第二個問題是:我將來會生兒子嗎?一個聲音回答說:「死!」簡直是晴天霹靂!好可怕呀!我未來的生活竟是家破人亡!我是一個很保守的人,希望的是那種從一而終、白頭諧老的愛情,對同居之類的詞很反感。

後來有一位有功能的朋友給我看手相後說:你未來的丈夫是個大官,個子特高,比你大15歲。但是還有一位英國人,你跟他10年,你好像挺痛苦的。記得當時曾經想怎麼大15歲?我寧可找個年輕的。我的一位有功能的同事也曾經看著我的手相說:我看見你的小孩也就是5、6歲的樣子。這件事情成了我非常大的心理負擔,我為此擔心、害怕。有一次和一位朋友提到我將來的孩子會死,我淚流滿面,真象白居易「琵琶行」寫的「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儘管還沒發生,我已經很難過了。

後來在我工作的寫字樓前碰到一位算命的先生,他說他是五台山來的。我去過五台山兩次,對五台山有特殊的好感。他也提到我未來的孩子,他要了我600元錢,給我寫了一些字,告訴我將來有了孩子之後,照著去做,就可以免災。我非常認真的保留了那個字條多年,一直保存到我學了大法之後。另外我在北京時,一次在長安商場門口,有一個研究周易的人對我說:「姑娘,你跟佛有緣。」他也提到那個英國人,讓我和他聯繫……後來我跳槽到別的公司了。後來同事告訴我說其實那個英國人在香港有一位女朋友,再以後聽說那個英國人和那個香港的女子結婚了。

得法後,1997年1月我來到芝加哥。我強烈的預感到我在美國會遇見那個英國人。臨來美國前,我甚至問輔導員專修弟子在哪裡,我害怕遇見他後就陷到那個情中,不能自拔了。

97年來到美國後,我曾經於1997年3月23日在紐約法會見到師父。4月6日在舊金山我再次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師父從下午1點講到6點,最後師父打了大手印,之後又講了法。師父的講法給我很大的震撼!

4月6日法會後,在一個好像是一個後台的化妝間我又見到師父,才2-3個人。後來師父又在樓道里講法到晚上9點。到了晚上9點左右,一位輔導員說師父從下午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呢!一位學員趕快拿來水,讓師父喝。我們就像一群孩子見到失散多年的父母親一樣,久久的不願離開,師父一直慈祥的笑著回答問題。

我後來得到了一盤師父97年4月6日在舊金山小範圍講法的錄像,錄像里有我。我一直珍惜的保留了好幾年,但是最後還是忍痛洗掉了。師父說過不能保留那些私下錄製的錄音和錄像。

在我得法後我曾經在心裡對師父說,為什麼這樣安排我的命運,那不又造業了嗎?當時也不知道有舊勢力和舊勢力安排這些事。記得剛開始看《轉法輪》時,看到:「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使人改變他的一生,這是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這個人從此以後走上一條修煉的路。」看到修煉是唯一改變命運的方式,心裡好高興。我對修煉一直很感興趣。我於1993年去過五台山2次,最後一次還在寺廟住了一個星期,而且皈依了佛教,不過當時只是每天念佛,求福報,不懂得修煉。

1997年4月8日回到芝加哥後,我想一定要放下這段還未發生的情。我合十跪在師父法像前,流著眼淚對師父說:「師父,我希望永遠不要再見到那個英國人了。」1997年我來到芝加哥後一直住在郊區的一位美國朋友家裡,房子在湖邊,環境優美,每天煉煉功,看看電視,很少學法。4月8日舊金山法會回來後,我的朋友說:「你不能再住在我們家了,我們家是一個美麗的監獄,接觸不到人,你必須在5月份搬走。」

5月初我搬到芝加哥唐人街附近。人生地不熟,沒有親人,沒有朋友,但是我有師父,所以什麼都不怕。剛安頓好住處,我就拿著法輪功免費教功義務輔導的傳單,到唐人街去貼。剛貼好,就聽見身後有個年輕的男子問我話,我們邊聊邊走,一直聊到今天。他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從那天之後,他每天都找藉口來找我。在我們相識第25天的時候,那個晚上該說再見了,他的汽車音響里響起了歌曲「明天就要嫁給你了」,他說5月份過的很愉快,認識你真好,你願意嫁給我嗎?我看著他真誠的眼睛,我覺得他是個真誠、實在的人,他會對我好,我答應了他。後來他告訴我,那天他的老闆開車帶著他到了我貼廣告的地方,突然說:你下班了!他一下車就看見了我。那段時間他本來想回中國找一個女朋友結婚,有人也給他介紹了一個。我看過那個女孩子的照片,比我漂亮。

記得大約又過了20天,交換了戒指,發誓之後的那天晚上(在美國交換戒指發誓之後才是正式結婚),我們在密西根湖邊散步。那天不是美國的什麼節日,奇怪的是天上卻放著煙花。雖然沒有父母、親人、朋友來為我們祝賀(我們的父母、親人都在中國大陸),但是好像上天在祝賀我們的婚姻。我的那位有功能的同事原來告訴我來美國2年後結婚,一切都因為修大法改變了。

結婚後不久,有一次在同修家集體學法,讀到:「因為那一生是改變的,是修煉的一生。」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我知道我的工作環境都改變了,我原來在北京工作過的那個環球公司,在芝加哥也有辦事處和分公司,原來我的命運安排應該是在那兒工作,那樣的話,很可能再見到那個英國人。但是命運改變了。結婚後,我在一家華人的非營利機構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在那裡工作了好幾年,工作的同事和服務的對像許多是華人。師父給我從新安排的道路,一切都是為了大法,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

在中國時我曾經含蓄的告訴過母親我將來的命運,她為此很擔心我,多次叮嚀我的姐姐將來要好好照顧我,直到去年我母親還對我姐姐說過將來要好好照顧我。由於母親和姐姐她們都不修煉,怕她們不理解,所以這麼多年我一直沒有告訴她們我的命運改變了這件事情。最近我悟到是時候了,我應該告訴她們。我對姐姐說:不用為我擔心了,我的命運真的改變了,因為我決定修煉真善忍,做一個特別好的人,雖然目標很高,但是這是我的人生目標。現在我明白了人生、活著的真正意義,即使今天那樣的事情發生了,我也會泰然處之的……

我們生生世世在迷中不知造了多少業,因為我們要真修法輪大法,師父為我們善解了我們過去的惡緣,消去許多業力,只讓我們承受了一點點。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經文中說:「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什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予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這是能叫你們知道的,更多的你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

慈悲偉大的師父啊,我一定會做的更好,承擔起救度眾生的使命,兌現史前的誓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